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06 “救我!!”

006 “救我!!”

    http://

    凌语芊回到家中,发现母亲还没睡,正做着从饰物小作坊领回来加工的手链子,她洗完澡便过来帮忙。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芊芊呀,找工作那不用太急,这间不行,就另找一间,知道吗?”母亲打开话匣子。

    凌语芊一听,忙碌的手陡然停止,母亲为什么这样说?难道已知晓自己今天面试失败?可是,自己并没有与人说过,就连打电话给采蓝,也是暂时隐瞒的。

    “不如你就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家用方面妈这边还能应付,或者妈接多点活,你偶尔帮妈一起做,我们这两个月再节省一些,应该不成问题。至于亲戚朋友那边的债务,可以迟点再还。”母亲接着说,语气平平常常。

    凌语芊僵住的身体慢慢舒展开,看来,母亲尚未知道自己面试失败。

    当年,父亲破产后,变卖所有家产抵债,结果还欠十万元,其中五万是银行贷款,这几年经过她和母亲的努力,已然还清;另外五万,是一些好心亲戚朋友所借,他们都说不用还,但她和母亲始终记在心上,毕竟他们都不是富人,能无限期无利息地被欠着就足够令人感激了。

    因此,接下来自己休息的话,生计方面确实不成问题,何况,自己还有晚上那份兼职帮补。然而,她不希望母亲太累,这三年来,母亲又何尝不是毫无停歇地干活,家政、摆地摊、小饰物加工等,只要适合的活儿,母亲都会接。

    还有,自己假如整天在家,等于给父亲一个责骂发泄的机会,届时,母亲伤悲,妹妹惊慌,自己难受,父亲同样会愤慨难过,所以,自己宁愿外出工作,这样起码家庭安宁,还能多份收入,早日把债还清,然后存钱给妹妹治病。

    “哎哟!”

    突然,母亲哀叫了一声。

    凌语芊连忙回神,跑近母亲,“妈,怎么了?”

    “没……没什么,刚刚不小心,被锥子擢破手指而已,没事的。”母亲给她一个无需紧张的淡笑,下意识地将损破的手指伸到嘴里。

    凌语芊及时阻止,“妈,伤口有细菌的,我去拿药箱。”

    “不用了,妈吸一下就行,以前都是这样的。”母亲依然不在意的样子。

    但凌语芊还是去把药箱拿来,为母亲清洗伤口、贴上止血贴。

    “傻孩子,真的不用这么紧张,这样贴着手可不灵活了。”母亲边说,边轻轻摆动着手指。

    “那我做多一点,我不正好休息在家么,对了妈,不如你先去睡吧,剩下的我来完成。”凌语芊回到座位上,拿起方才放下的链子。

    “不用,妈陪你一起,最多妈做慢一点。”母亲也继续干活,语气忽转感叹,“看来妈真的老了,明明是擢珠子,竟然擢到手指里去。”

    凌语芊听着心酸。其实,母亲的年龄并不老,母亲今年才五十岁,可惜外表看起来却像是将近六十。

    父亲公司未破产之前,家境富裕,家务有保姆操劳,母亲平日顶多就是煮煮爱心饭菜,哪像现在这样每日每夜地干个不停。

    当年,母亲穿的衣服都是商场出名的大品牌,家遭巨变后,那些衣服被母亲收起来,并非舍不得穿,而是不敢再穿,只能重新买几套普通衣服轮流更换,洗得又白又旧。

    那双白皙光滑的手也因不停劳碌而变得又粗又黑,长满一个个茧,端丽的容颜由于长期忧郁和哀愁变得消瘦憔悴,头发也白了,眼睛也花了。

    这一切的演变,都与自己有关,可谓自己间接造成。倘若当年自己能听从父亲的安排,嫁给那个肯帮助父亲度过难关的有钱人家,那么,父亲的公司会继续经营,母亲会继续在家当个不愁吃穿的少奶奶,妹妹也就……

    “妈,对不起!”凌语芊声音哽咽,忍不住道歉出来。

    母亲先是一怔,随即摇头,“傻孩子,怎么又来了,妈也是女人,妈懂你的心,强迫自己与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度过一生,那种痛苦,妈了解,其实真要怪,只能怪我和你爸没用,不能给你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害得你……”

    母亲说着,热泪盈眶。

    凌语芊再次走近她,在她脚旁蹲下,仰望着她哀伤的泪脸,抬手为她抹去悲酸的泪。

    母亲也伸手,帮凌语芊拭着泪水。

    她们彼此深望,湿湿的泪眼中,爱意绵绵。

    接下来,两人不再做声,一起把余下的工作做完,然后各自回房歇息。

    凌语芊没立即上床,而是到梳妆台前坐下,先是对着镜中的自己出神凝望了一会,继而拉开小柜子,取出一本金色镶边相册。

    相册里,是同一个男人,是她亲手所画,神态不同,表情各异,但都魅力十足,令她深深迷恋和沉沦,也令她无限思念,只需一看就会看上好几个小时,边看边流泪,第二天醒来眼睛红肿,精神不济,只能靠浓妆掩饰,好躲过主管的批评。

    直到半年前,她被提升为部门主管,更要注重形象和情绪,唯有忍痛将这本画册藏起来,一直忍着不去翻看,今晚却再也克制不住了。

    当年,天佑和自己正式交往后,才发现自己是个富家女,可他并不因此退缩,反而紧紧搂住自己,又是那种霸道强势的语气,说不管自己是不是千金小姐,他都追定了,且这辈子都不会放手;他还说,他会努力工作,争取赚很多很多钱,好配上自己矜贵的身份。

    其实,带他去见父亲,让他在父亲的公司做事,那是最快且最直接能令他出人头地的方式,可自己清楚父亲的脾性,对自己期望极高的父亲绝不会同意自己和一个没学历没身份没父母的“穷小子”在一起。而天佑,也不赞同这个捷径,他说要靠自个的能力飞黄腾达,再正式向自己的父母求婚。

    只可惜,美好的梦想和未来还来不及实现,迎接自己的,是被迫无奈地与他分手,然后,自己再也见不到他。整整三年,任凭自己如何寻找,他都毫无音信。

    天佑,你在哪,还记得我吗,知道我在痛吗?知道我在想念你吗?天佑,天佑……

    泪水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湿漉漉地滑过她的脸庞,她趴在桌上,无声地恸哭了出来。

    孤寂的夜,在悲伤中静静消逝,翌日凌语芊醒来时,双眼再现红肿,娇颜一片憔悴。

    不想母亲和妹妹看到,她唯有再次化上浓浓的妆容,早餐后离开家门,坐巴士再次抵达中华大酒店。

    像昨天那样,她坐在喷泉边,仰望顶楼,环视整栋大厦,回忆与天佑在一起的情景,还自然而然地想起贺煜的冷漠和厌烦。

    中午她买了一块三文治和一瓶水,继续坐在原位,边心不在焉地啃着三文治,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厦停车场的出口。很多私家车进进出出,可惜她看不到贺煜,她只记得他的车子是银色,却不知是啥牌子,更不知车牌号码。

    直到傍晚,她都没见到他的踪影,以免母亲担心和忧虑,她带着失望和伤悲离去,当晚照常去开工。

    不知是不是因为少了肖逸凡的歌声,又或是其他原因,她觉得今晚的隧道很冷清,摆摊子的人少了,行人也少了。

    按住心中淡淡的纳闷,她没细想,取出画架开始今晚的工作,不久,忽闻前面起了一股骚动,各个摊主在仓皇地收拾东西,有道洪亮的吆喝声贯穿整个隧道,“城管来了,大家快跑!”

    城管来了?自己在这干了一年,今晚是头一次听见这样的消息。望着那些形色匆忙的摊主,凌语芊还不是很相信,直到几名身着灰色警服的人在隧道口出现,她这也才迅速收起东西,随其他摊主从另一边隧道口逃跑。

    她背着重重的挎包,走得不是很快,看着一个个比自己东西还多还重的“同胞们”从身边越过,又见城管追得越来越近,她更加心急如焚,拼命往前奔跑,还不惜冲红灯。

    “吱——”

    尖锐的刹车声响彻云霄,凌语芊扑倒在地,她忍着痛,抬眼侧看,映入她眼帘的,是一部距离她只有一米之远的银色轿车,驾驶座上的人,是……贺煜!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