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09 分手的痛!(二更)

009 分手的痛!(二更)

    http://

    凌语芊看着花制长裙,抚摸着上面的一片片花瓣,再次哭成了泪人。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原来,不管多深刻的爱都不会永恒,正如这条裙子,当时几乎耗尽他的全部精力,凝聚着他无限的爱,可惜只绚丽璀璨瞬间,在自己度过一个**蚀骨的初夜醒来后,发现不但跳舞的过程中弄掉了一些花瓣,余留的那些也不及原先的娇美和鲜嫩,特别是再过几日后,花瓣超出保质期,渐渐枯萎与凋零。

    当时,看着自己愁眉苦脸和万分不舍的样子,他心疼不已,扬言会重新为自己制作一条裙子。然而一想到工程浩大,且筹备这些鲜花得需很多资金,自己便舍不得加重他的负担,最后,聪明的他想到用假花。

    他走遍整个G市,收集到同样品种和颜色的假花,还在花上喷了相应的熏香,然后一朵朵地贴到裙子上,无论触觉还是嗅觉都与真花一样。

    自己欣喜若狂,感动流涕,迫不及待地把裙子带回家中收藏,每次只需看着它,就能感受到他浓烈深厚的爱,然后回忆与他度过的一幕幕美好时光。

    可惜,那些美好的日子,也只能靠回忆,再也不复返。

    三年前,父母逼迫自己堕胎后,过几天继续软硬兼施,逼迫自己去找天佑说清楚。

    那天晚上,下着大雨,自己拖着疲惫虚弱的身体艰难地赶到他租赁的小屋,其实自己应该约他出来的,可一想到那有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见他,便决定去他的住处,将那儿的一景一物记住,毕竟,那里有着太多的甜蜜和快乐。

    他见到自己,像往常那样不由分说地抱住自己狂亲,脱去自己的衣物,抚遍自己的全身,自己也毫无招架地沉沦,直到他就要进入自己,被遗忘的理智才拾回,才记起自己来,是要和他说分手,记起自己不久前刚做过人流。

    “天佑,我们分手吧!”

    当无力的声音传到他的耳边,他光裸矫健的身躯即时僵硬,连带那蓬勃高涨的欲火似乎也被凝住,但很快,他结实的手指在自己鼻尖轻轻一刮,“小东西,今天不是愚人节。”

    极力忍着锥心的痛,自己定定望着他,“嗯,今天不是愚人节,所以,刚才的话……是真实。”

    终于,他俊脸上的魅笑彻底退隐,幽深的黑瞳盯着自己,嗓音骤然沉下,“芊芊,别玩了。”

    他的声音带着颤抖,因为他隐约知道,自己不是开玩笑,爱他如命的自己从不拿这种事开玩笑。

    后来,他甚至恸哭流泪,他哑着嗓子哀求,“芊芊,别离开我,你说过会等我,等我飞黄腾达,等我求婚,正式成为我的妻子,为我生儿育女,与我相伴一生。”

    自己则更加柔肠寸断,几乎花尽所有的力气才克制不让眼泪流出。是的天佑,即便到现在,这个依然是我的梦想,可老天爷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不能弃我父母不顾,不能弃妹妹不顾,他们全是我最爱的亲人,或许,在我心中你是最重要的,但我最不能辜负的,是他们。他们赐给我生命,对我百般呵护和疼爱,给我最好的生长环境,把我养大成人,也才有机会认识你,体会与你在一起的幸福和快乐,所以,我不能太自私,这是唯一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呀,只有这样,我父母才能安好地生活下去,可怜的妹妹也才能继续在保护中长大,而你,也才有未来。

    一会,他停止流泪,阴鸷的眼神死死瞪着自己,发出威胁,“芊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不然,你会后悔,一定会后悔,这辈子,你休想我再爱你,休想我再记住你。”

    自己当然没有应承,紧咬着唇,不断地摇头,泪水却再也忍不住,哗哗直流。

    顿时,他眼中泛起危险的绿光,像是一头暴怒凶残的野狼,牢牢按住自己,用他高大沉重的身躯压在自己娇小虚弱的身子上,用他的骁勇狠狠占有自己最脆弱的地带,不顾自己的求饶与哀叫,不顾自己尚未复原的子宫被他粗暴地弄出血,整整一夜,他用这种最原始最狂野的方式报复惩罚自己,发泄他心中的悲愤和伤痛,直到天亮才停止,然后,他穿好衣服,再也不瞧自己一眼,飓风般地冲出那间小房子。

    而自己,真的再也见不到他。

    ——芊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不然,你会后悔,一定会后悔,这辈子,你休想我再爱你,休想我再记住你——

    他说的话,果真应验了,他的记忆里果然再无自己的存在,上次面试时的冷漠如陌人,今晚,他问自己,大家以前是否见过。

    天佑,我们何尝只见过,我们是恋人,曾经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这段爱,于我永世难忘,于你,却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天佑,当年你跑出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贺煜到底是不是你?求你,不要把我忘记,不要不爱我,不要……

    痛彻心扉的泪,更加地使劲狂流,凌语芊埋脸伏在裙子上,晶莹的泪珠沾湿了假花,融合着上面的熏香,更加的馥郁,更加的凄美。

    暗黑孤寂的夜,在悲伤中一点点地消逝,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凌语芊站直身子,回到床头,打电话给采蓝,一待接通便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采蓝,你和中华大酒店那个夏先生是不是很熟?”

    冯采蓝睡得昏昏迷迷,“嗯,还可以。咋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采蓝,其实……那天的面试我表现得糟糕透顶,我可能失败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恳求那个夏先生录取我。采蓝,求求你,再帮我一次,薪水不是问题,只要能让我进去工作,求求你!”凌语芊语气急促,总算道出那天面试的真实情况。

    冯采蓝混沌的脑子倏然清醒,“语芊,你……说真的?怎么会这样?我们明明做过准备,还有,你刚才说薪水不是问题,你确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告诉我!”

    “采蓝,请别问,等我觉得可以说了,我再告诉你,现在,请你先帮我,先帮我好吗?”

    电话里静默了一会,冯采蓝的声音再度传来,给出承诺,“好,我明天跟夏经理通个电话,对了,你也别想太多,时间不早了,快休息吧,过两天我们约个时间见面。”

    “嗯,谢谢你,不好意思,把你吵醒,晚安!”凌语芊满怀内疚,慢慢挂断电话,就那样持着手机,走到了窗边。

    漆黑寂寥的夜,淅沥冰冷的雨,她倚着窗台极目远眺,出神地望着白蒙蒙的天空,任由雨点迎面扑来,任由悲伤的气息再一次包围全身……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