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16 被羞辱

    http://

    “我知道啊,我说说而已,我就是爱发白日梦,难道发梦也有罪吗?”刚才那名女生没好气地反驳,“你不也一样暗恋着总经理,别以为我不知道。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

    ……

    外面七嘴八舌的谈论声继续响个不停,凌语芊下意识地后退脚步,一直退到办公桌边,然后,整个人深深地跌进了宽大的办公椅内。

    早在面试那会见到贺煜后,自己便迫不及待地上网搜索关于他的资料,看到的都是他在商界的铁血手段和风雷厉行的作风,在公事上如何取得显赫的成绩和荣誉,至于私生活,却是半点也没提及,可为什么,他的情事会在员工面前众所周知?到底是外面那些女孩过于痴迷而追根到底呢?又或者,是他主动展现?

    他对那个彤彤有多温柔,外面那些女孩说得一点也没错,起码,自己就看过两次,那宠溺和温柔的语气,令自己羡慕和嫉妒,甚至乎,生气。曾经,天佑捧着自己的脸,迷人的眼睛盈满真诚,格外肯定许诺自己,在他未来的人生中,他眼里只有自己,绝不看别的女人一眼,他的柔情也只有自己能享受,可现在呢,他大概早就把这个诺言抛到九霄云外了吧!

    出身好,学历高,外表漂亮,职业高尚……这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组合。

    根据资料显示,贺氏家族横跨政商两界,是G市最知名且最具影响力的十个家族之一,那个彤彤的家族,也是不相伯仲的吗?

    她也像贺煜对外公布的一样,自小就出国念书?或者,毕业于国内的名牌大学?

    李晓筠尽管嚣张跋扈,但长相还挺不错,身为姐姐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至于高尚的职业,医生?律师?又或者……教师?

    他们真的要结婚了?贺煜今年29岁,已经算是晚婚年龄,他和那个彤彤倘若情投意合,结婚也算正常,可是,自己呢?自己应该怎么办?

    当年,自己在婚礼前夕临时退缩,正是因为心中终究割舍不下天佑,还有这些年来对他的日思夜想,拼命工作之余不忘留意和寻查他的消息。三年过去了,自己对他的爱非常没有减少,反而愈发的深,如今总算找到他,总算可以与他一起共事,他却要……和别的女人结婚!

    越想,凌语芊越是心如刀割和方寸大乱,连自己第一天上班应该和同事打好关系的最基本人情世故也忘得一干二净,急忙从椅子上起身,冲出办公室,丝毫不顾众人的目光和反应,就那样跑离公关部,直奔贺煜的办公室。

    首先碰上的人是贺煜的秘书。

    李秘书见凌语芊才回公关部不久又跑来,还气喘吁吁,发丝凌乱,不觉心生纳闷,关切地询问,“Yolanda,你怎么了?走得这么急,发生什么事了吗?”

    “贺……总经理在吗?”凌语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直接问了出来。

    “董事局临时召开董事会,总经理正在开会。”李秘书稍顿,继续定定望着她,“对了,你……有急事找他?”

    迎着李秘书关怀的眼神,凌语芊缓缓地摇了摇头,讷讷地道,“呃,没……没什么,那我先走了,谢谢!”

    说罢,不待李秘书回应,她转身。出到走廊后,她没再继续迈步,而是来到栏杆边上,两手搭在冰凉光滑的不锈钢栏杆上,低头往下,出神地俯视着下面的花园,心头百味云集,为自己方才的冲动感到懊恼、沮丧、挫败和惆怅。

    其实到目前为止,自己根本还无法确定贺煜就是天佑,即便他们年龄一样,外表声音一样,甚至乎,贺煜又是三年前才“回国”。

    然而刚才一听那些话,自己便淡定不下来,好像他真的要结婚了似的,脑海无法克制地勾画出他牵着那个彤彤的手,在亲朋戚友的见证和祝福下结为夫妇。

    幸亏他正好去了开会,不然失控的自己还真不知会弄出什么事来。骂他吗?质问他吗?可自己凭什么?说不定结果会被他当疯子看待,然后面临自己的,又是一次无情的解雇。

    贺煜,你到底是不是天佑,到底是不是?如果不是,为什么会与天佑有那么多相同点!如果是的话,那又为啥不认我,难道你当真要实行你的报复,不再记得我,不再爱我了吗?可是,你其他那些承诺呢?你说过,这辈子只爱我一个,这辈子只会牵我的手,这辈子,你的身心也只属于我。

    这些,怎么不见你兑现?难道就因为我那次伤害了你?但你又何尝不是伤害到我!

    整整一夜,你不顾我的哀求不顾我的哭叫,狠狠占有我,折磨我,伤害我,难道就你心中有悲伤,而我没有吗?你可否知道,当时我被你那么一弄,尚未复原的子宫伤上加伤,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天才能下床?

    痛定思痛,凌语芊仿佛回到了当下,不禁潸然泪下,饱含伤痛的泪,噗噗直往下坠。

    她隔着模糊的视线失魂落魄地看着下面的一景一物,脑里尽是贺煜的冷酷和淡漠,于是更加柔肠寸断,直到……

    李晓筠的出现。

    李晓筠依然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嚣张样,距离凌语芊还有一米远地站立着,充满轻蔑和鄙夷的双眼不屑地扫视过来,霹雳啪啦地发出一连窜的冷嘲热讽,“公关部不是在那边吗,你来这干什么?是不是为了引起煜大哥的注意?你省点吧,就凭你这副德行想迷惑煜大哥?门都没有!煜大哥眼中只有我姐,只喜欢我姐那种优秀完美的女人,而你,给我姐提鞋都不配!”

    凌语芊身体猛然一僵,迅速抹掉眼泪,且把悲伤极力收起,稍微侧目,皱起眉头看向李晓筠。

    “哟,还哭了呀,哼,别以为摆出一副可怜样就能诡计得逞,不就是有几分姿色吗,但跟我姐比,你还差远着呢!识趣的,你最好给我安分点,不然,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李晓筠继续毫不客气地辱骂,说着说着,整个人朝凌语芊趋近。

    凌语芊下意识地往后退,兴许刚才过于伤心,导致身体也显疲惫,一个踉跄就那样跌倒在地。

    李晓筠见状,更加得意地笑了,“瞧,这就是你的报应,你要是还不收敛,敢继续勾引煜大哥的话,你的下场绝不仅止于此。”

    话毕,她给凌语芊一记白眼,趾高气扬地扬长而去。

    注视着她盛气凌人的背影,凌语芊脑海浮现的,是她刚才何等可恶的嘴脸,耳边充斥的也是她刚才何等的辱骂与诋毁,再感觉到屁股传来的阵阵抽痛,不由也满腔悲愤,紧咬着唇,凝泪的眼朝那抹越走越远的身影发出了愤慨的控诉。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