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17 被占便宜

    http://

    担心被来往的人撞见,她并没呆坐很久,尽管身体感觉很累、很累。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她纤细白嫩的手扶着栏杆的大理石墙面,极其缓慢地站起身,艰难地迈着脚步,经过贺煜的办公室门口时,没再往里面看,直接进入了女厕。

    镜里,映出了她憔悴苍白的面容,和上次一样,眼神呆滞空洞,脸上挂着哭过后的泪痕,她掬起清水,不断扑打在脸上,待面色恢复些许红润,离开女厕,回到公关部。

    里面鸦雀无声,大家已经重新投入工作,见到她回来,才又纷纷抬起头。

    迎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那些难以猜测的表情,凌语芊绽出笑脸,谦逊地道,“大家好,以后请多多指教。”

    反响还不错,虽然没有热烈拥抱,但她们也微笑以对,还一一自我介绍。

    忐忑的心渐渐平复,凌语芊逐个逐个地记下她们,而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独立无人的空间里,她可以无所顾忌地放任自己的情感,再次陷入各种缅怀各种思忖当中,到了午饭的时候,她又连忙压住一切伤感和悲切,随大家到酒店五楼的员工餐厅用餐,还尽量地与她们打成一团。

    下午,她收拾好心情,专注于工作,希望借工作来麻痹自己,从而能暂时告别伤痛。

    晚上回到家,母亲问起她新工作的情况,她便如实告知,母亲十分高兴,还鼓励她接下来要努力,好好把握和珍惜这个好机遇。

    迎着母亲欣慰激动的眼神,凌语芊沉吟了下,忽然问,“妈,您觉得在这个世上,会有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长得一模一样吗?”

    母亲倪少蓉顿时愕然,眉头略微皱了皱,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急声反问,“芊芊,是不是你见到天佑了?你找到他了吗?”

    这些年来,尽管女儿没有特别地明说,可她清楚女儿一直放不下那个天佑,一直都在寻找他。

    “姐姐,天佑哥哥回来了吗?那我可不可以叫他再带我去游乐园?”凌语薇也猛地停下碗筷,插了一句。

    看着母亲和妹妹期待惊喜的眼神,凌语芊心潮澎湃,但最后,还是忍住没说出那些情况,找借口道,“没……没有,是今天……新同事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便想着跟你们也说说。”

    她话一出,倪少蓉和凌语薇发亮的眼眸即刻暗下,心思细腻的倪少蓉还想到女儿是最需要安慰的人,便也若无其事地转开话题,“对了,那些同事,都还行吧?你的职位比她们高,她们有没有不服气?”

    “嗯,还可以,个别不服气的可能还是有,不过她们都没表露出来,我想时间久了,只要我做出成绩,她们会全心接纳我。”凌语芊也立马回答,思绪随之转开。

    倪少蓉颌首,“说得对,那你接下来要好好干,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有妈看着。来,咱们继续吃饭,今晚你早点休息,明天做起事来也有精神。”

    凌语芊粲齿,满眼敬意地望着母亲,又万般怜惜地看了看凌语薇,重新启动筷子。

    晚餐后,她洗过澡,回到卧室,坐在书桌前,拿出画纸和画笔,不久便完成两幅画,一幅是在酒店的花园内,自己一身浅色刺绣连衣裙,贺煜紧盯着自己看的情景;另一幅则是在贺煜的办公室内,自己换上酒店的职工制服,他同样眼神炙热地注视着自己。

    接下来,她就这样出神地看着这两幅画,然后还拿到床上,静静看着他冷峻的侧脸在自己的描绘下显得更加迷人和魅惑,她忍不住扬起了唇角,眸间尽是对他的深深思念和眷恋,最后,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与期盼进入了梦乡。

    翌日,她还是提前二十分钟到公司,先换好制服,下到花园里,她已迷上这种漫步于晨风中的感觉。

    走着走着,又有人来问路,这次,是个中年男子,身上……竟然只穿一件短短的游泳裤,让她窘迫得连忙别过脸。

    那人却把她喊住,“小姐你好,请问游泳池怎么走?”

    “游……游泳池在……在那边,你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大约两百米就能看到。”凌语芊伸手遮在眼角,依然极不自在,不敢朝他看过去。

    “噢,小姐,我脚有点痛,你能不能陪我过去?”男子接着说,还不经允许就直接伸手搭了过来。

    凌语芊仿佛触电一般,条件反射地甩开,男子猝不及防,整个人往后倾,结果,他还故意跌倒在地,厉声批判出来,“外界都说中华大酒店是个服务极好的地方,让宾客感受到家的温馨和舒适,原来都是一派胡言。小姐,我要找你们的经理,我要投诉。”

    凌语芊心慌意乱,连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请你息怒,对不起。”

    男子眯起的双眼诡异地眨动,一会,忽然道,“要我不追究也行,你……扶我起来,而且,扶我到游泳池。”

    凌语芊犹豫。

    “不肯是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投诉你,我要投诉这间酒店!”男子继续“得理不饶人”。

    他的不怀好意,凌语芊又何尝看不出来,她左右张望,希望能找到男同事帮助,然而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她只好又看回到男子身上,见他还在大呼大叫,唯有往前几步,将他搀扶起来,往游泳池方向走。

    她走得极快,希望能早点摆脱这个居心不良的人,奈何,他得寸进尺,整个身躯一个劲地朝她压来,那一身赘肉更是充分地横在她的身上,令她胃里马上起了翻滚,边极力忍住作呕,边不停地侧起上半身,企图避开。结果却是,他肥大的咸猪手一把掐在她的腰侧,将她搂了回来,还快速地在她臀上用力一掐。

    “啊!”

    凌语芊一声尖叫,下意识地推开了他,跑开几米远,羞愤地瞪住他。以前在华尔顿酒店做事,她也曾耳濡目染和亲自遇过个别变态住客趁机性骚扰,想不到中华大酒店也有这样的事存在,看来,这种社会败类无处不在!

    “扶我起来!”猥琐男持着住客的身份,再度吆喝。

    这次,凌语芊没再依言,依然满腹愤慨和厌恶。

    猥琐男于是又做威胁,又喊着要见经理,正好这时,一道柔中带刚、干脆利索的声音传来,“叫经理来做什么?让你主动跟经理认错吗?这位先生,你是这儿的住客吧,你应该清楚酒店有个规定,在距离游泳池的五米之外,任何人等都得衣衫整齐,不得裸身露体,而你,全身只着一件短泳裤,很明显触犯了酒店的条例。”

    凌语芊侧首,沿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脚步轻盈自信地走来,她一头短发,穿着一袭黑色高级套装,手提一只高级公文包,长相美丽,气质高雅,隐隐透着一股正气。

    她已走近来,先是给凌语芊一个安抚的笑,视线回到猥琐男身上时,俏脸沉下,取出手机拨通一组电话,娇柔的嗓音继续冷然道,“这里有个故意进来性骚扰的住客,你们过来带他走,勒令他退房!”

    猥琐男想不到结果会这样,不由怒了,咆哮道,“我要告你们,我要找律师告这间酒店!”

    “是吗?那你不用找了,我,就是律师!”女子冷笑,从容不迫地取出名片,直接递到男子面前,琥珀色的眸瞳,尽是轻蔑鄙夷之色。

    ------题外话------

    推荐我刚写完的一本书《尤物皇后》,人气很火爆的,另外还有现代文《绝色尤物》《缠绵不休》也非常经典感人,还没看过的亲们欢迎收看,本书简介页面有这些完结文的阅读地址,或者也可以回到本书封面右侧,从“作者其他作品”里找到。谢谢支持!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