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3 暗示

    http://

    贺煜俊颜不觉更沉,给池振峯一记白眼。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池振峯无半点惧怕,还邪魅地朝贺煜眨了眨引以为傲的桃花眼,而后,先退回他自己的办公室去。

    偌大的空间里,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贺煜依然眉头深锁,满面思忖,脑海尽是刚才的情景,特别是池振峯所说的那些话。

    池振峯向来爱开玩笑,可从不会像今天这样扯到感情上来,难道自己刚才表现得的确过火?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现?

    不错,看到池振峯与凌语芊很亲切熟络的样子,自己觉得很碍眼,觉得……他们两个不该在一块,不该有公事以外的任何关联。自己这是在维护振峯呢?又或者,像振峯调侃那样,吃醋?

    吃醋!

    一想到这个字眼,贺煜立马自嘲地摇头,不,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自己才认识她多久,怎么会对前后见面总共不超过五次的女人萌生感情,还深入到为她吃醋的程度!

    无庸置疑,她长得很美,甚至比彤彤还慑人。彤彤的美,是干练、是洒脱、是自信;她的美,则是脱俗,是忧郁,是……我见犹怜,令人忍不住产生一种保护欲。

    还有,如池振峯所说,她浑身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息,那淡淡的忧郁,与她年纪不相符合,让人禁不住想去探究和了解,自己大概也是这样。而且,她总盯着自己看,透着自己缅怀另一个人,以致自己无法不注意她,比对别的女人,于是多了一份感觉。

    这种感觉,自己暂时无法理清和理解,但自己可以肯定,那绝非吃醋,自己对她,不可能有任何与男女感情有关的情愫,自己喜欢的人,是彤彤——那个正义善良的天使。

    想罢,贺煜果断地起身,走到窗口处,拉开其中一扇玻璃窗户,让凉爽清新的微风吹袭进来,吹走自己凌乱的思绪……

    另一边厢,出了贺煜办公室的凌语芊,一直低头往前走,心头盘踞着各种思绪各种情怀,以致没留意有人迎面而来,就那样撞在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臂上。

    她迅速抬头,发现眼前忽然多出几个人,一个是年约七十多岁的老人,修长的身躯穿着一袭灰白色的唐人装,气质清雅,精神抖擞,目光锐敏。另一个是年约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西装革履,面容英挺,有点儿眼熟。至于其余几个汉子,则统一黑色制服打扮,类似保镖,刚才正是其中一个伸出手臂,挡在自己和老人之间。

    他们是谁?公司的职员吗?又或者,公司的客人?凌语芊不由边打量,边揣测暗忖,见对方似乎也在盯着自己看,便连忙收回视线,给以礼貌一笑,纤细的身板快速挪到一旁,待他们过去后,她也才继续迈脚。她丝毫不知,自己随后成了他们讨论的对象。

    “一航,你看刚才那女孩怎样,还不错吧?”一声询问,自老人嘴里发出,声如洪钟,浑厚有力,清朗的目光中泛着一股别样的锋芒。

    中年男子错愕,眉头略微挑起,“爸……你……认识她?”

    原来,他们正是贺云清与贺一航。

    贺云清清冽的眸瞳继续轻轻地晃动着,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说给身边的儿子听,“这女孩长得挺标致的,气质纯朴淡雅,着实不错。”

    贺一航则更加狐疑,甚是不解父亲为什么突然间会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感兴趣,还给出这么高的评价,大家都知道,父亲的目光和要求都极高,很少轻易称赞他人。

    父子两人就这样各有心思,直到踏进贺煜的办公室。

    还在窗边吹风的贺煜,听到脚步声,立马回头,然后,冷冽的面部线条渐渐舒展,微笑间,已经阔步迎了过来,“爷爷,您怎么来了?”

    贺云清目光慈爱,不答反问,“刚才在窗边想什么了?”

    贺煜怔了怔,薄唇微微一扯,“没什么,吹吹风而已。”

    “煜,看来很忙哦,辛苦的话不妨直说,爸给你减少工作量。”贺一航接话,同样是满眼关爱。

    贺煜摇头,自我揶揄,“我要是真的直说,爸和爷爷你们真的能放过我吗,说不定你们又会搬出以前的艰辛史来给我补习政治课。”

    “那是!”贺云清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坐下,轻轻舒展着双脚,真的开始重复平日里的教育,“我们现在虽然家境富裕了,但不能忘记以前辛苦奋斗的日子,我们要秉承勤俭朴实的作风……”

    “要记住党,记住祖国,不能随便浪费,尽可能地用国货,买电视要TCL牌,买电脑要联想,买手机要HTC,尽量把钱支援到祖国的经济建设上,好好报答和效劳祖国。”贺煜往下接话,坐在贺云清的身边,俊美的脸庞勾出一抹淡淡的笑。

    爷爷是解放前出生,一生经历过无数波折挫败和艰难辛苦的生活,后来被任命为国家干部,直至荣任省委书记等,因而对祖国、对党怀着极大的感恩,即便现在退休了仍不忘党和祖国的好,也自小教育子孙发扬某些他自认的良好传统。由于他是家中最大的长辈,又基于孝义,大家便都听从,日常生活里的东西,能用国货的,都用国货,尽管有些品牌,真的不咋样。

    “瞧,阿煜记得蛮牢固嘛。”这时,贺一航又插了一句。

    “爷爷的教导哦,就算我忘了其他所有的事,也不会忘记这些。”贺煜语气更加轻快,除了李晓彤,家人便是令他也能展现出柔情的一面。

    贺云清则模棱两可地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准,有样东西会让你最为刻骨铭心。”

    贺煜听罢,怔愣,若有所思地注视着爷爷,稍后,转开了话题,“对了爷爷,你的生日宴我已安排下去,大约一个礼拜后我会给你过目策划的流程。”

    “行!好!我相信公关部会给我一个完美的寿辰!”贺云清深眸一亮,频频点头。

    贺煜也再抿薄唇,“爷爷,今年你想我送什么礼物给你?”

    “礼物啊……呵呵,随你心意,主要是你送的,爷爷都喜欢,再说,爷爷相信你一定能想到一件令爷爷满意的礼物!”贺云清说着,语气陡然一转,透出一股淡淡的惆怅,“你要是能结婚,爷爷就更满意更欣慰了。”

    贺煜又是愣然,贺一航则安抚出声,“爸您别感叹了,阿煜结婚是迟早的事,他和彤彤情投意合,这杯孙媳妇茶,您喝定了!”

    贺云清不再接话,只是淡淡地笑,眸光暗涌,幽邃漆黑的瞳孔深处,似大海般蕴藏着无限的深奥。

    贺煜和贺一航也静默下来,一会直到池振峯出现,才打破这短暂的沉寂局面,大家收拾起各种心情,一块吃午饭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