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4 男人在chuang上说的话不可信

024 男人在chuang上说的话不可信

    http://

    接下来的日子,凌语芊投入在为贺云清的寿宴策划和筹备当中。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她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参考往年的活动,去了解贺云清的喜好,也因此,和池振峯接触的机会多了起来。

    她渐渐发现,池振峯并非起初印象中的吊儿郎当和轻率浮夸,其实有时候很稳重沉着,特别是工作起来,非常认真、投入、能干,难怪会成为大集团的总经理特助,贺煜有他这么一个助手,绝对是如虎添翼。

    他果然对她照顾有加,工作方面,她从他身上学到很多,长了很多见识,当然,不忘打听贺煜的事,只可惜,他都不是很愿意解答,还带着一种古怪探究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出其不意地问她是不是喜欢上了贺煜。

    她当然是立马否认,找借口说为了将来更好共事,故想知道多一些相关消息。

    他听罢,没继续追问,不过,炯亮的眼眸依然含着一种怪异的光芒,似乎……不太相信她的话,后来,他只说到贺煜这几年的丰功伟绩,关于贺煜的睿智、能干、魄力和对员工的要求,还额外补充了贺煜的感情生活,刻意用羡慕崇拜的语气强调说贺煜与李晓彤是何等的相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依然认定她“喜欢”贺煜!他这样刻意地说,无非是想告诫她别“自不量力”,要她“回头是岸”。

    每一次,她其实都很想告诉他,他要是真的想为她好,那就应该告诉她关于贺煜的其他事,譬如,贺煜的真正经历和身世,让她确定贺煜是不是天佑,查清楚贺煜为什么把她当成陌生人。

    但最终,她还是忍住,继续口是心非地说对贺煜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之所以想了解贺煜,真的只是为了工作需要。

    七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下午,便是跟贺煜汇报的时候,想到可以再次见到他,凌语芊心中仍掩不住的激动和欣喜,午饭后,还利用休息时间到酒店的附近闲逛。

    她已换下制服,穿上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清雅美丽,步履轻缓地挨着一间间商店行走,观赏沿途各种风景,当她经过一间高级餐厅,隔着玻璃见到里面的一双人影时,即时停下了脚步。

    是贺煜!还有……李晓彤!

    他们坐在情侣包厢内,这个角度正好可以令她把他们看清楚。两人有说有笑,深情对望,特别是贺煜,那张总是冷酷淡漠的俊颜,此时柔和至极,唇角一直微扬着,不时地往李晓彤碟子里添菜,而李晓彤,娇俏可人地轻轻为他擦嘴。

    曾经,每当天佑领到工资,总会带自己去餐厅庆祝一番,和自己并排坐在一起,点的都是自己喜欢的菜,上菜后,一个劲地为自己添菜,他说要把自己养胖,然后为他生宝宝。

    有时周末,自己偷偷在家里做好饭,带去他工作的场地,陪他一起吃,吃完后也情意绵绵地为他抹嘴,他笑了,笑得很满足,很迷人,说感觉是在吃着妻子为他做的菜,很幸福,很甜蜜,他还坏坏地贴在自己耳边,亲昵地叫着“老婆”。

    可现如今,这些温柔甜蜜的举动已不再是自己的专属,他的眼里,再也没有自己,他温柔呵护的对象已是另一个女人,他是否也经常对李晓彤说,要把李晓彤养胖,好为他生儿育女?

    一想到这样,凌语芊猛觉胸口像是被无情地插入一把尖刀,痛得她脸色刷白,浑身发抖。她伸出手,扶在餐厅冰冷的玻璃上。

    她还来不及平复心中的伤痛,忽然背后响起了一声呼唤,“年轻人,偷看别人可是很不礼貌的哦。”

    她摇摇欲坠的身体陡然一僵,缓缓回首,只见一个满头白发却精神抖擞的老人站在自己面前,是……那天自己在顶楼的走廊里碰到的老人!

    “是不是觉得他们很登对,所以感到很羡慕?”贺云清继续说得意味深长。

    “我……我没有偷看。”凌语芊开口,下意识地辩解,极力忽略着他的话,忽略他道出的“登对”一词。

    “呵呵,偷看就偷看吧,何况,那男人确实优秀,优秀的人,总会吸引眼光。”贺云清语气中增加了几分骄傲。

    凌语芊轻轻咬唇,克制不住地顺着他的目光,视线回到餐厅内,恰好看到,贺煜更深魅地笑了,那笑,依然是为李晓彤,俊美绝伦的侧脸更加摄魂夺魄,让人心醉痴迷。

    她拼命忍着喉咙的哽咽,忍着眼眶的发热,忍着身体的颤抖,加大臂力使劲地扶在玻璃窗上。

    “年轻人,你没事吧,年轻人?”耳畔,还是刚才那道苍劲有力的老人的嗓音。

    凌语芊急促地喘着气,好一会过后,终于站直身子,低着头,对老人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掩着脸,仓皇地逃去。

    她步履轻浮,走得颠颠颤颤,她甚至……跌倒了,脆弱的身体硬生生地摔到了地上,引致旁人的惊讶和关心。她依然没有抬头,从地上爬起,继续往前走,眼泪,顺着风一路挥洒而过。

    回到办公室后,她一直躲在属于自己的封闭世界,回忆天佑对自己的好,回忆各种快乐和悸动,然而,又总是无法克制地,插入贺煜对李晓彤的各种温柔各种疼爱的画面,泪水便又唰唰狂流。

    犹记得,天佑追自己的时候,极其认真诚恳地保证眼里心里都只有自己;每当他向自己索欢时,更是誓言旦旦地说他健硕伟岸的身躯将永远只属于自己,他赋予的**的美妙,这辈子只自己有资格体会和领略。

    原来,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根本不可靠,下了床,他什么都忘了,再也不记得许过的承诺。男人就是坏蛋,是色胚子,这厢对自己好,那厢又迷上其他的女人。

    越想,凌语芊越是感觉哀怨和悲痛,恨不得又跑回到那间高级餐厅,冲进去当面给他一巴掌,狠狠地括醒他,让他记起曾经的诺言。

    但结果,她并没有如此行动,只能趴在办公桌上自个痛彻心扉,无声恸哭,一直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是公关部的小助理,来提醒她去给贺煜交企划书。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