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8 凄美狂野的七夕之夜(中)

028 凄美狂野的七夕之夜(中)

    http://

    她倚在窗前,把窗户拉得甚开,薄凉清爽的晚风,大量大量地吹送进来,席卷她的全身。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然后,她仰起小脸,出神地凝望着广阔无垠的星空。

    那儿,繁星闪耀,一道白茫茫的银河横贯南北,银河两岸各有一颗格外闪亮的星星,隔河相望,遥遥相对。

    传说牛郎和织女,本是两情相悦的恋人,却因触犯天条,被迫分开,幸有喜鹊搭桥,一年得以相见一次。

    自己和天佑,同样是深深相爱,结果遭到父亲无奈拆散,可惜,没人当自己和天佑的喜鹊,没人为自己和天佑搭桥,三年以来,自己只能在梦里与他相见。

    牛郎专一长情,对织女的爱永恒不变,带着织女为他所生的一双儿女苦苦等待每年的七夕;而天佑,却早已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身和心给了别的女人。

    因而,织女是幸福的,至少,比自己幸福。

    孤独凄美的夜,在伤悲寂静中悄然而过,横挂天空中的银河慢慢淡开、模糊,相隔两岸的牛郎和织女,距离越来越近,最后,终于合在一起。

    凌语芊流下了欣慰羡慕的泪,对着遥远的天空,默默说出自己的祝福,“牛郎,织女,祝贺你们,今晚,好好团聚吧!”

    她依依不舍,关上窗户,然后拿起手袋,离开了办公室。

    四周静悄悄的,空寂的走廊只有她纤细消瘦的影子在晃动。她低着头,静静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即将抵达电梯口时忽觉一股异样,于是抬眸,一看从私人电梯出来的高大人影,即时重重地震住。他……他不是和李晓彤去巴厘岛度假欢庆七夕夜的吗?这个时候,他应该和李晓彤在床上卿卿我我,爱意缠绵,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凌语芊以为自己伤悲过度而又产生了幻觉,便迫不及待地揉着双眼,然后再次睁大眼睛,清晰的视线里,仍旧是那个修长挺拔的熟悉身影,她于是使劲地掐自己的手臂,突如其来的剧痛,令她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没有做梦,那是他,真的是他!

    对了,他走路和平时似乎有点儿不一样,往日他总是潇洒自信,坚定地阔步而行,此时,他脚步不稳,轻浮颤抖。

    凌语芊已经忍不住迈步跟了上去,走着走着闻到一股酒气随风吹袭过来。

    他……喝酒了!看样子,喝了很多,他为什么不直接回家休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呢?凌语芊正揣摩思忖的时候,惊见他猛然打了一个踉跄,高大的身躯摇摇欲坠,她便条件反射地急冲上去,及时扶住他。

    他侧目,迷离的醉眼看到走廊灯下的她,先是一怔,但并不吭声,继续前行。

    凌语芊搀扶着他,跟着他往前走,渐渐随着他沉重庞大的身躯趋压过来,她感到非常的吃力和艰辛,不过还是极力支撑,直到进入他的办公室,走到沙发边。

    他庞大的身躯栽在沙发里,连带着她也一起跌到他的身上,跌到他的胸前。

    他刚才已经褪去西装外套,此刻上半身只留衬衣,领口两颗纽扣打开着,露出健硕结实的古铜色的胸膛,炫目性感,摄人魂魄。

    凌语芊先是怔愣了一会,随即起身,不料,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及时横了过来,一把扯住她,令她再一次跌回到他的胸前,他还翻起身,把她压在身下,灼热的大手捧起她绝美的小脸,闪电般地摄住她微启颤动的樱唇。

    “唔——”凌语芊下意识地挣扎。

    可惜,他根本不理,霸道的龙舌趁机直驱而入,闯进她芳香满盈的檀口,熟稔而迅猛地寻到她娇嫩的小舌。

    唇舌相碰的熟悉感觉,让凌语芊心中大大悸动,以致忘了挣扎,忘了抗拒,就那样呆呆地,任由他尝遍自己口腔内的每一处芳土。

    她真甜,味道真好吃,像水蜜桃,又像樱桃,甚至像是……一瓶酝酿多时的红酒,芳香柔润,浓郁醇厚,令人爱不释口。

    贺煜睁开迷醉氤氲的眼,瞧着她因为陶醉而显得异常娇媚的模样,体内顷刻窜起了一股火苗,同时,眼中迸出一道嗜血的侵略,大掌一挥,直接罩上她高耸的浑圆。

    凌语芊又是倒抽一口气,这也才再起反抗,柔若无骨的小手使劲推着他的胸膛和肩膀,拉扯间,正好将那松开的衣领扯下他的肩膀,横在左肩上的一块清晰显目的齿痕,霎时令凌语芊彷如被雷电劈中,全身僵硬,脑海里,迅猛闪出一幕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画面。

    三年前的某一天,自己刚忙完导师交代的作业,想到几天没见他,便去他租赁的房子,他二话不说就压住自己,向自己索欢,一次又一次。自己那几天因为赶学业赶得几乎精疲力竭,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迎合他那强大的需求,于是跟他求饶,奈何尚未得到满足的他不依,自己没办法,只好在他肩上狠狠地咬一口,一直咬到出血,他总算肯罢休,后来,血止住了,伤口也清理了,可由于当时咬得太深太用力,以致这道齿痕无法完全消除。

    事后,他用暧昧的语气戏弄自己,说自己是个牙尖嘴利的小野猫,把他咬得抓得浑身是伤,自己赧然羞涩之余,对他娇嗔,顺带抱怨他的粗鲁,他便搂住自己,说那是因为自己太迷人,然后跟自己保证,他强大的**这辈子只会对自己发放,还得了便宜又卖乖,不害臊地说多亏那样,自己才有机会在他身上留下永恒的记号。

    自己听了之后,不可否认心里很高兴,很甜蜜,一辈子……那是多么幸福的字眼,那代表着,白头偕老,永结同心。那个无意间制造的齿痕,不仅会永远留在他的肩膀上,同样也深深烙印在自己的心里,象征着自己对他浓烈的喜爱和眷恋。

    他果然是天佑,是自己苦苦等了三年、日思夜想、想到心快要碎了的的天佑!

    激动狂喜的泪,直逼上凌语芊的眼眶,美丽的眸子由此变得更加迷离,更加妩媚,她就这样边痴迷地望着他,边回忆美好的过往,以致暂且忘了周遭的一切,直到胸前传来一阵剧痛,她这才清醒。

    原来,贺煜不知几时已经脱光她的衣服,低首埋在她的胸前,腾出来的手还刻不容缓地往下袭击。

    双管齐下的进攻,令凌语芊浑身战栗,一股仿佛电流般的激流,霎时蔓延至全身,深入四肢百骸,深入血脉骨髓。他的粗暴,使得她感到很吃疼,然而,更深深捣鼓她心灵深处的,是那久违的熟悉感觉,是她多少次梦里沉醉的美妙和痴狂。

    看着他那邪魅迷人的俊脸,看着他肩膀上刻骨铭心的小小齿痕,她不由极力忍着痛,还不自觉地,发出了撩人心弦的嘤咛。

    ------题外话------

    嗷嗷,紫快要Hold不住了,亲们能Hold住不?O(∩_∩)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