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30 困惑,误会

    http://

    今晚七夕夜,本是他和李晓彤约去巴厘岛度假的日子,结果他却喝得酩酊大醉,跑来公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呢?难道,他和李晓彤吵架,于是跑去喝酒消愁?不过,那似乎不符合他的个性,以前自己有时生他的气,不肯见他,他都是直接到学校,对自己死缠烂打,还索性把自己带到他租赁的屋子,用**来征服自己,让自己羞恼之余,终还是无奈地与他和好如初。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凌语芊知道,自己应该叫李晓彤来,然而,她终究没有播出这组电话。

    难得有这个机会,她不想丢失,她想,这应该是天上的织女娘娘听见了自己的祈祷而好心安排的这一幕,因此,自己必须珍惜和把握。

    她彻底地退出了通讯录,还索性关掉手机,目光重返贺煜身上。

    水灵灵的美眸盈满着情意和眷恋,她就这样痴痴地望着他,静静地陪着他,回忆曾经与他在一起的各种美好。

    她还到他办公桌那拿来铅笔与白纸,将他迷人的睡颜画到纸上,画好之后,仔细认真地凝望,美目在画像和他真人之间来回转动流盼,伤痛的余味暂且消退,满心都是欣然和甜蜜,渐渐地,俯脸趴在他光裸结实的胸膛上,着迷地看着上面肌理分明的形状和线条。

    她很困,很想睡觉,可考虑到这儿是他的办公室,担心自己万一睡得太沉而被他甚至其他人发现,她便丝毫不敢闭眼,继续靠美好的回忆来支撑和坚持,就这样一直到天亮。

    看着落地玻璃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凌语芊眼中渐渐升起不舍之色,她多希望时间能永驻,但她又很清楚,这是不可能,故她唯有抓紧有限的时间,继续多看他一会。

    半个夜晚过去,她想他醉意已在慢慢消退,神志也会随着清醒,因而,自己再也无法像昨晚那样随心所欲地注视他,更不能抚摸在他的脸上,于是,她连大气也不敢喘,站起身,小心翼翼地默默俯视着他。

    后来,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她惊醒,连忙跑到门边,从小小的门缝里,看到一个人影在抹桌擦椅。

    是清洁工阿姨!

    凌语芊心头猛然一紧,下意识地揪紧手指,更加屏息凝神,略显仓皇的眸子紧紧追随着清洁工阿姨的走动,待清洁阿姨进去茶水间时,她连忙开门出去,快速又悄然地冲出整个经理室。

    她太过心慌意乱和太过担心被人发现,以致没有再瞧过依然沉睡中的贺煜,也忘了……昨晚所画的画像,依然落在原处。

    外面的天空继续转亮,宿醉的人,总算清醒过来。

    贺煜眉头紧皱,缓缓地睁开眼眸,幽邃的深眸间仍旧残留着宿醉的迹象,头疼脑胀更是令他痛苦不堪,赶忙抬手,分别揉捻着两边太阳穴,一会,待感觉渐渐好些时,他才开始移动两脚准备下地,却蓦然发现,一张A4纸轻轻地划过他的腿,无声无息地落到地毯上,停在他的脚旁,几根头发正好贴在纸上,细长而乌黑,在白纸的承托下,格外显目。

    刚舒开的剑眉再一次蹙起,他迟疑地伸出手去,先是捡起发丝,边看边揉,若有所思地感受着个中的柔软。稍后,他拣起纸张,一看里面的画像,笔直修长的背倏忽一僵,某些片段随即涌上脑海,接一连二,由模糊到清晰。

    根据计划,自己本应前天与彤彤搭飞机去巴里岛,谁知彤彤突然腹泻兼感冒,且情况颇为严重,行程唯有取消。

    昨晚,自己如常在家吃饭,席间,堂哥不时地对自己做出针对,先是在私事上,然后扯到公事,当着一家二十多口人的面,嚣张自大,不知收敛,摆出一副大哥大教训小弟的样子,而自己,为了顾及爷爷,为了将来的宏图伟略,唯有忍声吞气,待晚餐结束后,飙车出门,独自到酒吧狂饮,饮到酩酊大醉,准备回公司过一晚,料不到,会碰上她!

    七夕节,多么浪漫的日子,她却躲在公司,这是因何缘故?他记得,最近并没特别的任务要忙,起码不至于要加班。

    振峯和那个肖逸凡呢?怎么不邀她出去?难道,是她故意留在公司,故意……

    想到此,贺煜脑海再度浮上昨晚旖旎狂野的一幕。绝色容颜红粉菲菲,剪水秋眸迷离陶醉,动听的娇吟撩拨心弦,特别是……那大胆迎合的形骇浪荡,整个人简直是小妖精化身,与她平日的清纯矜持迥然不同,仅是回想,便足以令人疯狂。

    当然,假如她这妩媚妖冶的一面是对恋人或丈夫,那也很正常,而且,绝对会令人欣喜若狂;然而,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是上司和下属。

    她曾经因为拒绝陪睡而被以前的公司解雇,面试时也特意提出不陪睡,还有那天,她对李晓筠说过的那段话。

    她不是很清高地说不稀罕自己的么?为啥昨晚会那样?难道,之前的一切其实都是假象,都是陷阱?她根本就是处心积累,想勾引自己?而自己昨晚之所以毫不客气地柔躏她,是由于恼怒她那天对李晓筠吼出的那些话呢?又或者,自己临时识破了她的诡计,想给她一个惩罚?

    假如,自己关键时刻没有力不从心,而是真的占有了她,结果会怎样?会否正好给她一个机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由此威胁自己?

    想罢,贺煜深眸立马蒙上了一层薄怒,俊美的面庞也陡然沉下,握在手中的画像忽被用力一甩,再一次飞回地面,这次,不再无声无息,而是带起了一阵强劲愤怒的风。

    正好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修长的人影走了进来,是池振峯,他本春风满面,哼着小调,电眼四射,然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时,猛被重重地惊慑住。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