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31 已经情迷

    http://

    他先是下意识地朝洗手间看,见门打开着,里面也没任何声音,这才快步迎上前,关切地问了出来,“总经理,你……怎么在公司过夜?怎么不去休息室,而是睡在沙发上?”

    贺煜从沉思中回神,静静注视着池振峯,眼神阴鸷复杂依旧,稍后,起身。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池振峯已闻到自贺煜身上发出的酒气,不觉继续问,“总经理,你……昨晚喝醉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和Michelle吵架?或者,是家里的事?”

    跟随贺煜三年,他知道贺煜是个很有自制性的男人,除非应酬,不然极少单独喝酒,更不会像这次一样,宿醉到天亮。

    可惜,贺煜仍旧没给他解答,只淡淡地留下“我没事”三个字,迈动双脚,进入洗手间。

    清晰明亮的镜子里,映出了他冷峻刚毅的面容,也映出那伟岸健硕的体魄,少了一层衣物的遮掩,他的身材显得更加精壮与修长。

    他出神地凝望着,先是五官深刻的俊颜,继而一路往下,像往常那样,视线很自然地停在那个宛若月牙儿般镶在左肩的淡淡齿痕上。

    三年前出车祸醒来后,自己就发现了这个印记,那时,还非常清晰,像是一颗颗小贝壳,整整齐齐地排在肩膀上,这几年随着时间消逝,印痕慢慢转淡,但依然是清晰可见。

    医生曾经说过,能留下这么深刻的印痕,必定是咬了很久,而且咬出血来。

    这个始作俑者,到底是谁,与自己是何关系,为什么如此狠心地咬自己,自己呢,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下允许这种事发生?

    无庸置疑,这个始作俑者是个女人,而且,根据齿痕的形状可推断,她是从正前面咬自己,还极大可能是……在欢爱的过程中。

    自己和她,是逢场作戏呢?又或者,是亲密伴侣?假如是后者,那这几年来她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想着想着,贺煜脑海不禁浮起一个倩影,昨晚的激情画面也再次跃上脑子,紧接着,是前几次和凌语芊见面的情景,她的失态,她的古怪……莫非……她就是留下这个齿痕的主人?

    一个令人惊震的念头,倏忽闪过他的脑海,假如真的是这样,那就可以解释之前的种种疑惑,包括……昨晚她的主动迎合。

    不过,如果她真的认识自己,为什么不跟自己说清楚?为什么还去招惹肖逸凡和振峯?

    贺煜正深入冥思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了池振峯的呼唤。

    “总经理……总经理你好了么?”

    贺煜定了定神。

    “早会还差十五分钟就开始,我已叫秘书为你买了早餐,你出来后趁热吃了吧。我先去准备会议的资料。”池振峯继续道,随着他话音落下之后,外面也安静下来。

    贺煜依然若有所思,但已经开始洗涮,办公室的洗手间备有一套日常用具,故他能像在家中一样,消除沉睡中的糜气,让自己恢复神采飞扬,同时,冲走脑海中的某些胡思乱想。

    一切弄妥后,他回到办公区,先是拿起衬衣穿回身上,优雅而迟缓地扣着一颗颗扣子,幽邃的黑眸,一直泛着闪烁的光。

    早餐已经摆在茶几上,他并没有吃,只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却也正好看到,先前被他甩到地面的画像已被捡起,此时四平八稳地搁在茶几上,画中人,正朝上。

    他先是一个怔愣,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拿起它,定定凝望。饱满宽阔的额头,自信飞扬的剑眉,幽邃炯亮的黑眸,挺直的鼻子,性感的薄唇,刚毅的下巴……由于用的是素描绘画,自己整个面部轮廓显得愈加深刻分明。

    他不禁想起,第二次与她见面时,她被城管追,辩解说是在嘉禾隧道为人画素描。

    既然她有这么好的能力,为什么不好好读完大学,毕竟,凭她不错的画工,加上一张权威性的毕业证书,绝对可以找到一份比现在好的工作。

    难道,还是由于她的虚荣心驱使,故而走上这条靠青春吃饭的道路?又毕竟,中规中矩的工作确实无法为她提供机会认识各形各类的有钱人。

    想罢,贺煜薄唇突然扯出了一抹嗤笑,冷冷的,无情的,且是……鄙夷的。

    正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这次走进来的人是李秘书,提醒贺煜会议时间到了。

    李秘书话毕约有数秒,贺煜才给回应,边抬眸边把画像放回茶几上,淡淡地道,“你先过去,我再过五分钟就到。”

    李秘书颌首,瞧了瞧茶几上纹丝不动的早餐,欲言又止,结果,还是默默地退了出去。

    贺煜取出手机,快速拨通一组电话,低沉的嗓音带着轻微的沙哑,“彤彤,睡醒了吗,今天感觉好点了没?”

    “嗯,醒来约有半个小时了,已经吃了早餐,也吃了药,腹泻阻住了,但身体还是感觉很无力。”李晓彤的声音也显得异常可怜,“煜,对不起,都怪我,无端端吃错东西,还祸不单行地碰上洗澡突然停气,害我们无法如期去巴厘岛……”

    “傻瓜,不关你的事,这些都不是你愿意的,都是意外,这次去不成没关系,我们下次再去。现在最主要的是你赶紧好起来,别再受那么多苦。”贺煜俊颜也即时柔和下来,温柔的语气尽显心疼。

    “谢谢你,煜。”李晓彤略微停顿一下,沉吟地道,“对了,我昨晚十一点多突然醒来,本想打电话让你陪我说说话,谁知你手机关机了,你……昨晚很早睡的吗?”

    贺煜眸光陡然一晃,一会,才道,“嗯,昨晚有点累,我很早就上床睡了。对了,我得去开会了,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去看你。”

    “好,你也注意身体,别太累,我今晚等你来。”李晓彤毫不怀疑,一如既往地体贴。

    “拜拜。”贺煜也像往日一样,若无其事道别,挂断电话后,开始往外走,不过才迈出几步,高大的身躯猛然又折了回来,拣起茶几上的画像,回到办公桌边,拉开第一个抽屉,轻轻放了进去,这才彻底走了出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