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33 心在变化

    http://

    临近黄昏,阳光柔和,凉风习习,一辆帅气的轿车缓缓驶进一座宏伟华贵的别墅,从车子里出来的人,正是贺煜。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他高大修长的身躯上,名贵的浅蓝色衬衣束在黑色西裤里,衬衣袖子随意卷起,臂弯捧着一簇七色康乃馨,整个人显得异常优雅高贵,气度轩宇,俊美绝伦。

    一位保镖打扮的年轻汉子出来迎接他,魁梧的身材在他面前90度弯腰,恭恭敬敬地把他带进屋里。

    “阿煜,你来了。”年约五十岁出头的雍容贵妇,这座屋子的女主人,林美娟马上朝他走近,端丽的容颜笑意盈盈。

    贺煜原本冷峻刚毅的面部线条即时缓下不少,薄唇微扬,客气地点了点头,随即伸手进裤袋,取出一只精致昂贵的小锦盒,“阿姨,送你的。”

    林美娟接过,打开,细长的丹凤眼即时迸射出一抹惊叹,“好漂亮的耳环,阿煜,又让你破费了。”

    “只要阿姨喜欢就好。”

    “喜欢!阿煜你眼光那么好,阿姨当然喜欢。”林美娟继续笑吟吟地瞧着他,眼中除了欣喜,还有满意之色,是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满意。

    贺煜俊美的脸,依然是淡淡的笑,“阿姨,彤彤呢?”

    “噢,彤彤在卧室,你快去看看她吧,你们两天不见,这孩子对你可想念了。对了,今晚你留下吃饭,我去命人准备。”

    贺煜颌首,暂且拜别她,转身,踏上干净华美的大理石楼梯,步伐沉稳而熟稔,直达二楼的某间套房,轻轻推开房门。

    房内的布置采取了水蓝色基调,舒适柔和,鲜明皓亮,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清雅馥郁的香气,李晓彤正半躺在宽大的睡床上翻阅着杂志,见贺煜提前出现,身子立即翻坐而起。

    贺煜速度更快地走到床前,及时阻止她。

    “煜,我没事,我已经好很多了!”李晓彤嘟起小嘴解释着,美目触及他手中的鲜花,再次惊喜大叫,“哇,七色康乃馨,你是怎么找到的?”

    “你觉得有什么事可以难倒我?”贺煜眉头一挑,黑眸半敛起来。

    瞧着他那因为自信而显得更加迷人的俊颜,李晓彤春心荡漾,娇嗔出来,“得,贺总你最厉害,天底下没什么事能难倒你!”

    贺煜幽邃的黑眸灿若繁星,定定望着她,渐渐地,狂妄不羁的笑开始隐起,大手缓缓抚上她略显苍白和憔悴的容颜,低声道,“有的,至少,我无法保护你不受病痛的折磨。”

    李晓彤一怔,随即也抬手,白皙娇柔的手掌轻覆在他温热宽阔的手背上,静静感受着他给予的爱意。

    稍后,贺煜先从中出来,若无其事地道,“来,我带你下去花园透透气,你在房里窝了几天,快要闷坏了吧。”

    李晓彤先是略微失落一下,继而笑颜逐开,在他的呵护中下床,依偎着他温暖的臂弯,一起步出卧室,来到楼下的花园。

    “果然还是外面好!”她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更加好转。

    贺煜也静心欣赏着满园绿意,大手,依然揽着她的纤腰。

    “煜,我们的巴厘岛之旅,就这样泡汤了?”李晓彤语气忽转惋惜和惆怅,一米七零的高挑身材,搭上他一米八二的高大身躯,尚算小鸟依人。

    数秒,贺煜才接话,低沉浑厚的嗓音极具温柔,“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喜欢,我们可以另择时间去。”

    “可是……下次再去都不知道是何时了,接下来即将是你爷爷的寿宴,然后你又开始着手忙碌碧湖湾豪宅的推广开售,我怕……哎,都怪我,那几天我应该不吃不喝不洗澡!”李晓彤愈加郁闷,那抓狂后悔的模样,与她平日的干练精明形象判若两人。

    贺煜见状,既觉好笑,又觉心疼,不由将她拥得更紧,“彤彤,你不就是想和我在一起吗,其实,我们并非一定要到巴厘岛,我们……可以选个周末,在酒店过二人世界。”

    “在酒店过?你是指,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李晓彤美目睁大,迟疑地问。他曾经跟她说过,但凡在贺氏集团工作的贺家子孙,每人会额外配给一套固定的中华大酒店总统套房,算是一种福利。

    “到时,我们可以在大阳台上,看日出、日落、看山、看水、看蓝天白云,视野兴许没有巴厘岛的辽阔,但总算是个安慰奖,再说……”贺煜故意停顿一下,迷人的双眼,露出一抹暧昧。

    “再说,能和你一起静静地过,才是最主要的。”李晓彤娇羞地接话,身子转向他,整个脸庞埋在他的胸前,隔着他身上薄薄的衬衣,意乱情迷地感受着他结实精壮的胸膛,还有那与生俱来的男人气息。

    贺煜唇角继续微扬,高深莫测的眼眸,若有所思。

    就在此时,一道清脆的呼唤出其不意地打破了这个温馨甜蜜的局面。

    “姐姐,煜大哥!”

    熟悉的嗓音,令李晓彤立即自贺煜胸前离开,红晕未退的脸露出一抹宠溺疼爱的笑,“筠筠,你也这么早就下班了?”

    原来,来人是李晓筠。她已慢慢走近,停在贺煜和李晓彤面前,天真无邪地道,“我见身体有点不舒服,便请了两个小时假,煜大哥,你不会怪罪于我吧?”

    贺煜漫不经心,嗓音毫无波澜,“你只需跟人事部说明请假原因就行了。”

    倒是李晓彤,关切地问,“筠筠,你哪儿不舒服?难道你也感冒了?不会被我传染了吧?”

    “呃,不是,我只是……觉得有点累而已,估计昨夜上网太迟睡觉的缘故。”李晓筠继续天真浪漫状,“姐姐,你今天气色好很多,看来煜大哥比那些药还灵哦!”

    李晓彤尚未褪去的羞红,霎时再度泛起,朝妹妹啐了一口,但那甜滋滋的表情,表明她其实赞同了妹妹的话,为了消除这窘迫的局面,她忽然岔开话题,“对了煜,鼎天集团那个案子的资料,你带来了吗?”

    “嗯,在车上,还准备等下再拿给你,那你先等等,我现在去拿。”

    不料,李晓筠自告奋勇,“煜大哥,你留下陪姐姐吧,我帮你!”

    贺煜稍作思忖,便也把车匙给她。

    李晓筠跑开约有几分钟,再回来时,将他的公事包给他。

    贺煜没有多想,直接打开公事包,取出那份文件,不经意间,连带出一张A4纸,随风飘到了地上。

    李晓筠先一步捡起,惊讶地道,“哇,好帅的男人,咦……这……这不是煜大哥吗?”

    李晓彤也看了过来,同样面露惊喜,“煜,这画像……谁画的?”

    贺煜俊颜一怔,半响,轻描淡述,“前天经过某个隧道时,有个人在画素描,她……拉住我,给我画的。”

    “煜大哥,那人是男还是女?”李晓筠继续喧宾夺主,抢先询问。

    贺煜剑眉倏忽一拧,数秒后,才答,“女的。”

    “那她一定是看中你了,哼,在那些鱼目混珠的地方画画,肯定不是什么好女孩,煜大哥,你可得小心,别被这种下贱的人给盯上。”李晓筠发挥其狗眼看人低的本性。

    李晓彤想法却刚好相反,兴致勃勃地道,“煜,下次你带我去看看,我也想画一幅,这画工真的很不错哦。”

    说罢,她继续满眼欣赏地凝视着画像。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