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34 狂野—夜,仅值十万

034 狂野—夜,仅值十万

    http://

    贺煜不做声,只抿一抿唇。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就在此时,林美娟也过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正是李晓彤和李晓筠的父亲,也即G市市长李坤。

    “李叔,下班了?”贺煜已经客气地打出招呼,语气平和,并无任何恭维或敬畏。

    李坤倒是笑容满面,热情殷切,与林美娟一样,对贺煜这个未来女婿是越看越满意。

    接下来,大伙一起回屋。干净整洁的饭桌上,摆满了丰富美味的佳肴,林美娟一个劲地招呼贺煜品尝,李坤则开始了男人惯有的话题,“阿煜,听彤彤说你越来越受爷爷的器重,看来贺氏集团的接班人之位,非你莫属。”

    贺煜持碗筷的手,陡然顿了顿,并不狂妄自信地附和,也没谦虚地否定,只是微微一笑。

    “对了,我前天跟彤彤的三叔通过电话,他说你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可以找他。”李坤继续侃侃而谈,“至于我这边,也常跟国土局那边的同僚吃饭,我可以安排你认识一些相关人物。”

    贺煜终于做声,出乎意料地婉拒,“谢谢李叔,我想,暂时还不需要。”

    彤彤的三叔李盛,曾经是国内知名的地产大亨,因陪妻子养病,于五年前结束国内的生意,举家移民澳洲,顺便在那边重操旧业,建立了一个新的地产王国,因此在国内地产界还是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李盛是个痴情种,尽管妻子无法生育,但他一直不离不弃,自小疼爱李晓彤,视李晓彤为己出,当年移民时,把这栋位于二沙岛的亿万别墅过户给李晓彤,这也是为什么身为市长的李坤能“住得起”这么奢华昂贵的豪宅。

    晚餐后,在李坤的盛情邀请下,贺煜陪他茗茶,间中谈论的话题又是关于政商两界,谈得甚欢,到了9点多钟才消停。

    贺煜重返李晓彤的卧室时,李晓彤已经吃过药,昏昏欲睡中。

    “煜,假如……假如你能不走那该多好。”李晓彤满眼深情和眷恋,拉着他的手。

    贺煜在床头坐下,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庞,一会,低声道,“多休息,我等你好起来,然后,带你去酒店住两天。”

    “嗯,我们还要去找那个帮你画素描的女孩,让她给我们画双人的!”李晓彤便也一扫伤感,兴致勃勃地接话。

    贺煜则微微一愣,依然没再对此事给予任何回应,身体缓缓朝她趋近,在她额头印下一吻,“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路上小心,拜拜!”李晓彤眼中恢复依依不舍。

    贺煜颌首,与她来个最后的眼神交汇,彻底步出她的卧室。

    一楼的大厅,李坤夫妇还在看电视,李晓筠也是。

    “煜大哥,你要回去了?”李晓筠首先起身,一脸娇笑。

    贺煜像往常那样,抿一抿唇,继而越过她,客气地与李坤夫妇辞别,然后,驱车离开李家。

    宁静的道路上,他心不在焉地转动着方向盘,听着轻音乐,大约二十分钟,回到家中。

    父母收过他的电话,早已休息,他也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准备放下公文包时,手猛然一顿,高大的身躯随即在沙发坐下,打开公文包,取出画纸。

    静静凝望着画上的自己,他脑海不由自主地浮起昨晚的那些画面。原来,尽管自己处于醉酒当中,却还是出奇地记住了当时的情景,记住自己是如何把她压在沙发上,不由分说地强吻她,粗鲁地除掉她身上的每一件衣物;记住自己是如何被她身无寸缕的诱人模样所魅惑,以致像头猛兽一般,粗暴狂野地侵袭她的每一寸肌肤。

    是的,她身上每一个部位,自己都不放过,特别是那些敏感地带,自己更是懂得如何去调教她,把她弄得娇喘连连,弄得更加勾魂夺魄。

    她的身材,比想象中还要好,简直是个性感迷人的小尤物,简直就是男人的克星,不然,自己也不会把持不住。

    随着美妙的遐想,贺煜身体逐渐往沙发背上靠去,闭上眼睛,全身放松,更加放纵自己的思绪,回味那一幕幕令人血脉贲张的煽情和旖旎画面。

    他的身体又开始起反应了,只需回想,他体内的兽性便轻易被挑起,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粗重,全身血液都在翻滚、沸腾、叫嚣,集中到某个点上,结果,化成一声闷哼和低咒爆发而出,他迅速睁开了双眼!

    紧接着,握在手中的画被他像是避瘟疫似的甩开,高大的身躯倏然站起,火速冲进旁边的浴室……

    同一时间。

    凌语芊的卧室,大灯已熄,只有偶尔从窗外射进来的一丝光芒划破屋里的漆黑,然后穿过蚊帐,映出她子夜繁星般晶亮的美眸,还有那悲愁遍布的绝色容颜。

    下午从池振峰那得知贺煜去找李晓彤,她当即仿如五雷轰顶,一路狂奔回办公室。

    本来,她想请假,去一处广阔无人的地方尽情发泄出心中的痛楚,不过,最后的一丝理智让她打消这个念头,结果就那样躲在办公室里,痛哭流泪到下班。

    回到家中,她佯装若无其事地吃饭,吃完后对母亲和妹妹借口说由于昨晚加班通宵,想早点休息,为了逼真,她还把灯熄灭,静静躺在床上,满腹哀愁伤痛,一直到现在。

    昨晚确定他就是天佑之后,自己已经想了一整夜,心中百味陈杂,除了震撼欣喜,也有惆怅伤感,而今天,多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痛。

    他和李晓彤的关系,自己早已清楚,但由于当时还没完全确定他就是天佑,自己于是一直压制着,到现在,无法再克制和自欺欺人。

    兴许,一切于他看来都很理所当然,自己却不是那样想,自己接受不了他对自己的各种疼爱各种柔情各种承诺,已经转到别的女人身上。

    他说过,这辈子只爱自己,这辈子只牵自己的手,这辈子只会对自己温柔,可现在呢?

    除了分手那次,曾经他每每与自己欢爱,事后都会情话绵绵,继续温存。

    现如今呢?尽管昨晚他最后关头打住了,可他也不该没有只字片语,不该若无其事地打着爱的旗号去见另一个女人!昨晚他喝酒,看来并非因为与李晓彤吵架,那么,他们今晚应该在一起,此刻,他在做什么呢?是否也会……

    一想到他有可能对李晓彤做出昨晚对自己做的事,凌语芊心头除却痛,还有一股难言的悲愤和怨恨,大坏蛋,三心两意的大色狼!

    她边在心里痛骂,眼泪却忍不住掉落,还又不由自主地回忆彼此在一起欢度过的各种快乐时光。

    不错,尽管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尽管他已经有了另一个女人,她还是无法不爱他,还是无法停止为他哭,为他痛……

    接下来的下半夜,她又是无眠到天亮,然后再一次化上久违的浓妆,郁郁寡欢地回公司。

    刚坐下不久,忽然接到李秘书的来电,说是……贺煜找她!

    他终于召见自己了!混蛋的他,总算召见自己了!

    凌语芊放下电话之后,身体禁不住地颤抖起来,嘴里虽然抱怨着他,可内心依然难掩高兴和激动,那份喜悦甚至冲走折磨了她一天一夜的伤痛,她连忙取出镜子补妆,确定状态尚可,才出现在他的面前。

    相较于她的激动澎湃,贺煜似乎很淡定,应该是说,整个人一如既往的冷漠,那双高深莫测的锐眸,先是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她数秒,而后,拿起桌面的支票,面无表情地递给她。

    凌语芊微微蹙眉,但也迟疑地接过,看清楚里面的内容时,心中困惑更甚。

    “这十万元支票,你拿走,昨晚的事,当做没发生过。”薄情的话语,自冷冽的唇间迸出,贺煜五官深邃的俊颜上,仍无半点情感。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