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36 小东西,这次可是你勾引我!

036 小东西,这次可是你勾引我!

    http://

    池振峯又是一震愣,稍后,握住她的手开始迈步,不过,并非去找贺煜,而是走向电梯口。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对于他出其不意的举动,凌语芊不询问,更不拒绝,反正,她现在需要的,就是离开这里,离开贺煜越远越好。

    池振峯也没再吭声,一直牵着她,乘电梯来到地下车场,驱车带她离开酒店大厦,沿着市内各主干道蜿蜒了约半个小时才停下。

    凌语芊已经止住泪,泪水除了冲掉她脸上的妆,同时也将她美丽的眸子洗涤得更清澈透亮,此时,正对着周围的景象发出惊奇的光芒。

    池振峯也四处环视,一会,语气沉重地阐述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可谓我们中华民族最艰难最痛苦的时期,日本侵略军攻陷中国一个个城市,G市也难以幸免,不管男女老少,大家都处于水深火热当中,仿佛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然而,尽管生存环境是那么的恶劣和艰难,他们并没因此绝望和放弃,而是一直坚守着某个信念,咬紧牙关熬过去。兴许,他们当中有些人最后还是等不到胜利的一刻,但他们知道,他们的梦想一定会实现,他们的子孙和同胞会替他们分享那份曾经苦苦坚持而得到的喜悦。”

    抗日纪念陵园,始建于1955年,占地1千亩,园内除却绿树成荫,目光所及之处便是一座座大小相同的石碑,碑上刻有各种图像,全是关于当年G市被日本侵略军攻陷后的情景,侵略军是怎样毫无血性地迫害和欺压G市人民,而大伙又是如何坚强隐忍地逃过与破解一个个难关,直到最后,日军投降。这些碑图,就好像是当年G市被侵占后的一个缩影。

    “政府修建此陵园,除了要把当年的情况记载下来,其实还有着一个深重的意义,就是借此呼吁大家发扬光大中华民族顽强不息的精神,不管遇上什么困难和险阻,都要坚持下去,因为只有坚持了,才有机会继续走下去,到最后,找到自己想要的。”池振峯整个脸庞愈加严肃和庄重,平日里的吊儿郎当与满不在乎形象消失得荡然无存。

    他稍顿一下,目光从四周围众多石碑上抽离,转到凌语芊的身上,继续意味深长地道,“Yolanda,我不清楚你今天遇上了什么事,令你有多难过,我只想你记住,你可以伤心可以流泪可以大哭,但是,绝不可以言弃,哭过之后,继续你的步伐,朝你希望达到的目的地前进。你刚才说要辞职的话,我想你只是一时冲动,你的内心深处依然想着在那里工作,根本不想离开中华大酒店。”

    凌语芊视线也收了回来,定定看着他,脸上一派怔愣,满腹心潮澎湃。

    池振峯深邃细长的双眼,布满真情和郑重,若有所思与她回望,一会,冲她笑了笑,再次拉起她的手,语气变得轻快许多,“来,我带你一个个地看。”

    凌语芊不拒绝,保持缄默不语,随着他的脚步,在一块块大石碑前走过。她看得更加详细和清晰,加上有他的讲解,那些画面仿佛真切实在地跃上脑海,把她带回当下,深深体会和领略那时的人们是如何坚强勇敢地熬过去。

    振峯说的没错,无论发生什么,自己都不能轻易放弃,过去的三年,自己再苦再痛都挺了过来,如今终于找到天佑,老天爷总算肯给自己这个机会,自己岂能就此放过!

    凌语芊忽然暂停脚步,剪水秋眸深深仰望着池振峯,数秒后,郑重而由衷地道出,“振峯,谢谢你!”

    她没再叫他池特助,也没称呼他的英文,而是直接叫他的名字。

    池振峯神色陡然一怔,继而,迷人的桃花眼一弯,英俊的脸庞露出一抹温和的笑。

    接下来,他们继续缓步走在陵园内,静静感受着时过境迁后的那份来之不易的宁静和幸福,结果还一起吃过午餐才回公司。

    整个过程,池振峯没再问及凌语芊上午忽然那么伤心难过的原因,尽管,他心中还是那么的好奇。他带着她,继续有说有笑,直到抵达顶楼走出电梯时,这美好的气氛才猛然消停。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巍巍站立在专属电梯口,面容俊美无铸,却无半点表情,当他见到从旁边的普通电梯走出来有说有笑的一对人影,眸色顿时变得更加阴鸷和深沉。

    刚才,见到电梯一路往上,自己不由得停下,想不到,真的是他们!

    “咦,总经理,你要出去?”池振峯已经走近来,和颜悦色。

    贺煜则依然不做声,冷冷地看着他,看着……凌语芊。稍后,高大的身躯突然往回走。

    池振峯见状,先是跟凌语芊交代两句,“Yolanda,你也回去上班吧,迟点我再打电话给你。”

    打从一出电梯,凌语芊就忍不住将注意力投放在了贺煜身上,见他看也不看自己,她心中便是难掩的揪疼,下意识地咬唇,眼神幽怨,这回池振峯叫唤,她才从中清醒。

    迎着池振峯略微困惑的目光,她连忙收起惆怅和委屈,感激地颌首。

    出乎意料地,贺煜做声,低沉醇厚的嗓音仍听不出任何情感,而且没指名道姓,“你,也一起来。”

    凌语芊知道,他是在叫自己,心中欢喜之余,也为他的冷酷而赌气。

    结果,是振峯重复叫她,她才不得不迈起脚步,跟在他们的身后,随他们一起走向贺煜的办公室。

    豪华气派的空间里,弥漫着一股冷冷的气息,许久都没说话声,只有彼此不同的呼吸声在交替起伏。

    约有好几分钟,池振峯准备打破沉默,也刚好,贺煜开口了,没有盛怒责备,却比责备更令人心惊,且不容忽视,“振峯,看来我交给你的工作很少,上班时间竟然有空出去溜达!另外,我说过,聘你回来不是让你泡妞!”

    池振峯先是一怔,解释道,“总经理你误会了,我见Yolanda心情不好,所以陪她出去散心,你放心,我有分寸,绝不影响到工作。”

    “心情不好!我自己都不知道你这个总经理特助还有个这样的职责。”贺煜继续冷哼,薄薄的唇,噙着一抹暴戾的冷笑。

    “呃,我……我和Yolanda是朋友,那是朋友的关怀。”对贺煜罕见的咄咄逼人,向来口齿伶俐的池振峯不觉变得结巴了起来。

    朋友?贺煜眸光更寒,这次,锐利的鹰眸紧盯住凌语芊,把她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看一遍。

    凌语芊心思一直在他身上,自然感觉到他那炽热的光芒,习惯性地咬唇,手指下意识地揪住衣角。

    “振峯,你可以出去了。”贺煜又道,语气还是难以捉摸的平静。

    池振峯则再度愕然,看着贺煜,又瞧瞧凌语芊,最后,在贺煜剑眉蹙起时,不得不先听命,满怀思绪地退了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瞬时显得更静更冷,凌语芊纤弱的身躯,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

    贺煜刚毅的下巴呈30度侧起,黑眸半敛,炙热的视线仍不断射向她,对她表现出来的极其不自在和隐隐的慌乱,心头不觉感到一阵满意,许久过后,才再出声,“你整个上午都和振峯在一起?”

    凌语芊又是一怔愣,不接话,别过了脸。

    贺煜莫名地一恼,脸色也随之沉下,“我跟你提醒过,昨晚的事,不准对第三个人提起。”

    凌语芊摆正脸,美眸一片气愤和痛恨,给他一记恨恨的瞪视,转身便走,可才迈出两步,就见他已经闪电般地冲到她的面前,高大伟岸的身躯俨如一头雄狮,给人带来一股压迫感。

    凌语芊下意识地后退一下,俏脸含怒,继续瞪着他,稍会目光扫向旁边的办公桌上,准备伸手去拿起笔筒。

    他眼疾手快,一把扯住她的手腕,“该死的,你休想再用那些东西砸我!”

    “放开我。”凌语芊挣扎。

    他当然不放,还加大力气箍住她,如此近的距离,让他很清楚地闻到了自她身上发出的缕缕幽香,眸色渐渐沉下,不由自主地看向她倔强却绝美如常的小脸,还有那激烈起伏的丰满浑圆,整个人于是仿佛中了邪似的,脑海无法克制地闪现出前天晚上的煽情画面,结果便是,他两臂一收,把她软软的身子整个禁锢在自己宽大的怀中。

    凌语芊身子霎时一僵,本能再欲挣扎,但结果,却是静静地任他抱着。

    此举,也给贺煜带来诧异,他还以为她会拒绝,想不到……性感的薄唇自信地扬起,他顺水推舟,大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起来,不过摸着摸着,他脑海猛然闪出李晓彤的身影,让他费大劲力地迅速推开怀中的人。

    出人意表的是,凌语芊竟反过来紧紧搂住他的腰身,整个脸庞贴在他的胸前,他立即感到一股深深的眷恋,来自于她!

    感受着她柔软无骨的小手依恋地圈住自己的腰腹,那妙曼撩人的娇躯一个劲地往自己身上贴来,他的身体无法控制地僵硬了起来,连带那丝坚定的理智也被冲走,呼吸一促,邪魅地低吟出声,“小东西,这次,可是你勾引我!”

    凌语芊也浑身一颤,羞愧涌现,不过,同时还有种意外的欣然,他总算承认之前是他“勾引”自己的,还有,他叫……自己小东西,天佑以前也是这样叫自己。

    心里是那么的激动和兴奋,激动得她差点想哭,于是更加地抱紧他,恨不得把自己融入他的身体内,永远永远地与他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不过,某人可不愿意只单纯地抱着她,伸手托起她尖尖的下巴,深邃迷人的眼眸毫不隐瞒其赤果裸的掳掠,他缓缓地,低下头来……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