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39 我身下的女人,只能我来碰(下)

039 我身下的女人,只能我来碰(下)

    http://

    “凌小姐,你没事吧,凌小姐……”突然间,李晓彤呼唤出声。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凌语芊从悲伤中回神,看到了一双真诚关切的眼眸。

    李晓彤继续注视了她数秒,嫣然笑了,“今天的会场布置很不错,凌小姐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吧?”

    凌语芊则再沉吟片刻,讷讷地答,“是大家的功劳。”

    “爷爷,我和彤彤一起为您准备了生日礼物,我们回屋看,您一定喜欢的。”贺煜也蓦然开口,极具磁性的嗓音透着罕有的温柔。

    贺云清颌首,视线再一次回到凌语芊身上,样子还是很慈祥,“年轻人,好好干,我们先走了。”

    “再见!”李晓彤也跟凌语芊说声告别,依然和颜悦色。

    而那个冷酷无情的人影,只给了凌语芊一个复杂探究的眼神,纳闷爷爷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纳闷,自己来之前,爷爷与她说过什么,而她,又有没有对爷爷说了不该说的话。

    当然,心里疑惑归疑惑,他没有提及,轻轻挽住爷爷的手,正式离去。

    三个象征着无比尊荣的人影渐渐走远,留下凌语芊孤身只影地伫立原地。

    她先是看着贺云清那瘦骨清风的背影,然后,视线锁定在贺云清旁边的那对人影上。

    池振峯说得没错,他们是那么登对,那么相衬,简直就是绝配。

    其实,令自己伤悲的,岂止是他们亲密相随的身影,贺煜的无情,更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插在自己的心窝上。

    这么久都没见过他,今天难得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即便,是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可自己依然能忍心痛,只希望多见他一会。他呢,非但正眼也不瞧自己,还那么急着要离去,难道他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展现给贺云清看,他和李晓彤共同准备了一份多完美的礼物吗!

    怨恨的情怀,开始在凌语芊的心头燃起,布满哀痛的水眸完全聚焦在了贺煜身影上,直到他们进入大屋,她也才怅然若失地收起目光,朝四周环视片刻,突然迈起双脚,朝远方走去。

    她悲怅满怀,漫无目的地走在庄园内,沿途的景色都格外的美丽和迷人,可惜,她毫无感觉。

    头顶的太阳,继续朝着西边天空缓缓爬行,不知过了多久,她来到人工湖边。

    她低垂着头,出神地看着自己倒映在湖中的影子。纤瘦的影子是那么的孤单和无助;而暗然的容颜,是那么的憔悴与悲愁。

    随着湖面上的圈圈涟漪,她再次忆起了曾经与天佑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接着是现在,他记忆里再无自己,他的柔情和爱意一次又一次地展现给了另一个女人。

    来这里之前,曾经无数次暗自安抚,自己一定要坚强,无论见到什么,都别哭,别流泪,可惜,她终究无法克制,悲酸委屈的泪猛如泉涌地冲出她的眼眸,哗哗倘过她冰凉的两颊。

    她仰起脸庞,闭上眼,希望能将泪水收回去,结果却是,晶莹透明的液体,从她眼角,没入她的发丝。

    她过于沉浸悲伤,以致觉察不到有人靠近,直到一双手臂出其不意地袭上她的腰身,她这才乍醒,回头,惊见到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陌生男子的面容。

    她即时目露惶恐,立起反抗,奈何那人把她抱得紧紧的,紧接着,她听到他嘴里发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难怪贺煜那混小子愿意出十万元,你果然值这个价!”

    十万元?贺煜……凌语芊脑海马上闪出支票那件事,想起上次在贺煜办公室里被自己撞到的男人。

    “陪我一晚,我给你20万。”充满调戏的嗓音再次响起,那只可恶的大手准备袭向凌语芊的胸部。

    凌语芊更恐慌,继续奋力挣扎反抗,“放开我,你是谁,快放开我,放开我。”

    挣扎间,两人一起跌倒在草地上,凌语芊丝毫不敢松懈,使出全力对他又踢又打。

    男子边制服她,边秽言秽语,“臭婊子,给本大少安静点,既然你能让阿煜睡,为什么本大少不行?阿煜给你十万,我会给两倍,还有,阿煜虽然现在职位高于我,但怎么说我才是贺家的嫡孙,更有资格继承贺家,你要是乖乖从了本大少,好好服侍本大少,将来说不定还能给你升职……”

    他竟然也是贺家的子孙,他是贺煜的堂哥!

    凌语芊深深震惊,不过,眼前的危机情况不容她多想,羞愤难堪地吼了出来,“你误会了,我没有,我不是那样的,你放过我,立刻走开,不然我告你。”

    “告我?证据呢?别到头来落个勾引不遂污蔑生非的罪名!哼哼。”贺炜冷笑,毫不隐瞒他仗势欺人的邪念,紧接着,一阵衣服破裂的声音划破寂静的草地。

    整排纽扣,就那样从凌语芊制服上滑落,滚到草地里去,衣服大大敞开,她里面没有任何打底衫,粉蓝色的文胸的周边肌肤全都裸露在空气,她看到了贺炜色迷迷的眼睛,听到从他身上发出的猥琐啧啧叹声。

    羞愤加崩溃,顿时化成一股锐不可当的力量,她使劲推开他,然后赶紧爬起来,准备逃跑。

    可惜,她才走出几步,又被贺炜从后面推倒,她整个身子狠狠地撞在地上,又粗又硬的草根刺中她娇嫩的肌肤,她无心暇顾,继续爬起来,再冲出几步后,赫然撞入一个胸膛,一个结实宽阔的胸膛,那极强的熟悉感,令她喜极而泣,哑声喊出,“天佑,救我!”

    来人,是贺煜,他如希腊神般地抵达,俊美的容颜阴沉森冷,鹰眸蓄着浓浓的怒气,他先是把凌语芊推到身后,一把揪住刚从地面爬起来的贺炜,对准贺炜的肚子狠抽几拳。

    突如其来的袭击,迅猛如狼,贺炜整个人往后直退,退出大约两米远总算稳住脚跟,瞪着贺煜,暴跳如雷地吼出,“浑小子你疯了,竟三番五次为个婊子打我,敢情你忘了今天是爷爷的寿宴?”

    “今天要不是爷爷的寿宴,你的下场绝不止这样!”贺煜冷冷的眸,好象淬了毒,恐怖得吓人。

    贺炜下意识地打了一个颤,愤怒的眸子转了转,污蔑出来,“你给我弄清楚,是她勾引我。她叫我给她二十万,给她升职。”

    见这禽兽竟然颠倒是非把罪名冠到自己头上,凌语芊顿时气得发抖,立马辨驳控诉出来,“你胡说,明明是你伤害我,侵犯我。”

    贺煜侧目,看着她两手紧紧拽住两边衣襟,于是脱下昂贵的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视线再往贺炜时,怒火更盛,差点把贺炜给熔掉。

    贺炜又是一阵哆嗦,而后恢复气势,恼羞成怒地道,“不就是一只破鞋吗,我都不介意你穿过,你紧张什么,记住,她只是你睡过的女人……”

    “我睡过的女人,永远也只能我来碰!”贺煜冷冷地打断,俊颜阴霾深沉依旧,咬牙切齿,“我上次警告过你不准动她,你敢当耳边风!今天是爷爷的大寿,我暂且放你一马。以后,你要是再敢碰她半点,休怪我无情!”

    “你别忘了彤彤,她才是你的女人!你在外面养女人,对得起她吗。”贺炜则更加抓狂。

    贺煜不再做声,继续给贺炜一个足以杀人的瞥视,目光回到凌语芊身上时,阴森冷硬的面部线条这才缓下,伸手,拉住她的皓腕,转身准备带她离开。

    出乎意料地,一个熟悉的人影,赫然闯进了他的视线,是……李晓彤!

    她站在前面不远处,清澈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看过来,美丽的脸,布满震撼和难以置信。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