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40 风起云涌

    http://

    贺煜先是一怔,准备松开凌语芊的手。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凌语芊也已发现到李晓彤的存在,正屏息凝神留意和等待着贺煜的反应,见他欲要放开自己,她及时拽住他。

    贺煜剑眉一蹙,视线缓缓往下,只见她白晰娇小的手紧紧拽住自己的,那一根根青葱般的玉指,使劲攀附在自己结实粗糙的手指上,让人心底莫名的生起一丝怜爱。不过,仅仅瞬间,他便迅猛地甩开这奇异的感觉,看回她的脸上,那纯澈透析的水眸间,哀怨重现,精致绝美的小脸很倔强,小嘴深深厥起。

    他忍住想低笑的冲动,他的手,没再动。

    这时,李晓彤走近,先前的震憾表情已经收起,面容恢复了淡定,关切地望着凌语芊,“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没什么吧?”

    凌语芊这才不得不主动放开了贺煜的手,低垂着头,心情复杂地嗫嚅道,“谢谢,我没事。”

    突然,贺炜走了过来,没好气地哼道,“彤彤,别怪我不提醒你,男人还是要看紧点,特别是像阿煜这种极品男,更要牢牢地拴在身边才行,不然到头来遭伤害了还被蒙在鼓里,当今社会,不要脸的贱货多的是。”

    他像只疯狗到处乱吠,将每个人都冷嘲热讽上。

    凌语芊再度义愤填膺,贺煜眸色也再次冷下,李晓彤则微笑地看着贺炜,慢条斯理地道,“多谢堂哥提点,你伤势不要紧吧,要不要先去上药?”

    贺炜想不到李晓彤会是这样的反应,顿时目瞪口呆,仿佛看怪物似的看着李晓彤,在心里忿忿然地嘀咕,难道,这就是当律师的镇定?他不再多说,给李晓彤一记你将来会后悔的瞥视,然后又分别恨恨地瞪了一眼贺煜和凌语芊,拂袖而去。

    李晓彤注意力回到凌语芊那,再问出声,“你呢?要不要紧?需要换衣服吗?不如,我带你去?”

    看着李晓彤一直充满关切友善的样子,凌语芊心情更加翻滚和澎湃。她,当真一点也不怀疑,不气愤的吗?又或者,她是宽宏大量至极?可是,其他的事或许能宽容忍耐,感情方面,任谁都无法接受的吧。自己和“天佑”的故事,暂时没人知晓,在李晓彤看来,自己可能会被误会为破坏她和男朋友感情的“第三者”,她却竟然……还能如此平静地做出安抚和关心!

    “凌小姐,凌小姐……”李晓彤又呼唤。

    凌语芊定神,下意识地看向贺煜,却发现,他正一副不知所思地看着别处,有李晓彤在,他又恢复冷漠了!

    心头盈满难过和委屈,凌语芊目光重返李晓彤那,结结巴巴,“我……我……”

    正好这时,池振峯出现,估计是刚才走了不少路,显得有点气喘吁吁,“总经理,Michelle,原来你们在这里,迎宾时间差不多到了,总经理回去准备一下?”

    话毕后,他才看到凌语芊,即时被凌语芊的情况惊震住,“Yolanda,你……你怎么了?对了,你怎么也在这里?”

    凌语芊咬着唇,一脸怔然。

    池振峯于是看向贺煜。

    贺煜淡漠依旧,倒是李晓彤,若无其事地道,“凌小姐刚才出了点意外,身上衣服损破了,阿煜便借了自己的西装给她,对了振峯,你暂时有其他事忙吗?如果没有,能否带凌小姐去换一下衣服?另外,阿煜要用西装,你方便的话,暂时借你的外套给凌小姐?”

    霎时间,池振峯又是一阵诧异,迫不及待地对凌语芊问了出来,“Yolanda,你出什么意外了?你有没有事?”

    他总是关切呵护的态度,令凌语芊鼻子一酸,边摇头边哽咽道,“没事,我……没事。”

    池振峯开始将西装交回给贺煜,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凌语芊身上,整个过程,很绅士,很君子,没半点刻意窥视之意,即便他很想知道她的情况。然后,他拥住她,温柔地道,“来,我们走。”

    凌语芊先是一顿,眼角余光扫向贺煜,数秒后,终于迈动脚步,低着头,随池振峯前行。

    故她没有看到,贺煜其实并非毫无表情,看着池振峯能光明正大地拥她而去,他心中感到莫名的不悦和郁闷,俊颜不自觉地沉了下来。

    李晓彤静静看着他,美目灵动,探究复杂的光芒在眼底悄然暗涌,一会,轻声道,“煜,把西装给我,我帮你穿上。”

    贺煜收回视线,满面沉思地看着她,想对她解释些东西,可又不清楚自己应该说什么,结果,他只将西装给她,让她替自己穿上,然后与她一起朝会场方向走去。

    一路上,彼此都静默不语,各有所思,回到宴会现场时,贺煜总算做声,低沉的嗓音仍很柔和,“我先去接待宾客,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会。”

    李晓彤嫣然一笑,颌首,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贺煜抿一抿唇,回以淡淡一笑,大手随即搭在她的肩上,附脸与她来个贴脸告别,这才离去。

    李晓彤继续面带微笑,目送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渐渐远走,直到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呼唤。

    “姐姐!”

    是李晓筠,她今天也一身隆重的打扮,非常的淑女,非常的华贵。

    瞧着妹妹眉开眼笑的模样,李晓彤先是沉吟片刻,突然问道,“筠筠,你认识那个凌语芊吗?你觉得她是个怎样的人?”

    李晓筠一听,笑容陡然僵住,毫不客气地骂出来,“当然认识,那个狐狸精嘛!”

    “狐狸精?”

    李晓筠气焰略微收敛,注视着李晓彤,眼波悄悄地晃动,而后,佯装犹豫和踌躇,“姐姐,有些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李晓彤心头猛地一凛,但继续维持着淡定,“嗯,有事不妨直说。”

    李晓筠再装模作样地沉吟数秒,才说出来,“虽然姐姐和煜大哥感情很好,但我还是想提醒姐姐一下,务必看好煜大哥,那个凌语芊,根本就是居心不良,她进来工作目的是想勾引煜大哥!”

    “勾引阿煜?你怎么知道?你见过?有何证据?”李晓彤一连窜地问出,嗓音不自觉得拔高。

    “呃,具体的奸情我还没见过,不过呢,我总是看到她借故接近煜大哥,好几次还故扮可怜,分明是想勾引煜大哥。”李晓筠稍顿,“对了姐姐,你怎么突然问起她,难道你也见到她勾引煜大哥?”

    “呃……”

    李晓筠立即变得焦急起来,气急败坏地道,“姐姐,你一定不能放过她,一定要当面撕烂她的脸,剥掉她的衣服,告诉大家,她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勾引男人!”

    见李晓筠突然破口大骂,李晓彤连忙捂住她的嘴,小声道,“没那回事,我没见到,我……我随口问问而已。对了,这事我们暂时别说,来,我们过去坐坐。”

    话毕,她才松手,牵着李晓筠,走向前面的椅子。

    李晓筠低垂着脸,将眼中那抹诡异复杂的精光掩起,静静任由李晓彤牵住,随着李晓彤的脚步一起往前走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