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42 他和她是那么的般配

042 他和她是那么的般配

    http://

    “阿煜,你怎么回来了?”在一声婉约温柔的嗓音中,刚才那个贵妇再度出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对凌语芊换过衣服后的清新淡雅模样,季淑芬不由愣了愣,但还是不予置评,只瞧一眼便忽略,继续对贺煜道,“宾客都来齐了吗?你不用陪爷爷了?那陪妈出去,妈想见见彤彤,整个下午还没见过这孩子呢。”

    贺煜看看她,又瞧了瞧凌语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季淑芬见状,不得不再留意起凌语芊来,沉吟片刻,意味深长地道,“这是你公司的同事吧,刚才听振峯说她出了意外,她还……披着振峯的外套,今天是爷爷的寿宴,最好别节外生枝,知道吗?”

    贺煜心神一定,安抚的表情回应道,“没什么,一点小意外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来,我陪您出去。”

    说罢,他拥住季淑芬。

    季淑芬依然心生狐疑,但也作罢,又给凌语芊一个复杂的注视,缓行而去。

    目送着贺煜冷漠的背影,凌语芊俏脸渐渐黯下,他那么急着离开,而且没有再看自己,是不想让他母亲看出什么端倪呢,又或者,他迫不及待地想去见李晓彤了?另外,他会记住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吧,到时候会如期赴约的吧?

    接着,凌语芊不禁把视线转到贺煜身边的那抹人影上。不清楚是否自卑心做怪,总觉得贺煜的母亲很轻视自己,刚才对贺煜说的那番话,似乎不仅是担心出意外那么简单,好象还有另一层意思。反之,她对李晓彤很欣赏,很疼爱,从刚才那句话便能听得出来。

    凌语芊正闷闷不乐地纠结着,那一高一矮的人影已慢慢消失,她便也开始迈脚跟上去。

    宴会现场已经变得热闹非凡,人声鼎沸,许多宾客陆续抵达中。

    凌语芊不敢关注过久,直接回到劳务处。同事们见到她,无不惊讶和诧异,有个与凌语芊关系不错的女同事,问出疑惑,“Yolanda,你怎么换衣服了?”

    凌语芊来回看着大家,避免引来没必要的麻烦和风波,于是撒了一个谎,“刚才不小心被勾破了衣角,我只好换掉。”

    大伙听罢,便也信了,注意力重返前方的热闹画面,继续唧唧喳喳地讨论开来。

    “李小姐今天真的好漂亮,短发也能弄得这么好看,天生丽质就是不同。”同事A迫不及待地发出赞叹之语。

    “和总经理站在一起,俨如一对新婚夫妇在迎接来参加他们婚礼的宾客。”同事B附和道。

    “那个中年贵妇应该是总经理的母亲吧,你看她对李小姐多好,李小姐嫁到贺家,肯定不用担心婆媳问题。”

    “那也是人家李小姐值得,换成你们任何一个,看总经理的妈妈还会不会如此满意!”有个男同事突然扫兴地插了一句。

    立即引起众女的气恼和仇视。

    男同事只好又道,“开个玩笑而已,好了好了,你们别气了,继续看你们的俊男美女,继续羡慕妒忌恨去吧!”

    “去,什么羡慕妒忌恨啊,总经理和李小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是真心服气和祝福!”

    “好,得,得,我不说了,我什么也不说了……”

    几个不同的声音,还在彼此嬉戏吵闹着,凌语芊静静地站在边上,痛彻心扉,蔓延她的全身。她满目悲伤,忧伤的眸子,定定锁在前方那几个人影上。

    曾经,自己因为天佑桀骜不羁的性格感到纳闷,原来,他的自信和气场是与生俱来,此刻,他周旋在非富即贵的上流社会里,对应自如,意气风发,更将他王者般的风范发挥得淋漓尽致,一下子便把那些人给比下去。

    而李晓彤,同样是从容淡定,俨如一个优雅高贵的公主,落落大方地跟在王子身边,展现其女主人的地位。

    “Yolanda,Yolanda……”蓦然,一声呼唤把凌语芊惊醒。

    是池振峯,他将凌语芊失魂落魄地盯着贺煜和李晓彤等人的情景看在眼中,心头泛起浅浅的纳闷,但暂且压着,举起带来的食物,体贴地道,“你忙了一天,应该还没吃东西,来,先吃快蛋糕。”

    凌语芊本就火热濡湿的眼眶,顷刻再也忍不住,泪水哗哗直流。

    池振峯见状,不由急切起来,“你……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我没事,我只是……振峯,谢谢你!”凌语芊连忙抹去眼泪,感激中投以他一个无需担心的眼神。

    池振峯若有所思,而后,带她到员工席上。

    不一会,在一片热烈嘹亮的掌声中,宴会正式拉开了序幕。

    其实,贺云清搞这个生日寿宴,除了宴请亲朋戚友,还有政商两界的熟人与生意上的伙伴,不排除想借这个寿宴来联络感情和递进关系。

    在司仪的带动下,贺云清上台讲话,老人家一身正气,谈吐不凡,那股魄力丝毫不减当年。他致辞完后,跟着上台的人,是……贺煜!

    “总经理今年是第一次在贺老先生的寿宴上代表讲话,看来这贺氏集团的继承人已经显而易见。”池振峯突然凑近过来,低声对凌语芊说道,他替贺煜感到高兴,还迫不及待和凌语芊这个在他心中占有一定地位的“朋友”分享这份喜悦。

    凌语芊其实比他更欣喜,不过,以免引起他或周围同事的注意,她没有过于表露,只微扬唇角,更加痴迷地盯着台上的男人。

    尽管这是他的头一次担此大任,可他没有半点怯场,一来,因为他已无数次面临过这种大场面,二来,因为他与生俱来的强势和王者风范。

    他锐利精明的鹰眸缓缓扫视着台下众人,俊美绝伦的容颜沉着淡漠,但丝毫不会给人感觉自以为是或狂妄无礼,反而让人打心里佩服、欣赏和敬畏。极具磁性的嗓音透过优美的麦克风徐徐传到众人耳畔,波澜不惊,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质,在一**激烈真诚的鼓掌声中圆满结束他的豪言壮语。

    之后,晚餐开始。中间两大桌,是贺云清和他的子孙们,六个儿女,八个孙子孙女,外加那些媳妇、女婿,孙媳妇等,三代同堂,何其热闹,何其幸福。

    其他亲戚朋友和生意伙伴也占了十几桌,至于负责布置宴会现场的职工们,位置尽管在最边上,但桌上的酒菜一样的丰富和美味。

    因此,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甚至狼吞虎咽。凌语芊反而只细细浅尝,有池振峯陪着,她不至于痛苦煎熬。

    晚餐结束后,是一个鸣谢送礼活动,由今天的寿星公将祝福和快乐分享与众人,也正好把今天的寿宴推向了**。

    最后,月上枝头,宾客开始散去。

    池振峯有事去忙,凌语芊和众同事在收拾现场,她边忙碌,边不时地寻求某个正与无数宾客道别的高大身影,以致整个过程心不在焉,神思恍惚。到了差不多10点钟的时候,总算把会场收拾干净。

    在庄园大门口,同事们上了公司的车子,凌语芊这样找借口来留下,“总经理说还有点事交代,你们先走吧,我等下再打车走。”

    众人也没多加怀疑,只叮嘱她路上小心,哄然离去。

    周围恢复了宁静,凌语芊下意识地朝庄园内看,可惜目光所到之处,皆一片安宁静谧,不想引来门卫的注意,她只好先越过马路,到对面的亭子里。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