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43 刻意牵绊

    http://

    大庄园内的第二栋别墅,一楼大厅里,灯火辉明,亮如白昼,一阵难受痛苦的呕吐声响彻整个宁静的空间。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贺一航、季淑芬和贺煜,一家三口围着沙发上那个白色的人影。

    “彤彤,你好点了没,伯母看到你这样,着实心疼呀。”季淑芬首先发话,焦急的语气充满关切和担忧。

    “平时你极少沾酒,今晚怎喝得这么醉,要是再不行,把许医生叫来吧。”贺一航忧心忡忡中透着一股困惑。

    贺煜则静默不语,轻轻抚顺着李晓彤的脊背。

    正好这时,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影从外面走进,大约二十来岁左右,一身白衫衣黑西裤打扮,相貌与贺煜有几分相似,正是贺煜的亲生弟弟贺烨。他不似贺煜的沉稳和内敛,而是给人一种年少轻狂的逍遥,看清楚屋里的情况后,他调侃出来,“今晚大哥当代表上台讲话,大哥的当家地位显而易见,彤彤姐这么久以来的努力算是没白费,一时高兴难免会喝几杯来预先庆祝喽。”

    “你说什么,就会胡言乱语!”季淑芬马上啐了他一口。

    贺烨对母亲做了一个鬼脸,目光落到李晓彤身上,“彤彤姐,你来说我猜的对不对?”

    经过一轮呕吐的李晓彤,面色显得有点苍白,瞧着贺烨真切的眼神,她脑海不由闪过一个画面,下午时,自己在这栋屋子的大门外,悄悄看到洗手间门口的情景。

    “好了,你别瞎搅合了,快上楼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季淑芬又道。

    “什么搅合,我也是在关心彤彤姐呢。”贺烨马上抱怨,看向贺煜,“大哥,你来评评理,我这样是瞎搅合吗,是瞎搅合吗?”

    贺煜不禁为弟弟故意摆出来的可怜模样忍俊不禁,岔开话题,“同事都走了?”

    “走了,饭也吃了,巴结也巴结过了,难道还真的要留下服侍爷爷和三叔就寝吗?”贺烨表情瞬息万变,这会又藐了藐嘴。

    以至再度遭到母亲的责备和批评,“去,又在胡扯什么!别人的事你少管,有时间不如好好反省一下,听三叔说你前天去调查那个组织部的何委员,人家跟你三叔投诉了。”

    贺烨一愣,随即嚷道,“我还没举报他呢,这龟孙子竟然恶人先告状,我明天就弄好证据送到三叔面前。”

    “你……”季淑芬更加杏眼圆瞪。

    “妈,你别再说我了,爷爷不是教过我们吗,身为父母官要多点为百姓办事,务必做到问心无愧,我明知组织部那老头有古怪还不举报的话,那我如何对得住广大市民的纳税?”贺烨表情已经转为严肃和认真,气势逐渐高涨,俨然一个热血青年。

    季淑芬几乎被气得翻白眼,“官场上的事,你这黄毛小子懂多少!你还是给我乖一点,听三叔的指示。时间不早了,快上去休息!”

    贺烨也不再争辩,对一直不做声但一脸认真的父亲道晚安,对贺煜和李晓彤道晚安,最后也不忘逗了一下母亲,终于先行上楼。

    李晓彤突然也跟贺煜提议,“煜,我今晚不想回去了。”

    贺煜一听,怔愣。

    季淑芬则迅速代为接话,“不回去也行,那就在这里过一晚。对了,你身体还有事么?”

    “吐过之后,基本已无大碍,就是觉得有点累,所以不想动。”

    “那行,你早点休息,阿煜,带彤彤到你房间吧,她醉成这样,最好有个人照顾,彤彤今晚就在你房间睡了。”

    “谢谢伯母。伯父,你们也早点休息,给你们添麻烦,彤彤很过意不去。”李晓彤眼中露出歉意。

    贺一航呵笑道,“没事,哪有什么麻烦。”

    “就是,大家都是自己人,客气啥!”季淑芬笑吟吟地附和,一如既往地慈爱。

    李晓彤粲齿一笑,借助贺煜的力量站起虚弱的身子。

    贺煜也跟父母说声晚安,拥住李晓彤朝楼上走,他静静地走着,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名贵手表。

    动作很细微,却落入了李晓彤的眼,她低垂的脸稍变了变色,而后若无其事,什么也不说,直到进入贺煜的房间,在那张柔软干净的大床坐下时,她出其不意地主动扑进贺煜的怀里,两手牢牢圈住他精壮的腰腹。

    贺煜笔直的脊背明显僵了下,随即扶正她的身子,“来,我扶你躺下。”

    李晓彤猛然阻止他,美丽的眸瞳爱意缠绵地看着他,迟疑而大胆地提出一个要求,声若蚊苍,“煜,今晚……我们不如……我想……”

    贺煜又是一怔,邪魅地笑了,“你身体不是不舒服么?累着了怎么办?”

    累着了?他真的是这么想?真的不想累着自己才不行男女之欢?李晓彤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贺煜扶她躺下,“我去拿热毛巾给你抹一下脸。”

    说罢,站起身,走向浴室,再回来时,手中多了一条白色热毛巾,小心轻柔地拭擦着李晓彤的额头、脸庞,然后是手臂。

    李晓彤一直安静地享受着他的呵护,美目一瞬不瞬地仰望着他,那令她深深着迷和砰然心跳的俊颜,沉吟地问道,“煜,你不问我今晚为什么喝醉了吗?”

    贺煜忙碌的手,一顿。

    “阿烨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因为一时高兴和激动才喝酒,我们努力了那么久,心血总算没有白费,你终于再迈出了一步,关键性的一步!”李晓彤自顾地说。

    贺煜还是不吭声,只抿唇微笑,继续替她抹最后两根手指,完毕后,把毛巾放到一边。

    “煜,你上次说找个周末带我去酒店住两天,你定好时间了吗?什么时候可以去?”李晓彤翻身坐起。

    “你想什么时候?”贺煜总算金口一开。

    “不如就这个周末?”

    “这个周末?”贺煜剑眉微微一蹙,“周日我约了一个客户打高尔夫球。”

    “周五呢?其实,我们不一定选在周末,周中有时间也可以。”

    贺煜略微思忖,做出决定,“那周五和周六,我陪你。”

    “好,谢谢你,煜!”李晓彤心头一阵狂喜和激动,继续深情地望着他,一会,又毅然地道出,“煜,不如我们结婚吧!”

    贺煜即时大大地震颤,整个人仿佛被一爆炸性的消息所击,眸中波光暗涌,下意识地别过脸。

    “煜——”

    “你被阿烨猜中,那么急着想当贺太太了?”贺煜视线回到她的脸上时,一切表情已然恢复平静,低笑着,然后又一次按住她的肩膀,让她躺回床上,“时候不早了,睡吧。”

    “那你呢?”

    “我……去洗澡。”贺煜说罢,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走向衣柜,取出睡衣,再一次进入浴室。

    看着缓缓闭上的浴室大门,李晓彤也渐渐收起笑容,听到浴室里已传来水声,她于是拿起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不过,她最终还是没有打开手机,只满腹思忖地握着,一阵子后,放回原处,躺正身子,出神地仰望着天花板。

    ——

    另一厢边,凌语芊不知不觉中已在亭子里等了一个小时。

    夜渐深,气温也随着转凉,身上穿的那件碎花裙已经挡不住寒意,她唯有拿出破损了的制服外套披在身上。

    其实,身体再冷,甚至冷得刺骨,她都能承受,令她痛苦和难受的,是心的冷。

    他没有来!

    她满怀希望和期待地等着他,甚至已经想好等下跟他说什么,等下会怎么做,结果却是,自己没这样的机会。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