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44 深夜邂逅

    http://

    他是忘了呢?还是故意不来的?又或者,今天忙碌一天太累而睡着了?

    虽然他记忆里已经没有自己的存在,自己尚未弄清楚他为什么会把自己忘掉,但自己看得出,现在的他对自己还是有点感觉,否则就不会有上次的“借酒行色”事件。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而今天,他及时赶到湖边,还毫不客气地揍了他的堂兄一顿!

    “我睡过的女人,永远也只能我来碰!”

    多么霸气的一句话,已经深深印刻在自己的脑海。

    当时,自己差点以为他已记起了自己!

    所以,重重迹象说明,他对自己是有感觉的,至少,自己在他心中应该有着一点地位,那么,自己主动约他,他应该来一下的!

    难道……是被李晓彤绊住了?宴会结束后,李晓彤是否已经回家?或依然留在贺家?留下与贺煜过夜?

    想到此,凌语芊纤弱的身子不由得重重一抖,脑海无法克制地勾勒出贺煜和李晓彤相拥而眠甚至欢爱缠绵的画面,俏脸霎时刷白,胸口又是一阵难以言表的剧痛,整个人往后踉跄,硬生生地跌坐在了冰冷的石凳上。

    不,不会的,不会这样的!

    他说过,他的身体永远只会爱自己,只会爱自己!

    她拼命地寻找理据来安抚心中的痛楚,然而眼泪还是不停地划过两边面颊。

    打自三年前家遭巨变,她失去他之后,流过的泪水无以估计,但是,除却流泪,她再也找不到其他办法来抒发出内心的伤悲,每一次都只有眼泪才使得她从那几乎无法呼吸的窒息中挺过去。

    夜,在继续转深,她就那样倚着柱子,边痴望着夜空中的皎月,边悲伤落泪,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起。她潜意识里以为是贺煜打来,顷刻欣喜若狂,可惜,接通电话后,那端传来的是母亲的声音。

    “芊芊,宴会还没散吗?你还要多久才回来?”母亲温柔的嗓音充满关切。

    凌语芊掩住心底的失望,赶忙调整一下心情,尽量不让母亲听出自己在哭,“差不多了,妈,您还没睡?”

    “我听你说过今晚宴会在9点钟结束,收拾好东西,回到家估计也是11点,我就顺便做着手工活等你,现在都12点多了,你还没回来,我担心你有意外。”母亲如实地述说。

    凌语芊听罢,心头一暖,鼻子又是一酸,连忙道,“我们收拾东西的时候,临时出了一个小意外,所以耽误了些时间,不过现在都已经处理好了,妈,我这就回去!”

    她在母亲的叮嘱声中挂断电话,正好,手机没电,自动关了机。她把手机放回手袋里,抹干泪,环视一下寂静无人的四周,随即走出亭子,越过马路,回到贺家大庄园那一边。

    可怜的她,还是抱着侥幸的心偷偷从门口朝里面望,结果和先前一样,一片宁静,毫无人影。

    她终彻底死心,又想到在家担忧等候的母亲,便毅然地转身,沿着马路往前走,到前面路口截的士。

    这条路很长,四周又静悄悄的,配上那呼呼作响的夜风,让她心里不自觉地惊慌,于是走得很快,谁知道,她越是着急,就越出状况,走着走着便歪了一脚,整个人朝前扑倒。

    脚扭到了,带来一阵剧痛!

    她苦着小脸,轻揉着受伤的脚踝,一会,缓缓地站起,试着继续走,可惜只迈出几步,便又马上停下。

    好痛!

    这么长的路,自己根本出不去!

    凌语芊正皱眉苦脸时,一个颀长的人影悄然走近她,温润好闻的嗓音传入她的耳畔。

    “你没事吧?”

    她迅速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非常好看的男性面孔,是……贺煜!不,不对,贺煜从没戴过眼镜的,而且,贺煜的发型也不是这样。他们的声音,也不同。两人的都很好听,不过,贺煜的俨如一坛浑厚醇香的陈酒,醉入人的心灵深处。他的则宛如一股清冽的山泉,沁人心扉。

    “不如我送你回去吧。”男子说着,已经伸手过来。

    凌语芊下意识地躲开,惊恐万状地看着他。

    男子微愣,随即抿唇一笑,“我叫贺熠,任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这次随我爸回来给爷爷祝寿。其实,我每次回来,都会开车到处逛,看看G市又有啥变化,以往我都凌晨两点多才回家的,这次忽然提前回来,我想这是一种缘分。”

    贺熠!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贺云清最小的儿子正是在北京工作,那么,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贺云清最小的儿子的儿子?看他的样子,比贺煜稍为年轻一些,那就是,贺煜的堂弟了?

    “你身上的制服,是我们酒店的,你应该是堂哥公司的职员吧?大家好像很早就走了,你怎么还在这?来,我送你回去,你放心,我没有恶意,打击罪犯也是我的职责之一。”贺熠继续道,笑脸依旧,他没有跟她说,其实在白天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她,就对她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她长得很美,很美,还拥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那种不经意间流露的忧郁,更是莫名地勾起人的怜爱。

    凌语芊则顿觉一阵窘迫,是的,她想到了贺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自己遭到贺炜的恶劣对待,于是对所有人都草木皆兵,其实,只要认真观察,便可看出眼前这个男子与贺炜非同一类人,贺炜给人一种好色轻浮感,眼前这个男子,仪表不凡,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样。

    另一方面,这一带治安虽好,歹徒却是无孔不入,自己扭伤根本走不远,万一真的碰上意外,自己从何逃生。

    种种思虑,加上这张与贺煜长得有八分相似的面孔,在贺熠的又一次盛情中,凌语芊最终还是上了他的车。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你家住哪?”他眼镜后的眸瞳,漾着笑意。

    凌语芊踌躇一下,还是决定不麻烦他,“不如你送我到路口,我在那坐计程车走。”

    他唇角一扬,呵笑出声,“G市的女孩都像你这么婆妈的吗?请你别再客气,让我送你回家吧,这么晚了你未必能截到的士。我送你,你可以尽快回家,我也可以游逛一条不同的路线,双赢。再或者,你就当做我代公司送员工回家。”

    终于,凌语芊作罢,乖乖地报出地址。

    贺熠马上开启导航,车子沿着路线缓缓前行起来。

    他边熟练地转动着方向盘,边不时地瞧向她,稍会,打开话题,慢条斯里地重复问出某个疑惑,“宴会好象是9点结束,你怎这么晚才回家?”

    约有数秒,凌语芊才讷讷地答,“我……掉了东西,一直找到现在。”

    “掉了什么?很重要的吗?那找到了没有?”

    “呃,项链,找到了。”凌语芊不自觉地伸手到脖颈上。

    贺熠顺着她的手,瞧了一下那条挂在她美丽锁骨上的颈链,出其不意地道出,“这条项链,男朋友送的吧?”

    凌语芊俏脸一阵错愕,脑里已经随之闪出一幕远久却仍令她记忆尤深的画面,一会停止回忆后,微微惊讶地看着他,那张与贺煜异常相似的俊脸。

    ------题外话------

    亲们会不会困惑紫为什么把贺熠写得与贺煜长相酷似,嗯嗯,紫这样安排是有特别用意的,至于是怎样一种情况,亲们请继续往下看。本文会融入很多新元素,剧情精彩不断,所以,亲们别错过哦!O(∩_∩)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