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45 决定放弃你!

045 决定放弃你!

    http://

    “我随便猜猜而已,你别介意。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他又笑了,很真诚的笑。

    凌语芊也禁不住粲齿,然后,看到他顷刻呆住,不觉俏脸一热,泛起淡淡的红晕,整个人显得更加窘迫和不自在。

    是他再次把气氛活跃起来,清冽低沉的嗓音抑扬顿挫,巧言妙语,高谈阔论。

    凌语芊除了偶尔附和,大部分时间都木讷不语,内心里却暗潮汹涌。他一直都这么健谈的吗?他长得像极了贺煜,但她无法把他们两人联想到一块,贺煜是个冷漠强势、内敛寡言的人,自从再遇后,自己与贺煜说的话恐怕没超过五十句,即便是公事上,他也惜字如金,至于私事,更寥寥无几。

    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就这样过去,贺熠先下车,为凌语芊打开车门,准备扶她出去。

    看着他伸出来的援助之手,凌语芊只心领,自行扶着车身下车,站直身子后,略微仰脸,望着他,由衷地道谢。

    贺熠心头一股失落,但也没多加纠结,继续关切道,“你确定自己能走回去?确定不用我帮忙?”

    “不用了,我的脚已经没那么痛,谢谢!”凌语芊说罢,看着他,准备等他车子先开走,然而他似乎没有离开的念头,她便道出晚安,转身,一拐一拐地朝小区内走,她一直没有回头,可她知道,背后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充满关心和友善。

    回到家中,已是凌晨1点多,母亲还在低首做着手工活,发觉她的不妥,连忙迎上来,扶住她,“芊芊,你的脚怎么了?”

    凌语芊反搭住母亲的手,“哦,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扭了一下,没什么大碍,妈您别担心。”

    凌母略微放心,待她坐下后,拿来药酒,“那你洗完澡记得搽一下。”

    “嗯!”凌语芊瞧了一下桌面的活儿,目光定定落在母亲的脸上,低声迟疑道,“妈,可不可以陪我说说话?”

    凌母先是一怔,在她身边坐下,轻轻拉起她冰凉的手,“想和我妈谈什么?”

    对着母亲慈爱温柔的脸庞,凌语芊再三犹豫,幽幽地问了出来,“妈,一个人的命,是否自她一出生就有所注定,且永远也无法改变?”

    凌母又是一怔愣,数秒后才作答,语气透出淡淡的哀伤,“妈一直认为,人可以不迷信,但一定要信命运。很多事,真的冥冥中已注定好,任你再努力、再挣扎,都改变不了。人常说,命运握在手中,其实,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改变它!”

    冥冥中已注定好,任你再努力、再挣扎,都改变不了……凌语芊俏脸渐转黯然,心里反复呢喃着这句话。

    凌母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看着她那悲从心起的样子,嗓子变得更低,更惆怅,“芊芊,妈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没有忘怀天佑,但都三年了,他音信全无,可以的话,妈希望你别再坚持了。妈不是你,可能无法体会到你的痛,无法体会到你对天佑的那份爱有多深刻和投入,妈只知道,有些事,命中注定,你们既然有缘无分,何不学着放下,那样,你活得就没那么苦。”

    凌语芊抬头,纯澈的眸瞳中,水雾氤氲。

    凌母更加握紧她的手,在她白皙的手背轻轻地拍。

    一会,凌语芊再问,“妈,你上次说叫我别急着找工作,真的可以这样吗?”

    “你想辞掉现在的工作?”

    凌语芊眼皮一敛,撒谎,“这份工作或许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但也因此,很难胜任,我学历不高,资历又浅,感觉压力很大,总担心做不好。”

    凌母则眸光暗涌,复杂沉思,最后,语气平静地赞同和支持,“嗯,那就重新找份轻松点的工作,慢慢来,反正你还年轻。其实,妈最希望的,并非你在事业上有多辉煌,而是你过得快不快乐。至于经济方面,你不用担心,再苦的日子我们都熬过去了,现在,更不是问题!”

    善解人意、温暖心怀的言语,令凌语芊激动连连,伤痕累累的心似乎也没那么痛,她直接扑进了母亲的怀中,“妈,谢谢你!”

    凌母搂住她,布满皱纹和粗茧的手改为轻拍她的后背,心情澎湃,但一直没有问出心中的困惑。

    一阵子后,凌语芊从母亲怀中出来,苍白的脸绽出一抹笑,“妈,对不起,耽误您了,您去睡吧。”

    凌母也微笑,摇了摇头,与她一同站起身,然后分别进入各自的房间。

    凌语芊没立即去洗澡,而是打开电脑,小小的音箱传出了许茹芸的《独角戏》:

    是谁导演这场戏

    在这孤单角色里

    对白总是自言自语

    对手都是回忆

    看不出什么结局

    自始至终全是你

    让我投入太彻底

    故事如果注定悲剧

    何苦给我美丽

    演出相聚和别离

    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用泪光吸引你

    既然爱你不能言语

    只能微笑哭泣

    让我从此忘了你

    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把往事留给你

    如果一切只是演戏

    要你好好看戏

    心碎只是我自己……

    空灵飘渺的歌声,哀婉缠绵的旋律,凄然绝望的歌词,如泣如诉,勾动了凌语芊内心深处的某根弦,她坐在电脑桌前,泪流满面,颤抖着手取下脖颈上的项链。

    这条项链,做工其实很简单,整个颈链是由两条深蓝色的绳子和一条深蓝色的丝带并合缠绕而成,比较独特的是链坠子,一朵淡雅纯洁的栀子花,白色的花瓣,每片花瓣末端涂上点点深蓝,与白色成了显目的对比和衬托。

    这是他当年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也算是定情信物,他说,钻石代表永恒,可惜他暂时还没有钱,故只能先送这条颈链给自己,等将来他有足够的钱,再换成钻石项链。

    其实,钻石与否无所谓,不管他送的是什么,在自己看来,都象征着永恒的爱。

    很多很多礼物,都是他所赠,都不值多少钱,自己却每一件都如珍宝般地收藏着,因为每一件都凝聚着他对自己的爱,都有着一段美好的回忆,令自己深深缅怀和陶醉。

    如今,事过境迁,梦该醒了,那些回忆,将永远成为过去。

    母亲说的没错,有些事命中注定,三年前,自己无法和他长相厮守;三年后,他已经不再是“天佑”,自己和他,形如陌路人。

    天佑,我爱你,永远地爱你!

    悲伤的泪水湿润了她的脸,也弄湿了她的衣服,她心如刀割般,将一个个刚取出来的礼物放回盒子里去,她知道,这一次的收起,有可能会代表着永远的深埋。

    独角戏,终要散,只有一个人的独角戏,很凄清,很难演,没有心灵相通的对手,靠的只是傻瓜般痴痴守候的回忆,试问又怎能精彩地延续到落幕?

    没有星星的夜里

    泪水陪我到天明

    既然爱你不能言语

    只能默默哭泣

    让我从此忘了你

    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把往事收藏起

    如果一切只是演戏

    让我把它结束

    心碎只是我自己……

    她打开Word文档,依然哆嗦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三个大字:辞职信

    *

    同一个时间,凌晨三点半,一个高大颀长的人影自贺家大庄园的第二栋别墅走出,他俊美绝伦的面庞布满急切和期盼,不顾门卫疑惑的眼神,疾步奔出大铁门,冲过马路,跑到对面的亭子里。

    周围的空无一人,让他自信飞扬的剑眉下意识地蹙起,幽邃墨黑的深眸闪过懊恼和失望之色,他再一次取出手机,拨出那组刚才已打过好几遍的号码,奈何回复他的,均是“你拨的电话已关机”。

    他离开亭子,沿着道路往前奔走,沉重急促的脚步声在着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那双锐利的鹰眸,不时四处瞅望,一直走到了前面的路口。

    路灯下空荡荡的大马路,人影全无,他冷冷的薄唇,勾出一抹自嘲的笑,沉郁的心低落到极点,最终,怅然若失地重返家园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