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46 我不准!!

    http://

    黑夜过去,白天来临。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早上,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微风中夹裹着清新凉爽的气息,让人感觉有些舒适又有些慵懒。

    贺煜,贺熠和贺炜,兄弟三人悠然走在宁静优美的酒店的园林内。

    “对于股价和资产汇报等数据,我看不明白看不透彻,不过,从周边这几栋摩天大楼可知,我们贺家的基业又上了一层楼。大堂哥,二堂哥,你们辛苦了!”贺熠首先打开话题,英俊的脸庞挂着温和儒雅的微笑。

    贺炜马上接话,语气轻狂无比,仿佛这一切都是归功于他,“不,你要看股价和数据资料,这几栋大厦只是表面的东西,真正代表了我们集团赚钱的项目,多着呢。”

    “听说你前阵子破了一桩贪污大案,扯出十几个高官,中国有你这样一个检察官,是百姓的福气!”贺煜则把话题转到贺熠身上,低沉的嗓音轻轻淡淡,透着一丝钦佩和欣赏。

    贺熠听罢,谦逊一笑,“份内事而已,不足挂齿。不像你们整天劳碌奔波,大脑超额运转,掌管和负责几万员工的前途与命运,爷爷说了,贺家未来的辉煌就靠你们几个来延续和发扬光大,可见你们肩上的担子是多重要!”

    这下,贺炜不说话,侧目,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贺煜。

    贺煜面容冷峻依旧,性感冷冽的薄唇轻抿着,似笑非笑。

    接下来,彼此间有了瞬时的沉默。

    一会贺熠突然咦了一声,温润的嗓子高昂少许,“大堂哥,二堂哥,你们先逛,我去去就来。”

    说罢,颀长的身影已经往前走去,快速奔至那抹美丽的倩影前,笑着打出招呼,“嗨!”

    正在发呆中的凌语芊,迅速回神,看到那张俊朗的面孔,她习惯性地怔了怔,随即讷讷地道出,“你好!”

    一开始,她还以为他是贺煜。当然,只是刹那间误认而已,下一秒,她便认出他是贺熠。

    “你的脚怎样了?对了,我拿了一瓶药酒来,你试试,这比外面药房卖的功效大很多。”贺熠边说,边从裤袋里取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她。他不想错过任何能见到她的机会,今天便随时把药酒带在身上。

    凌语芊不接,婉拒出声,“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谢谢你,这药酒暂时不用了。”

    “没事,这是我特意带来给你的,你收好,以后有需要也可以用。”贺熠继续朝她伸手递来。

    凌语芊看着他,终无法拒绝地抬手,接过。

    贺熠欣然地笑了,眼神渐转炙热,毅然提出某个邀请,“你中午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凌语芊美目一瞠,俏脸一片呆然。

    这时,有另一个声音介入,“阿熠,你不会说真的吧?你敢约她吃饭?你问过某人了吗?得到某人的允许了吗?”

    是贺炜,他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充满讥笑的眼,猥琐轻蔑地扫了一下凌语芊。

    凌语芊峨眉一蹙,回他愤恨的眼神,心不由己地看向随他一起走来的另一个人影,那还是一副面无表情、酷位十足的俊美容颜。

    她稍顿了顿,极力压住内心那股难以忘却的悸动,低声朝贺熠说了句“我先回去上班,再见”,随即片刻不留地拖着尚未痊愈、一旦疾步走便会引起一阵疼痛的脚,快速离去。

    贺熠下意识地伸手,大手僵在半空,没喊出声,只呆呆地目送着她一点点地消失。

    “阿熠,你怎么认识她?”贺炜怪里怪气的声音又响起。

    随着凌语芊的背影完全消失,贺熠这才回头,看着贺炜,不答反问道,“大堂哥,你刚才说什么你问过某人有没有得到某人的允许,到底什么意思?”

    贺炜唇角勾出一抹讥笑,迎着贺熠疑惑的眼神,打算说出某件事,却忽觉旁边有道凌厉的目光似利箭般射来,让他内心一颤,刚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只继续疑问,“你还没告诉大堂哥,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贺熠略作沉吟,半隐晦半真实地答,“昨天晚上我游车河回来后,刚好碰到她,她扭伤了脚,我见她穿着公司的制服,便决定送她回家。”

    “你几点钟碰到她的?具体在哪里?”一直沉默的贺煜,冷不丁地问了一句,嗓音很淡,听不出特别的用意。

    贺熠微微一愕,如实往下说,“将近1点钟吧,就在大庄园外的路旁。她掉了项链,一直找到半夜。”

    说着,他稍顿,再次看向贺炜,“大堂哥,你刚才说我有没有经某人允许,你是指她的男朋友吗?你认识她男朋友?想不到,她真的有了男朋友。”

    “她有没有男朋友我不清楚,不过恩客估计不少,阿熠,你不会看上她了吧,念在你我兄弟一场,大堂哥就提醒你一下,这种贪慕虚荣、一双玉臂千人枕的贱人,少惹,免得降低和玷污了你高贵的身份!”

    昨天的事,虽然是他错,虽然凌语芊没追究,他却不想就此作罢,贺煜打他那几拳,如今伤口还隐隐作痛,加上平日里被贺煜风头盖世,他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看准贺煜不会发作,于是趁机报一箭之仇,好发泄心中的憋屈,另外,他明显还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无事生非,无耻地诽谤凌语芊。

    果然,贺煜面色大变,眸光更加冰冷阴鸷,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贺熠已经忍不住为凌语芊争辩出来,皱着眉,语气露出罕见的不悦,“大堂哥,你怎么这样说她,她绝对不是那种人,或许,她是有男朋友,那也证明她是个专情的女子,为了找到那条链子,她花了足足两个小时,只有爱人送的礼物,才那般视如珍宝的!”

    “呵呵,看来你中毒甚深!”贺炜冷冷一笑,挑畔性地看向贺煜,眼中带着一股幸灾乐祸。

    贺煜依然寒着脸,为各种情况。恰好,他的手机突然作响,是李秘书打来。

    他一直没有做声,只是举着手机静静地听,俊颜也一直沉着,结束通话后,对贺熠道,“我有事处理,暂时不陪你了,你自己到处走走,中午我们再一起午餐。”

    “嗯,行,你快去吧,有大堂哥陪着我呢,其实,我一个人也行的。”贺熠脸上重现温和的笑。

    贺煜不再多说,目不斜视,连看都懒得再看贺炜,迈起修长的双脚,阔步往前走了起来。

    其实,刚才那通电话并非真的十万火急,他只是借机离开,高大霸气的身影一抵达办公室,便马上吩咐李秘书,“叫凌语芊来见我。”

    交代完毕,他踏进自己的办公室内,直接来到窗边,拉开窗门。

    他眸色深深,一瞬不瞬地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各种形状,各种高度,可脑海里想的却是刚才的情景,耳边回响的也是刚刚听到的那些话。

    一会,敲门声传来,他回头,走到办公桌后,朝外应了一声,健硕的身躯沉沉地没入宽大的皮椅中。

    在他锐利的鹰眸里,办公室的门缓缓打开,一个纤细娇小的人影,盈盈而进。

    他渐渐地半眯起眼,不吭声,看着她走近,停在自己的面前。

    隔着两米宽的办公桌,他1。8的视力非常清楚地看到她那张祸害的美丽小脸蛋。用祸害形容她,一点也不为过,姓肖的,振峯,贺炜,贺熠,到底还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一想到此,他心头即时窜起一股无名火,沉声质问出来,“你和阿熠说过什么,对他做过什么?”

    同样满腹心潮的凌语芊,被他突然的问话震醒,先是怔了怔,看着他那寒冷凌厉的眼眸,她恍然大悟,先是心头涌上一阵愤怒,镇静下来后,举起手中的信封,冷然地放到桌上,呈到他的眼前。

    辞职信

    看着白纸黑字的三个大字,贺煜全身血液有了瞬息的凝固,稍后脑子恢复运转时,条件反射地闪过贺熠的样子,想也不想便怒声反对,“我不准!我——不—批—准!”

    “由于我还没过试用期,根据公司规定,只需提前一周通知就行,我会尽快把工作交接安排好。”凌语芊自顾地说,眼睛尽管看着他,但那美丽的眸瞳里,神情却是空洞的,毫无焦点的。话毕,转身。

    不过,她才迈出几步,猛觉手臂一麻,一只有力的大手把她给牢牢地抓住。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