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50 最大的痛,莫过于此

050 最大的痛,莫过于此

    http://

    星期五

    今天的天气有点阴沉沉的,到处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下,天空下着蒙蒙细雨,风轻轻地吹,微微有些凉意。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酒店的花园里,四处静悄悄的,偶尔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匆忙路过,但其中一个纤细娇小的人影,却显得悠然得多。

    兴许是舍不得这个美丽的地方吧,自递了辞职信后,凌语芊便又心血来潮地到这闲逛,即便像今天这样的天气,也不例外。

    犹记得,第一天到这儿上班,她满心希望和憧憬,迎着清爽的晨风悠然漫步在这片甚称人间天堂的花园内,突然意外地遭到流氓住客揩油,然后邂逅了一个见义勇为的天使……李晓彤,那个优秀得近乎完美的女人,那个,已经取代她,成了天佑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短短一个月,她从兴奋、激动、幻想,到失落、死寂、绝望,一番苦苦的挣扎过后,毅然递了辞职信,舍弃这份前途无量的工作,放弃查明为啥“天佑”记忆里再也没有自己的原因,还彻底地舍弃了,曾经的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对辞职的事,贺煜一直没给过答复,她也不追问,反正根据公司规定,再过一周,自己可以自动离职。过去一个月,她伤心落泪的次数无以计数,可最近几天,她竟然没有再哭,是泪已干了吗?或是真正死心了?又或者,还有别的原因?她没去探究和细想,毕竟,这样未尝不可。

    美丽的唇角,忽然一扬,绽出一抹凄然的笑,凌语芊停在一个花圃前,出神地凝视着里面的花海,淡粉色的雏菊花,在微风细雨中傲然挺立,摇曳风姿,秀美绝伦,它的花瓣短小而笔直,就像是未成形的菊花,谁能想象这么小小的花朵,蕴藏的竟是那么大的坚强和毅力,令人深深的着迷。

    雨,渐渐地变大,从细细的雨线转成豆大的雨点,不久,是撒泼般地滂沱而下,就那么转眼间,毫无预警。

    凌语芊从沉思中乍醒,下意识把手放到头上,撒腿就跑,快速冲到大厦底层。

    她微微喘着气,随手抹去脸上和发上的雨珠,而后怔怔地看着外面,透过那白茫茫中,目光重新落在雏菊花海上,娇小的它们,依然挺着笔直细弱的茎杆,在大雨中昂首挺立,那么的令人怜惜,却又那么的令人钦佩。

    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身上开始传来了寒意,凌语芊这才迈起沉重疲倦的步伐,回办公室。

    幽雅的房间,静静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气,那是紫罗兰的花香。她偏爱紫罗兰,而它的花语正好又是永恒的美,因此来这上班的第二天,她就买了一盆紫罗兰盆栽,放在办公桌的一角,每当工作累了都会看一看,想起贺煜的样子,想起以前和他的那些美好快乐的时光,随即坚信,她与他的爱也会永恒。

    她很细心很努力地栽培与呵护这个盆栽,而它似乎也懂得主人的心思,很争气地成长,不但开花了,还花朵茂盛,花色鲜艳,散发出怡人柔美的芳香。

    花儿还在茂盛成长,可惜,她和贺煜之间再也找不到永恒,她打算,正式离职那天便顺手把这盆紫罗兰给埋掉,她已为它选好了遗址,酒店花园北面的雏菊花圃边,便是它永久的归宿。

    它长得这么好,一个蓬勃茁壮的生命,曾经给自己带来那么多的希望、动力和恒力,结果,却要遭到被活活给埋葬的命运。正如自己当年的腹中胎儿,自己是那么真切地感觉到他在身体内,还兴奋激昂地幻想他成形后会是什么样子,长得像自己呢,还是像他爹哋。孰料到,这一切都尚未出现,宝宝就在各种无奈中被逼剥离自己的体内,孤独而痛苦地去了另一个世界。

    兴许,这就是命,植物和人一样,都有着本身的命运,只是可叹,为什么这样的命运总落在与自己有关的事和物上,落在自己的至亲身上。

    花如此,宝宝也如此,将来呢,自己还要面临多少痛楚和悲伤?

    淡淡的痛,开始蔓延,凌语芊满眼哀切,把盆栽放回原处,然后走到窗口边,将窗户大大拉开。

    雨还在下,哗哗作响,天空更加暗沉,地面的景物都变得模糊不清。

    她空洞而沉寂的眸子,出神地望着外面,思绪随着那白茫茫的雨线慢慢飘远,很多很多的回忆,像是播电影一般,在她脑海一幕幕地闪过,给她带来高兴、快乐、激动、伤悲、哀痛和绝望。

    她清楚,这些过往将来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沉淀、消失,一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在自己的刻意压抑和忘却之下,必定慢慢变淡、变无,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灵魂会彻底地解放出来,会豁然开朗,会孑然一身。而那些唯美的伤悲和痛苦也不再出现。因此,她打算在这剩下的一周里,放任自己的思想,再一次缅怀和追忆,即便,这会给她带来极大的伤和痛。

    时间,在悲伤痛楚中静静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电话铃声猛然响起。

    铃声发自桌面的座机,相当尖锐,持续不断,即便她再不想接,最后还是不得不回到办公桌边,拿起话筒。

    “凌主管吗,3018号房的布置弄好了,麻烦你过来看看,可以的话,最好现在过来,因为客人要回酒店了,到时要用的。”电话那端,是个男人的声音,语气很急切,隐隐带着沙沙的噪音。

    凌语芊尚未能够从大悲大痛中完全恢复,一时之间没觉察到异样,只记起今天正好有个客人需要装饰房间迎接女友,于是,当男人再做出催促时,她下意识地应了一句,“行,我马上过去。”

    放下话筒,她略微整理一下头发,离开办公室后本打算去保安部领取门匙卡,但又马上想到同事正在那边等着,便直接奔向3018房!

    3018,刚才在电话里,那个同事特别重复过的。

    她神思还是有点儿恍惚,以致没意识到这个房门号的特别,也浑然不知,当她在等电梯的时候,有个人影匿藏在不远处,悄悄看着她,对着她的背影发出得逞恶毒的冷笑,直到她进入电梯。

    身体轻轻倚在电梯内壁上,凌语芊仰起小脸,心不在焉地看着字数一层接一层地跳动,待电梯停下,门重新打开,她继续刚才的步速,直达3018号房门,她本想敲门的,却发现房门虚掩着,她便也不多想,推开进内。

    这是一间总统套房,但又有别于自己平时见到的,这儿看起来更豪华,更气派,更高贵,而且,更温馨,更有家的感觉。

    不过,似乎有不妥!

    这儿不是要为客人特意布置吗?怎么一点迹象都没有?刚才那个同事呢?

    对了,主卧室!兴许,客人要求布置的是主卧室!

    自从递了辞职信后,加上各种痛楚和悲伤,凌语芊这几天工作都心不在焉,有些事情不是很清楚,不是很上心。

    她轻移脚步,一起一落地踩在昂贵柔软的地毯上,不久便找到主卧室,那门,半掩,正好让她看到里面的情景!

    仿佛五雷轰顶似的,她浑身血液即时凝固住。

    巨大的双人床上,两个人影在亲密地缠绵,蓝色床褥中躺着一个白皙娇柔的身子,那是属于女性的柔美。覆在上面的,是一具健美伟岸的男人身躯,裸着上半身,下身只着一件黑色西裤,露出他精壮的、没丝毫赘肉的腰腹,仅仅一个背影,就足以迷倒众生。

    男人正低着头,吻着身下的女人,大手也毫不闲下地在女人身上摸索游走,几乎抚遍女人的全身。

    一声声兴奋渴望的娇吟,在这寂静的空间响起,女人不停地扭动身体,长长的腿主动搭到了男人的腰上,用其娇美,刺激男人的阳刚。

    随即,是闷哼,自男人的口中发出,他迅速脱去西裤、底裤,露出他性感诱人的窄臀。

    这是一副最完美的臀部,代表着这个男人非常雄风和骁勇。

    凌语芊的胸口,顷刻像是被落下狠狠的一锤。

    曾经,她和天佑欢爱过无数次,但基于害羞,她从没完整地看过他裸露时的身体,特别是后面。如今,她总算看清楚了,不是在她和他共赴**的过程中,而是在他与另一个女人欢愉的情况下。

    他肩膀上的齿痕,仍然是那么清晰明显地落入自己的视线。这个齿痕,象征着他和自己的灵肉结合,那一幕,刻骨铭心,历历在目。如今,躺在他身下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芊芊,小宝贝,我爱你,我的身体也永远只爱你!”低沉浑厚的声音,伴着动听的誓言,令人陶醉和幸福,自己记忆犹新,仿佛才是昨天发生过的事。

    然而……

    天佑(贺煜),你狠,够狠,你真狠!你这是在用刀子,血淋淋地埚着我的心。

    浑身的力气像是突然被抽空了似的,凌语芊顿时找不到支撑点,全身瘫软,整个身体直往地面栽去,她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扶旁边的门,却没意识到,这门此时半掩着,还有滑动的空间,结果她这一用力,门朝着墙壁靠去,砰的一声,撞到墙上,而她自己,也跟着趴在了门上。

    突如其来的响声,将床上的人惊醒,首先回头的,是男人,让凌语芊确切地看到,那是怎样一张俊美绝伦、冷峻刚毅的面庞,日夜萦绕她的心头,深深印刻在她灵魂深处。

    灼热的泪,即时夺眶而出。

    自己又流泪了,原来,自己还有泪,自己的泪并没有干,自己,根本放不下他!

    破碎的身体,继续无力地趴在门上,凌语芊侧着脸,瞪大满是热泪的眸瞳,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还看到了已从他身下起来的李晓彤,靓丽妩媚的容颜正露出震惊、诧异、还有其他……不过,她没有一一去探究,空洞而绝望的眼眸,重返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庞上。

    她忍不住的呜咽,小手塞进嘴里,咬得很紧,很用力,咬出了血来,带来了剧痛,然而,再痛,也不及她内心的痛。

    她转身,朝外面奔去。

    她一边亡命地跑,脑海一边闪出刚才见到的一幕幕,漫无边际的痛,铺天盖地地袭来,让她心如刀割,浑身抽搐,支离破碎,灵魂出窍!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我都已经决定辞职离开这里了,为什么还要让我看到这一幕,为什么要我这辈子都被噩梦缠身?为什么?

    上辈子,我是否真的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不然这辈子你要选择这样折磨我,惩罚我?!你可不可以换种方式?苍天,不公平的苍天!

    她发现,前面的路是那么的长,那么的难走,她似乎看不到尽头,她觉得好累,好累,泪水已经完全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眼前突然变得一片黑暗,自己像是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阴寒的,冰冷的,漆黑的!

    后来,高跟鞋掉了,她索性光着脚继续跑,奋力地跑,她只知道,她要离开这儿,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令她崩溃的深渊。

    啊……

    不知何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天地,凌语芊忽然感觉,一股穿心的痛自脚底传来,她下意识地低头去看,可惜视线隔着满眼泪水,根本看不清眼下的影像。

    她咬牙,皱眉,稍略停顿了下,而后继续迈起步来,紧接着,又是一阵难以言表的剧烈,她于是再度停下,接着又再往前,第三次承受那钻心的痛,渐渐地,闻到一股血腥味。

    身体朝前扑去,她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上半身紧紧趴在又冷又硬的大理石面,两腿跨过几层楼梯横挂着,脚底也往上摆着,让人清楚地看到她伤在哪里!

    锋利的玻璃碎片,狠狠地穿过薄薄的丝袜,无情地砸入她白皙细嫩的脚底,一块块细碎的玻璃,几乎插满了整个脚板,引得鲜血直流,血淋淋的,触目惊心的。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