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51 炙热的吻,灵魂交缠(1 )

051 炙热的吻,灵魂交缠(1 )

    http://

    痛!

    脚痛,身体痛,头也痛,全身上下的骨头像是散开来了,一节节尖锐的骨架,狠狠地插在娇嫩的肉上,甚至穿透过肉,没入肌肤。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凌语芊已辨不出是什么引致的痛,已形容不出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她只觉得,自己被包围在一团浓浓的血腥当中,生命,在一点一点地流逝。

    她奄奄一息,不呼救,不挣扎,只静静地趴着,刚才是怎样跌倒的,就以怎样的姿势躺在地上。

    曾经,再艰难再痛苦,她都坚持下去,而如今,她想放弃了,放弃这个年轻的生命,父母赐予的宝贵生命。

    是啊,假如死能让一切痛苦消失的话,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痛,你可以再猛烈些!血,你可以流得再多一些!最好,流干它,尽快地流干为止!

    她眼泪没了,反而笑了,印着泪痕的小脸异常苍白,俨如一朵泣血的杜鹃花,格外脆弱和凄然,酸涩疲惫的眼皮,慢慢地阖上。

    正好这时,一声带着恐惧的呐喊在她背后响起。

    “Yolanda,Yolanda!”

    是池振峯,熟悉的嗓子让她不用看也知是出自谁之口,不过,她没有睁眼,没有反应。

    数秒后,她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轻轻摇晃,继续伴随着急切的呼唤,接下来,自己的身体被小心翼翼地翻转过来,慢慢落入一个宽大健壮的怀抱。

    他抱着她,一步一步地踩在楼梯上,皮鞋声既沉重又轻缓,是一种低缓的沉重,显示了他动作的小心和谨慎。

    走了大约十几秒,上楼变成平走,不久,凌语芊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关门,直下,出电梯,又是走了一段路,然后彻底地停下,一股医学专属的浓烈的消毒药水味道直冲入鼻。

    整个路程,凌语芊都清醒着,都感应到发生的事,只不过,她一直紧闭双眸,眼皮是那么的沉,那么的疲惫,让她不想睁开。

    她听到振峯和医生说话,语气很急,显示了他的担心和惊慌,让她的心,猛地一悸。

    稍会,自己离开了他的怀抱,被放到病床上,一个冰凉的东西贴上自己的胸口,应该是医生在为自己听诊,完毕后,有只手很温柔地托起自己的脚,另一只手,在轻轻翻转着。

    即便他们的动作已经很轻很轻,却仍不可避免地带来一阵痛,不过,这点痛对凌语芊来说,已经不算什么。

    “凌小姐的身体并无大碍,目前最紧要的,是尽快把脚底的玻璃碎片挑出来。”医生在汇报着情况,嗓音平缓中带着沉重,“我会先给她打麻醉,这样能减轻她的痛苦。”

    “行,麻烦你务必减轻她的疼痛。”池振峯还是非常的焦虑。

    接下来,安静了,传入凌语芊耳朵的,是医生轻轻敲打针水瓶的声音,再一会,当她手臂被抬起时,她及时做出阻止。

    医生顿了顿,疑惑道,“凌小姐不想打麻醉?那会很痛的哦,且我担心你到时会因为痛而乱动。”

    “Yolanda,你醒了?你怎么了,快听医生的话,接受麻醉。”池振峯也连忙劝解。

    凌语芊继续推却着,依然一声不吭,依然双眼紧闭。

    结果,医生只好尊重她的意愿,池振峯束手无措,唯有作罢,更加忧心忡忡,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医生先从她的左脚开始,一手握紧她的脚背,另一只手找到一块块玻璃碎片,集中用力,谨慎而利索地往外拔出。

    凌语芊忍受不住,身体即时一个抽搐。

    医生暂停,再作提议,“凌小姐愿意的话,现在还可以打麻醉的。”

    凌语芊静默依旧,咬住唇,医生于是继续。

    蚀骨的痛,持续来袭,凌语芊更加咬紧牙关,细小的贝齿深深陷入她娇嫩的樱唇里,渐渐咬出破口来,殷红的血染红了她洁白的牙。她甚至握手成拳,五根手指紧紧揪在一块,指甲掐进指尖,整个指腹赤红赤红的。

    撕心裂肺的痛,蔓延全身,可她都忍着没叫出来,只是,泪水狂流,从她紧闭的睫毛间溢出,淌淌而下。

    她能忍住痛,却克制不住绝望的泪,因为每一阵痛,都深刻地提醒着她,她是因什么受到这样的苦,是谁令她遭到这种切肤挫骨之痛。

    池振峯看得心如刀割,不禁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小小的它们,牢牢裹在自己宽大的掌中,急切低喊,“Yolanda,叫出来,痛就叫出来,别忍着。”

    是很痛,非常的痛,难以言表的痛,让她不禁想起当年,自己被逼打掉胎儿的那一瞬,于是,她更加泪如潮涌,全身痉挛,然而,她还是没有哀鸣,没有睁开眼眸。

    医护室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给深深震住,他们或困惑,或担心,或怜悯,或钦佩地看着她,这个年纪轻轻,面色苍白如纸却仍绝美无双的女孩,在想她是谁,因什么受伤,又为啥不肯接受麻醉而非要直接承受这种凌迟般的痛,个别的,还差点想冲过来,拿起刚才被搁置桌面的麻醉针强制地给她打上。

    整个医疗室里,气氛变得更寂静、凝重和紧张。

    时间,在一点一点地过,在场每一个人,都陪着凌语芊倍受折磨,不知过了多久,这场炼狱般的煎熬才总算结束。

    伤口已经清洗包扎好,医生还打了破伤风针,凌语芊被安排到休息床上。

    池振峯的手依然握住她的,力度不大不小,百般温柔和呵护,令她忍不住再度落泪。

    他发觉了,手指轻移到她的眼角,动作还是格外轻柔,拭去那一连窜晶莹的泪珠,然后,他温润的嗓音告知整体情况,“你身体其他部位,没什么大碍,脚插入了很多玻璃碎,幸好那些玻璃碎片不长,没入的伤口不是太深,如今都挑出来了,伤口也清理过了,但估计要一个礼拜左右才能下地行走。”

    看来,自己还死不了!自己还得继续徘徊痛苦的边缘,继续痛苦挣扎和煎熬。凌语芊默默地听着,长长的睫毛宛若蝴蝶羽翼般轻轻地抖动了下,一行清泪,缓缓滑出。

    ------题外话------

    小说中的人物性格,都是随着故事的发展而体现出来,根据情节的安排,目前芊芊有可能会柔弱点,她会慢慢成长的,接下来的故事发展会一一展现出她其他的优点,所以亲们请别着急,请往下看,慢慢体会和领略。本文是紫写作以来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多的一部作品,无论构思、架构、内容、情节、人物等都是紫色出品中史无前例的,紫会很努力,很努力地把这个美好的故事写出来,也请大家多多支持紫,给紫鼓励和动力,让紫能诠释得更精彩感人,先此万谢,谢谢大家,群么么么!

    P。S。其实女子柔软有时候也是一种武器哦,正好可以克住男主的刚呀,以柔克刚。(*^__^*)……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