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52 炙热的吻,灵魂交缠(2)

052 炙热的吻,灵魂交缠(2)

    http://

    池振峯不再说话,只伸手轻抚着她的脸,苍白得毫无血色,憔悴得令人心疼,他的思绪,不禁回到方才。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原本,他有事要到30楼一趟,不料会看到她突然从某间套房冲出来,快速直奔进楼梯间。

    他先是一阵纳闷,随即跑到她出来的那个门口,看到3018的房号,整个人更为震慑,他身为贺煜的特助,当然明白这是贺煜专属的套房,他还知道,贺煜这两天会休假,带李晓彤来酒店过二人世界,居住的地方,正是这间总统套房。

    凌语芊为什么会从里面出来?而且,还泪流满面?本来,他打算进去房内看个究竟,但一想起凌语芊刚才那疯狂奔跑的样子,便顾不得那么多,转身也跟进楼梯间里,随着她的脚步往下追。

    他是个大男人,走得极快,谁知结果还是不如她,到底是怎样一种力量,让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子跑得比自己这个七尺之躯还快!

    心中太多太多的疑问,可他都不敢提出来,怕触动她内心的痛。

    “嘀……嘀……”

    蓦然,电话铃声响起。

    池振峯回神,接通电话,聊了大约半分钟才挂机,然后对凌语芊说道,“对不起,我突然有急事得处理,你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呢,还是回办公室?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再送你回家。”

    一会,凌语芊才开口,嗓音相当低哑,“我想在这开间房子,普通的单人房就行,你能帮我安排吗?”

    池振峯一听,微微一怔,想从她眼睛猜测她的想法,无奈她还是闭着眼,故他只能继续满怀迷惑地答允,“行,我帮你安排。”

    他刻不容缓地拨通一组电话,做出吩咐和交代,最后,抱起她,离开医务室,朝酒店的某个房间迈进……

    话说回头,贺煜的专属套房内。

    本是一场翻云覆雨的缠绵,就这么毫无预警地被打断,贺煜高涨的**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整个焉了。

    李晓彤视线已从空荡荡的门口转到他的身上,确切地说,是盯着他的脸,看到了他俊美的面容陡然转沉,幽邃的黑眸一片阴鸷,有股暴风骤雨来临之势。

    她若有所思,忽然主动攀上他的脖颈,主动献上吻。

    可惜,贺煜仿佛被定了格似的,丝毫没反应。

    她内心顿时一恼,不服输的因子让她不想放弃,于是转攻他的胸膛,挑逗他最男性的敏感点,结果却是,再次失败。

    “煜——”她皱眉,羞恼地喊了出声。

    贺煜继续静默一下,轻轻推开了她,捡起裤子穿上,下床,到桌子边,拿出一根烟,点着。

    李晓彤满腹不甘地看着他,那冷峻迷人的面容在白烟缭绕中朦朦胧胧,但在她视线里是格外的深刻和清晰,她对他深深迷恋,故他的样子已深深刻印在她的脑海。

    房内**旖旎的气氛,渐渐消散开来,剩下的,只有郁闷的沉寂。

    眼见贺煜抽完了一根烟,李晓彤便也开始下床,就那样用丝被裹住光裸的身子,直走到他的身边,先是随着他目光朝落地窗外静视片刻,随即缓缓地道出,“早些日子,筠筠跟我说有个叫凌语芊的女人看中你,妄想勾引你,我当时只是一笑置之,凌语芊我见过,直觉告诉我,她不是那种人。直到贺爷爷寿宴那天,我无意中看到她约会你,这才意识到自己向来自信的直觉,这次竟然错了!当然,我并没因此彻底慌乱,你是那么的优秀能干,那么的完美迷人,注定会受到各种倾慕追逐的目光,我阻止不了外面那些女人暗恋甚至勾引你,但我能选择相信你,然而事实证明,我又一次高估了自己!”

    说到最后,李晓彤情绪渐渐愤慨起来,嗓音不再如黄莺般娇柔,而是变得像只愤怒的小鸟。

    贺煜还是半声不吭,脑海浮起了那天夜晚的情景,她喝得酩酊大醉,痛苦异常,她一直缠着自己,说了很多话,直到凌晨三点多。自己得以脱身后,马上跑去颐园对面马路的亭子,可惜那儿已人去亭空。

    终于,他明白过来了,其实,敏锐如他又怎会没猜到她的异样心思,只不过,他一直没深一层地去探究,如今,是不得不!

    他心中没有愧疚,没羞恼,没怜惜,也无自豪,反而,暗黑的眸子闪过一抹嘲弄的神色。

    瞧着他高深莫测、没半点柔情的模样,李晓彤心情在呈直线下坠,简直跌入了谷底。悲伤,沮丧,哀痛,忿恨等,各种各样的情潮顷刻全涌上了心头,自小养成的那股傲气,让她这样说了出来,“煜,我爱你,但我也有我的尊严和骄傲,我爱的男人,我会付出全部的精力,因此,他也必须专心一意地对我,少一分也不行!”

    贺煜缄默依旧,整个神态依然难以看懂,难以琢磨。

    李晓彤怀着满腔悲痛和忿然,留下了最后一段话,“两个礼拜前,院长跟我说过一件事,他这个月即将到欧洲各地参加研讨交流会,为期两个月,他钦点了我同行,他说,这次的欧洲之旅,无论对我的学识、经验、阅历或前途,都将起到极其重要的意义,我迟迟没有给他答复,是因为我舍不得与你分别这么久,如今,我想我知道怎么做了!”

    话毕,她扭头,回到床前,拣起散落于床的衣服一一穿好,而后,哀痛的眸重返他身上,定定注视着他,约有一分钟之久,终于夺门而去。

    关门声巨响,几乎地动山摇,房内的东西或轻或重地遭到波动,落地窗前的高大人影却丝毫没受影响,俨如一座雕像,昂然傲立着。许久,他才回过神来,鹰眸不知所思地左右环视,走去拿起手机,拨通一组电话。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未能接通,请稍后再试。”

    于是,他改为拨到办公室,低沉的嗓音刻意装出来的漫不经心,吩咐道,“李秘书,帮我转接一下凌语芊。”

    电话里,先是传来李秘书愕然的停顿,很快,她恭敬地道,“好,总经理您稍等。”

    结果,只是毫不间断的音乐电话,他根本接不到想听的那个嗓音。

    他挂断电话,脸色变得更沉,表情更高深莫测,一会,穿好衣服,漠然离去,留下房内那些浪漫的布置,空寂而安静……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