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54 炙热的吻,灵魂交缠(4)

054 炙热的吻,灵魂交缠(4)

    http://

    他开始停止狂热的吻,改为细啄她的脸庞,带着淡淡烟草味的舌尖一一掠过她精致绝美的五官,沿着细滑的脖子,在美丽的颈间留下轻浅的红印,薄唇渐渐往下,来到她的胸前,湿热的舌头陶醉地舔吻,间或用牙齿轻咬,煽情拉扯,或轻缓,或恣意,大手也毫不停歇,撩拨另一边,配合着嘴的动作,极具诱惑,极具狂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阵阵的快感,顿时从胸前传向全身,凌语芊禁不住地颤抖,欲推开他,无奈已被**支配的他把她紧紧压住,结果,她娇吟出声,还不自觉地扭动身子,刚好将自己的绵软更加暧昧地送进了他的嘴里。

    不经意的举动,却挑逗性十足,大大加强了他的**,动作不由变得更狂野、更猛烈,他急促地,疯狂且陶醉地品尝着她的美好,以致一时忘了她还有伤在身上,于是乎,当他迫不及待地想用自己与生俱来的男性阳刚去刺激和侵犯她最柔软美丽的地方时,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伤口,他才闻到一声令人心疼的惨叫,下一秒,那双柔若无骨却超乎大力的小手赫然推开了他。

    他先是站稳脚,来不及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也来不及失落惆怅于怀间的软玉温香突然离开,连忙小心翼翼地托起她的脚,急声问,“你怎样,还好吧,要不要叫医生?”

    凌语芊柔情满布的迷离水眸已经转成哀怨忿恨,暗暗在心里自个责备,他根本就不是“天佑”!他是“贺煜”!自己并非在作梦!

    瞧着她突然转变的小脸,贺煜黑眸即时涌上了懊恼,她刚刚才像个妩媚妖冶的小尤物,那玲珑浮凸的身子,情潮绯绯的娇颜,美妙动听的吟叫,无不勾魂夺魄,令人血脉贲张和热血沸腾,如今才一下子工夫,又变得怨气重重,仿佛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对了!自己好像真的是……细微无奈的叹息,霎时自贺煜唇间逸出,他挺拔的身躯重新在她旁边坐下,修长的手指先是温柔地撩着她凌乱的发丝,低沉的嗓音沉吟地问了出来,“真的很喜欢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我?”

    凌语芊脊背倏然一僵,美目瞪得更是俨如两只铜铃,他……他刚才说什么!谁喜欢他呀!自己爱的人是“天佑”,才不是他,才不是“贺煜”!回他一记更加幽怨的瞪视,她转首,不愿再看他。

    贺煜不禁又是一番失笑,看着她那小嘴高高撅起的可爱模样,他真想狠狠吻住她,然后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爱一回!想罢,尚未完全退却的欲火就这样冲了上来,但很快又被他极力压抑着,暂且不再想入非非,正经八百地看着她,看着看着,发觉她身体似乎抖了一下,赶忙道,“冷吗?那快回床上去。”

    话毕,他弯腰,作势要把她抱起。

    凌语芊抗拒,还是没有看他。其实,她不是冷,而是……尿急,晚餐没怎么吃饭,只喝了一汤碗和一杯甜点,然后一直没去过洗手间,所以……糟糕,越来越急了!她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而他,再也不顾她的拒绝,直接将她抱起,离开窗台,回到床上。

    凌语芊躺下之后,连忙拉起被子盖住自己,两脚蜷曲在一起,使劲地忍着,可惜老天爷似乎要和她作对,这次,她连续打了好几个寒颤。

    贺煜可急坏了,以为她伤口出了问题,继续焦躁地询问,得不到她的回应,他索性取出手机,准备打给医生。

    “别打!”凌语芊阻止他,见他幽邃漆黑的冷眸露出疑惑和不解,还有丝丝关切,再加上生理方面愈加的迫切,终放弃挣扎,讷讷地道出实况,“我……我想去洗手间。”

    她声若蚊蝇,他根本听不清楚,不由剑眉一蹙,“嗯?”

    凌语芊咬唇,瞪他,樱唇再启时,低缓的声音略微提高些许,恰好让他能听到,“我……我想去小解。”

    贺煜俊颜立时一愣,那表情,出现在他冷硬刚毅的脸庞上,非常不搭调,他冷冽的薄唇还不自觉地扬起,似笑非笑着,稍后,拿开她身上的被子,重新抱起她,进到洗手间,先是把她放在洗手台上,放下马桶的坐板,最后,伸手到她的腰上。

    “你……你要干吗?!”凌语芊紧拉裙子,咬唇瞪着他,本是想叱喝,奈何那软软绵绵的嗓音却就是显得很温柔。

    贺煜的手,立马停止,对哦,自己想干什么?自己竟然……理所当然地想帮她脱下裙子,再打算抱她到坐板上,然后还打算托起她的脚,让她……小解!

    “你……你出去。”凌语芊接着说。

    贺煜回神,眉头一挑,“你确定自己可以?”

    凌语芊抿了抿唇。

    贺煜于是准备再伸手,“还是让我帮你吧。”

    “不要!”凌语芊又是拒绝,身体又一次抖动。

    贺煜瞧着,犹豫数秒,便把她抱下来,放在马桶前,留下一句“好了叫我”,然后,出去了。

    望着枣红色的房门缓缓关上,凌语芊怔着数秒,这才拉下裙子,不过,她刚准备蹲下,便觉脚底蓦然传来一阵剧痛。

    她眉心即时蹙起,嘴里发出兹兹的痛叫,不过,她并没有朝门外求助,而是咬住牙关,毅然地坐在厕板上,为了减轻疼痛,尽量地踮起脚,由两边大脚趾支撑着,待她小解完毕后,小脸已经痛得皱成了一团。

    她继续忍着钻心的剧痛,把裙子拉起来,而后,又坐回厕板上,两只脚完全抬离地面。

    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伴随着低沉的呼唤,“好了没?我可以进来了吗?”

    凌语芊已经痛得说不出话,边低声哀叫,边看着木门,稍会,门被推开,贺煜那显得更加高大伟岸的身躯映入她的眼帘。

    见她还坐在马桶上,他剑眉微皱起,又瞧她是穿着裙子,黑眸闪过一丝愕然,再看到她脚上的纱布被染红了一大片,俊颜陡然沉下,迅速把她抱起,伴随着责备出声,“看,逞强吧!”

    责备的话,不但有气恼,更多的是心疼,而他,是没有觉察到的。心急如焚地挥动着长腿,直奔床前,一放下她,就刻不容缓地拨通池振峯的电话,“立刻把医生叫过来!”

    他把手机随手一放,事不宜迟地解开她脚上的纱布,感觉她在抗拒,不禁再度责备出来,“都成这样了还任性?”

    那口吻,那神态,仿佛在教训一个不听话却又让他无法放下的小孩。

    凌语芊则震愣住了,脑海顿时涌现出曾经的某个情景,有一次,她不小心擦损了手腕,怕疼不肯清洗伤口,天佑于是板起脸,严声训了她一句“都伤成这样了还任性!”

    他此刻的表情,和当年的一模一样,他如此急燥和生气,是否也基于关心和疼爱?看到自己受苦受痛,心中也心如刀割吗?

    ------题外话------

    今天是母亲节,祝愿天下所有的伟大母亲们都节日快乐,身体健康,一生平安!

    今天两更,现在先更新一章,下午大概3点钟左右还有一更,亲们请知悉。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