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56 意乱情迷(下)

056 意乱情迷(下)

    http://

    酒吧里,灯光昏暗,喧闹嘈杂,摇滚的音乐几乎振耳欲聋,但丝毫没影响到那些纸醉金迷的人们,他们或在五光十色的舞池里激情四射地扭动身体随音乐起舞,或成群结队地围在桌边喝酒猜拳斗弄骰子,另有两位长相出众的男人,正低调地坐在角落那张桌子,静静对饮。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还以为只有我这种孤家寡人才爱泡夜店,想不到二哥你这个有爱情滋润的幸福男人也出没这里,真是令人费解啊。”贺熠若有所地睨视着身边的贺煜,突然饶有兴味地道了出来。

    贺煜俊颜倏忽一怔,鹰眸对上他的,稍会,薄唇略略一扯,反调侃,“公务员不是要求很自律的吗,你常光顾这种地方,不怕惹人闲话?”

    “我是检察官,又不是修道士,一不偷二不抢三不贪污受贿,用的是我的血汗钱来Happy—hour放松一下,谁能奈何我?再说,今晚可是二哥你买单呢。”贺熠振振有词,说着趋近贺煜,不屑地弯起嘴角,“正所谓山高皇帝远,这儿不是京都,那些地方官员见到我在这,说不准还求之不得呢,毕竟难得有个机会给他们巴结奉承。”

    呵呵……

    贺煜轻轻一声嗤笑,紧接着,心头泛起了淡淡的惆怅。其实,他有时候挺羡慕这个自在逍遥的堂弟,贺熠有着比普通公务员出色的才干,同时也敢于比其他公务员挑战极限,飙车兜风,泡吧,甚至乎结识女孩,这些在其他公务员身上几乎不可能出现,眼前这个堂弟却如鱼得水。就连自己,为了将来的宏伟目标,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短短三年时间,自己已被训练成一个麻木的赚钱机器。

    贺煜正看着贺熠沉思时,贺熠也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敏锐的目光捕捉到贺煜眼底的迷惘和懊丧,再结合他今晚的异样举动,不禁关切地探究起来,“男人烦恼,通常原因有二,一是事业,二是女人,但这两点似乎于你都不成立,你在工作上的表现顺风顺水,铁定是我们家族接班人;而李晓彤又优秀完美,几乎天下无双…”

    “你也觉得我应该和她在一起,然后开花结果?”贺煜冷不丁地打断,黑眸紧紧盯着贺熠。

    贺熠霎时愣然,稍后,语气转向迟疑,“你们之间出现问题了?”

    贺煜不答,冷硬的俊脸一片沉思。

    “二哥,你不该是犯了一般富家子的毛病,出去拈花惹草了吧?”贺熠又道,大胆猜测着。

    瞧着半认真半玩笑的堂弟,贺煜眸光闪烁,缄默依旧。

    贺熠心头立马一咯噔,“难道被我猜中了?什么女人那么厉害,竟然能打败李晓彤?你们认识多久了?”

    贺煜继续半声不吭,脑子里已无法克制地浮起一个倩影,一张绝美脱俗的小脸儿,还有她每次看自己时那眷恋又责怨的眸光。

    贺熠则愈发的好奇,但又心知肚明今晚恐怕是无法从眼前这个内敛淡漠的堂兄口中得到答案,于是暂且作罢,转为规劝出来,“二哥,虽然我相信你的能力,可中国自古以来都崇尚锦上添花,在这世上,大概没人比李晓彤更适合当你的妻子,男人嘛,风流难免的,但玩归玩,记住回头,记住,谁才是你携手一生的伴侣。”

    “你认为我应该只玩玩?”贺煜总算做声,俊颜沉着依旧,看不出任何表情。

    贺熠惊呼,“难道你要来真的?那你和李晓彤……”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京?”贺煜又是出其不意地阻断,就这么把话题给转开了。

    而又是片刻后,贺熠才答,“最近没什么大案子,我顺道跟领导多拿一周假期。”

    “原因呢?”

    “呃……”

    “你该不会是为凌语芊?”贺煜说着,整个表情顿时都变了,“那你大可去销假,她不是你能碰的人!”

    “为什么?难道她男朋友真的很厉害?我就是想看看她男朋友是个怎样的人,配不配得上她,如果配不上……”

    “如果配不上,你就打算追她?”贺煜冷笑,再次打断他的话,语气前所未有的凛冽和肃然。

    贺熠不觉哑然,这……这什么跟什么,身为高级检察官,向来都是自己审问别人,如今,自己竟像个罪犯似的,而盘问者,是自己的堂哥!难道……打败李晓彤的女人,是凌语芊?想到这个可能性,贺熠立时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颤动,曾经某些画面随即跃上脑海,震抖的心更是直线下坠,不,不可能,怎么会,怎么会!

    他回神,定睛,看着贺煜,却见贺煜目光幽冷,面若寒霜,嗓音也更加阴沉,“销假,回京!”而后,高大的身躯从椅子上站起,扬长而去。

    销假,回京!

    不就是比自己大两岁的堂哥吗?凭什么对自己发出这样的命令,那口吻,那眼神,比自己的顶头上司还严厉和霸气!

    一向淡然温雅的贺熠,已经再也无法冷静,目送那抹伟岸笔直的身影渐渐远去,他心中像是波涛汹涌,比那摇滚的音乐还振荡猛烈,久久都无法安静下来……

    步出酒吧的贺煜,健步如飞,驾车驰骋回酒店,回到刚才那间商务小套房。

    她睡着了,睡得很沉,很安静,眉心却是紧皱着,他想伸手抚平它们,可又担心像傍晚那样把她惊醒,因此,他只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在床前坐下,静静注视着她,忆起与她碰面的情景,从初次面试,到她被城管追,在咖啡室对坐,她头一天上班……还有今天她突然打断自己的“好事”!

    原来,脑里向来只记公事的自己,对与她相遇相处的每一幕,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个女人,已经彻彻底底地闯进了自己的世界,搅乱了自己的生活和思绪,还极有可能,会打乱自己将来的一些计划!

    他知道,自己应该立刻断了这个念头,自己的思想,不该被任何人左右,即便彤彤,也曾经不可以的!然而,他心中仿佛有条线在牵引,他好奇这小东西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在乎,纳闷她到底是谁,她对自己是一见钟情呢,又或者另有隐情,那具体是怎么回事?

    在别的女人身上,他常看到倾慕、迷恋甚至饥渴,虽然这小东西似乎表现更为强烈,却又是与众不同的,那种深深的眷恋,让人自豪欣喜的同时,还感到迷惑,甚至乎不踏实。

    求知欲,一向与贺煜同行,在他的记忆里,从不允许自己被疑问给困住,他爱上那种抽丝剥茧的刺激感觉,所以,这次也不例外,看来,他得好好地、深入地了解她!

    安静的夜,在他的沉思中一点一点地转深了,他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指针已经指向凌晨三点多,他这才回过神来,悄然地离去,神不知鬼不觉!

    对于一觉睡到天亮的凌语芊,更是压根不知晓有个男人守在自己的床前,看着自己大半夜,这个男人,是她爱入骨髓、念念不忘的他。

    医生一早就来为她换药,住房部同事服侍她梳洗和吃早餐,待他们都离开后,她又一次坐在窗台上凝思,不久门铃再度响起,忽然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李,晓,彤。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