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58 “告状”

    http://

    “筠筠——”李晓彤发出惊呼,赶忙拉住刚冲进来的人。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来人,是李晓筠!她满面怒容,死死瞪着凌语芊,就好像,被夺走男朋友的人,是她自己!

    正处在神思恍惚心不在焉中的凌语芊,突然被这么一攻击,根本就只有挨打的份,直到两边面颊都传来了火辣辣的刺痛,她才清楚怎么回事,然后,发现自己眼冒金花,身体摇摇欲坠,她来不及去抚摸自己受伤的面颊,先是赶忙伸出两只手,分别撑在两侧的窗台石面上,使劲的,用力的,总算稳住不让自己往后倒去。

    李晓筠继续谩骂,凌语芊听到了生平最不堪入耳的秽言秽语,她们姐妹俩,都长了一张犀利的嘴,只不过,说话的内容不同,方式不同,但目的,都是对她的批判,对她的愤怒。凭什么,她们凭什么?不就因为出生在有钱人家,不就因为能各种帮助到贺煜吗?自己呢?当年自己也曾家境富裕,天佑那会还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但丝毫没影响自己对他的爱,深深的爱。

    谩骂侮辱的声音,渐渐地远去,李晓筠被李晓彤带出去了,凌语芊则流出了悲酸伤痛的眼泪,咸咸的泪水,划过她的面颊,带来了更大的痛,不过,她都毫无知觉,泪水继续狂流,一窜窜的,哗啦啦的,连绵不断地洗涮着她整个脸庞……

    至于出了房间的李晓彤姐妹,依然在拉拉扯扯着,李晓筠边挣脱着被拉住的手,边怒气不减地嚷着,“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干嘛把我拉出来,我在帮你打狐狸精呢!”

    “你那样会构成伤人罪,会被起诉,你要坐牢的。”李晓彤皱眉回答着,继续握紧妹妹的手。其实,她私心里也希望凌语芊得到教训,但不是这样的方式。

    “我才不怕,再说,她起诉更好,我们顺便把事情都抖出来,将她如何勾引煜大哥的丑闻流传出去,看她以后还怎么见人。”李晓筠情绪顿时更激烈,直接就想往回走。

    李晓彤不禁更用力地把她拽住,好不容易阻止了她,碰巧,电话响起,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便立即示意李晓筠别动别吵,然后接通电话,面色柔缓下来,嗓音也如常的平静,“伯母。”

    “彤彤,在做什么呢?伯母在中华大广场这边的蜜蜜餐厅,想和你喝喝茶聊聊天,不知你有空没?”电话那端,声音和蔼可亲。

    李晓彤一怔,随即道,“行,那伯母稍等我十分钟,我就来。”

    挂断电话,李晓彤目光重返李晓筠身上,毫不隐瞒地道,“阿煜的妈妈约了我喝茶,这事,暂且先这样,你别再进去了知道吗。”

    李晓筠眼底一抹精光飞逝而过,佯装单纯地提议,“姐姐,不如我跟你去吧,我们把情况告诉煜大哥的妈妈,有她出马,那狐狸精死定了。”

    李晓彤想也不想便否决,“不用,你还是回去工作吧,这事,我自有安排,记住我的话,先别再去找凌语芊,嗯?”

    “哦!那你自己记得说哦。”李晓筠还是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

    李晓彤不应,带着叮嘱意味给李晓筠留下深深一瞥,直奔向季淑芬约定的地方。

    “彤彤,很快哦,刚从酒店出来的吧?”季淑芬一如既往的雍容华贵的打扮,亲热地招呼李晓彤坐在她的身边。

    “嗯!”李晓彤柔声应答,更是笑容满面。

    季淑芬握住她的手,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开门见山地道,“这两天你和阿煜本约好来酒店度假,可昨夜凌晨四点钟的时候,我看到阿煜从外面回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没说,见他很累的样子,便也作罢,所以,今天准备约你出来,问问怎么回事。”

    李晓彤身体已经僵住,其实,昨天一时意气离开酒店,她心中仍期盼贺煜回头找她,哄她,可惜一天一夜过去了,都等不到。他凌晨四点钟才回家,难道是一直跟凌语芊在一起?想罢,委屈和悲愤顿时又冲上心头,在季淑芬好奇和关切的注视,便大体说出情况,当然,她没提及昨天好事被撞破,只说,贺煜迷上别的女人。

    季淑芬听后,震惊,目瞪口呆。儿子和彤彤都是有主见的人,她原以为两人意见不合而小闹小吵一下,料不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她不禁握紧李晓彤的手,急切地问,“彤彤,你确定?阿煜在外面真的有女人?那个女人是谁?告诉伯母,伯母帮你做主。”

    李晓彤不语,只是眉头深锁,神色忧伤。季淑芬于是松开她的手,拨通贺煜的电话,干脆短促地交代了一句,挂断后,再度拉住李晓彤的手,安抚出声,“我把阿煜叫下来了,你放心,等下我会好好教训他,至于那个女人,也将不存在!”

    李晓彤抿唇,回以感激的眼神,她向来习惯自行处理问题,极少接受帮忙,何况是这种事,只不过,她一想起绝色迷人的凌语芊,想起贺煜昨晚凌晨四点才回家,便无法再坚持了,决定就让季淑芬介入,等下看看贺煜给出怎样的解释和反应。

    不久,贺煜来了,当他看到李晓彤,不由微微错愕,但瞬间又恢复镇定,坐在她们的对面,若无其事地对母亲问道,“妈,您怎么过来了?”

    “妈不过来,还不知道你做了错事呢!”季淑芬是个急性子的人,同样是不拐弯抹角,既气恼又无奈地看着贺煜。

    贺煜俊颜又是一怔,下意识地看向李晓彤。

    李晓彤别过脸,不看他。

    季淑芬则继续气急败坏地嚷道,“阿煜,那个女人是谁,赶紧和她分开,不然妈跟你急!”

    “妈,就这事是吧,那我先回公司了,还有点要事待处理。”贺煜总算再吱声,冷峻的面容淡定依然,醇厚低沉的嗓音也毫无波澜,似乎,母亲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儿。

    “什么要事处理,不行,你不能找借口溜掉,你给妈说清楚,那个女人到底谁,你为什么要做对不起彤彤的事!”季淑芬嗓子越来越大,准备继续炮轰下去,却忽然被李晓彤给劝止,顺着李晓彤的暗示,她这才发觉周围有些人把目光纷纷投往这儿,便唯有暂且作罢,决定今晚回家再谈。

    “妈,我先走了。”贺煜趁机再道。

    季淑芬自是不肯,“不行,你才来,至少陪妈吃完午饭再走!”

    贺煜犹豫,魁伟的身躯仍挺直地伫立着。

    突然,李晓彤站起身,歉意地道,“伯母,我想起还有事,得先走了。对不起,下次我再另找时间陪你吃饭。”

    季淑芬愕然不已,来回看着贺煜和李晓彤,最后,目光停在贺煜身上,语气无比坚决,“那你送彤彤回去。这次,别再找借口了。”

    贺煜再沉吟了下,颌首答应了,然后朝李晓彤深意一瞥,转身,径自往外走。

    李晓彤本愣着,经季淑妃催促,终也抬步跟上,惘然的眼眸一直复杂地盯着前面那抹高大冷漠的身影。

    两人一前一后,默不作声,直到上了车,车子缓缓前行起来,李晓彤再也按耐不住,赌气道,“我去欧洲的护照已在办,下周三之内会弄好,我打算先去苏格兰游玩几天,下周四的飞机。”

    贺煜剑眉倏然蹙起,曾经,两人说好准备去一趟苏格兰旅游,然后还去法国南部,想不到,她是这样的情况之下独自地去了。

    “我从不知道你会这么意气用事,像个小孩子一样!”他不禁冷冷地道了一句。

    李晓彤稍怔,随即反讥,“我也一直认为你不像其他富家子那么肤浅风流!”见贺煜不再回话,她更拔高了嗓音,“难道我天生就要处处为人着想,丝毫不能发火?要是对象换成凌语芊,你大概不会这样说了吧,你一定会觉得很可爱,很惹人怜,然后想方设法哄她吧。”

    贺煜眉头皱得更甚,眸色也更沉。

    李晓彤忿恨不甘的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那线条刚毅冷硬却俊美得无人能比的侧面,稍会,气焰渐渐缓下,毅然供出某件事来,“今天我去见过凌语芊,对她说过很多话,筠筠还赏了她几巴掌……”

    “吱——”

    毫无预警的迅猛刹车,即时让李晓彤停止了说话,尽管身上系着安全带,可她还是无法控制地往前扑去,差点,头就撞在了车头上。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