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59 我早就已经堕入了痛苦的深渊

059 我早就已经堕入了痛苦的深渊

    http://

    她连忙坐直身子,语气愈发忿然起来,“怎么,心疼了?生气了?那是她应得的!她敢当第三者,就该做好被打被骂的心理准备!”

    本来,她不赞同妹妹打人,然而,对着如此冷漠的贺煜,她理智已经无法克制地消失,冷静也荡然无存。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车子,开始重新行使,速度,快了许多,把两旁的景物远远地甩到后面去。

    李晓彤继续恼羞成怒地痛诉,继续目不转睛地瞪着身边的男人,暗暗希望他能给点反应,给出回复,希望他叫她停止,说他以后不会再与凌语芊有任何关系。然而,结果除了令人失望和愤怒,还是失望和愤怒。曾经,很多人说他无情,说他冷酷,但她一直不认同,因为他给她的,总是温馨和甜蜜。如今,她总算体会到了,他的温馨和甜蜜已转移给另一个女人,一个除了外表便什么也比不上自己的女人!

    “停车!给我停车!我要下车!”她猛地尖起嗓子,大吼出声。

    贺煜却仿佛聋了似的,稳稳操控着车子继续驰骋向前,速度,是越来越快。再过十分钟,车子进入李家的别墅,终于停下。

    李晓彤反而不立马下车,绝强的视线牢牢锁在那张毫无表情的俊颜上,感受着小小车厢内的沉寂,感受着他浑身散发的冷绝和无情,最后,感觉到他按下了开车门的按制时,她彻底绝望和悲愤,一把推开车门,毅然走了出去。

    背后重新响起引擎声,车子绝尘而去,两行清泪,自她滚烫炙热的眼眶无声地滑出……

    驾车离开李家的贺煜,把车速调到最大,一路狂飙赶回酒店,准备直奔十二楼,奈何,忽然到来的一通电话令他不得不调转方向,朝顶楼冲去。

    十二楼。

    宁谧清雅的客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忧伤的痛。

    李晓彤姐妹离开已有一个多小时,凌语芊俨如一座雕像,就这样动也不动地呆坐在窗台上。脸上的痛,依然刺辣刺辣的,她没知觉,没理会,只反复地回忆刚才的情景,纯澈痛楚的眸间,一直凝着两滴晶莹剔透的泪。

    房门突然又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是池振峯,高大的身影停在窗台前,俯视凌语芊,看到她苍白的娇颜上那清晰可见的五指印痕,心神不由一凛,关切问出,“Yolanda,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怎么了?”

    凌语芊回神,略略抬眸,望着他,不语。

    池振峯也一瞬不瞬的,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先是震了一震,随即娓娓道出,“当凭总经理的外表和气质,总会引来无数女**慕的目光。那些知晓他显赫家世和超群才干的女人,更是深深为他倾倒,陷得无法自拔。但,即便她们再疯狂,都只是痴心妄想,因为,没人可以取代Michelle。兴许Michelle不是最迷人的女子,却是最衬总经理的伴侣。我不敢说没有Michelle就没有现在的总经理,但我可以肯定地说,总经理在短短三年间能拥有如此地位和成绩,Michelle功不可没!”

    凌语芊娇弱的身子,逐渐僵硬,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已看出了什么?已知道什么?他,把自己当成那些倾慕暗恋贺煜的一员?

    “或许,你喜欢总经理无可厚非,可站在朋友的立场,我想奉劝你,别浪费青春!只有贺煜,才配李晓彤,也只有李晓彤,才配得上贺煜,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任何人都拆散不了,包括你,也没资格,没机会,根本不可能!”池振峯继续说得语重心长,字里行间却针针见血,他清楚自己这样很残忍,会给她带来极大的痛,然而,长痛不如短痛,他宁愿现在看到她哭她恨,也不希望她将来泥足深陷而回不了头。

    凌语芊则浑身禁不住地哆嗦和打颤,巨大的痛,顷刻如洪水猛兽般席卷而来。对着池振峯坚定的眼神,她恨不得告诉他,贺煜是自己的,曾经,贺煜爱自己入骨髓,宠自己上天,眼中心里只有自己,贺煜还说过,这辈子只爱自己,只宠自己,等将来有钱了,会正式娶自己为妻,让自己成为天底下最幸福最快乐的女人……

    凝在眼中将近两个小时的泪水,终无法控制地滚出了眸眶,紧接着,是新的泪水,无数的泪水,连绵不绝,挥如雨下。如今,天佑(贺煜)终于有钱了,有很多很多钱,财富多不可计,然而,那些诺言没有实现,在他心中,已另有了妻子的人选……

    看着那梨花带雨的容颜,池振峯眼神骤然黯下,弯腰,伸手,修长的指尖轻轻抚上了她的脸,拭去那一窜窜的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责备你,我只是不想你受伤,一直以来,女人对我来说都是调节紧张生活的附属物,直到你的出现,让我心中萌生一种别样的感觉,让我懂得,什么是珍惜,什么是呵护,什么是疼爱。总经理真的不是你能爱的人,你爱上他,结果只会堕入深渊,粉身碎骨,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是我无法承受的,故我想趁你现在尚未陷得太深,把你拉离这个深渊。”

    尚未显得太深……真的尚未陷得太深吗?振峯,你又可知道,早在三年前我就已经堕入了深渊,这几年来,我一直都在深不见底黑不可测的漩涡里挣扎、坚持、努力,即便是……这一刻!我也希望能爬出去,希望能重见天日,但我,做不到!这辈子,我注定只能在这个深渊漩涡里挣扎和折磨,最后,痛苦地死去,彻底地迎来我的解脱。

    悲伤的泪,是越来越多,多得他来不及抹掉,他心如刀割,像是一样东西在捣动着他的心房,一阵一阵的,揪得很紧,很疼,他高大的身子坐了下来,伸开双臂,深深地把她抱在怀中,细长弯翘的桃花眼变得更沉、更黯了。

    时间,在萦绕的伤痛中消逝,不知过了多久,门铃声响,住房部的同事为凌语芊送午餐来了。

    池振峯怅然若失地放开了怀中的人儿。

    凌语芊满面泪痕,绝色的小脸越发苍白和憔悴,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是越发的晶亮和透彻。

    在同事略微好奇的目光下,她默默吃着饭,吃完后,同事离去,房内又只剩下她和池振峯。她视线重返他的身上,总算做声,“你也去吃饭吧。”

    低柔的嗓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带着悲恸大哭后的伤感。

    怜惜之情瞬间又在池振峯心中油然而生,黯淡依旧的眸瞳,定定注视着她,而后,哑声道,“我抱你回床上吧,下午好好睡一觉。”

    凌语芊不拒绝,静静任由他将自己抱起,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还体贴地为自己盖上了被子。

    “我先走了,迟点再来看你,你记得照顾好自己。”他俯首,在她光洁的额头印下一吻,这是他头一遭吻她,带着同情、心疼、怜爱……和牵挂。

    凌语芊仍缄默不语,水眸晶亮晶亮的,看着他站直身子,看着他转首,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去。

    孤独和寂寥,再度朝她包围过来,还有那丝毫未有减退过的痛楚。她没有再哭,只是闭上眼,拉高被子紧紧裹住自己身体每一处,继续深深投入在绝望的悲痛当中……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