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60 男人的劣根性(二更)

060 男人的劣根性(二更)

    http://

    【温馨提示:今天两更,早上已经更了一章059,还没看的亲们请先去看059,然后再接着看本章060,谢谢支持O(n_n)O~】

    昼夜交替,光阴似箭,不知不觉中已到星期四。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上午十点,G市国际机场的某一处,上演着一幕依依不舍的离别。

    “彤彤,去到那边务必保重身体,记得多给伯母打电话。”季淑芬拉着李晓彤的手,反复叮嘱着。

    “伯母您放心,我会的,你也多加保重,我一有空就给您电话。”李晓彤也满面怅然和不舍,不由自主地扫向一直静默于旁的男人,可惜,她看到的还是他淡漠无言的样子,他在想什么?公司的事?或者,凌语芊?不管他在想什么,她只知道,他此刻想的一定不是她。

    留意到李晓彤的落寞,季淑芬不禁凑脸过去,低声安抚,“乖,别难过,给他一点时间,他一直没承认那事,说明他心中还是有你的。”

    确实,不管自己怎么发脾气,怎么质问,他都没有正面提及那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难道情况真如季淑芬所说?又或者,他根本不把自己当一回事,他是不屑回应自己?李晓彤想罢,俏脸仍旧难掩黯然。

    季淑芬于是叫了一下贺煜,“不是有话要对彤彤说吗,彤彤就要入匣了。”

    贺煜定睛,神色复杂地注视着李晓彤,低沉的嗓音淡而短促地说出一句,“一路平安,有事,给我电话。”

    季淑芬看着,简直抓狂,若不是碍于李晓彤在,担心更触痛李晓彤的内心,她真想拧住儿子的耳朵,狠狠地教训一顿。因而,结果她只能赔着笑,附和着,“不错,彤彤你也多给阿煜打电话,明白吗?”

    接到季淑芬用眼神传送过来的暗示,李晓彤胸口不由得漫过了一股深深的揪痛,她多希望,自己能收回曾经说过的一切,她想跟他们说,她不去苏格兰,甚至不去欧洲了,她不要跟贺煜分开!

    但是,骨子里的傲气,她的自尊,皆让她无法这样说出来。结果,她压住内心的痛,和季淑芬做着最后的道别,目光转到贺煜身上时,足足半分钟之久,将他刚毅俊美的面庞深深印刻在脑海,当转过身准备走向匣口时,再度默默地流出了酸涩忿然的眼泪。

    高挑自信的身影,渐渐远去,穿过匣口后,再一次回首,对他们挥手告别,然后,彻底隐没在灰白色的屏风内。

    季淑芬终于责备了出来,“阿煜,刚才妈明明给你机会,你应该及时挽救,其实只要你说一句叫她别去,她肯定就不会去的,结果你竟然……你真是气死妈妈了!”

    相较于季淑芬的气急败坏,贺煜平静得多,温柔地拥住她,“我送你回家。”

    季淑芬更是气恼,但又碍于大庭广众之下,便只能跟着他走,直到上了车,她才继续,这次改为苦口婆心地规劝,“煜啊,虽然你已经成人,妈无权干涉你的感情事,可妈还是想说,男人逢场作戏可以,外面那些野花玩玩就得了,你要懂得分轻重,彤彤才你一生的伴侣,才是你要娶进门的人,明白吗?”

    贺煜不做声,幽邃的黑眸,一抹亮光一直在闪烁不断。

    “彤彤对你的重要性,非外面那些野女人能比,妈认定了她是儿媳妇,不想看到她受任何委屈。既然她选择出国一段时间,那你就在这段时间把该处理的给处理掉,无论花多少钱,你都得给我甩掉那个女人,嗯?!”季淑芬继续道,奈何贺煜都不给反应,简直令她抓狂,尽管如此,但她还是喋喋不休,她想,儿子犯的毛病,是所有男人的劣根性,需要有人把他给拉回来,因此,只要自己不断地说,儿子就会听到,然后起到一定的作用和影响。

    结果,这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季淑芬可谓说得喉干舌燥,贺煜基于孝顺,偶尔不得已地应了一声嗯,但也只是一声嗯,再无其他的话,至于他这个“嗯”是何意思,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送了母亲回家,他又马不停蹄地驱车离开家门,途经一间花店时,他停下,走进去。

    他的大驾光临,立时让花店小姐起了人生中最大的悸动。

    看着他那比模特儿还完美迷人的身材,那比明星还俊美绝伦的面容,花店小姐即时呆住了,直到他一声不耐烦的冷哼,她才恢复过来,清秀的小脸红得俨如一只刚煮熟的螃蟹,连忙垂下眼,招呼道,“先……先生,欢……欢迎……光临,请问……请问有什么帮到你吗?”

    这花店,雇了一个口吃的店员?

    贺煜清楚当然不是,这样的画面他已遇过太多,而且,早练就成了视若无睹,这次也不例外,他看也不看那店员,深眸在众多鲜花中扫来扫去,最后,锁定那束娇艳欲滴的紫罗兰,面无表情地吩咐,“帮我把这束花给重新包装一下。”

    店员小姐一看,没立即照做,而是另给提议,脸上堆满呵笑,“先生想买花送给女朋友的是吧,其实你可以试试紫玫瑰,紫玫瑰比紫罗兰更能象征爱情,你女朋友一定会更高兴。”

    其实,店员小姐本身喜欢紫玫瑰,故做出了这样的提议,花痴地想满足一下YY的心理。

    可惜,惹来了贺煜的盛怒,眸色霎时更冷,“你老板电话多少?”

    店员小姐一愣,随即花容失色,赶忙从白日梦中清醒过来,“呃,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帮你包起来,我这就弄,您稍等,稍等啊!”

    说罢,拿起那束紫罗兰,跑回柜台前,十指如飞,麻利熟练地整弄起来。

    结果,贺煜不再计较,还多给了一百元小费,带着精美绚烂的鲜花,阔然走出花店,留下那店员对着他消失的方向继续陷入了自我编造的美梦当中。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