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63 激情中的困惑(二更!!)

063 激情中的困惑(二更!!)

    http://

    【温馨提示:今天两更,早上已经更了062,还没看的亲们请先去看哦。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翌日,在医生的协助下,凌语芊开始着地走路,越走越自然,医生于是宣布,她的脚彻底复原,可以随时“出院”。

    贺煜没有再来,也不打电话,她不禁忆起他昨天说过的那句话:除非公事,否则我不习惯给人打电话。

    所以,她心中又禁不住地悲愁和郁闷,当天下午就退了房,当她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时,池振峯出现了,还坚持送她。

    一路上,他都不吭声,凌语芊则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直到下车,他送她到家门口,她注视着他,沉吟地道,“振峯,你没话跟我说吗?”

    池振峯面色一怔,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但指责和规劝还有用吗?自己兴许能劝住她,贺煜呢?贺煜对她的占有欲,他可是非常清楚。因而,他只微笑着道,“记得好好休息,休息够了,回公司上班。”

    他尚未知道她辞职的事。

    凌语芊也没明说,回了一个淡然的浅笑,叮嘱出来,“路上小心!”

    她没有邀请他进屋,是觉得还不适合,目送他走下楼梯,她才打开家门。

    见她终于回来,母亲欣喜不已,又见她走路有点不自然,心头一凛,“芊芊,你的脚……”

    凌语芊不马上回答,环视着整个屋子,柔声问,“爸和薇薇呢?”

    “你爸从中午出去还没回来,薇薇跟邻居的小敏去了孤儿院做义工。”凌母扶住她,一起走到沙发那。

    凌语芊缓缓坐下,凝望着母亲忧心忡忡的样子,继续犹豫片刻,毅然说出了整个情况。

    凌母仿佛听到一个震撼人心的大奇闻,霎时被震得目瞪口呆。

    凌语芊依然满腹伤感和无助,继续幽幽地道,“虽说我和天佑相爱在先,但他毕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天佑,他忘了我,还喜欢上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又那么好,还对我有恩,所以……我不忍心伤害她,但是,我又放不下天佑。本来,我打算放弃了,可他又突然出现,我便忍不住再次蠢蠢欲动起来。妈,我真的不清楚老天爷到底要做什么,每当我绝望到心如死灰想放弃时,它总又给我希望。”

    凌母激动的心情已慢慢平复,握紧凌语芊的手,带着慈祥的意味梳理着她略微凌乱的发丝,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出想法,“孩子,你要是想的话,不妨顺着心去做,别人之所以觉得你是第三者,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你和天佑的关系,只有你自己清楚整个情况,也就知道怎么做。”

    “妈的意思是,我应该抓住机会,应该争取?”

    “是的,你要为自己着想一下,你为天佑付出太多了,这些年来一直寻找他,等候他,这份痴心,是该收到回报了,其实,老天爷让你们相遇,还让他和你发展成这样,这代表你们缘分未了,代表,老天爷也在怜悯你,在撮合你,在补偿你!假如……你和天佑是命定的伴侣,那么,你们会修成正果;万一,你们真的注定有缘无分,这次是个彻底了断的机会!”凌母继续分析鼓励道,这几年来,女儿过得太苦,尽管自己曾劝她放弃天佑,放下过去,但其实心里很明白,那么刻骨执着的爱,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不然,女儿不会这么痛苦和折磨。兴许,这是一个时机,不管结局如何,即便结局会是坏的,那就长痛不如短痛,彻底死心也未尝不可,至少,不用再遥遥无期地坚守下去。

    凌语芊不再吱声,神思恍惚开来。

    凌母也静静陪在一边,一阵子后,打破沉默,“你累了吧,不如先去躺一会,妈煮好饭叫你。”

    凌语芊回神,颌首,小心翼翼地起身,在母亲的搀扶下,回到卧室。

    母亲出去忙了,她径自走到靠窗口的墙角边,定定凝视着架子上的花制长裙,还伸手,轻轻地抚摸。一会,她回到书桌前,拉开最底层的抽屉,取出画册和锦盒。

    这些东西,恐怕又不能深藏柜底了!她翻开画纸,一张接一张地看着上面的男人,脑海随之想起了美丽动人的往事,接着还想起贺煜昨天的拥抱、热吻和那些破例的解释。她于是笑了,苍白的容颜顿时变得更美更迷人,她继续看,唇角继续往上弯,越来越翘,越来越深……

    接下来的几天,凌语芊都在家中休息,池振峯、贺熠都有给她来电。贺煜,竟也打来了,不习惯主动谈私人电话的他,第一次打来,这样说,“你什么时候回来上班?”

    对于他的不解风情,她赌气,提起辞职的事。

    他听后,语气骤冷,“我说过,不准,不准你辞职,所以,你尽快给我回来上班”,然后就挂了。

    第二天晚上,他又打来,还是开口便问她什么时候回去上班。这次,凌语芊或许是想多听一会他的声音,便答打算多休息几天,谁知道,他只哦了一声便结束通话。

    等到第三天,她期待他的来电,他却没再打来。

    所以,第四天,正好星期一,她便回去上班。刚到公司,突然接到他的内线电话,说有事找他,要她立刻到他办公室。

    她心悸又纳闷,思忖着他找她是为公事还是私事,然后匆忙赶至。

    像往常那样,他正低首案前忙碌着,那严肃认真的样子,令她十分着迷,于是二话不说,静立办公桌前,静静地望着他。

    少倾,他抬头,黑眸炙热地注视着她,忽然叫她过去。

    凌语芊怔了怔,脚步不由自主地移动,缓缓来到他的身旁,她尚未站稳脚,猛被他拉了一把,硬生生地跌入他的怀中,而后,他迅雷般地吻住她。

    她怔愣着,美目下意识地瞪大,结果,他伸手,抚上她的柳眉,缓缓往下扫,让她眼睛给闭上。

    他的唇舌没丝毫的停歇,肆意吞噬着她口腔内的每一寸芳香,令她无法克制地给出了回应。

    她柔若无骨的手无意识地圈住他的脖颈,整个身子紧紧依附在他健壮的身躯上,眷恋着迷地承受着他给予的炽热和狂野,不知过了多久,她忽觉身子凌空飞起,睁眸之际,见他已从办公椅上起身,抱着她,走出办公桌,走向……旁边的休息室,然后,她被放在床上,他高大魁伟的身躯趋压过来。

    他继续挑弄撩拨着她,大手开始除下她的衣裳,很快,她身无寸缕,他也身躯半裸。

    他埋在她的胸前,深深汲取着她的甜蜜,不断地用自己炙热精壮的身子摩擦她娇嫩细白的娇躯,同时,大手已寻到她的秘密花园,直驱而入。

    正沉迷陶醉中的凌语芊,顿时更是全身酥麻,下意识地收紧双腿,无奈他不允,用手臂撑开之后,继续恣意捣动着她脆弱娇嫩的栖息地。

    一**的爱欲情潮,久违和熟悉,**和蚀骨,让她不由忆起和天佑一起翻云覆雨过的情景,看着他那刻骨铭心的如希腊神像般俊美绝伦的面容,她心跳得飞快,既羞涩,又期待,情不自禁地回应,像以前那样,大胆地回应。

    对此,贺煜有点纳闷了,她大胆的迎合与渴求,是男人都喜欢的,然他又觉得,她是个清纯干净的女孩,应该有着处子般的羞涩和矜持,为什么她懂得这样回应?莫非,她已经做过?她对谁做过?她还在谁的身下放荡和娇吟过?

    一想到此,他似被一桶冷水当头泼来,高涨亢奋的欲火,瞬间冷却。

    凌语芊感应到了,睁开迷离的水眸,不解地看着他,却见他眸色深沉,深不见底,她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接着,她看到他从她身上起来,一股浓浓的失落即时蔓延她的全身,冲走了那淡淡的、羞羞的**。

    他默不作声,静静扣着衬衣纽扣,那深邃迷人的眼眸,没有再朝她这边看来。

    凌语芊心中疑惑持续上升,也缓缓坐起身,捡起衣物一件件地穿上,她还来不及穿好,他就已经出去了。

    他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他为什么突然间变成这样?凌语芊小脸几乎皱成一团,加快速度穿戴整齐,不顾下体微微的不适,不顾脚伤才好,快速冲出休息室,准备找他问个清楚时,却发现,偌大的办公室一片静寂,空无一人,再也寻不到他的影子。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