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64 “我想嫁给他”

064 “我想嫁给他”

    http://

    精致绝美的小脸皱得紧紧的,细长的眉儿几乎拧成了两个结,凌语芊水眸愁雾漫漫,忧心如焚,等了一会依然不见他出现后,唯有暂且离开。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整个上午,她都心神不定,思绪一直围绕在刚才的事情上,后来接到冯采蓝的电话,说想约她午餐,她便毫不犹豫,依时赴约。

    “语芊,你的脚都好了吗?”冯采蓝起身迎接,扶她一起坐在餐厅的包厢沙发上。她们经常通电话,故她得知凌语芊脚损伤的事。

    凌语芊颌首,“嗯,没什么大碍了。”

    冯采蓝渐渐放下心,还再次道歉出来,“不好意思啊,你受伤的时候我不在G市。”

    “没事,我都说过了没关系的。”凌语芊在她手背亲拍了几下,“你老家的事都处理完了吗?你妈也一起回来的吧?”

    “嗯,都搞定了!”原来,冯采蓝已故父亲的墓地突然出现纠纷,她上个礼拜陪母亲回老家解决。

    “那就好!”凌语芊也终放心。正好餐厅侍应过来了,她们便先点菜,之后继续闲聊,聊着聊着,凌语芊不禁用举例的方式,说出自己和天佑之间的事,避免采蓝怀疑,她还故意把分开时间改成一年,很多情况也点到即止,粗略带过。

    冯采蓝果然不疑有它,认真思量过后给出看法,“我觉得你朋友应该争取!那个男人要是真的爱他女朋友,根本不会出轨,如今他对你朋友那么独特,说明他喜欢的人是你朋友。既然是两情相悦,何不顺应天意?”

    “可是,他曾经和他女朋友关系很好。”

    “你刚才不也说了吗,他女朋友曾在事业上给过他很多协助,他心存感激是必然,但感激不是爱,终究会分开。有时候啊,男人在事业上很厉害,很能干,但在感情上根本是个糊涂虫,这就需要适当的时候,有人给他提点。如今,他亲自主动了,你朋友更不该把他推于门外。”冯采蓝继续分析着。

    凌语芊又想到今天上午的事,接着问,“前几天他本来和我……朋友亲热的,两人衣服都脱了,男子还……抚摸遍了我朋友的全身,正做得火热,结果男子突然抽身,我朋友……很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冯采蓝一听,也纳闷住,但想来想去又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而渐渐地发觉凌语芊似乎很难过悲愁的样子,心中不禁冒出一个想法,语芊口中的朋友,该不会是指她自己吧?不过,怀疑归怀疑,冯采蓝并没问出口,只再一次鼓励,“男人半途刹车,有可能是尊重你朋友,总之无论如何,我觉得你朋友还是应该好好珍惜这次机会,说不定,她能苦尽甘来!”

    凌语芊抬眸,望着她,然后点了点头,“谢谢你,采蓝,谢谢!对了,你工作怎样了?”

    “老样子!倒是你,在这做得很好吧,夏经理那天跟我提起你,说你很能干,很受器重。”

    “如果不是你把机会给我,这份荣耀是你的。”凌语芊继续满眼感激。

    “噢,你怎么又客气了,那是你有本事,换做我,说不定只会糟蹋呢!好吧,既然你那么感激我,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将来我有难,你无条件帮我!”

    “好!一定!”凌语芊不假思索地答允,干脆利落。

    刚好,服务员上菜了,她们暂停话题,先填饱肚子,本来凌语芊没什么胃口的,不过经这一交谈,她勉强吃完了一个套餐。

    由于下午还要上班,两个不多闲扯,像往常那样,对彼此说出祝福后,暂且分别。

    回到安静的办公室,凌语芊潜意识里等着贺煜的电话,可惜都等不到。后来,她一边捧着紫罗兰盆栽,一边思考自己和贺煜的事,心中渐渐形成一个决定,她打算听取母亲和采蓝的建议,好好珍惜这个机会,给自己和贺煜之间,来个最终的定局。

    于是,她心里头再次燃起了希望,那种令她兴奋的、期待的、渴求的希望,当晚,她还怀着美好的憧憬进入梦乡。

    第二天,在公司突然出其不意地遇上贺云清。

    望着眼前和蔼可亲的老人,又想到他是贺煜的爷爷,凌语芊不由倍觉亲切,敬重地喊了一声,“云老先生,您好!”

    贺云清笑吟吟地看着她,直截了当地发出邀请,“有没有空陪我吃顿饭?”

    凌语芊一听,又惊又喜,他……他请自己吃饭?为……为什么呢?尽管心中疑惑不已,可她的脚已无法控制地迈动起来,随着那抹颀长清瘦的身影,进入电梯,直接下到五楼餐厅的某个厢房。

    她惴惴不安,如坐针毡,心里慌慌的,乱乱的,双手几乎揪成了麻花,而又令她诧异和震撼的是,贺云清接下来的话。

    “丫头,还是很喜欢阿煜的吧?”他黑眸闪烁,似笑非笑看着她,越说越耐人寻味,“假如我能满足你一个愿望,你想要什么?”

    凌语芊心中更加慌乱无比,更加震惊困惑,迎着他鼓励、慈祥、认真的眼神,她想了又想,忖了又忖,结果,毅然说出渴盼多时的梦想,“我……我想嫁给总经理,嫁给贺煜。”

    呵呵——

    一声不知是何意思的轻笑,自贺云清嘴里发出,漫过整个桌面。

    凌语芊顿时心生难堪和不自在,咬唇,低垂下头,为自己刚才的天真和鲁莽感到后悔,哎,自己这是干吗了,怎么真的说出来了呢,万一……越想,她越是无地自容,恨不得房内出现个地洞给自己钻进去,这样,就不用难堪了。

    不过,贺云清接下来的回答,又是一阵峰回路转,“这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呢,你今后可得听我的话。”他嗓子还是非常柔缓,温和。

    凌语芊俏脸迅速抬起,瞪大眼睛望着他。

    “你应该知道李晓彤和阿煜的事吧,说真的,两人很登对,很相衬,不过呢,我还是喜欢你!”贺云清继续述说,见她似乎想开口,忽然扬手阻止她,“丫头,先别问我原因,不错,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但目前还不会说,你只要记住,将来你身为贺家的媳妇,你会肩负很大很大的责任,你必须不怕苦,不怕痛,甚至乎要做好,炼狱般的准备!”

    凌语芊更加不解和迷惘,不过,她答应了他。只要能和贺煜在一起,只要自己的梦想能实现,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所以,什么苦和痛,什么炼狱般的生活,她都能接受。再说,这几年来什么苦和痛是她没体会过的!

    贺云清大喜过望,整个人也禁不住地激昂兴奋起来,“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丫头,不枉我喜欢你,行,那就这么定,你等着当阿煜的新娘子!”

    凌语芊已经热泪盈眶,泪花在对面壁灯的映射下,闪闪发光,晶莹剔透,凝在她黑白分明的眸瞳间,整个瞳孔显得愈加纯澈,透析。她颤着唇,笑了,感激狂喜地笑了。

    她心情过于激动,于是借助吃东西来平息,不然,她担心自己会跳起来,会高兴兴奋得跳起来。贺云清也不打扰她,自个细细咀嚼着美味饭菜,他胃口大好,吃了很多很多。

    这顿饭,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两人齐齐步出厢房时,皆难掩喜悦和欢欣。

    贺云清依然走在前头,凌语芊紧跟在后,经过走廊转角时,贺云清突然脚一滑,差点跌跤,凌语芊下意识冲上前,及时扶住他。

    “谢谢!”贺云清对她笑了笑。

    凌语芊也粲齿,索性扶住他,一直走过这块湿滑的地板,才慢慢松开手。

    两人均不知晓,他们刚才在房里的谈话,还有跌跤这一幕,都已被别有用心的人给录制和拍摄了下来……

    ------题外话------

    嗷嗷,亲们等待的大**正要来了哦,具体是怎样的大**?咱们一起期待!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