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65 超级震撼的消息!!

065 超级震撼的消息!!

    http://

    某日,中华大酒店办公大楼的20层,洗手间里,两个女生在小声讨论着。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我们当初不是困惑那个公关部凌语芊年纪轻轻就能坐上高级职员之位吗。”

    “嗯,怎么了?”

    “原来,她真的有后台。”

    “她当真和池特助有一腿?”

    “不,比池特助厉害,比总经理也还厉害,是老爷子!”

    “老爷子?你不会指……”

    “有人看到她和贺老先生拥抱在一起,两人幽会吃饭。”

    “啊……不可能吧,她那么清纯,那都可以当她爷爷了,多恶心。”

    “哎,为了钱,老又怎样。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实则内里肮脏得很,你看她,长得那么美,肯定会好好利用这个资本。”

    “这世上真的什么人都有,恶心巴拉,做人应该有底线的,换成我,就算给我金矿银矿,我也不愿意去陪一个老头子!”

    “还不是!这么肮脏龌龊的女人竟还长得如此漂亮,真没天理!”

    “对了,事情还没真凭实据,我们别乱说出去,免得被解雇!”

    “嗯……”

    两个八卦者,渐渐离去,刚才那些话却已透过厕所内打通的天花板,传到了男厕里面,正好被某个耳力非凡的男人给听到。

    魁伟的身躯仿佛被雷电劈中似的,贺煜浑身僵硬,一张俊颜,立时转黑。

    他到这边巡楼,碰上要小解,想不到,让他听到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然而,真的是耸人听闻吗?又或者,真有此事?

    凛然的眉峰,越发深皱,耳边反复回荡着方才所听的那番话,胃里,似乎有养东西在翻滚、不断地翻滚、他快速地,抬步冲出了男厕,打通凌语芊的电话,“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他收线,紧握着手机,手指关节咯咯作响,高大的身躯飓风一样地冲进专属电梯。

    俊美的脸愈加阴霾和难看,宛如狂风暴雨来袭。不,不会的,爷爷不是那种人,她更不是那种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抖,心,非一般的混乱。

    铿——

    电梯门缓缓打开,他又是风一般地冲出去,奔回办公室,而她,正刚刚赶到。

    他不由分说地把她抓住,压在办公桌上,炙热黯黑的唇狠狠摄住她娇嫩的唇瓣。

    凌语芊愕然,渐渐地起了回应,这几天他都没有找她,她也就没见过他,连声音也没听过,故她很是想他,想的心都痛了。

    炙热的吻,不断地深入,狂野,迅猛,直到两人都几乎窒息,四唇才分开。

    他继续压着她,大手轻捧着她的脸庞,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精致绝美的五官。那些人说的没错,她很美,美得脱俗出尘,像个误入人间的小精灵,一双眼睛黑白分明,那么明亮,那么纯澈。如此清纯绝美的她,怎会做出那种龌龊的事,怎么会……怎么会……

    “你……怎么了?”凌语芊被他古怪的样子吓到,不由问了出来,嘴唇还是艳红艳红的,尚未完全从刚才那场激烈的热吻中恢复。

    他不语,继续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审视着她的五官,穿透她的眸瞳,企图看清楚她的内心。

    “对了,下个月是……我的生日,你陪我过好吗?”凌语芊又低吟道,美目爱意满盈,分外期盼。

    和天佑相恋的时候,天佑曾说过,等自己生日会给自己安排一个浪漫唯美且刻骨难忘的生日,可惜后来还等不到这一日,他就消失了。如今,她想实现这个梦想。他阴晴不定,她不确定下次再见他是何时,便决定趁此说出来。

    然而,他不给回应,又碰上,敲门声忽然响起,伴随着一声呼唤。

    “总经理,总经理你在里面吗?”

    是振峯!

    凌语芊俏脸一怔,下意识地想起身。

    贺煜留意到了,心头又是一阵不悦,冷眸一沉,但最后也站直身子,沉着嗓子,朝外面应,“进来。”

    玻璃门被推开的时候,凌语芊已从办公桌上站起身,但池振峯还是发现了古怪,毕竟,两人的距离,还有凌语芊的媚态。可又由于有急事在身,他没多加关注,直接对贺煜禀告道,“总经理,海外公司的负责人表态了,副总裁召集所有股东一起聆听结果,贺老先生也来了,如今大家都在会议室,您赶紧过去吧。”

    突如其来的汇报,让贺煜原本深邃阴鸷的眼,蒙上一层淡淡的焦虑,他二话不说,疾奔而去。

    池振峯也给凌语芊匆匆一瞥,意味深长的,然后转身随贺煜去。

    凌语芊则手举在半空,本来是打算叫住他们,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可惜根本来不及开口。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忧伤和愁闷渐渐爬上了她白皙美丽的脸庞……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贺煜一进内,下意识地看向主席位,那儿,坐的不再是父亲,而是爷爷!当年爷爷隐退后,继续保留着董事局的主席之位,重要会议和抉择都由他来主持。

    “阿煜,坐下吧。”贺云清对他招呼了一声,嗓音和态度,一如既往的平和。

    贺煜微微颌首,不动声色地坐下。

    其他人也纷纷安静下来,各就各位,倒是伯父贺一然,突然发起讲话,“今天临时召开这个股东大会,是关于本次美洲分公司的投诉问题,大家都知道,这次十号原料的试产失败,导致美洲等合作伙伴损失惨重,负责人纷纷提出撤资和索赔,要我们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对方视频连线都已准备好,现在正式播给大家看看他们的反应是何等的激烈。”

    贺一然话毕,朝秘书打了一个手势,秘书领命,按下开关按钮,会议室的大屏幕上立刻出现一个清晰的画面。

    一黄发碧眼、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用美式英语生气控诉,“贺氏集团根本就不如我们想象中的强大,我们打算撤资,不再合作。”

    紧接着,是另一个外国人,委内瑞拉分公司的负责人,操着一口西班牙语,“贺氏集团实在令人失望,我们这次损失惨重,正式决定中止和你们的一切合作,而且,我们还要索赔!”

    “昨日政府人员来请我们去协助调查,消息还很快便流传出去,我们原本跟银行借贷的一大笔款项也因此被搁置,我们要贺氏集团马上给个合理的交代!”第三个人,是墨西哥的。

    然后,画面继续换转,前前后后共有七个国家的合作伙伴发来投诉和指责,内容都是批判贺氏集团管理不当,规划不行,令他们损失惨重,不值得合作。

    视频已经关掉,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凝重压抑的气氛蔓延各个角落。

    “还以为你这半个月飞来飞去能搞定呢,想不到是什么也做不了!”一声极具讽刺意味的责备猛地响起,贺炜正幸灾乐祸地看着贺煜。

    贺煜俊颜陡然沉下,鹰眸一凛,回贺炜一记冷瞪。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