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66 结婚交易

    http://

    “这事是一航引起,我们要他给出一个交代!”一老股东突然也发表看法。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企业要雄大,要赚更多的钱,必须不断地扩展,身为贺氏集团总裁的贺一航自然是肩负重任,他专门派人研究过美洲的地质,于半年前做出一个重要决定,打算在那边开拓原料生产,还借助那边的分公司来合作,不料半个月前,美洲总代理突然致电,说正在生产的那批原料出现大问题,带来各种严重影响和后果,那些合作伙伴包括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智利、委内瑞拉、巴西和阿根廷等都受到牵连。

    贺煜前个礼拜过去,就是为了调查和处理此事,他当即就做了各种安排和补救,想不到,结果还是无法如愿!

    “这个项目,我们本就觉得太冒险,本就不赞同,现在可好了,出大事了!”又一个股东指责控诉着。

    然后是第三个,也是众多股东中气焰最高涨的,“这次的损失,大家可以预见,一航是这个项目的策划人,我认为他得负上全责,他这个总裁之位也没资格坐了!”

    他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一片哗然。

    贺一航和贺煜,则齐齐沉下了脸。这三个股东,与伯父是一派的,以前已经常玩针对,如今落井下石,目的和用意明显。

    “大家肃静!”一直缄默的贺云清,发话了,面容威严,声如洪钟,犀利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每一个人,最后,目光落在贺一航身上,“一航,你有何说法?”

    贺一航愣然,下意识地看向贺煜。

    贺煜再沉吟了下,道,“爷爷,我想再去一趟美洲。”

    “再去?上次不都去过了吗?别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贺炜马上驳斥出声。

    “住口!”贺云清叱喝了一句,深眸继续看着贺煜,“好,爷爷再给你一个礼拜,然后,做出最后的抉择。”

    他这话,除却答应了贺煜,也相当于告诉在座的股东关于他的决定。

    有些人虽然不是很满意,但也没多说,不久,会议解散。

    事不宜迟,贺煜立刻启程出发,这次,他自己去,把振峯留下支持和照顾父亲。

    去到那里,他发现情况果然起了大转变,负责美洲地区业务的区域总监莫名消失了,难怪所有合作公司都乱了套,纷纷作出视频上所说的那些结论。

    他日夜不停,与一个个负责人交谈,凭着他真挚的诚意,超群的口才和卓越的能力,加上他这几年来显赫辉煌的成就早被听闻,最后总算劝服了大部分负责人同意继续合作,但还是有两个集团坚决撤资了。

    尽管如此,贺一航难咎其责,贺煜回国的第二天,股东大会再次召开,大家依然振振有词,要求罢免贺一航的总裁之位,要另选贤人发扬光大和拓展整个贺氏集团。

    本来,董事局分为两派,一派是支持和拥护贺一然的;一派是贺一航的,如今贺一航有难在身,站在贺一然那边的支持者一个不落地做出反对和谴责;至于一直追随贺一航的人马,起初还会坚守立场,可渐渐地,在形势对贺一航愈加不利的情况下,支持的声音也随着慢慢变低。

    会议中途休息,贺一航和贺煜在办公室密谈。

    看着一脸疲惫的儿子,贺一航既内疚,又心疼,儿子向来表现得很强势,很镇定,若非真的累得无法承受,否则都不会表露在外,他可以想象,这个星期儿子在海外必定是日夜奔波,废寝不安吧。

    “爸,对不起,要是我有足够大的权力和人脉,你就不会遭到这等冤屈!”贺煜忽然道歉出来,这些天人在国外,可他每天都与振峯通话,得知父亲所受的极大压力,故他在那边更卖力,整整一个礼拜,他睡觉的时间加起来总共不超过20个小时。

    贺一航心中更是激昂,摇了摇头,“不,你已经很能干了,假如你从小在这个家族长大,你早就是集团的接班人,主席位置早就非你莫属,你只是在时间上输给你伯父。其实,这次是爸糊涂,太轻敌,没想过你伯父真的这么不顾手足情,会趁机陷害我……”

    贺一航的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贺煜稍怔,起身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影,恭敬地道,“爷爷!”

    贺云清微微颌首,硬朗的身子阔然走进,示意贺一航无需起身,自个也在沙发坐下。

    贺煜重新关好门,回到原位,首先请求,“爷爷,这次你一定要帮爸爸,这次的事,明显不简单,一定是有人从中搞鬼,或者,您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势必查出陷害我爸的罪魁祸首!”

    看着贺煜阴沉幽冷的面容,贺云清若有所思,面露难色地应,“就算这次真的事出有因,可我也不能做得太明显,我上次答应给你一个礼拜,已被你大伯等人抱怨偏袒你爸,我要负责的,不仅是你伯父,还有那些股东,虽然我们是家族企业,但自从召集他们入股开始,就得做好尊重他们的准备。”

    “可是……”

    “这次的事,爷爷并非不想帮忙,他们太多人拥护你大伯父,所以,爷爷真的无能为力。”贺云清继续爱莫能助的样子,稍顿了顿,“一航的总裁之位,我恐怕保不住了,但我可以提升你为总裁,接替你爸的职位。”

    “提升阿煜为总裁?”贺一航又惊又喜。

    “嗯,不过我有个要求。”贺云清眸色更复杂,定定看着贺煜,“我想阿煜成家立室。”

    “成家立室?现在?”贺一航又马上错愕起来。

    贺煜虽不语,但眼中也光芒飞逝。

    “不错,最好赶在下个月之内!”

    “赶在下个月之内?这么急啊……”贺一航呢喃,看回到贺煜身上,沉吟片刻,提议道,“阿煜,反正你和彤彤谈了这么久,你妈也想你们早日完婚,不如就……”

    “新娘不是彤彤,而是另有其人。”贺云清打断儿子的话。

    “不是彤彤?那……是谁?”

    “凌语芊。”

    “凌语芊?不会是……公关部那个吧?”贺一航持续诧异震惊着。

    这时,贺煜高大的身躯已全然僵住,禁不住地,想到一个星期前,在男厕听到的那个极其震撼的消息。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