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67 她是残花败柳?污蔑!!

067 她是残花败柳?污蔑!!

    http://

    “阿煜答应娶她的话,我会宣布阿煜接替你的职位,你们父子好好商量一下,我先出去。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贺云清说罢,带着浅浅而欣慰的笑,离开。

    贺一航还不清楚贺煜和彤彤的冷战,也不晓得贺煜和凌语芊的暧昧关系,见贺煜一直沉默不语,以为他生气和难受,不禁安慰出声,“阿煜,你放心,爸不会让你做不喜欢的事的。”说着,他又改为嘀咕,“你爷爷也真奇怪,明知你和彤彤已发展到快要谈婚论嫁的程度,还开出这样的条件,那个凌语芊到底与他是何关系?难怪他上两次跟我称赞她了……”

    “爷爷跟你提过她?什么时候的事?”贺煜总算开口,眼神炙热。

    贺一航略微思忖了下,大概告知那两次的情况,神色转向忧心忡忡,继续刚才本打算说却被父亲突然进来打断的话,“阿煜,爸刚才其实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有个人,一直和你大伯父交往甚密,那人商业手腕很厉害,收购过不少公司,有人猜他是你大伯父的私生子,又有人说,是你大伯父暗中培养的势力,这次的事,估计就是他暗中搞的鬼。”

    贺煜震惊的心,也瞬时转移,“爸你说真的?以前怎么没听你提到?爷爷呢?爷爷知道吗?”

    “我也是一直听闻,尚未完全证实,你爷爷应该还不知晓,这事具体怎样,还有待调查。但不管怎样,我们决不能让你大伯父坐上总裁之位!哎,你爷爷也真奇怪,以前对我很信任器重的,这次竟然信了他们的话,还突然要你和那个凌语芊结婚,这到底怎么回事呢?”贺一航愁容重现,忧愁中带着困惑。

    贺煜则恢复缄默,俊脸可是越发深沉和阴霾,不久,振峯出现,提醒大家回去继续开会。

    接下来,在众人理直气壮地围攻之下,贺一航难逃罢免总裁之位,不过贺云清没立即宣布谁代替,只严格交代在新总裁尚未确定之前,这事不得泄露出去。

    贺煜和父亲都心里明白,贺云清是在等待贺煜的答复。

    散会后,贺一航被贺云清叫走,贺煜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池振峯陪同着,一进门就滔滔不绝,分析情况和猜测未来的路。

    贺煜却都没听入耳,他伟岸的身躯半躺在宽大的办公椅上,面若寒霜,黑眸闪烁不断,满腹沉思。一会,他遣退振峯,拨通一组电话,做出吩咐,“志鹏,帮我查个人,叫凌语芊,目前在我公司担任公关部高级职员……不,除了工作上,她的私生活我也要知道,我要知道任何关于她的情况!”

    ——

    这次的事,看似告一段落,实则余波未却,因为,大家都在等着总裁之位由谁取代。贺家二十多个成员都暗潮汹涌,各怀心思,而今晚,餐桌上气氛更是格外凝重和诡异。

    “爸,二叔罢免总裁之位已经好几天,正所谓国不能一日无君,这新任总裁的位子是否应该决定了?”贺一然的老婆肖婉仪突然发话,她出身名门,气焰向来不低,加上又是大媳妇,这个家老早就由她来当,难怪说话如此盛气凌人,即便对象是贺云清也亦然。

    在座其他人,顿时都起了或大或小的反应,大家无不耸起耳朵等着,贺一航一家四口则面色大变。

    只有贺云清,一派淡然,不回话,继续慢吞细爵着饭菜。

    这时,贺炜也蓦然插话,“爷爷,我听到一个消息,一直不敢相信,既然妈妈现在提起这事,我就跟您求证一下吧,听说您准备让贺煜接管总裁之位,条件是他成家立室。”

    贺炜话音刚落,在座的人无不惊诧。

    肖婉仪则又是大嚷,“阿炜你说什么,这消息你听谁说的?你确定?”说着,她视线回到贺云清那,更加气急败坏,“爸,您怎么可以这样,您不能因为李晓彤出身豪门世家就偏重阿煜呀,要说起家世,我们妮娜外家也不错呢,为什么您选阿煜,而不是阿炜!”

    李妮娜,是贺炜的妻子,也忍不住跟着低声抱怨了一句。

    贺炜眸光诡异,解释道,“爷爷安排给贺煜的妻子,非李晓彤,而是我们公司公关部的高级职员凌语芊,家世平凡得很,叫穷人也不为过!”

    众人听罢,更是目瞪口呆。

    贺煜的母亲——季淑芬同样深深震惊,凌语芊……凌语芊……不,不行!

    “你们要是都吃饱了,那回去吧,别打扰我吃饭!”贺云清总算道出一句,不怒而威。

    大伙即时噤声,贺炜几人也在贺一然的眼神制止之下,不甘心地沉默下来。

    一顿饭,在冷寂的气氛中过去,贺云清上楼休息,其他人陆续离开。

    刚回到家中,季淑芬拉住贺煜盘问出来,“阿煜,贺炜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你真的要娶凌语芊?你爷爷要你娶那个凌语芊?”

    贺煜不语,眸色深深。

    季淑妃更是焦急,“阿煜,你回答我呀!”

    “老婆,先别激动。”贺一航忽然拉了她一下。

    季淑妃于是转问贺一航,“老公,你一定也知道的对不对?这事,是不是真的?”

    “呃……”

    “那就是真的啦!不,我不答应,我绝不答应阿煜娶一个残花败柳、恶心到底的贱人!”

    “老婆——”

    “你爷爷真是老糊涂,鬼迷心窍,恶心巴拉,自己用过的女人还安排给孙子,这个老不死,真是个老不死……”季淑芬越说越激动,口不择言起来。

    贺一航面容一怒,下意识地甩了她一巴掌,“你发什么疯,胡说什么,不准你这样侮辱我爸!”

    突如其来的掌刮,让季淑芬一怔,不由更加愤怒,“什么侮辱?我说的事实,凌语芊是他的情妇,是他的小情人!她根本就是个贱人,先是勾搭振峯,然后又勾搭老爷子,这次,还痴心妄想嫁给阿煜,哼,她休想,我不会让她诡计得逞的!”

    “住口,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都是事实!”季淑芬继续不甘示弱地瞪着丈夫,“你想想,老不死要不是被那贱人给迷惑,怎会突然提出这样的条件?!”

    铿——

    一阵尖锐的破碎声,响彻云霄。

    只见,原本放立在旁边的明朝古董花瓶被重重地踢倒在地,爆开的瓷片洒满干净整洁的大理石地板,经手人,是贺煜。

    他脸色吓人,赤红着眼,来回瞪着父母,而后,怒气腾腾地冲出门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