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70 把秘密说出来(重要,必看)

070 把秘密说出来(重要,必看)

    http://

    三日过后

    办公室里,贺煜一脸阴沉,狂怒的火眸一瞬不瞬地盯着紧拽在手中的相片,那不断迸射出来的怒火,几乎要把相片给烧毁!

    本是调查高峻,想不到结果还让他发现这么一个更为气人的消息,这……该死的小女人,为什么会与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扯上关系。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瞧瞧她,摆出一副清纯无邪的样子,楚楚可怜地盯着高峻看,这就是她用来迷惑男人的伎俩?又或者,如父亲所说,她为高峻办事?

    这几天,父亲都与自己谈起关于大伯父的事,谈起爷爷提出的条件,还突然说出一个猜测,说她,会不会是大伯父的人,是大伯父,用来对付自己的棋子!

    本来,他还不愿意相信,只因他宁愿她是因为想攀附豪门,想嫁给自己而甘愿委身于爷爷;可现在看来,一切皆有可能!而这个可能,是那么地令他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

    棋子!

    多年轻、多清纯的一个小尤物,却是一枚棋子!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做!钱?名利?身份?地位?长得这么惹人怜,好好呆在家中被男人养着,相夫教子,这不很好很快乐很幸福吗?为什么偏要自甘堕落自作践?

    贺煜发现,自己素来冷静的心,越来越来混乱了,工作上不管多棘手的事情,他都能分析清楚,游刃而解,唯独碰上这个小女人,他心中竟然变得混乱无章!一个年纪轻轻、家世普通的小女人,自己却摸不清她的真实状况!兴许,直接找她问问,问清楚?不,这么傻的事,自己不会做,坚决不会做!

    自己要做的,是反“败”为胜,反被动为控制!

    “叩叩——”

    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沉思中的贺煜。

    他回神,再一次对相片里的人发出一记冰冷盛怒的瞪视,随即收起它,塞到抽屉里,朝外面应了一句,当他看到来人是谁时,整个人先是一怔愣,随即起身走出办公桌,佯装笑脸迎上去,“爷爷。”

    贺云清目光慈祥地看着他,在沙发坐了下来,“工作忙不忙?”

    贺煜抿唇,“还可以。”

    贺云清于是也欣慰地点点头,深陷的黑眸若有所思,一会,问道,“爷爷跟你提的那件事,考虑得怎样了?”

    贺煜挺直的背,倏忽僵硬,同样眸色深深地凝望着贺云清,语气平缓地反问,“爷爷能否告诉我,为什么要我娶她吗?”

    贺云清不语,只是,眸光古怪地闪动着。

    贺煜即时感到苦笑、嗤笑和冷笑!呵呵,自己这问话,不是给人为难吗?难道爷爷会如实地解释,这个要求,是小丫头跟我提的,小丫头那么嫩,肯跟我,我总得满足她一些要求的。对了,爷爷有没有知道,小丫头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个棋子?

    心,又乱了,每次想到这个问题,自己的内心便难以控制的纷乱,于是乱了方寸,失了辨析能力,然后,整个身心似被火灼般的痛!贺煜急忙甩掉这可怕磨人的思绪,毅然地给出了答复,“爷爷,我答应你的条件,我答应!”

    贺云清眸光又是一晃,布满皱纹的脸庞,微微一怔愣,而后,哈哈笑开来,“好,好,日子爷爷已经定好了,下个月28号。”

    下个月28号,那就是只剩下一个月!时间还真急!当然,别说一个月,就算是半个月,对贺家来说也不算难事,人力物力,不都是用钱来解决的!

    “爷爷找个时间,召开董事会,正式提升你为贺氏集团的总裁!”贺云清又道,依然笑得合不拢嘴,那半眯的眼眸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和计划。

    贺煜薄唇一勾,“谢谢爷爷!”

    接下来,贺云清就着问题闲聊开,扬言婚礼一定办得隆重豪华和风光体面,到时会大排筵席,还叫贺煜精心布置新房子和拍婚纱照等等。

    瞧着他滔滔不绝和兴致盎然的样子,贺煜假意微笑着,一个劲地点头,一个劲地应“嗯”,内心里,却已是怒火中烧,哼,瞧他那高兴状,俨如结婚的人是他老人家,而非自己呢!

    祖孙两人,就这样各有心思地相聚了一阵子,到了差不多12点钟时,贺云清忽然辞别离去。

    贺煜起身送他,一直送到门口,直到他出声阻止,才停下。

    望着贺云清消瘦颀长的背影,贺煜脸上的笑渐渐地凝固,黑眸还迸出了一丝丝愤怒。以往,爷爷来公司,碰上中午都会叫上自己一起午餐,今天,却没有!他这么急着离去,是找她?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她,他已经实现她的愿望?她呢?听到这个“特大喜讯”,会怎样?会对他怎样报答?

    顷刻间,贺煜感到那种几乎令人爆炸的感觉又是迅猛袭来,他连忙收回目光,高大的身躯往办公室内奔,直接冲进休息室的浴室里,打开水龙头,掬水使劲往脸上扑,不停地扑,最后,整个脸庞埋在洗手盆里,到了几乎窒息,才消停。

    随着他的赫然抬头,水珠四溅,水汽氤氲的镜子里,映出他俊美绝伦的脸庞,晶莹剔透的水珠沿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不停滑露,渐渐地,他发出了狂笑,狂笑不止。

    我贺煜的命运,只能我自己主宰和支配,你们任何一个,休想设计我,休想打败我,休想,安排我的人生,我要你们,一个个地成为失败者!

    另一边厢,贺云清的确是想找凌语芊!迈向电梯方向的过程中,他给凌语芊打了一个电话,“小丫头,中午没约人吧?想不想和我一起吃饭?我有个特好消息告诉你……呵呵,我就知道你没约人,那行,我在上次的厢房等你,待会见,对了,不用太急,先忙完事情。”

    电话的那头,凌语芊握着手机,激动又困惑,心里反复默念着四个字。特好消息……特好消息……莫非……她已然忆起,上次和贺云清吃饭时,自己大胆跟他提出的那个愿望。整颗心于是更加的澎湃起伏,激昂荡漾了。

    看时间正好下班,她便匆忙收拾一下桌面的文件,去洗手间略微整理一下容妆,几乎是用跑的速度奔向目的地,以致抵达五楼那间雅致宁静的厢房时,她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美丽的小脸儿红彤彤的,像是染上了一层夕阳的红光。

    “丫头,不是说不用急嘛,瞧你。”贺云清宠溺地呵笑着,为她倒上茶,“来,先喝口茶缓缓气。”

    凌语芊边坐下,边连声道谢,“谢谢贺……爷爷,谢谢,谢谢……”

    贺云清也端起自个的茶杯,轻啜几口,闲聊,“最近工作忙不忙?”

    “还行,不是特别忙。”凌语芊恭敬地回应。

    “那不错,代表你是个聪明能干的孩子,能应付得来。”赞许之色,在贺云清眼中持续上升。

    这时,服务员来上菜了。

    “我点了上次一样的饭菜,你不介意吧?”贺云清又开口,他清楚,与其花时间去想着点什么菜,她估计宁愿尽快听到那个特好消息,所以在她来之前就先自个点好菜,何况他还清楚,即便等这小丫头来了再点,结果她还是会说,随便,贺爷爷点什么我吃什么。

    果然,凌语芊马上摇头,“当然不介意,倒是麻烦了贺爷爷!”

    瞧,多懂事、多乖巧的孩子,多识大体啊。贺云清顿时又是一阵满意的笑。待服务员都出去了,他瞧着她,切入正题,“丫头,有没有猜到爷爷要跟你说的特好消息是什么?”

    想不到他会这么快就提及,凌语芊愕然之余,又惊喜不已,而且,还有窘迫,她支支吾吾,不敢直接说出自己的猜想。

    结果,是善解人意的他告知了,“不错,你跟我提的那个愿望,实现了!下个月28号,是你和阿煜结婚的大好日子!”

    实现了!实现了!

    自己的愿望,实现了!

    自己的美梦,成真了!

    凌语芊几乎是屏息凝神的,定定地看着贺云清,看着他那正气凛然却又无时无刻不呈现着和蔼可亲的样子,看到他用力地点头,进一步肯定他刚才所说的天大喜讯,忽然间,她感觉眼眶一热,那泪水,就这样扑簌扑簌地掉了出来,一滴滴,一窜窜,如河水般连绵不绝地划过了她的两边面颊。

    贺云清没有纳闷或惊慌,也不出声劝住,而是静静地任由她掉泪,那慈爱满盈的眸间依然挂着浅浅的笑意和浓浓的怜爱之意,这傻孩子,这痴情的小人儿,应该高兴坏了吧,瞧那泪水,闪闪发光,透着震撼、欣喜、幸福、快乐和感恩的讯息呢。同时,他内心里又在暗暗地感叹,阿煜,爷爷为你找了一个好妻子,为你留住了那段珍贵的爱,你以后可得好好珍惜啊。

    由于没人阻止,凌语芊这场喜极而泣于是维持了很久才渐渐消停,她边抹着泪痕,边连声道歉,整个人,仍被浓浓的幸福包围着。

    “爷爷想早日让你美梦成真,想早日看到你和阿煜结成连理,百年好合,于是把婚礼选在最快又最好的一个日子,如今距离婚礼虽只剩一个月,但也没关系,这边我会派人安排,必定给你和阿煜一个隆重又豪华的婚礼,至于细节方面,譬如婚纱照和新房子的布置,我已交代过阿煜,他会找你安排的。”贺云清说着,表情神态突然俏皮起来,“丫头,听说你上次脚损伤了,阿煜小子很紧张,对你很上心哦。”

    想不到这件事会让贺云清给知道,凌语芊小脸即时泛红,俨如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那红晕,还蔓延到颈脖上去。她欣喜连连,万般憧憬和期待,不过渐渐地,脑海灵光乍现,猛然想到了贺煜那天晚上的反常。难道,他是因这个而生气?那是否也说明,他不愿意和自己结婚?思及此,美丽的小脸霎时又黯下。

    贺云清见状,不由疑问,“怎么了丫头,你好像不大开心哦,莫非……爷爷当错好人了?你突然改变主意,不想和阿煜结婚了?”

    “呃……没……没有,我……我忽然想起别的事而已。”凌语芊连忙恢复过来,“对不起贺爷爷,让您担心,是芊芊的错。”

    “呵呵,那就好,对了,你都快要成为我们贺家的孙媳妇,这称呼,是否也该改一下了?”贺云清笑容重现。

    凌语芊怔了怔,迎着他深谙的眼里发出的鼓励,不禁也低声喊了一句,“爷爷!”

    贺云清笑得更深了,笑容里,很慈祥,很会心,且很欣慰。

    凌语芊则继续心潮澎湃,感激满怀,渐渐地,曾经的困扰和疑惑忽然涌上心头,这次,她决定问出来,“对了爷爷,芊芊一直有个疑问盘踞心头,兴许爷爷不注重门当户对,可是,爷爷怎么会选上芊芊,肯实现芊芊的心愿?毕竟……毕竟喜欢贺……煜的女孩,很多很多的。”

    贺云清不答,反问,“那丫头你认为,你和她们是一样的吗?你对阿煜的爱和心思,与其他女孩相同的吗?”

    “当然不一样!”凌语芊想也不想就应道。

    “那就是了!呵呵,其他的事,你暂且不用操心,想报答爷爷的话,记住爷爷上次跟你说的话就行了。另外,婚礼的事,回去和家人好好商量一下,聘礼方面,爷爷会安排的。”

    “嗯,芊芊知道,谢谢爷爷!”凌语芊再一次道谢,继续水眸凝泪,感慨万千地望着眼前的老人——自己和贺煜生命里的贵人,她由衷感激和敬爱,将来,她会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爷爷来看待和孝顺!

    贺云清也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她,心潮微微地起伏,稍后,甩了甩复杂的思绪,叫凌语芊开始起筷用餐,间中还会偶尔闲聊,到了午餐结束、彼此分别时,已将近下午两点。

    凌语芊心房一直填满着喜悦和幸福,回到办公室,在自己独立的空间里,更是把这份狂喜展露地一览无遗。她捧着紫罗兰盆栽,甜蜜蜜地对着花儿分享这份喜悦,还傻乎乎地叫花儿祝福她。

    紫罗兰,代表着永恒的爱,代表着,自己与贺煜,能白头偕老!

    美丽的唇角,持续地翘着,她甜甜地笑,傻傻地笑,痴痴地笑,直到一声电话铃响,才把她从美好憧憬和幻想着拉回神来。

    是贺煜,独特的醇厚嗓音,在电话里简单了说出四个字:“过来见我。”

    他终于又找她了,距离上次他叫她滚,大约过去了一个礼拜,她却感觉似乎有一个世纪之远,想他想得心都痛了。不过没关系,不久,自己可以天天见到他,即便在公司大家各忙各的,可至少,还有晚上,自己可以和他一起吃晚饭,与他住在同一间房,睡在……同一张床上,自己甚至还可以……

    越想,她越是春心荡漾,俏脸更加绯红,她拿出小镜子,为自己精心观察和修饰一下容妆,然后满怀欣喜地朝他办公室迈进。

    不料到了那儿,首先迎接他的,是一件令她略微诧异和意外的事。

    贺煜二话不说,突然把她抱起,直奔休息室,将自己放在床榻上后,他快速除去自己的衣服,包括外套、内衣、内裤,都被脱得一干二净。

    他不像上次那样先吻她,而是直接朝她胸前袭击和掠夺,动作还是非常粗暴,弄得她疼痛连连,特别是当他开始转攻她下面时,她更是花容失色,想起了上次的锥心之痛,便连忙阻止他道,“不要,不要弄下面,好痛,上次的痛才刚好,求你不要。”

    贺煜停下手,冷冷的眸子,睨视着她。

    “或者,你……你可以和我一起做那趟事,但是请别用手,也别咬我好吗?”凌语芊又道,无邪的眼,分外纯真和坦率,绝色的容颜泛着一层羞涩而淡淡的红晕。

    这样的话,对任何男人来说,都将是一种赤果裸的诱惑,贺煜,也不例外,看着她一丝不挂、美得几乎令人屏息的身子,他感觉自己的**已经无法阻拦地膨胀而起,然而,他没依照她的请求去做,刚刚停顿的大手,再一次往她下面进攻。

    结果,凌语芊自然又是哀叫出声,这种痛,上次已经体会过,可她还是感到生不如死,这痛上加痛,伤上加伤,简直要她的命。她苦着小脸,哀求乞怜地看着他,可惜,像上次那样,贺煜仿佛中了邪似的,一个劲地捣鼓和折腾,直至到,她又一次不堪折腾地晕厥了过去。

    他深邃的眸瞳,俨如薄冰覆盖,依然冷得不带丝毫的情感,更无半点怜惜或内疚,冷冷地瞪着她玉体陈横,即便被自己弄得满身是伤却仍旧散发着致命诱惑的娇躯,不久感应到下身传来了灼痛,他才迟缓地收回目光,进入旁边的浴室内,再出来时,已是十分钟之后,他身体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点了一根烟,在床头坐下,这次,不再看她,而是出神地望着窗外,在他不断吐出的白烟中沉思。

    到了烟灰缸上已经出现五只烟头时,凌语芊醒来了,又是皱眉苦脸,又是低声申吟,美目随着一处处伤痛而转。

    身上的伤,与上次一样,甚至乎,比上次还严重,还惨不忍睹。她真的不理解,他心里到底是怎样一种痛恨与愤怒,以致如此无情地狠下毒手。是的,那根本就是一双毒手,把自己每一寸肌肤都伤得斑痕累累。另外,他就算心中有愤怒想发泄,也不至于,每次都用这种非人的方式呀,他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想的!

    痛楚凝聚的视线,不禁自身上抽离,缓缓地移到他那,看着他俊美如昔却已然冷酷无情的面容,她的心房一阵阵地抽痛着。

    一口气吸掉剩下的半支烟,贺煜这才侧目,对上她的灵眸,漫不经心地道,“下个月的28号,我会结婚,新娘子,是你,你知道的吗?”

    他面若寒霜,语气很淡、很轻、很平静,让人根本猜不到,他说这话的时候,内心是种怎样的情怀。

    “嫁给我,你便可以晋身豪门,挤入上流社会,只是,你敢确定,你能受得住这样的折磨?”他接着说,语调还是平静无奇,可那幽深似海的眸光,宛若一支支无情的利剑。

    凌语芊身体已经无法克制地,发起一阵哆嗦。折磨……他是指,像刚才那样?像这两次那样的折磨?他意思是说,这不是最后一次,他将来……还会这样欺负自己?

    看到她小脸刷地惨白,贺煜顿觉一阵痛快,猛地趋身过来,伸手托起她尖尖的下巴,咬牙切齿,“所以说,想嫁给我,不是那么容易,你,得付出代价,付出厚厚的代价!”

    粗糙的指尖,用力摩擦着她的下巴,很快,娇嫩细白的肌肤染上一片红色的於痕。

    对她留下一记带着鄙夷和厌恶的瞥视,贺煜起身,漠然离去。

    凌语芊一脸呆滞,目送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内心里,反复地呐喊着两个字:天佑!天佑!

    原来,他真的是为这事愤怒,为这事,那般欺负自己!前阵日子,他表现出来的温柔,害她以为他对自己是真心的,至少,是有一点点爱意的。而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假如他对自己有半点怜惜,也不至于这样俨如野兽般地把自己撕裂得体无完肤。

    难道真如李晓彤所言,他只是像别的富二代那样抱着玩玩的心态,在他心目中,依然只有李晓彤才有资格当他的妻子,才有资格逛上他的姓,当他的贤内助,陪他走完未来的人生?

    可是天佑,你曾说过,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才配得到你的宠溺和疼爱,才有资格与你相伴一生,为你生儿育女的。虽然,我没有李晓彤的学识,没有她的显赫家世和惊人财富,但我有着一颗深爱你的心,我对你的爱,非她能比,在这世上,爱能胜过一切!我还会努力,加倍的努力,与你风雨同舟,共甘同苦,结果会如你曾经所说的,娶了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和幸福。

    所以,请别嫌弃我,别讨厌我,也别……再欺负折磨我!

    好吗?好不好?好不好?

    委屈悲酸的泪,再一次洒落,凌语芊眸光依然对着门口,对着他消失的方向,无声地痛哭了出来。她放任自己,泪如雨下,不但发泄出心中的悲伤和苦楚,还表达出了身体的痛,那无限的痛,由他兽性带给的痛……

    基于身体的痛,加上心中终究存着一丝希冀,希望他能进来看看自己,于是乎,凌语芊顺势躺回床上,身无寸缕地躲在被窝里。

    可惜,她等了又等,甚至宁愿他进来赶自己走,结果却还是见不到那抹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她纠结着,犯愁着,悲伤着,最后忍不住从口袋里取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别生气了好吗?或许你觉得配不上你,可是,我会爱你,好好地爱你,尽我全能,不顾一切地爱你,我定会让你不后悔娶我,让你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所以,别再欺负折磨我了,好吗?好吗?

    曾记得,有次天佑惹自己生气,自己去了乡下姨婆家散心,几天后回来,他搂住自己,迫不及待地跟自己道歉,还说出这样的誓言,“芊芊,别不理我好不好,永远都别离开我好不好?或许你家人觉得我配不上你,但我会竭尽全能,给你满满的爱,无人能及的爱,我会让你不后悔跟我,会让你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所以,别再折磨我了好吗?小东西,别再折磨我了好吗?”

    然后,自己原谅了他,也答应,再也不会生他的气,即便生气,也不会离开他,永远都不会。

    如今呢,他会给予自己怎样的回应?看到这条短信,是否也很感动,然后进来,搂住自己,跟自己道歉,说以后再也不会生自己的气,就算心情不好,也不会用这种非人的方式欺负折磨自己?

    白嫩的小手儿,牢牢地抓着手机,凌语芊几乎是毫不眨眼地,紧盯着手机屏幕,希望等到他的回复,她还不时地看向门口,希望能看到他的踪迹,奈何,她又是等了又等,结果,手机沉寂依旧,大门口那,也是空荡荡的一片。

    她忍不住,再度落泪,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然后,哭出声来。

    许久,许久,她终停止哭泣,从被窝里出来,捡起衣服一件件地穿回身上,幸得这次他没把她衣服撕烂,她尚能穿戴整齐,只不过,身体上的剧痛,不可避免。

    她眉心微蹙,小心翼翼地走着,步出休息室后,下意识地侧目右看。

    他在!他正埋首案前,认真工作着,整个样子,依然很迷人。

    她于是继续迈动脚步,缓缓走近过去,最后,停在他的办公桌前,轻声地说,“我……刚刚发了手机短信给你,你看过了吗?你看看好不好?”

    温柔的语气,带着恳求,近乎乞怜的恳求,可惜,他依然没有抬头,没有回应,仿佛,她是不存在似的。

    “贺……”凌语芊欲再叫他。

    忽然,他伸手,拿起座机的话筒,冷漠低沉的嗓音发出吩咐,“李秘书,进来送凌语芊回去。”

    话筒放下,室内重归沉寂,他也再度低首桌面的文件上。

    而办公室的门也快速被推开,李秘书进来了,样子略略愕然,关切地问,“Yolanda,你没事吧?哪儿不舒服吗?”

    凌语芊咬着唇,讷讷地看着她,然后,摇头,“没……没什么,我估计……估计是血糖低,刚才和……和总经理谈工作的时候,突然出现头昏目眩。”

    她艰难地瞎掰着,感觉两颊变得极热极热,不仅是因为撒谎的不自在,更因为,她似乎觉得有对幽邃的眼睛在紧盯着自己,对自己发出讥笑嘲弄的眼神,以致,她又禁不住地对他萌生了怨恨。明明是他坏,结果却要自己一次次地接受难堪,他要是不想……见到自己,大可直说,又何必这样叫李秘书进来“轰人”,难道,他就那么不愿意和自己说话吗?

    对她的编造,李秘书信以为真了,还更加担心和体贴,“那要不要我帮你叫医生看看?”

    “呃,不用,我已经好很多了,我……我办公室有药,我回去吃了药应该没事的。对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办公室?”凌语芊说罢,连忙低垂下头,只因不好意思迎上李秘书真诚担忧的样子。

    “当然可以!来,我们走!”李秘书马上挽住她,不忘对贺煜说声再见,然后小心翼翼地,朝外面走。

    凌语芊也没再看贺煜,继续低着头,借助李秘书的力量,总算勉强能走得自然,彻彻底底地离开这个豪华气派的办公室。

    办公桌后的人,这也才抬起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先是若有所思地盯着门口,随即拿起手机。

    其实,她的短信,他早看到了,她一发来,他就看到了,还反复地,看了好多遍。只是,一直都没有进去见她。

    我会爱你,好好地爱你,尽我全能,不顾一切地爱你,我定会让你不后悔娶我,让你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不顾一切地爱你……

    是啊,为了“爱”自己,不惜自作践去取悦爷爷!哼,自己当然不后悔娶她,婚姻,不就是一张纸吗,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撕掉”它!自己当然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因为,自己及时醒悟,没有沉沦太深,没有被她虚伪的纯真外表给迷惑住!

    冷峻的面庞,是越来越阴沉,越来越寒森,贺煜指尖在手机屏幕上熟稔地按动着,最后,随着他按下“删除”二字,那份充满真切、象征着无限深广的爱与眷恋,就这样被他给无情地扼杀……

    是夜,冰凉如水,安宁静谧,小小的单人床上,却有个人影在翻来覆去,还不时地传出极力压抑的呻(shen)吟。

    尽管今晚也已经用热水泡浸过下体,然后搽上药膏,但凌语芊还是感觉疼痛难忍,以致久久都无法入睡。

    不一会,房门突然被轻轻地推开,凌语芊隔着蚊帐惊见,母亲走了进来,缓缓走近自己,然后,她听到母亲忧心忡忡的询问,“芊芊,孩子,你没事吧,你没什么吧?”

    凌语芊心头震颤着,心慌意乱地看着母亲,在思忖着如何是好。

    母亲撩起了蚊帐,在床沿坐下,“你晚饭吃得很少,又这么早回房睡觉,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看医生?或者要不要吃药?乖,快告诉妈。”

    凌语芊也开始坐起身来,为了缓解下体的痛,两只腿依然一定程度地略张着,迎着母亲关切担忧的表情,她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隐瞒,“妈,我没事,今天工作太累,我有点吃不消,便早点回房睡觉,我真的没事,您不用担心,我睡够了,就好了。”

    平时不用加班,她吃完饭洗完澡后,都会在客厅陪母亲做一下手工活,今天忽然这么早回房,其实她也猜到母亲会疑惑,可她实在支撑不住,这次的痛,比上次还甚,下体俨如被烈火灼伤了似的,刚才就算躺在床上,都痛苦难眠,更何况是坐在外面干活呢。

    听她这么一说,凌母尽管仍有点狐疑,但也没多加细想和探究,叮嘱她好生休息,准备出去。

    不过才起身,凌语芊喊住她,待她重新坐下,迎着她疑问的眼神,凌语芊下定决心,终于果断说出即将嫁给贺煜的喜讯。

    凌母于是被震住了,好半响,才结结巴巴地问,“芊芊,你……你说真的?你真的跟天佑……跟贺煜结婚?他爷爷真的肯撮合你们?”

    “嗯!”凌语芊颌首,又把曾经与贺云清几次见面的情况也相告母亲,还有心中的疑惑,“其实,自从上次他找我,我就感觉不是很踏实,对那个愿望,也没特别放在心上,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一切都是真的,都是可以的,我今天顺便问他为什么肯帮我,可惜他不说。”

    凌母内心困惑也持续上升着,也在不断地思忖揣测,“莫非……他知道以前的事?知道你和天佑曾经相恋过?”

    “啊?应该不会吧,假如他知道,那他为什么不和我明说?”凌语芊继续满眼不解,伴随着呢喃,“可惜我不清楚天佑是怎样回去贺家的,也不明白他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起初我以为他心中记恨我,所以不肯认我,但细想回想又觉得不可能,他反而像是失忆了,可就算他失忆了,他家人或他自己也会去找回以前的记忆的,那也就可能查到他以前的相关事情,但实际上,他们家每一个人,似乎都不认得我。”

    “你说得确实有道理,可惜你又不敢贸贸然地问天佑,哎,本以为他爷爷知道一切,那就可以把之前的事告诉天佑,这样天佑会重新爱你疼你,但如今看来,他爷爷可能也不清楚。”凌母随着自个分析,愁眉苦脸。

    凌语芊定一定神,进入最重点,“妈,您认为我应该嫁给他吗?”

    凌母即时愣了愣,下意识地道,“这……这不是你的愿望么?”

    的确,这是自己的愿望,是自己一辈子的梦想,然而,她不知结果会是这样,不知贺煜的反应会如此强烈,不知道……他只是把她当做玩弄的对象,压根没想过要与她相恋甚至结婚。凌语芊心头微疼着,将贺煜的不高兴也说给母亲听,“他似乎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他……本来对我挺好的,却因为这件事,他变得很讨厌我。”

    她隐瞒了这两次被贺煜兽性欺凌的情景,毕竟,这样的事她羞于向母亲启齿,也不想贺煜在母亲心目中的形象受到毁掉,还不想,给母亲添更多烦恼和忧愁。

    因而,凌母拿不定主意,她握着凌语芊的手,先是静望,随即百感交集地娓娓道出,“芊芊,三年前妈曾经给了一次错的建议,所以,这次妈不敢再给你任何意见。如今你长大了,妈觉得,不如就让你自己去选择,你认为值得做,那就去做,不要顾虑太多!”

    认为值得做,就去做!

    三年前,当自己把身心都给他的时候,就已想着将来嫁给他,和他永远在一起,而且,这个梦想一直都没变,如今,梦想成真了,自己应该高兴、应该毫不犹豫才对不是吗?再说,事情都已发展到这个进度,已非自己一个人能决定,除了贺煜,他的父母应该也都知道这个消息了吧。

    望着母亲殷切和鼓励的眼神,凌语芊抿唇,重重地点了点头。也罢,假如将来要下地狱,那就下地狱吧,再也没有什么比这几年更痛苦的不是吗?至少,自己不再是孤零零的,只要能待在他的身边,凭着自己的坚持和毅力,凭着自己对他的一往情深,定能够化解他心中的戾气和怨恨,定能够让他重新爱上自己,给自己幸福和快乐!

    看到女儿眼中闪烁的坚定不悔的光芒,凌母由衷地替女儿感到高兴,一把抱住她。芊芊,妈可怜的孩子,乖巧懂事的女儿,妈祝愿你,梦想成真,务必梦想成真,一定会梦想成真的。

    熟悉而温暖的怀抱,让凌语芊心潮更加澎湃和激动,便也伸手揽住母亲瘦弱的腰杆,让自己深深地投入母亲怀中,深深汲取着那份令她永远依恋的伟大母爱。

    她们就这样彼此相拥,静静相拥,直到凌语薇的出现。

    “妈,姐姐,你们在做什么呢?姐姐不是早睡觉了吗?妈您怎么把姐姐给吵醒了?”凌语薇一身hello—kitty粉色睡衣,美丽的小脸也一副天真无邪状,黑白分明地大眼睛布满不解和困惑,好奇地疑问着。

    凌母和凌语芊暂且分开,凌语芊还朝凌语薇伸出手,温柔怜爱地道,“薇薇,来,你也坐下。”

    凌母略微挪动一下位置,刚好让凌语薇也坐下来,这张小小的单人床,顿时因为母女仨的挤进而变得更小,但也更温馨。

    “姐姐,你身体没事吧?妈妈说你可能不舒服,才这么早睡觉,还叫我不能来打扰你,噢……”凌语薇说着,迅速转向母亲,满眼自责和惊慌,“妈,对不起,我忘了,我刚才起床尿尿,经过姐姐的房间,见到你们都在,所以才进来想看看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吵醒姐姐的。”

    “没事,姐姐还没睡,薇薇别怕,别担心,妈不会怪你的。”凌母马上给小女儿一番安慰,慈爱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凌语芊也跟着附和,“是的,妈说得没错,而且,姐姐正好有个好消息要告诉薇薇呢,薇薇还记得天佑哥哥不?姐姐下个月28号要嫁给天佑哥哥了。”

    “天佑哥哥,那个曾经带我们去游乐场、长得好帅好帅的的天佑哥哥吗?薇薇当然记得!姐姐,天佑哥哥回来了?你要嫁给天佑哥哥?下个月28号,那正好是姐姐的生日,姐姐既可以庆祝生日,又能成为最美丽的新娘子,姐姐好棒!”薇薇顿时兴奋大嚷起来,眉开眼笑的,与方才的怯弱惊慌已经判若两人。

    凌母和凌语芊,则突然四目相视,齐齐震愣住。她们都忘了这个日子!整个心思都被那些震撼和顾虑所沾满,以致一时之间,忽略了这个日子的特殊!特别是凌语芊,想她前阵子还思量着希望贺煜能陪她过生日,谁知道生日那天竟是她和他的新婚之日,会是如此的极具意义,这,是老天爷对自己的特别眷顾吗?

    “对了姐姐,既然天佑哥哥回来了,那我以后是不是又可以跟天佑哥哥去游乐园玩?”凌语薇继续天真无邪地述说,把两人给唤醒过来。

    凌语芊一怔,想到某个顾虑,赶忙跟凌语薇道,“薇薇,对不起,其实我刚才说错了,他并非真的是天佑哥哥,他只是长得像天佑哥哥。”

    “啊?那天佑哥哥呢?姐姐嫁给别人,天佑哥哥岂不是很伤心?”凌语薇马上转为惊讶,还有淡淡的失望。

    凌语芊瞧了瞧母亲,得到其点头示意,继续撒谎道,“天佑哥哥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因此,他派了一个长得和他相同的人来陪姐姐。”

    “哦,明白了,天佑哥哥真好,竟然派姐夫来疼姐姐,那么,姐夫会不会也疼我?”凌语薇不愧是个“小孩子”。

    “因为姐夫很忙,天佑哥哥也不好意思委托他太多,他暂时只能答应对姐姐好,所以,薇薇千万别跟他提起天佑哥哥,他觉得天佑哥哥安排这个任务给他,让他很忙,心里其实……不是很高兴。”凌语芊努力解说着,见凌语薇突然嘟起了小嘴,马上又改为安慰,“姐姐其实已经决定好,打算用真心和爱意来打动他,让他像天佑哥哥那样宠爱和疼爱姐姐,薇薇这么可爱,不久也能打动他的。”

    凌语薇继续沉默了一会,道出,“那就是说,薇薇暂时不能跟他提天佑哥哥的事,千万千万不能,但薇薇可以用真心去打动他,让他像天佑哥哥那样喜爱和疼爱薇薇?”

    “嗯,薇薇真棒!”凌语芊欣然地笑了,又是对母亲瞧了一眼,也看到了母亲眼中发出会心的笑。

    不过,她们的笑容很快便凝住,只因凌语薇接下来提出的某个请求。

    “小敏跟我说过,她姐姐结婚的时候,她当了伴娘,那我可以不可以也当姐姐的伴娘,我看到小敏穿着白色的裙子,手里捧着美丽的鲜花,很多人都看着她,我也希望能和她一样。”

    很多人看着她……很多人看着薇薇……看着薇薇……

    “姐姐……”得不到凌语芊的回应,凌语薇不禁摇晃她的手臂。

    凌语芊依然方寸大乱,心中忐忑不定,直到凌语薇三度恳求,看着凌语薇那天真无邪的小脸布满的渴求和期待,她终于心不忍,点头答应,“好,姐姐结婚那天,让你当伴娘!”

    “芊芊……”凌母立即惊呼出声。

    凌语薇则已经站起身,跑到旁边的镜子前,手舞足蹈地欢呼起来,“太棒了,谢谢姐姐,谢谢!薇薇终于也能当伴娘了,终于也可以穿漂亮的裙子,像天使一样。”

    凌语芊瞧着,不由也被渲染了,心中尚存的一点犹豫彻底地消除掉。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实现薇薇这个心愿,这对别人来说是个很普通、很容易做到,然而对薇薇来说,却是非常渴望且存在一定难度的心愿!总之,自己会小心和努力,让她达成梦想,当一回真真切切的天使,人间最可爱、最美丽的小天使!

    于是,凌语芊握住母亲的手,安抚道,“妈,您别担心,距离婚礼还有一个月,我会好好教导薇薇,你也可以教她,薇薇那么聪明,一定不会出错的,一定不会!”

    凌母便也不好再说什么,看着小女儿前所未有的兴奋模样,她何尝不感慨,不激动,何尝不想帮小女儿实现这个明明很简单但实则包藏着种种困难和隐患的梦想!

    想通之后,两人彻底放下担忧,陪着薇薇一起兴奋一起庆祝,向来都弥漫着愁云惨雾的小房间,今晚突然起了极大的变化,到处充满了高兴、欢笑、快乐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