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73 说出了真相(高潮继续)

073 说出了真相(高潮继续)

    http://

    温馨提示:精彩片段一已经出现,在073章:痛并快乐着的新婚之夜【大**,精彩片段一】,还没看过的亲们请先去看看哦。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O(n_n)O谢谢!

    ——

    泪水夺眶而出,滑过她的眼角,连绵不绝地,持续不断地,她没阻止,也不去抹掉,放任它们如滔滔江海般涌流,一窜窜地没入她的发丝,没入她身下的被褥中。

    她在悲伤欲绝,他却呼呼大睡,丝毫感觉不到她的痛。

    不知过了多久,凌语芊终停止落泪和低泣,轻轻地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让他平躺在床上,她则拣起那件普通睡袍裹住身子,下床,这才发现,身体比预期中严重得多。

    浑身骨头像是被拆散了似的,那腰儿也像是被折断了似的,疼得厉害。下面更灼痛无比,导致两脚瘫软无力,幸亏她眼疾手快及时扶住床缘,才避免扑倒在地。

    她皱起眉,苍白的小脸露出吃疼的表情,稍停片刻后才重新站直身子,小心翼翼地试着迈动脚步,先是找到手机,拖着乏累不堪的身子一步一步地走进浴室,最后,在浴缸旁边的地毯上坐下,背靠着浴缸,两脚呈微屈状态张开着。

    一切都摆弄自然后,她拨通采蓝的电话。

    电话大约响了十几秒钟,总算传来了冯采蓝的回应,带着浓浓的鼻音,“喂——”

    “采蓝,是我,对不起,这么晚把你叫醒。”凌语芊嗓音低低的,先是道歉。她知道,自己实在不该扰人清梦,可她真的等不到明天,内心极度的彷徨和痛苦,急需与人倾诉和分担,唯一的对象,便是这个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好朋友。

    “语芊?语芊你这么晚还打电话给我?发生什么事了吗?”冯采蓝顿时清醒了不少,“对了,难道贺煜还没回来?他彻夜不归?”

    “不,他早就回来了,他……”凌语芊略作停顿,咬了咬唇,毅然告知今晚的情况,说到最后,泪如潮涌。

    冯采蓝估计被震慑到了,凌语芊明明整个情况都一并相告,她却还焦急地问:“语芊,那你告诉他了吗?你还没如实解释的吧?”

    “没有,好几次本来我想告诉他的,但最后都忍住了。”凌语芊边说,边下意识地摇着头。

    冯采蓝则大大呼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记住,千万别告诉他,这个时候绝对不宜抖出那些过往!先别说他不会相信,即便信了,估计更愤怒和痛恨,他会觉得,当年你们家人因为他一穷二白而逼迫你和他分手,觉得你也选择家人放弃了他;如今,他认宗归祖了,成了亿万家产的继承人,你就嫁给他,不明就里的他,可能会更觉得你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孩,更觉得你父母是爱富嫌贫的势利眼。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个难以原谅的深痛和屈辱,更别提他这个倨傲狂妄、自尊极强的男人。所以,千万千万不能告诉他!”

    听着采蓝的分析,凌语芊本能地颌首,采蓝说得确实没错,刚才自己宁愿死命承受着他一次接一次的虐爱,也不敢解释出当年的真相,就是担心他听后会怀疑,而且即便信了,也一定会恨自己,会更生自己的气,就像当年,自己被逼无奈跟他提出分手的那个夜晚,狂怒的他简直想杀人,自己俨如已经死过一回。

    “语芊,我知道你的身体一定很痛,可你记住,身体再痛,忍忍就过去了,而精神上的永久折磨才是痛苦的煎熬,才是人类无法承受的。正如我们之前讨论,他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还不晓得;他的家人隐瞒他当年流落在外的真相,而是对外宣称他自小出国留学,这期间的玄机,我们也丝毫不清楚。如今他完全不记得你,你要是贸贸然说出当年的情况,在没有曾经的爱情基础上,他体会不到你的苦,反而只会更生气,更恼怒,甚至更鄙视。所以,你还是得照我们先前商量好的计划,先弄清楚这些情况再做打算。”冯采蓝继续劝解道。

    凌语芊思忖犹豫着,一会,顺便把另一个秘密也说出来。

    冯采蓝听罢,再一次震撼,“语芊,你……你说真的?当年……你真的堕过胎?你打掉你和他的孩子?”

    “嗯!不过当年我没有告诉天佑,我只提到分手,他就怒了,其他的事根本还来不及说,就连分手的原因他也不愿意听我解释,他只知道,我违背了我们的诺言,我们曾经说好永远不分离,但我却首先提出分手,所以他很生气,很生气……”昔日的回忆,再次随着话题涌上了凌语芊的脑海,还包括那个冷寂黑暗的深夜,避免让父亲找到联姻的那个富人家发现,自己跟随母亲偷偷去医院,在母亲悲伤痛哭的又跪又求中,不得不服下医生配给的人流药,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无奈扼杀掉肚里尚未成形的胎儿,扼杀了自己和天佑的第一个爱情结晶。

    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当时的痛,刻入骨髓,凌语芊不由再次泪流满面。

    冯采蓝体会不到她的痛,继续自顾给着提议,“语芊,既然这样,那更不能把真相告诉他!还是刚才的决定,先争取让他重新爱上你,最好,你重新为他怀孕,为他生个宝宝,届时他就算知道你当年堕胎的事,也不至于再追究,毕竟,这个遗憾已经弥补了。”

    说着说着,采蓝语气转为乐观起来,“对了,他在意你是否处女,说明他心里其实喜欢你,语芊,这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件好事。我跟你说,报纸杂志都经常提到男人的处女情结,但也就是当即生气和郁闷罢了,事后便慢慢接受了。其实,不就是一层膜嘛,如今又不是封建社会,婚姻并非盲婚哑嫁,而是必须经过深入了解,这也就不可能做到每个女人的丈夫都是自己第一个男人的,贺煜这个大色狼凭什么要求这个呀,所以我想,等他明天睡醒了,会像其他男人一样,慢慢接受的。呃,再或者,你跟他说小时候骑单车不小心弄破的?”

    “啊……这……”凌语芊暂且从痛苦回忆中出来,迟疑惊诧。

    “噢,算了,还是别骗他了,免得节外生枝,这事就这么决定,什么都不说,反正最激烈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接下来你就多哄他,多迁就他,尽可能让他感觉到你对他的深爱,让他觉得你是真心想融入这个大家庭,想和他白头偕老,不出几日,他定会忘得一干二净了。”冯采蓝说罢,不经意地打了一个呵欠。

    凌语芊于是再露内疚,“采蓝,对不起,你先去睡吧。”

    “呃,没事,我听着呢,没关系。”

    “刚才我心里很乱,乱得简直要疯了,便想到找你,谢谢你采蓝,我心情平静很多了,你先去睡,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那行,今晚就先这样,你也别想太多,好好睡一觉,有事,随时打给我,一定要打给我知道吗?”冯采蓝由衷地叮嘱道。语芊的生长环境与自己不同,自小在温室里长大,倍受家人呵护和关爱,很多事情没经历过,也就不懂如何处理。不像自己,很多事情在市井间耳濡目染,懂得自然比她多。语芊向来体贴人,若非太伤心无助,否则不会深夜吵醒自己的,如果不是考虑到情况不方便,自己还恨不得立即奔到这个令人心疼的好朋友身边给予安慰呢。

    于是,她们彼此话别,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

    凌语芊依然握着手机,一脸呆愣的,静静回想采蓝方才所说的那些话,而后,混乱的心彻底有了决定,在心里默念出来,“天佑,请原谅我暂时还不能坦白,承蒙老天的厚爱和补偿,我好不容易再遇上你,好不容易有机会嫁给你,我不能失去这个机会,否则,我担心以后不知怎样还能靠近你。如今的你,把我当成一个陌路人,在没有曾经那些深刻爱情的基础上,我不敢赌,真的不敢去赌!请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弄清楚三年前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把我当陌路人。在你重新爱上我后,我对你解释和赎罪,我想你会慢慢原谅我,会谅解我当年的不得已,毕竟,你曾经是那么地爱我、宠我,不想我受到丝毫悲伤和难过的不是吗?”

    悲观的心,渐渐转成了乐观,希望突然重燃,凌语芊又是怔愣了一会儿后,把手机放在一边,站起身来,往浴缸注满热水,脱去睡袍,走了进去。

    酸痛疲惫的身子,在热水泡浸下得到了舒缓,凌语芊坐在浴缸里,看着身上每一处伤痕经由热水渗透,情不自禁地回想当时被他蹂躏的情景,随即还暗忖着接下来他会不会继续这样对自己,会不会每天晚上都这样欺负自己,毕竟,他那惊人的**,自己是领略过的。

    记得前几次被他用手蹂躏,她还想着情愿他占有自己,那样说不定情况没那么严重,但实际上,这样比那样更难堪。被他冷血兽性地占有,除却引发难以言表的痛,她还羞愧无措地发现,那剧痛当中夹着一股**的感觉,自己的身体竟无法自控,不争气地为他绽放,为他渴求,为他娇喘,特别是当他每次she出精华时,她都感到一股激流猛进的快慰,那是,**!就像以前那样,每当他带领自己攀上**的高峰时,便体验到一种极乐的**!

    当然,这样的感觉不能让他知道,不然,自己肯定会招致他的嘲笑,他肯定会认为自己犯贱,明明被虐着,却感到了快乐,然后,会使出更坏的办法来折磨自己。

    她从不知道他这么坏,离别三年,他竟然变得如此之坏,难怪外面那些人说他冷酷无情,在她看来,他根本是个没有人性的野兽,然而,自己却偏偏爱上这个野兽,一直爱着这个野兽,即便他给过自己很多伤害和痛苦,自己依然坚持不悔地爱着他,就像现在,心里也只是淡淡的怨,更多的,仍是深深的眷恋。

    她思绪不禁又转到三年前,当自己执意和父亲反抗挣扎时,父亲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话,“我看你是鬼迷心窍,被那小子下了蛊惑,不然,你不会这样杵逆我!”

    其实回想起来,父亲的话不无道理,自己的确像是中了天佑的情毒,还中蛊甚深,这辈子恐怕再也无法摆脱。以前,有天佑宠着爱着,有那些美好的回忆,自己觉得即便中了他的情毒也无所谓,可现在呢?他对自己再也没有爱,有的,只是厌恶、愤怒甚至痛恨!

    上个月,贺爷爷答应自己愿望时曾说过:丫头,你想嫁给阿煜?那你必须不怕苦,不怕痛,甚至乎要做好炼狱般的准备。

    爷爷真是神机妙算啊!难道爷爷早就清楚贺煜会这样?又或者,爷爷指的伤和痛,甚至炼狱般的生活,是别的?还没来临?

    思及此,凌语芊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这也才发觉,水凉了,随着她思绪的游走,浴缸里的热水已变成了冷水。

    她于是起身,抹干身子,重新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衣穿上,然后回到床前。

    他依然睡得很沉,白天一直在奔波劳碌,又喝了那么多酒,加上几乎欢娱了整夜,不累才怪呢!她忍不住,伸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使劲捏了一把。他没有醒来,于是,她撅起小嘴,凝望着他,回想曾经和他在一起的美好画面,渐渐地,连心中那少许生气和怨恨也消除了,整个心房又是盈满了对他的爱,对他的眷恋。

    出嫁前,母亲一再叮嘱自己,说当年自己对不起天佑,这是老天爷给机会自己补偿,自己一定要好好地赎罪,不管遇到什么,都得咬紧牙关坚持下去;而婚礼上,爷爷说过,要包容他,谅解他,深爱他,与他同舟共济,相伴一生。

    所以,自己会坚持下去,还坚信,能唤醒他,能唤回他的爱,然后解开当年的误会,令他重新给自己幸福和快乐!

    心,总算舒坦了,天也渐渐亮了,淡紫色的玻璃泛出点点灰白色。

    凌语芊开始梳洗,换上一套居家服。母亲说,结婚的头三天都要穿新衣服,故她专门买了三套,今天,她选中的是紫色长袖T—恤配米色休闲长裤,长发用丝带随意拢在身后,整个人异常清新淡雅,却不失端庄。

    由于天刚蒙蒙亮,到处依然静悄悄的,她下到楼下,越过安静无人的大厅,走出【华韵居】,先是条件反射地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而后,来到贺云清居住【华清居】。

    一个年约六旬的老妇人,正在忙碌着,见到凌语芊,不禁错愕。

    “张阿姨,早上好!”凌语芊首先打招呼,眼前这个老妇人,是贺家的老保姆,已在贺家干了三十多年。

    张阿姨顿时又是一阵愣然,那犀利的眼眸,光影晃动。

    凌语芊继续嫣然浅笑,说明自己的来意,“我是来为大家做早餐的,对了,我知道爷爷喜欢吃面条,爸喜欢吃牛奶配花生糊,妈喜欢蜂蜜水和吐司面包片,贺煜喜欢咖啡,贺熠喜欢牛奶加荷包蛋,但其他人的口味,我不大清楚,张阿姨在这儿干了这么多年,应该多少有点了解,麻烦阿姨能否跟我说说呢?”

    温婉的嗓音不轻不慢,语气很柔、很有礼貌,张阿姨默默地听着这番述说,内心继续发起了震颤。她和老伴在贺家服务了三十多年,算是这儿的元老,贺老爷子平时待他们很好,以致贺家其他成员也给几分薄面,她和老伴于是将贺家当成了自己的家,打算做到老,也因此,她对贺家的情况非常留意,自然知道眼前这个丫头的背景,还有众人对这丫头的态度,所以,她不想和这丫头太过熟络,免得受到其他人的膈应。

    而凌语芊这边,并没具体了解过张阿姨的底细,只想她能在贺家工作这么久,应该有一定的地位,态度傲慢在所难免,毕竟,自己才嫁进来,自己是以普通的出身嫁进豪门,受到冷漠也不出奇,因而,她笑容不减,继续道,“对了,阿姨和大叔好像都是喜欢吃萝卜糕,那我等下也一起做。”

    果然,张阿姨不再沉默,尽管语气迟疑,但总算应了,“大哥喜欢红豆粥,大嫂喜欢水晶饺;三哥喜欢吃肠粉,三嫂喜欢吃白粥加酸豆角;四哥喜欢吃米粉,四婶喜欢吃芙蓉糕;大姑奶喜欢吃玉米饺,六姑奶喜欢吃金沙包,阿炜喜欢……至于我们那份,你不用准备了,谢谢。”

    张阿姨一口气说了大约三分钟,把所有人的喜好都点了出来,她口中的大哥,三哥四哥等,是指贺一然几兄弟姐妹。

    凌语芊发挥其速记能力,飞速挥笔记下,然后,道谢。

    张阿姨表情腼腆,又道,“大冰箱里都有这些材料,你自己一个人能搞定吗?”

    “假如张阿姨能帮我,那最好不过!当然,阿姨要是有其他事忙,我自己来。”凌语芊依然笑容可掬,晶亮的眸子透着一抹渴慕和诚意。

    张阿姨稍顿,轻声道,“我……帮你吧。”

    “谢谢张阿姨。”凌语芊再度感谢,笑脸更如花般灿烂。

    连张阿姨,也不禁感到一阵炫目,下意识地会以了微笑。

    她们事不宜迟,一起进入厨房。毕竟是负责一家二十多口人的膳食,厨房很大,很干净,厨具应有尽有,总共有五只大冰箱和三只小冰箱,里面摆放着各种各类的食物,丝毫不亚于那些酒楼的后厨。

    凌语芊先是看傻了眼,张阿姨则开始为她介绍和阐述一些相关事宜,譬如哪些食物摆放在哪些地方,还教她如何整弄那些糕点,态度已由起初的冷漠逐渐转向热衷,特别是看到凌语芊绝色的容颜一直挂着谦逊敬重的笑,她内心也分外舒服,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了原本的亲切个性。

    在这儿干活多年,虽然贺家的子孙们素养都很好,没人会因为她是下人而不给好脸色看,但也不会特别亲热或熟络,更别说像眼前这个年轻女孩的大方得体和毫无架子,看来,贺煜是娶对了老婆。

    心思细腻的凌语芊,自然也看出了张阿姨的改变,暗暗为此高兴和欣慰,不由干得更卖力,偶尔还会趁空和张阿姨搭讪,聊一些家里长短,神态一直维持着客气和尊重,以致彼此之间的关系在这短短两个小时中就突飞猛进,张阿姨,算是彻底为她折服了!

    “丫头,瞧你都满身大汗的,快去洗个脸,或者换套干爽的衣服。”张阿姨对凌语芊的称呼,已由语芊变成丫头,更亲切了。

    凌语芊冲她微微一笑,“那张姨也休息一下哦,还有,谢谢阿姨!”

    说罢,她暂且拜别张阿姨,回到华韵居,回到卧室。

    贺煜,醒了!他还躺在床上,眼睛也还闭着,不过,她看到他眼皮的跳动。她本能地想走过去,然而想到他昨晚的坏,她便忍住了,把方向改为衣柜那儿,取出一套白色雪纺及膝短裙,再次进入浴室。

    她洗脸,梳发,换上裙子,裙子是高领款式的,正好可以遮住他昨晚在她脖颈上留下的深刻吻痕。

    当她离开浴室重返房间时,见他仍然躺在床上,无动于衷,她不禁嘟了嘟小嘴,结果,还是缓缓走去,停在床前沉吟数秒,轻声地道,“我煮了早餐,你快起床吧,已经八点钟了。”

    他没反应。

    凌语芊俏脸不觉一暗,稍后,重返衣柜前,打开他那个衣柜,正翻看着衣服,忽闻身后响起脚步声,她回头,正好见到他高大强健的背影没入浴室门内,身上只穿着一件底裤。

    她先是对着浴室门口呆愣了一阵,随即收回视线,重新为他挑选衣服,今天刚好星期天,又碰上是新婚燕尔,他应该不会出门的吧?所以,她帮他选了一套舒适休闲的居家服。

    可惜,他出来后,拿的不是她选的衣服,而是自个挑了一件象牙色长袖衬衣和黑色西裤,对着衣柜上的全身镜,慢条斯理地穿上。

    她静静看着,瞠目结舌,直到他穿戴整齐,径直朝房外走去。

    她习惯性地咬了咬嘴唇,望着他走过的空荡荡的门口,一会,将他衣服放回衣柜里,跟着下楼,发现贺煜还在大厅,贺一航、季淑芬和贺燿也在,他们似乎准备出门了。

    “爸,妈,早上好!阿燿,早上好!”她走近,问好。

    “大嫂,早上好!”贺燿立即礼尚往来。

    贺一航饱含深意地注视着她,点了点头。

    季淑芬则视若无睹,连看也没看她。

    凌语芊内心涌上一股难过,下意识地看向贺煜,然而,迎接她的是一样的漠视。

    “过去吃早餐吧。”贺一航道了一句,把气氛给缓和。

    他和季淑芬走在前头,贺燿在中间,最后,是贺煜,凌语芊便也快速脚步,跟在贺煜的身边。她边走,边看着他,希望他能侧目看一下自己,可惜,他目不斜视,还仗着有一双修长的腿,走得甚快,害她追得气喘吁吁,直到华清居大门口,他才放慢脚步,而她,也松了一口气。

    偌大的饭厅里,部分人已经抵达,他们坐下之后,其余的人也陆续出现,张阿姨和另外几个保姆为大家一一呈上早餐。

    “张姨,今天的早餐很丰富哦,是庆祝阿煜新婚吗?”贺云清忽然笑吟吟地道。

    张阿姨也马上笑着解释,“今天的早餐全都是语芊弄的,我只帮工而已!”

    她这话一出,在座所有人,皆怔然。

    贺云清又惊又喜,“真的?这些早餐都是语芊做的?”

    “嗯!天刚蒙蒙亮这孩子就跑来找我,问大家都分别喜欢吃什么早餐,然后刻不容缓地准备,做了足足两个小时呢!”张阿姨毫不吝言地汇报,语气透着欣赏和称赞,她已为凌语芊深深折服,也就不顾自己和语芊熟络会否招致任何不便和排斥。

    贺云清更加赞许,目光转到凌语芊那,“丫头,你怎么想到这样做的,可辛苦你了,其实没必要每人都弄不同的,我们平时都统一吃。”

    凌语芊讷讷地笑,细声地解答,“今天是我嫁进来的第二天,又正好碰上周末,大家都能集中在一块早餐,我便试着做做,算是……我对大家的一份心意,味道不及张阿姨的好,希望大家别介意。”

    “呵呵,怎么会介意,不管味道如何,当凭你这份心意,就值一百分,何况,我看卖相挺好的,味道准没错!”贺熠抢先一句,表扬出来。

    贺燿跟着附和。

    然后,贺云清兴致盎然地招呼大家,“你们都谢谢语芊吧,还有,记得都吃光哦,别浪费了语芊的一番心意。”

    众人听罢,领命,纷纷看向凌语芊,给予各种目光,凌语芊一直淡笑,注意力最后停在挨着她而坐的贺煜身上,相较于那些人的客气,他依旧面无表情,一个赞许的眼神也吝于给她。

    心里不自觉地涌上委屈和憋闷,又碍于大家在,凌语芊只能极力忍着,默默吃着早餐。

    一会,贺云清忽然再发话,神态变得严谨和认真起来,“语芊,你现已经是我们贺家的媳妇,工作方面,我想给你调整一下,除却你现在的职务,以后你还担任总集团的公关部总监,负责集团一切对外宣传和策划,包括所有新楼盘的推广,一开始你可能会觉得吃力,不过你可以慢慢来,公司会有同事协助你,阿煜也经常会教你的,我们还会安排你接受一些培训。”

    此话一出,大家都被震住,各种目光齐刷刷地朝凌语芊望过去。

    这,是前所未有的殊荣!

    贺氏集团业务涉及甚广,也就代表着每个部门的负责人职能极大,凌语芊这个总监也不例外,而且,宣传策划是对外的,要打交道的人都是大机构和政府,她肩负重任的同时,也会积累丰富的人脉关系,再者,贺家房产上推出的楼盘和别墅,除了卖给普通民众商贾,还包括那些亿万富豪与政要,凌语芊有机会与这些人打交道,那是多好的人脉啊!

    贺炜的妻子,李妮娜一张俏脸已然变黑,看向贺炜,发出委屈的眼神,“想当初我是嫁进来第二年才当财务部主管,她竟然第二天就打入总集团,你爷爷根本就是偏心。”

    “你能跟她比吗?你又不是不知道爷爷和她的关系!”贺炜也眉头一挑,默默回应着。这个小肚鸡肠子男人,记仇得很,依然不放过任何狂踩凌语芊的机会。

    而凌语芊本身,也愣住了,如此重任,令她惊喜又兴奋,百感交集和不知所措,她担心假如自己无法胜任的话,会辜负了爷爷的厚爱,会给贺煜这个新任总裁带来麻烦。然而,她同时又希望能领命,这对自己的未来人生绝对是个极好的帮助,最主要的是,自己可以跟贺煜共同拼搏,可以经常相处。

    想罢,她目光再次转向贺煜,想知道他是什么反应,会给自己什么提示,谁知,他冷漠依旧,眸色深深得令人捉摸不透,令人根本无法猜出他内心想的是什么。

    倒是贺熠,首先恭喜出来,“语芊,大好机会哦,还不赶紧谢谢爷爷?”

    他会心地笑着,温润如玉。

    凌语芊回以嫣然一笑,再沉吟片刻,对贺云清感激地答复,“谢谢爷爷!”

    贺云清眼笑眉飞,满腹欣然。

    这事就此告一段落,大家都没说什么,各怀心思地继续吃着早餐。

    一会,贺煜忽然起身,“爷爷,你们慢慢吃,我回公司了。”

    瞬时间,大家又错愕,贺云清也微皱了下浓眉,“回公司?今天可是星期天呢?阿煜,你新婚,爷爷准许你放假,这几天你就好好陪语芊。”

    凌语芊也本能地伸出手,拉住贺煜垂放在腰侧的大手,发出无声的乞求。

    贺煜笔直劲拔的身板,倏然一僵。

    ------题外话------

    关于这几天有些亲提到芊芊目前有点柔弱,紫想借此说明一下。

    在小说中,人物的个性和魅力是随着故事的发展而体现出来,根据情节的安排,目前芊芊有可能是弱了点,这和她自小在温室成大的环境有关,所以要给她一点时间,她其他的魅力人格和优点会在接下来的发展中一一呈现出来,所以亲们请别着急,请耐心往下看,紫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本文是紫写作以来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多的一部作品,无论构思、架构、内容、情节、人物等都是紫色出品中史无前例的,紫会很努力地把这个美好的故事写出来,也请大家多多支持紫,给紫鼓励和动力,让紫能诠释得更精彩感人,先此万谢,谢谢大家,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