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76 深深眷恋

    http://

    高峻留意到了凌语芊的异常,不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整个人也霎时一愣。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正好这时,贺煜猛然看了过去,锐利的鹰眸,先是一阵错愕,紧跟着,怒火即起,迸出一道道凌厉而阴冷的光芒。

    相较于贺煜的横眉怒目,高峻黑蓝相间的眼眸一片平静,与贺煜对视了数秒,随即收回视线,体贴地对凌语芊提议道,“芊芊,我们换过一家餐厅?”

    凌语芊满眼伤痛和责怨,依然紧盯着前方,她知道,自己确实应该离开,离开这个令她痛彻心扉的画面,可最后,她摇头,淡淡地道,“没事,我们坐下吧。”

    话毕,她已经继续往柔软的大椅坐,美目也收了回来,垂向洁净高雅的桌面。

    高峻随着坐下,先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会,拿起菜单,边翻阅,边若无其事地道,“我今天在这附近见客,顺便到处走走,想不到会碰上你,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

    凌语芊脸庞缓缓抬起,冲他盈盈一笑,笑容里隐隐透着一股哀伤,令人看着生疼。

    高峻胸口似被刀子轻轻刺中,揪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同样笑对着凌语芊,“这间餐厅我是第一次光临,都不知道有什么好吃呢?你呢?之前来过没有,又或者,我们叫店长推荐?”

    “我也是第一次来。”凌语芊讷讷地道。

    “噢,那看来我们只能找店长了!”高峻又是耸了耸肩膀,将守在几米之远的侍应喊来,礼貌地道,“请问你们这里有什么特别好吃的招牌菜?”

    侍应一听,不假思索地念出一大段,结果,高峻点了意大利馄饨汤、鲜肉盘、烤羊排、米兰小牛胫肉、红炖白豆牛肚、茄汁鲈鱼、提拉米苏、芒果布丁甜品,当然还少不了一瓶醇厚香浓的意大利葡萄酒。

    侍应带着单子走了,凌语芊开口,“其实只有我们两个人吃,并不用点这么多菜。”

    高峻意味深长地笑,“中国有句古话,化悲愤为力量,但现如今,更流行的似乎是化悲愤为食量,你等下可以用狂吃东西来冲走你的伤心,再或者,你需要的话我还可以陪你疯狂购物!”

    凌语芊一怔,“我……我没有伤心。对了,你……要不要过去和他打声招呼?”

    “和谁?贺煜吗?虽然我很想和贺氏这个大企业合作,但对贺煜这种背着妻子出来鬼混的男人,我打心里鄙视!”高峻说着,露出不屑的神色。

    凌语芊略略沉吟,下意识地为贺煜辩解,“那个女人叫李晓彤,是他的女朋友,他并非因为……爱我才娶我。”

    “不管她是谁,不管他现在爱的是谁,既然他选择娶你,那就该负起应有的责任!人的一生当中,女朋友可以有很多个,但妻子,只能一个,所以,他现在这样做,根本就是混蛋所为!”高峻越说越激愤,突然作势要站起来,“行,我过去,我过去骂他一顿。”

    凌语芊花容失色,一时情急,连忙伸手按在他的手臂上,“别,高峻,不用,别过去,别过去!”

    生意场上的客套谄媚,她懂,刚才提醒他,是发自真心,不想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让他给贺煜留下坏印象,谁知结果会弄巧成拙,这不是存心让她内疚嘛!

    她咬着唇,娥眉微蹙,冲他摇了摇头,美目尽是乞求之色。

    幸好,侍应开始来上菜了。

    高峻总算冷静下来,把注意力转到菜肴上,先是短语评论一番,随即叫凌语芊起筷,整个人已变回先前的温和,好像刚才的冲动情绪没发生过似的。

    凌语芊暗暗松了一口气,在他的招呼下,便也开始享用起来。边吃,边把话题转到他的身上,希望彻底消除他的怒气。

    “看你的样子,不特别像土生土养的中国人,你能告诉我,你的来历吗?”凌语芊迟疑地问着。

    高峻眼底飞快闪过一抹精芒,漫不经心地道,“我是混血儿。”

    “混血儿?”难怪了!

    “我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美国人。”

    “噢,那你现在跟父母一起住吗?你父母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凌语芊越发感兴趣。

    “我自小跟母亲长大,没有父亲,其实,在法律上那不算是我的父亲,因为他没有和我母亲结过婚,他只提供了一颗精子,然后就再也不理我们。”

    听到此,凌语芊顿时又是一阵歉意,“呃,对不起,我……”

    高峻则习惯性地耸耸肩,“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我自小过得很快乐。所以,有没有父亲对我来说,没啥大不了。我母亲也很坚强和独立,也过得很好!”

    凌语芊继续讷讷地笑,静默了下来,向来听说美国女人很独立,想不到是真的,而且,看他母亲把他抚养教育得这么好便知那个男人似乎真的没有给他们带来很大的打击。

    “我母亲是我见过女人当中,最坚强开朗的,有机会的话,我介绍你认识。”

    “好!”凌语芊点头,然后继续吃东西。

    高峻也悠然享用各色佳肴,一会又开口,把话题转到食物上,对凌语芊展现出他幽默风趣的一面,好几次都逗得凌语芊忍禁不俊,娇笑连连,先前悲伤的心情已不知不觉中消退,变得彻彻底底地泰然自若,把不远处的那一桌也暂且忘却了。

    自然也就不知道,她这快乐欢笑的一面,被某人给看到,引致某人怒火中烧,盛怒如雷,鹰眸暴戾冰冷,那一道道射来的锋芒,简直可以把她给毁掉。

    整顿饭,凌语芊吃得很快乐,竟然真的把所有食物都吃光,当然并非化悲愤为食量,而是因为高峻!彼此见面虽然仅有三次,可他带给她太多太多的惊喜、感动和快乐!越和他交谈,她越是发现他的好,同时,也越发觉得他神秘,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还会表现出什么!

    不过,这美好的心情,到她吃完饭去厕所时,正式结束。

    她刚小解完毕,准备走向洗手台洗手,猛见李晓彤已站在那,正对着镜子梳理着头发,精明敏锐的眼眸,尽是轻蔑之色。

    凌语芊稍作思忖,还是走了上去,停在另一个洗手盆前。

    “终于如愿嫁到豪门,是不是感到很幸福很快乐?”李晓彤忽然做声,嗓音里充满嘲讽。

    凌语芊刚触碰到水龙头开关的手,一停。

    李晓彤转为冷笑,“只可惜,你得到他的人,得不到他的心!还记得我那次跟你说过的话吗,他只是犯了一般男人的风流毛病,贪恋的,只是你的身体,等时间久了,那股新鲜味过去了,你就会像被处理垃圾一样地扔掉。”

    凌语芊手指重新动了动,拧开水龙头。

    哗啦啦的水声中,继续响着李晓彤的侮辱,“目前,你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发泄**的工具,哪天你身上这股味不‘骚’了,这段婚姻也就没啥意义!但,你不值得同情,因为这是你咎由自取,既然你要当第三者,那就得受到惩罚,这样的后果,便是对你的惩罚!不过我看,你似乎也不会要人同情,瞧,你很懂得发挥资本呢,迷惑一个又一个,但你似乎忘了,身为一个豪门媳妇,大庭广众之下和另一个男人暧昧娇喘,嘻哈戏耍,你难道就不怕把贺家的名声给败坏了?你不要脸,贺家还要!”

    凌语芊心房已被悲愤填满,但依然不吭声,两手机械性地相互轻擦着。

    “当然,像你这种出身的人,永远不会明白这个道理,正如我先前和你说,无知下贱的你,根本配不上贺煜,永远都不配!”李晓彤义正辞严,做出最后的批判,然后走了,留下一记鄙夷的蔑视,高傲地离去。

    而凌语芊,低垂着的脸庞已经一片惨白,在水花中的手,不停地颤抖,哆嗦。

    不,我不是第三者,绝不是第三者!我和天佑的刻骨之爱,你根本不知道,你不会明白,你不会懂!

    我也没有伤风败德,我和高峻是朋友相聚,我们或许谈笑风生,但绝无你所污蔑的什么暧昧娇喘和嘻哈戏耍!没机会在豪门长大的我,兴许不懂豪门某些规则,但也清楚,豪门并不阻止或不许正常的友谊交际!

    还有,我身上的味道,不是“骚”,我和你一样,同样是女人,假如一定要用味道,那么,你是什么味道,我也是什么味道!我没有你想象的不堪和无耻,即便我深爱贺煜,但我从没想过如何去诱惑他,反而,都是他折磨我,假如你知道他是怎么伤害我,你还会这么理直气壮地侮辱吗?

    李晓彤,曾经,你是那么的正义,让我感觉到温暖,感到钦佩,可现在呢,为什么就不能容我?为什么?

    我理解,你有你的痛,而我,其实比你更痛!事情发展成这样,冥冥中自有安排。我接受你恨我,怒我,但是,请别侮辱谩骂我好吗,请别想当然地污蔑诽谤我好吗?

    绝色精致的脸儿,缓缓抬了起来,依然很苍白,那清澈的眸儿异常的晶亮,亮得有点空洞。凌语芊掬起清水,拼命扑打着面颊,希望能够恢复红润,可惜许久都不成功,她作罢,转身,离开洗手台,步履沉重地步出女厕。

    回到餐厅内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往右看,那儿,已人去桌空。

    “芊芊,你怎么了?”高峻迎上前来,关切地问。刚才凌语芊上厕所时,他发现李晓彤也去,便心头一惊,想不到,她们真的交火了,相比李晓彤的趾高气扬,面色苍白的凌语芊恐怕是处于下风了。

    凌语芊不答,低声反问了一句,“单买好了吗?我们走吧。”

    高峻微怔,便也应一声嗯,见她已经自个朝餐厅外走,他赶忙跟上,出到门口时,体贴地问她,“你要回公司了吗?”

    凌语芊停下,望着他,不语,然后转看向四周。大路上,依然车水马龙,周围人来人来,各种广告牌闪烁不断,处处一片繁华的景象,可她却还是感到分外孤独和冷寂。

    “来,我送你……”

    “高峻,你等下还有事情忙吗?”凌语芊目光回到他的身上,猛然问。

    高峻一顿,摇头。

    “那能不能陪我走走?就在这附近走走!”

    高峻继续沉吟,而后,点头。

    凌语芊于是不再吭声,重新迈步,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耳边无法克制地回响起李晓彤在厕所的那些辱骂,渐渐地,她笑了起来,干涸的唇角勾起一抹凄然的笑,然后是冷笑。

    李晓彤,不仅你会冷笑,我也会,我也会!

    一直紧跟在她身边的高峻,瞧着她千变万化的表情底下却依然隐不去的辛酸和痛楚,顿觉自己的心房又是一抽一抽的揪痛。他很想问她,到底李晓彤跟她说过什么,甚至想搂住她,给她安慰和呵护。

    然而,他清楚明白,自己不能这样做,自己已经做出很多反常的行为,不能再破例,不能到头来会破坏掉整个计划。

    所以,他忍住内心那股陌生的感觉,继续默默地陪着她,不久,她主动提出了告辞。

    “高峻,谢谢你,真的很感谢!”凌语芊一瞬不瞬地望着他,水灵灵的美眸,感激尽露。

    高峻下意识地伸手,准备抚向她的脸庞,不过,只抬到一半便停止了,温柔地笑道,“我送你回公司。”

    凌语芊摇头,“不用了,我懂得回去,你也去忙吧,对不起,占用了你这么多时间。”

    高峻继续微笑,摇头。

    “再见!”凌语芊说罢,转身,但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头,呐喊,“高峻,谢谢你!”

    她彻底地离去,纤细娇小的倩影在热闹人群中,显得很渺小;同时,又显得很坚韧,蕴藏着一股勇往直前的力量。

    “芊芊,祝你快乐!”高峻默默地说出六个字,继续目不转睛地送着她,直到她小小的身影没入人潮……

    凌语芊回到办公室后,刚好下午2点15分,她稍作休息,喝了几口水,然后带起文件,来到会议室。

    这是她头一次出现在贺氏集团最高级的会议室,这儿专门为董事会设立,空间不是很大,大概300平方米,但装潢得非常富丽堂皇和豪华气派。

    集团的股东总共十来个人,根本无需太大的空间,贺氏这样规划,因材制宜,不得不说很高明,这规划者,是爷爷贺云清呢?还是曾经担任过总裁的公公贺一航?又或者,是现任总裁贺煜?

    由于她早到,偌大的会议室此刻只有她一人,幸好每个座位前都放有牌号,她很快便找到自己的位子,不远不近,在中间位。

    她缓缓坐下,把文件放在桌面上,先是为中午的余痛哀悼片刻,然后彻底抛开那些悲伤,再次打量起整个空间,直到其他人抵达。

    她起身,回头,准备跟他们一一问好,不料首先碰到的人,是贺煜。

    高大挺拔的身躯,一如既往地散发着冷冷的王者气势,俊美绝伦的面容毫无表情,即便对他,也吝于给予一丝笑容。她咬了咬唇,便也不再看他,待他走过去,对紧跟而来的振峯露出笑靥。

    池振峯也温和浅笑,“Yolanda,你来得很早哦。”

    凌语芊继续抿唇,来不及接话,因为,她要继续迎接其他的股东,那些人看到她,皆微愣,继而回以客套的笑,只除了大伯贺一然视若无睹,贺炜则满眼鄙夷,令她高兴惊喜的是,爷爷贺云清也来了!

    不过,今天的会议,爷爷并无坐在中间的主席位上,而是由贺煜主持,大家的目光,也就围着贺煜转。

    以前,她也看过贺煜施号令下的一面,但当时只是他和自己,偶尔还有其他一些同事,并不像现在这样,在座的,都是公司的股东和高层,是能在董事会起到一定抉择作用的人群。

    尽管如此,丝毫没影响到他的魄力,他依然一代帝王似的,冷傲自信,凌厉的鹰眸一一扫视众人,巧舌如簧地说出自己的宏韬伟略,语惊四座,让那些股东听得频频点头,赞许四出。

    凌语芊也不例外,还情不自禁地又为他沉沦了,原先对他的怨恨,这一刻已然消失。

    她满眼崇拜地看着他,津津有味地聆听着他的每个计划和策略,当他目光忽然扫向她时,她还失控地冲他笑,可惜,他似乎没有看到她?竟然面无表情地转开了。她于是,嘟了嘟小嘴。

    贺氏接下来的发展方针和策略会议,足足维持了一个多小时,期间包括大家的提问和讨论,那些股东个个面带喜色,很明显,对这未来的发展方案非常满意和期待。

    贺煜并不因此而沾沾自喜,总之,那张宛如希腊神像般俊美的容颜,冷酷淡漠依旧,最后,他转开话题,公布出某件事,“经爷爷的决定,我太太Yolanda即将担任策划部总监,在此跟大家说一声。”

    他低沉的语音不卑不亢,不带半点征求意味,就像他所说的:说一声!

    因而,众人尽管感到很意外,但也没人反对。追随贺一然的那派人马,见贺一然没任何动静,便也不吱声。至于别的股东,依然沉浸在贺煜刚才所说的美好未来中,心想这是贺家的产业,大股东是贺家,他们只沾了一小份,算起来不过是打酱油的,其他一些事关重大的决策,直接关乎到利益方面的,他们兴许会参与,但这下面的人事,倒是不参与也罢,反正,这贺氏集团就是他们贺家的天下,看那些重要部门,哪个不是他们贺家的人!

    所以,结果顺理成章!

    凌语芊也想不到事情这么顺利,她还以为,至少会有那么点反对声吧,害她还担心着如何更好地展现自己去说服大家呢!

    于是,她更把这一切归功于贺煜,对他更是打心里迷恋和深爱,自我介绍的时候,自信了很多,以致说完后,迎来一股响亮的掌声!

    然后,气氛放松开来,大家自行讨论和闲聊,这会议结束的时候,已是下午五点钟。

    众股东开始离去,他们还谄媚地带走了贺云清和贺煜等人,原本闹哄哄的会议室很快就安静下来,只剩凌语芊和……贺炜的妻子李妮娜。

    “有个大靠山果然不同啊!”李妮娜边收拾文件,边嗤哼,语气尽是不甘和鄙夷。

    凌语芊怔了怔,选择不吭声,快速收拾一下文件,起身。

    李妮娜也跟着站起,诡异的眼神对着凌语芊玲珑有致的身子打量了一下,意有所指地道,“继续努力,好好发挥你的资本,说不定还会有更好的前途等着你!”

    凌语芊蹙眉,看着李妮娜怫然而去的背影,心头不觉窜起一丝纳闷,她总觉得,李妮娜刚才是话中有话,但具体怎么意思,自己又不懂。

    沉思了一会,她便把这当做李妮娜妒忌不甘的表现,于是不再多想,也抱着文件离开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由于她暂时还兼任着公关部高级职员,因而还是在此办公。消息灵通的同事们,不知从哪得到消息,个个雀跃不已,纷纷冲上来恭喜她升职,她欢欣感动,便也暂且压住疑惑,与他们欢呼成一团,紧接着,下班时间到了!

    同事们陆续离去,由于没什么特别急的工作,凌语芊也收好东西,准备下班,她拿着手机,来回翻阅着贺煜的电话号码,思忖着要不要打给他,问他什么时候下班,会不会和自己一起回家。

    然而,当她想起中午打给他好几次都不接,想起在意大利餐厅看到他和李晓彤亲密共餐,对自己视若无睹,特别是李晓彤那些极具侮辱性的话语时,她便打住了。

    碰巧,贺云清给她打了电话,“芊芊,可以走了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去?”

    我们?是指谁呢?除了爷爷,还有谁?有没有贺煜?

    “芊芊?”得不到她的回应,贺云清再唤一下。

    凌语芊连忙回神,应道,“好,爷爷,请等我一下,对了,你们在哪?”

    “我们在阿煜的办公室。”

    在贺煜的办公室,那就是,他也会一起回去喽!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过去。”凌语芊兴奋地说着,迅速拎起手袋,边收线边往外面冲,不到一分钟便抵达贺煜的办公室。

    “呵呵,丫头不用急,我们会等你的!”贺云清笑了。

    凌语芊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急着跑,此刻气喘吁吁,不由更觉窘迫,脸儿更热更红了。

    “走吧。”贺云清又道,魁伟的身躯已朝外面走。

    贺一航紧跟上,凌语芊下意识地看向贺煜,却见他依然稳稳坐在椅子上,没有半点离开的迹象。

    “彤彤今晚开party邀请大家庆祝她公干回来,阿煜会去参加。”耳畔,响起一个声音,是贺一航,看着她的眼神,意味深长。

    凌语芊听罢,浑身僵住,再一次扭头看向贺煜,可惜,回应她的,还是他低首案前,冷漠平静的模样。

    贺煜!贺煜!贺煜!

    她抱着一丝希望,在心中默默地呐喊着他,希望他抬头,看她一眼,跟她解释,他只是去应酬一下,并无别的用意。

    然而,结果仍然是令她心碎。她身体微微地颤抖,手指紧紧掐在一块,指甲深深陷入了娇嫩的指尖,引发了痛,强烈的剧痛。

    “芊芊,丫头……”

    又一阵呼唤,这次,是贺云清。

    迎着他疑惑关切的眼神,凌语芊更是使劲忍住眼泪,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再也不去看那个冷酷无情的人影,低头,无比吃力地走了出去。

    随着不同几道脚步声的渐远,办公室内彻底安静了下来,贺煜这才抬眸,看向门口,眼中波光暗涌闪烁,俊颜也一片复杂。

    他不知所思地呆愣了一会,随即拉开抽屉,取出一个信封,拿出里面的相片,还有那只录音笔。

    他先是定定望着相片,越看,面色越沉,眸光越冷,然后,按下录音笔的开关。

    “丫头,不枉我喜欢你,你以后可得听我的话……丫头,不枉我喜欢你,你以后可得听我的话……丫头,不枉我喜欢你,你以后可得听我的话……”

    怒火愈加的旺盛,他幽冷锋利的鹰眸死死盯着相中那抹绝色的人影,大手则紧拽住录音笔,那断断续续的录音当中,渐渐传出了骨节咯咯作响的声音。

    不过,这样的狂风暴雨只维持了一分钟,他大手突然松开,眼里的怒气也猛地被困惑所取代。

    他仔细端详着相片,然后反复播放那段录音,心里头,冷不丁地迸出一个念头:这录音,有问题!

    “嘀——嘀——”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忽然有来电,清脆响亮的手机铃声,把他从沉思中震醒。

    他关掉录音,接通电话。

    “煜,还在忙吗?你能走了没?”李晓彤温柔动听的嗓音,透过电波徐徐传来。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

    嗷嗷,经过亲们的努力,《蚀骨沉沦》昨天有段时间上榜了耶!谢谢大家!但由于别的文的读者也在发力,所以现在又被打到第13名了,可惜啊!希望亲们继续给力,紫和前面几名票数相差不大,有机会冲上的。可以的话,冲到前十名会更好,因为听说第十名之前有奖金500元,紫之前也说过,之所以想上榜,是为了多一个推荐位,让更多新读者看到本文,人气越高,对紫的写作越有鼓舞和帮助,所以,紫只要上榜,至于奖金什么的,是属于亲们的哦!

    【投票方式:在本页面的右上角,点“投月票”即可,很简单很方便的,等待亲们的票票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