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79 温柔的夜,蚀骨缠婂【甜蜜,精彩】

079 温柔的夜,蚀骨缠婂【甜蜜,精彩】

    http://

    “我不回去,贺煜是个大混蛋,大坏蛋,大色狼,总喜欢用卑劣的手段欺负我……”凌语芊又是抱怨着。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不过,这下贺煜已经晓得防备,及时捂住她的嘴,不再让她抖出更多的话。

    然后,索性把她抱起来,对池振峯交代一声“你去买单”,带着凌语芊朝外面走去。

    “坏蛋,贺煜是大坏蛋,贺煜是大色狼。”得到自由的凌语芊,继续责骂。

    贺煜则继续黑沉了脸,又感受着她柔软的身子在怀里扭来动去,他便坏坏地在她美臀捏了一把。

    结果如他所愿,她惊呼出声,美目睁开,懊恼又不解地看着他,同时,还皱眉,嘟嘴,眼神迷离,小脸绯红。

    他心头一阵得意和满足,薄唇勾出一抹邪魅的笑,不过,还有另一种情愫,这小妖精,无时无刻不勾动着自己的**。

    幸好,他已出了酒吧,迎面吹来的晚风让他清醒不少,加上刻意的压制,便也勉强将那刚燃起的蠢蠢欲动按住,长腿有力地往前迈动着,不久便走到他停车的地方。

    他打开车门,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驾驶座上,替她绑好安全带,顺便拉好裙子,再站直腰杆时,池振峯也跟来了。

    “总裁,余下的交给你了?”

    贺煜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随即点了点头,从他面前越过,走到车子的另一边,打开驾驶座的车门。

    突然间,冯采蓝跑了过来,及时按住车门。

    贺煜剑眉一蹙,眸光一敛,发出不悦的神色。

    冯采蓝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但依然用力按住车门,抬高脸仰望着他,毅然道,“贺煜,兴许你对语芊这样嫁给你感到很愤怒,觉得你的自尊心大大受损,但不管怎样,语芊爱你是不争的事实,请你别再伤害她,再深的爱经过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之后也会减退,会消失,届时,你追悔莫及。”

    她毫不停顿,说得一气呵成,说完后,给贺煜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视,收起了放在车门上的手。

    贺煜则浑身僵硬,修长的背更加的笔直,俊颜冷漠如常,薄唇紧抿着,大约十秒钟后,低头,钻进车内,关上车门。

    他边系好安全带,边看着凌语芊,而后启动引擎,一踩油门,开始踏上回家的路途。

    他一直冷着脸,快速往前驰骋着,直到耳边又一次响起凌语芊的嘀咕抱怨声。

    “我不回家,贺煜sm我,所以我不能回去。还有婆婆,她叫李晓彤留下来晚餐,到时候肯定又像中午那样对我冷嘲热讽,我再也想不到办法应对,结果一定是遭人取笑,爷爷那边那么多人吃饭,他们肯定会各种看法……”她闭着眼,被无数酒精漫过的两片樱唇格外殷红和妖娆,一张一合,断断续续地发出这些话。

    贺煜不时地侧目看着她,心头懊恼,还有不觉察的疼惜。

    昨晚离开卧室后,他到书房度过下半夜,早上起来,见她沉睡着,便也没把她吵醒,然后梳洗更衣,出发去公司。

    整个白天,他出现了不寻常,竟不时地想起她,想起昨晚对她那样的占有,他感到内疚和疼惜;然而又想到她和贺熠毫无避忌地深夜聊谈时,便又觉得满腔怒火,觉得那样教训她是理所当然。

    得知她今天请假不去上班,又接到母亲来电说彤彤今晚会留下晚餐,叫他下班早点回家。他便毫不犹豫地答允,当然并非如母亲的期盼为彤彤,而是,担心这小东西不懂怎么应对。

    他推掉应酬,准时下班回家,下意识地寻找她的身影,谁知保姆说她有事出去了,还不回来吃晚饭。

    母亲趁机骂她不懂规矩,竟然随便不回来吃饭,可他心里明白,这小东西是在逃避,还算聪明,懂得跑出去。当然,他不会主动打电话给她问她在哪,不会跟她说自己会保护她,叫她回来。

    而是,整个晚上都心不在焉,晚饭结束后不久便送李晓彤回家,半路,却突然接到振峯的电话,说她在酒店喝得酩酊大醉,当时一听,他怒了,因为这是万万想不到的,后来振峯又说她遭到人调戏和侵犯,他忧心如焚,再也无法冷静,加快速度送彤彤回家,不顾彤彤悲伤和哀痛,绝然离开,飙车赶到酒吧。

    她果然醉得一塌糊涂,还胡乱说话!把闺房上的事都抖了出去!令他真想打她屁股!

    贺煜正沉思期间,车子已经驶进贺家的大庄园。他下车,抱着已经沉睡过去的她,回到自家大屋。

    父母还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见到他回来,季淑芬有点失望,“阿煜,怎这么快就回来了?”又见到贺煜怀中的凌语芊,怒火顿起,“你怎么和她在一起?她喝酒?喝醉了?”

    “阿煜,这怎么回事。”贺一航也皱起眉头,毕竟,这贺家的媳妇,可不能这样的。

    “今晚她同学聚会,喝多了两杯。”贺煜把事先想好的借口说了出来。

    季淑芬听罢,又是立刻叱喝,“喝多了两杯?我看她是喝多了20瓶吧!还有,什么同学聚会,哪有这样的,我看那些同学根本就是一些不懂规矩的人群!真是物以类聚!”

    贺煜稍顿,再道,“我先上去,爸,妈,你们也早点休息。”

    “阿煜——”看着儿子竟然就那样走了,季淑芬气得猛顿足。

    贺一航按住她,安抚道,“好了,别吵了,时间不早了,让他们休息吧,来,我们也回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小狐狸精,竟然又破坏我的计划,我还想着让阿煜和彤彤多相处的,结果竟然……”季淑芬继续抓狂,忽然伸手捶打在丈夫的胸膛上。

    贺一航无奈地摇了摇头,便也由她发泄,稍后待她慢慢停下时,拥住她,朝楼上走去。

    回到卧室的贺煜,把凌语芊放在床上,先是满面思忖地注视了她一会,随即动手解开她的裙子,胸罩,内裤,把她解得一丝不挂。

    美丽妙曼的身子,令他又是一阵炫目和迷恋,他极力忍着欲火,起身去拿来热毛巾,为她拭擦,先是脸部,接着是身体,不安分的手还趁机吃豆腐,结果,把凌语芊给弄醒。

    她一醒,就吐,吐在他的身上!

    该死!

    他咬牙,一声低咒,也迅速褪去身上的衣服,最后,矫健的身躯只留一件底裤,继续拭擦着她唇角的残渣。

    凌语芊美目缓缓睁开,看着他,先是一阵茫然,随即樱唇轻启,低唤出一句,“天佑!”

    贺煜忙碌的手,即时停止。天佑!他记得,上次她伤到脚,在酒店留住的时候,也曾唤过这个名字。

    “天佑,你变了,变得好坏,你再这么坏,我不爱你了!”凌语芊楚楚可怜,哀怨控诉。

    贺煜身体持续僵硬着,一会,哑声问,“天佑是谁?”

    凌语芊迷离的水眸继续一瞬不瞬地锁在他的脸上,无意识地呢喃起来,“天佑是贺煜……不,天佑不是贺煜,天佑很爱我,很宠我,贺煜却总是欺负我,折磨我。所以,贺煜不是天佑,贺煜是大坏蛋,是大色狼……”

    听到最后一句,贺煜唇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他和婆婆一样坏,明明我已经嫁给贺煜,婆婆却说要彤彤为贺煜生孩子,幸好我懂得反击,我假装作呕,她认为我怀孕了,气得脸都黑了,哼哼,谁让她那么坏,那样欺负我,采蓝说得没错,以后我要强势起来,别再让人欺负,就算贺煜也不能!”凌语芊神志不清,自顾地梦呓着,美目自贺煜身上调离了。

    听着她的述说,贺煜则下意识地看向她平坦的腹部,这也才发觉,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想过对她避孕!

    “贺煜是个大坏蛋,是大色狼,大大的色狼,我再也不爱他了,再也不爱这个大色狼了!”凌语芊再骂了一句,下意识地舒展着酸痛的两腿。

    丝毫没有觉察,自己此刻身无寸缕,这不经意的举动,已经造成一种令男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果然,贺煜黑眸一暗,瞳孔一缩,紧盯着她魅人的地带,蠢蠢欲动了整晚的**彻底地主宰起来,先前的一切思绪,顷刻抛置于脑后。

    他趋身,凑近她的脸,低沉的嗓音更加沙哑,“想不想贺煜也‘爱’你?”

    凌语芊美目略微睁大一下,皱起娥眉,困惑了一会,本能地点头。

    “那你要听话,你听话了,我会好好‘爱’你!”他继续说着,把她的脸推到他胸前,“来,吻这里。”

    凌语芊先是一怔,便也随着他的指示照做,小手像玩弄着小豆儿,玩得不亦乐呼,丁香小舌也灵活活动着,吃得津津有味。

    贺煜于是身体不断绷紧和僵硬,把她的头往下按去。

    凌语芊又是迷迷糊糊地听从,顺着他的指示,还有潜意识里的感觉,顿时间,旖旎无限的空间里响起了一声抑制的申吟。

    贺煜几乎成了化石,精壮伟岸的身躯全部硬化,豆大的汗珠自他额上不停滑落,划过他深邃俊美的五官,嘴里正发出舒服的申吟,他的大手已迫不及待地往她光裸的身子袭去,待她一准备好,他便再也按捺不住,狠狠地贯穿了她。

    凌语芊美目陡然睁大,全身收缩,更是深深地把他吸住。

    但丝毫没影响到他的奋进,反而更激烈。这样的姿势,他能清楚正面地看到她的样子,看着她因自己而变得更娇媚撩人,他胸口充斥着浓浓的优越感,一会,他稍顿,注视着她,突然问,“喜欢这样被我爱吗。”

    “嗯!”凌语芊重重地点头,媚眼如丝。

    “那以后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嗯!”

    贺煜满意一笑,腰杆往前一挺。

    如他所料,她惊呼尖叫出声。

    “是不是很舒服。”他又问,俊美绝伦的面庞,邪魅无比。

    凌语芊睁着茫然的大眼睛,便也如实地承认,“好舒服,好棒。”

    “那你记住这种感觉,以后只能让我一个人爱,只有我能爱你,明白吗?”

    “明白。”

    “真乖。”贺煜薄唇又是一抿,笑得更自豪,还伸手在她绝色的小脸轻轻一捏,不自觉地吐出一句“小东西”,然后继续,爱她更深更彻底……

    一场噬骨的欢爱,让本就疲惫不堪的凌语芊更是耗尽体力,她软棉棉地扒在他的胸前,吐气如兰。

    然而,**强大的贺煜并没就此满足,他先是喘了一会气,突然抱起她,下床,进入浴室,把她放在宽敞干净的浴缸里。

    在温度适中的热水慢慢往浴缸倾注时,他静静欣赏着她的身子,那天生的妙曼娇躯,经过自己的狂爱显得更勾魂夺魄。这么美丽的小东西,这么迷人的小尤物,是自己的,属于自己的。

    他满腔喜悦和自豪,心花怒放,炙热狂野的眼神继续掠过那一寸寸美好,直到热水慢慢地没过。

    于是,他拿起毛巾,为她洗擦,期间不忘顺势讨点福利,然后那极强的欲火马上被挑起,又一次占有了她。

    这次,凌语芊彻底地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像个软绵绵甜丝丝的棉花糖,柔弱无骨地躺在贺煜胸前,被他吃得一干二净。后来,她睡过去了,他还在狂肆地爱着她,一直到彻底释放完毕。

    浪漫的空间,水气氤氲,到处弥漫着爱欲**的气息,贺煜先是意犹未尽地陶醉了一会,抱着一直没离开过他的身体的凌语芊站起身,跨出浴缸,用一条干净的浴巾披在她的身上,离开浴室,回到大床上。

    他先是轻轻抹去她身上的水滴,尔后摊开浴巾,让她迷人的身子曝露在他的眼前。

    他继续着迷地注视着,当目光转到她的下面,看到那最宝贵最魅人的芳草地被自己弄得又红又肿,鹰眸一暗,马上生起一抹疼惜和怜爱。

    他下床,拿来药膏,搽在她的受伤处,动作异常轻柔和谨慎,暗黑的眸瞳,布满柔情。搽好下面,他又抓起她的手,搽在手腕上,整个动作依然温和不已。间中,他蓦然想起她今晚在酒吧抖出的那件事,修长结实的手指不由来到她小巧的鼻尖上,带着宠溺和惩罚式地轻轻一刮,再仔细审视一下她的全身,确定并没其他伤痕,总算停下。

    他躺在她的身侧,大手在她椒乳上恣意摩挲逗弄着,脑海渐渐回响起她刚才说过的某个名字。

    天佑……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两次对着自己,她都喊出这个名字,自己和那个天佑,长得很像吗?假如真的这样,那也就可以解释她第一次面试的时候,对着自己失魂落魄,还有后来几次的反常。

    原来,她真的是借着自己去缅怀和回忆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天佑!

    心头顷刻涌上一股不悦,他起身,拨通何志鹏的电话。

    “志鹏,你当初调查凌语芊的时候,确定她没有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有没有一个叫做天佑的男人出现?”

    约有几秒,何志鹏才应答,“没有,就除了贺老先生、肖逸凡和高峻,并无其他人和她有特别的联系。”

    奇怪!贺煜眉峰皱得更甚。

    “怎么了?大哥你有新发现?”何志鹏反问。

    “没。”贺煜暂且隐瞒,“对了,她和高峻真的只见过两次面?”

    “嗯!根据目前追查的,确实是!”

    贺煜又沉吟片刻,继续问,“你上次给我的那个录音笔,我想听全部的,你能否帮我弄到?或者,有什么办法让被隐藏起来的部分还原?”

    “这个啊……我要试试。我明天找助理问问。”

    “找助理?”

    何志鹏稍顿了顿,语气忽转歉意,“对不起大哥,其实,当时我那马子生我的气,私下跑掉了,我为了去追她,把这事交代给助理去办。不过你放心,他嘴巴很实,我已交代过他不准透露出去。”

    贺煜也继续静默一会,淡淡地道,“那行,你尽快弄,弄好给我!”

    “嗯。”

    然后,两人互道一声晚安,挂了线。

    贺煜先是握着手机在房内踱步了一阵子,继而重返床上,侧身躺着,凝望着她。

    这巴掌大的小脸儿,那么的年轻,那么的绝美,依然很清纯、很无邪。一个人即便再装,也不可能连睡觉的时候都能装的吧?可是,那种种证据怎么解释?

    各种各样的画面,在贺煜脑海轮流涌现,他继续思忖和揣摩,可惜都理不出一个头绪,反而,再一次引致头昏脑胀,于是不再往下想,蓦然翻起身,埋在她雪白的胸前,继续用刺激的事,冲走心中的困惑和痛苦……

    睡梦中的凌语芊,忽然发现天佑回来了,那个温柔的、宠爱她的天佑总算回来了!

    他满眼情意绵绵,柔声哄着她,叫她听他的话,她答允了,于是他亲吻她,吻遍她的全身,然后带她共赴巫山**,攀上**的高峰。

    她觉得自己好幸福,被他那样温柔地爱着,俨如飞上天空,飘在云端上,很刺激,很快乐,她兴奋激动,近乎痛哭,紧紧地搂住他,无比眷恋地深埋在他宽阔结实的怀中,希望再也不会和他分开……

    温柔美丽的夜,随着黎明的到来而渐渐地过去,凌语芊悠悠转醒了过来。

    宿醉让她头隐隐作痛,柳眉微微蹙着,茫然的大眼睛下意识地环视周围,看到偌大的空间并无预期中的人影,她心头即时涌上一股浓浓的失落,稍后,开始追忆昨晚的情景。

    可惜,她想来想去都是一些模糊的片段,其中,还包括贺煜的温柔!

    贺煜的温柔?不,应该不是,那肯定是梦境,贺煜怎么会那样对自己,他才不会!

    所以,一定是自己做梦了,梦到天佑回来了,只有天佑才会如此柔情地宠爱自己的。

    “吱——”

    突然,房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阔步走了进来。

    凌语芊瞪大杏眼,他……他怎么还在家?平时这个时候,他不是早就回公司了吗?还有,他身上穿的,竟是舒适悠然的居家服!

    贺煜已经来到床前,先是静静俯视着她,随即在床沿坐下,伸手探向她的额头。

    凌语芊更是震惊诧异,难道,真的是天佑回来了?可是,这是贺家,这是贺煜的卧室。又或者,贺煜恢复了记忆?可是,又好像不对!

    “啊——”

    凌语芊发出惊呼,只因贺煜在她小脸使劲捏了一把,然后,把她拉起来,丝被从身上滑落,她身无寸缕地曝露在空气里。

    凌语芊俏脸陡然一红,连忙拉起丝被,重新盖在身上,不料,他阻止,还把被子彻底从她身上拿开,让她下半身也一并展露在他的眼前。

    “你……坏蛋,把被子给我!”凌语芊恼羞成怒,娇嗔出来。

    他却睨视着她,眼神炙热,唇角坏坏地勾着,似乎在说,她身上哪个地方他没看过的!

    她这也才确定,脑海那些零星片段不是做梦,真的发生了,自己昨晚又和他做了。她低头,下意识地观察审视自己的身体,奇怪的是,自己再也不像前几次的腰酸背痛,下面反而感到一股凉凉的,昨日的肿痛消除了!

    她疑惑不解,抬眸,却见,他不知几时已经拿来她的衣物,亲自套在她的身上。

    天……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一下子变了?一夜之间从魔鬼变成了天使?

    “你……你为什么会这样?”她忍不住,脱口问出。

    瞧她格外防备的模样,贺煜忍俊不禁,薄凉的唇,扬起一抹笑意。

    凌语芊更是睁大了眼,同时,也忍不住痴迷,他笑起来,真帅!真迷人!然后,她又更加狐疑,继续傻傻地问,“你……你到底想怎样?”

    贺煜翻了翻白眼,这小东西,亏自己昨晚还赞她聪明,想不到,还是笨得可以!

    “你不是抱怨我对你坏嘛?不是你希望我‘爱’你的吗?”他冷哼了一句,嗓音一如既往的淡漠,根本看不出他内心具体是何作想。

    自己抱怨他坏?自己,希望他爱自己?有吗?自己真的这样说吗?凌语芊继续追忆,某些模糊的片段也随着清晰些许,但还是不够完整。对了,那自己有没有抖出一些秘密?凌语芊脑海轰隆一响,紧盯着他的眼睛,可惜,那儿深邃如海,自己依然看不透!

    正思忖期间,他已替她穿好了衣服,把她抱下地,“快去洗漱,保姆给你煮了解酒茶,等下下去喝掉,然后吃早餐。”

    凌语芊还是迷迷糊糊间,下意识地拖着脚步走向浴室,到门口时,忽然回头,疑问,“对了,我昨晚还跟你说过什么?”

    贺煜眸光一晃,很快又恢复平常,不语。

    凌语芊咬唇,歪着头,审视着他,继而又扭头,进入浴室。她对着镜子,呆呆地看着自己,继续冥思苦想,奈何都没进一步的发现。

    心不在焉之中,她洗漱完毕,再出来时,又问他,“你……以后真的会爱我?”

    “只要你听话,我当然会好好‘爱’你!”贺煜也不作思索,意味深长地回答出来。

    他说的“爱”,并非她想像的那个“爱”啊!

    所以,单纯的凌语芊心里乐开花了,不再去纠结自己昨晚对他说过什么,她只知道,昨晚自己和他好好欢爱了一番,他很温柔,很小心,以致自己翌日醒来,并没以往的腰酸背痛。

    自己终于等到他的爱了!虽然还是不及天佑的浓,但总算等到他冰山融化,瞧,刚才他还为自己穿衣呢,这可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他穿着居家服,那就代表,他今天不去上班喽?

    “下去吧。”贺煜忽然又唤了一句,并不知道她的内心想法,高大挺拔的身躯已先行朝外面走。

    凌语芊回神,步履轻快地跟上,到了下楼梯时,见他忽然放慢脚步,她更是欣喜若狂,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拉住他的手。

    贺煜浑身一僵,但也没挣脱开,任由她握着,走到一半时,他还反过来牵住她的小手,带着她一直走到一楼的客厅。

    正在大厅静坐的季淑芬,见到凌语芊总算出现,下意识地想教训,然而,当她看到儿子竟然牵着凌语芊的手时,仿佛被雷电劈中,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凌语芊清楚季淑芬心里想着什么,不由暗喜一下,但也上前,柔声问候,“妈,早上好!”

    季淑芬气急攻心,死死瞪着那一大一小握在一起的两只手,然后,瞪向贺煜,失望地吼出一句,“阿煜!”

    贺煜抿唇,冲母亲微微一笑,一副看不出母亲因何起怒的样子,继续拉起凌语芊,准备朝饭厅走。

    “阿煜,你过来!”季淑芬更是尖声大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转载请保留!------题外话------

    亲们,很抱歉,因为这章涉及到一点床戏,原本15:20分传的文,但审核耽搁了将近一个半小时,被审核编辑们折腾死了。每个编辑标准不同,一个叫我改一次动作,每次递交又要等10几分钟,差点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