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81 想方设法让她怀yun

081 想方设法让她怀yun

    http://

    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她们抵达创意画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偌大的厅,将近两百平方米大,布置装潢得非常优雅和唯美,灯光柔和,不明不暗刚刚好,各种各样的画琳璃满目,它们根据分类或挂在洁白的墙上,或竖立放在铺着红色地毯的地面,期间还会放一些花卉作为点缀,人流尽管不是很多,但从他们停留的时间,还有认真仔细的神态可见,他们都是对画有一定兴趣和认知的。

    凌语芊和冯采蓝先是大略观察了一下整个现场,便开始沿着一幅幅欣赏起来。

    人物,山水,花鸟,每一幅都颜色绚烂,立体感强,图像栩栩如生,维妙维俏,足以印证了画者的妙笔生花和炉火纯青。凌语芊不由自主地深深为之倾倒了。

    记得家庭尚未遭到巨变之前,她也常去欣赏各种画展,但这几年,为了生计,她再也没接触过这些雅兴的东西,如今再看,真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曾经,天佑也陪自己看过两次画展,面对那些明明很美丽的画,他却嗤之以鼻,狂言那些画均不及她的,他还又对她许诺,将来要亲自为她举办一个画展,一个极大规模的画展,将她卓越的才华展现给世人,让他们羡慕,赞赏,崇拜,钦佩,同时也诏告世人,这么美丽能干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是他楚天佑永远的女人。

    他的表情很严肃真诚,她却忍不住笑了,嗔他臭美,当然,心里也甜滋滋的,她坚信他会做到,像相信他许过的其他诺言一样。

    可实际上,那只是她和他的一个个梦想,再也实现不了的梦想。

    贺煜,还记得吗,还记得你说过的那些话吗?不记得了,你再也不记得了呢!

    眼前的画面,渐渐地模糊了起来,凌语芊这才发现,自己又陷入回忆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又想起他了呢!

    来看画展,原因之一就是为了消除心中的沉郁和痛楚,为了不想他,所以,自己别再走神了,自己必须把整个心思投注在这些美好的画像中!

    想罢,凌语芊仰面,把那刚刚冲上眸眶的泪花忍了回去,一会当她摆正脸庞,准备四处环视一下时,猛然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朝自己走来。

    是那个沈文晖!

    他面带喜色,走得甚快,越走越近,然后,凌语芊听到一声惊喜雀跃的呐喊,“凌……语芊,真的是你,你竟然来了,出乎意料地来了。”

    他记得自己的名字!相比自己的健忘,凌语芊不觉感到一丝愧疚,连忙也嫣然一笑。

    这时,冯采蓝也靠近,打趣道,“嗨,Surprise(惊喜吧)!我可是把语芊带来了,你是否有种蓬壁生辉的感觉?快说说怎么报答我,怎么款待我们。”

    “你说呢,你想怎样尽管说。”沈文晖过于欣喜和激动,想也不想便这样道。

    冯采蓝听罢,眼神闪过一丝黠狭,作弄出来,“真的?那我要这里全部的画!”

    沈文晖即时目瞪口呆,震住了。

    凌语芊连忙拉了她一下,轻声责备,“采蓝,别胡闹了。”

    冯采蓝冲凌语芊俏皮一笑,然后,看向沈文晖,挤眉弄眼,似乎在道,“怎样,还敢夸口开河不!”

    沈文晖依然一脸窘迫,随后,学古人行了一个大礼,“小生不敢,再也不敢了!”

    冯采蓝呵笑,一副大量地道,“好吧,本姑娘就暂且饶你!”

    凌语芊也讷讷地笑着,忽然转开话题,算是为沈文晖开脱,柔声道,“今天画展的效果还行吧?”

    沈文晖视线马上回到她的身上,“嗯,卖了好几幅画,而且,价格比我预期中高。”

    “哦,看来今晚这餐,你跑不掉了!”冯采蓝又幽默地插了一句。

    “当然,你们肯赏脸的话,我求之不得!那是我的荣幸!”这次,沈文晖应得极快,盯着凌语芊,对她发出征求的眼神。

    凌语芊踌躇犹豫,是冯采蓝出面应了,难得碰上这样的事,她可不想语芊那么早回去自个窝在闺房难过。

    沈文晖大喜过望,正好这时,有客人找他,他于是跟她们交代一声,然后吩咐助理招待她们,暂且走开。

    助理本来想带凌语芊和冯采蓝去休息室坐一会的,不过,凌语芊拒绝了,客气地叫助理去忙,自己则继续欣赏图画。冯采蓝也兴致盎然,随她一起,偶尔还与她讨论,正式见识了她在画画方面的天赋和才华。

    偶尔,沈文晖会过来,对她和采蓝讲述这些画,字字珠玑,让凌语芊学到不少相关知识。有客人时,沈文晖又离开,然后又过来。

    到了傍晚6点钟,为期四个小时的画展正式落幕。

    本来,沈文晖想让她们先去酒楼,凌语芊却提议帮忙收拾展厅,沈文晖盛意难却,便也赞同,结果只将画给收起来,其他工作留给助理去办,然后带着凌语芊和冯采蓝离开画廊,到附近一家高档酒楼用餐。

    厢房雅致宁静,茶浓菜香,整个氛围异常温馨和亲切,有种别样的情怀在暗暗流动着。

    彼此起筷一阵子后,沈文晖开启了话题,“你们是哪年毕业于母校的?”

    “07年。”冯采蓝抢先作答,且反问道,“你呢?”

    “我99年。”

    采蓝一听,又道,“噢,那你岂不是很老了?对了,你结婚了吗?”

    沈文晖稍顿,如实应答,“儿子刚满八个月。”

    冯采蓝顿时愕然,语气略显不悦了起来,“既然都有老婆儿子了,那你还敢看中语芊……”

    一直静默于旁的凌语芊,赶忙拉了采蓝一把,尴尬地示意她别乱说,稍后,美目看回沈文晖,客气地道,“刚才怎么不顺便叫上嫂子和宝宝一起吃?”

    “不用,宝宝有保姆带。”沈文晖语气依然很淡、很轻,泰然自若。

    凌语芊则心头微颤,两次回答里面,他都只提到他的儿子,似乎并没有谈到老婆,莫非他……离婚了?为什么呢?看他长相不凡,性情温雅,职业又不错,应该也是很多女孩心仪的对象,那么,是他不要他的妻子?但他又不像是那种负心汉,再说,儿子哺出生不久,正需要父母,若非迫不得已,否则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这个时候分开的,又或者……他妻子已故?可瞧他的神态,并无任何伤感之色。

    情感细腻的凌语芊,忍不住自个揣测思忖起来,直到沈文晖忽然问,“对了,你们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在华尔顿酒店当公关。”冯采蓝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在中华大酒店从事公关和策划工作。”凌语芊也回过神来,轻描淡述,并没说明自己和贺煜的关系。

    沈文晖面色怔了怔,眼中闪过一丝晃动,又朝凌语芊问了出来,“那你还想不想学画画?有空的话,可以多来画廊走走,画廊每个星期都会固定进一些名画,它们都是出自各国名师之手。”

    “哇塞,各国名师之手?那岂不是很贵?沈学长,看不出你画廊是卧虎藏龙呀。嘿,你老实告诉我,除了你卡片显示的称号,你到底还有什么身份?”冯采蓝又是惊诧地低嚷。

    凌语芊也美目闪烁,暗暗好奇着,她看过今天展览的那些画,不管出自他自己的手笔或别人的,皆属上上层,兴许不会价格连城,但也绝对不菲。

    可惜,沈文晖这次并无再满足她们的好奇心,只淡淡地笑,那深邃炯亮的眼眸,藏起了秘密。

    凌语芊便也不强求,还示意由于不满而不停嘀咕的冯采蓝别强人所难,于是,这话题就暂且作罢,转向别的话题,围绕着当年在母校的那些趣事而讨论分享。

    沈文晖很健谈,但又不显得轻浮,举止投足间更显示了他的不凡,让凌语芊不禁更深信他的不同寻常,当然,只是暗自揣度而已,依然没有深入去了解。

    所以,这顿饭,吃得很愉快,彼此的友谊也拉近了一大步。临别前,凌语芊亲自再给一次电话号码予沈文晖,也把他的,录入自己的手机通讯录。

    他们就在酒楼门口分别,本来沈文晖提到要开车送她们的,她们考虑到他还有孩子在家,便婉言拒绝了。

    凌语芊和采蓝乘坐同一辆的士,冯采蓝突然提议道,“语芊,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再去别的地方逛逛?或者,干脆今晚你别回去了,我们去宾馆住一晚!”

    凌语芊看了看手表,快要十点钟了,大部分商店都开始关门,去逛也逛不了多久,至于开房那是根本不用想的事,尽管自己也不想回去独守空房,但这贺家的规矩,还是得守,免得又让季淑芬给抓下把柄。还有,自己已经占用了采蓝大半天时间,她家里还有个母亲,总不能经常剥夺她们母女相处的机会的,所以,考虑种种后,凌语芊拒绝了。

    冯采蓝似乎看懂她的心思,握住她的手,沿着那娇嫩光滑的肌肤轻轻地摩挲,“那你回去洗个澡,早点睡觉,睡不着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嗯?”

    凌语芊点头,回她一个深深的感激,另一只手也搭了过来,裹住她的。

    两人不再言语,用紧握在一起的手,静静传送着深厚的友谊。

    在采蓝的坚持下,的士先送凌语芊回贺家,她和采蓝挥手拜别,目送着车子扬尘而去,这才踏进大庄园内,回到华韵居。

    大厅里开着一盏灯,但没有人,凌语芊倒也感到轻松,步履轻盈地上楼,回到卧室后,意外地发现,卧室的灯亮着,贺煜正背靠着床头而坐,两条修长的腿悠然交叠并放,低着头,不知在看着什么书。

    他……他不是约了那个李晓彤去Happy吗?怎么会在家?难道,他出去又回来了?可是……现在才十点钟呢!瞧他一身休闲服,清新气爽,看样子已经洗过澡。

    不过,他干什么关自己什么事!他去不去又怎样!

    想到自己又忽然不由自主地关注他,凌语芊内心顿觉一阵懊恼,迅速收回视线,正好,手机响起,是贺熠打来的。

    “贺熠!”由于欣喜,她略微提高了一下嗓音。

    “语芊,总算跟你联系上了!”贺熠也激昂感慨,“那天你突然中断电话,我很担心你,打给二哥又不接,只好发短信给他。第二天再打你电话时,可惜处于关机状态,直到二哥跟我说你没事,我才放下心来。”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凌语芊由衷地感到内疚。

    “呵呵,没什么,你没事就好。对了,二哥呢?你们现在没什么了吧?”

    凌语芊微怔,不语。

    一会,贺熠再做声,转开了话题,“听说你们下个星期要到北京来,你们都计划好行程了吗?需不需要我这个免费导游?”

    “暂时还没确切的决定。不过,我想我们一定会见面的。”凌语芊这才开口。

    “行,那你们先决定好,需要我的地方随时告诉我,我已经把时间腾出来了,随时恭候哦!”

    “谢谢,谢谢你,贺熠!”凌语芊柔柔的嗓子,激荡了起来。

    “不用客气,傻瓜,我们说好的,我要带你游遍整个北京城!”贺熠稍顿,话锋陡然一转,忽然道,“语芊,兴许二哥脾气有点暴躁,但我想你对他来说还是很特别的,所以,有时候你尽量别往心上放。”

    凌语芊又是静默。

    “对了,二哥回来了吗?”

    “嗯!”凌语芊再次启齿,低声应。

    贺熠听罢,便体贴地辞别,“那我不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收了线,凌语芊却仍握着手机,满腹惆怅和混乱,一会放下手机时,拿起睡衣去洗澡。

    回来后,她选在床的另一边躺下,尽量距离他远一些,然后,闭上眼。

    但不久,发觉他忽然靠近过来,长臂横跨在她的腰上,把她搂入怀中。

    她身体倏忽僵硬,屏息凝神,紧接着,又觉他把脸埋在她的后颈,还伸出舌头轻轻舔着,动作越发煽情和挑逗,从而带起一阵阵酥麻和瘙痒,更可恶的是,他的手已沿着她的身体往上游走,游向她的胸前。

    她再也无法佯装忽略,起了挣扎。

    结果当然是徒劳,他铁臂一般地箍住她,低吟,“乖乖听话,或许我不会再像早上那样对你。”

    早上!

    一提起早上,凌语芊便羞愤难言,准备更用力挣扎,不过,又突然想到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思绪一转,冷冷地道,“不是说会给我支票吗?那这次,值得多少!”

    贺煜顿时被她这出其不意的话语给震住,满眼错愕着,继而,燃起淡淡的愠怒。

    该死,她这算什么,还真的要支票?那是自己的借口而已,她主动说个什么!

    “还有上午的,你要补给我!”凌语芊继续道,嗓音仍然淡得没有半丝感情,其实,她心在泣血,可她就是要这样,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挽回些许的尊严。

    既然他每次都用这个来侮辱自己,那么,自己就先主动把它当成一场银两关系的交易,再也不让他伤到自己。

    果然,贺煜怒火更甚了,当然不是因为心疼钱,而是……该死的,钱他有的是,数之不尽,可……

    “那你说,你想要多少!”他俊颜也顺势深沉起来,极具磁性的嗓音,比她的还冷一百倍。

    “五十万!”凌语芊按住心头的痛。

    “五十万?你认为自己值得吗?”贺煜语音里透着极力压制的怒气,放在她胸前的大手猛地用力一掐。

    凌语芊即时皱起了眉头,忍住剧痛。

    而身后的人,已经开始攻击了起来。不由分说地把她的身子扳了过去,让她与他面对面,非常近距离地相对,她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那俊美绝伦的面庞,是何等的清晰深刻,还看到,他锐利的黑眸是何等的阴鸷和森冷。

    她闭眼,咬唇,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然后,她听到了衣服被撕裂的声音,自己的身体,传来了一阵剧痛,紧接着,是一阵又一阵。

    如新月般的娥眉,皱得更紧,她咬紧牙关,不发出任何痛叫。

    狂肆的动作,连绵不断,力度也越来越狂,每一下都似乎要把她撕破,同时又像是要把她吞噬。

    细嫩的手指,使劲揪住床单,她默默地承受着,偶尔气了,把手放到他的两边腿上,用力地掐他,奈何,他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一直攀上**的巅峰。

    她身体像是冲过一股洪流,在急剧地收缩,十指终于从他腿上移开,摊到两边去,俨如全身力气被抽空了似的,疲惫不堪地躺着,同时暗暗期盼,他快点离开,快点结束。

    然而,他没有!他依然在她身体内,还忽然拉了一只枕头过来,托起她的臀部,垫在下面,然后,深入大海的眸瞳不知所思地盯着她。

    她别过脸,不与他相对。

    春色无边的大床上,是那种熟悉的欢爱后的气味,还有彼此微微的喘息声。一刚一柔的身躯,就这样亲密地交缠,由静止,不久又开始,再一次谱写出最原始的**之歌。

    起初,凌语芊还能给点反应,像方才那样,使劲地掐他,可渐渐地,她已累得浑身一点力气也使不出,只能乖乖任他摆布,冷瞪着他的美目,越来越沉,最终,无力地阖上,把他布满**和餍足的俊颜,停驻在那一刻。

    空气里,再一次安静了下来,贺煜双膝跪着,一手拉起她的两只小腿,一手轻轻托住她的粉臀。微蹙的剑眉下,鹰眸锐利,过于用力后而溢出的汗珠,俨如一颗颗豆子,自他两额不停地掉落。

    大约五分钟过后,他终于放下她,依然用枕头垫在她的臀上,然后,他自己也彻底躺下,四肢伸张,再一次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今天整个下午,他的思绪被打乱了,再也无法集中起来,只因为,她上午说的那句话!

    我们离婚吧!

    我们离婚吧!

    在休息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只觉得很气愤,直到她视若无睹,冷冷地离去,他才隐隐感到了一股惊慌,整个下午更是再也平静不下来。

    他找借口推掉了彤彤的约会,吩咐李秘书阻止一切不重要的电话和觐见,然后,窝在办公椅里,冥思苦想,在揣测,她那样说是出于什么心态,她只是一时赌气呢,又或者,真的死心了。

    可惜,他想来想去都想不通,平时睿智机灵的脑子突然像是罢了工似的,一片混乱。

    后来,他又转为思忖用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她结婚,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总算想到用孩子来绊住她!

    结婚已有一段时间,自己和她交欢的次数多不胜数,按道理,她应该怀孕了才对。

    于是,他上网,寻查关于这方面的知识,总结出两条重要的原因:一是女方的子宫受过严重创伤,导致受孕几率很低;二是,男方的身体有问题。

    自己的精子有问题?不,应该不会!那么,是她有问题?她的子宫要是真的受过创伤,会是什么造成?

    自己前几次的蹂躏吗?不,应该还不至于吧,或者,是其他男人弄的?当时一想到这个,他便暴跳如雷,一拍便把电脑给关掉。

    可后来,他还是不争气地平息了怒气,重新打开电脑,寻找最易受孕的结合姿势。

    资料上显示,想要提高受孕几率,男女双方最好在排卵期前禁欲三到5天,然后在排卵期同房试试,男上女下姿势,并且每次同房之后不要急于拔出,女方臀部下垫个枕头。

    他不清楚她的排卵期是什么时候,所以,既为了满足自己的**,又为了提升几率,他打算天天做,依照男上女下,垫上枕头的方式,他就不信,在自己这么勤奋的播种之下,她还是不孕!

    到时候,只要她怀孕,她就再也不会说出什么离婚的!总之,这辈子,她休想再离开自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