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82 感到了恐慌!!

082 感到了恐慌!!

    http://

    宽敞的公路上,一辆黄色的士快速奔跑着,车里面,凌语芊娥眉微蹙,满脸思忖。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刚才,她正在看肖逸凡录歌,且看得尽兴,忽然接到婆婆的来电,叫她马上回去。

    一直以来,婆婆对自己的态度都不好,而刚才电话中传来的语气似乎更不悦,隐隐透着一股盛怒,她于是问怎么回事。可惜婆婆不说,只叫她立刻回去。再三思量之下,她只好带着歉意辞别肖逸凡,乘的士踏上回家的路,然后继续揣测猜度,想到一个可能性。

    莫不是,自己和肖逸凡的聚餐被贺芯和那李晓筠拿去跟婆婆搬弄是非了!

    可现今又不是封建社会,自己和肖逸凡属于正常社交,朋友共餐在21世纪很平常的呢,婆婆用得着生气吗?

    除非是……

    她想借此来刁难自己?毕竟,她前阵子就曾找机会对自己各种折磨。

    假如真的这样,今天她又会怎使出什么招式?叫自己种花?种树苗?除草?施肥?还是……更严重的?

    思及此,凌语芊整个身子禁不住地颤抖了一下,眉心皱得更紧了,美丽的小脸儿,也更显苦恼和悲愁。

    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获得她的客气对待?自己不敢奢望她能像对李晓彤那样疼爱有加,只希望,她能和和气气,别再把自己当仇人。可是,会有这样的一天吗?自己能等到一段平常的婆媳关系吗?

    脑海是空白的,答案是未知的。凌语芊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地呼出,暂停思想,侧目看向窗外,呆呆地看着路旁的景物消逝而过。

    20分钟的车程,就这样不知不觉得度过,凌语芊叫司机把车直接开到华韵居,一下车便片刻不停地往屋里走,果然见到,偌大的客厅里,非但季淑芬在,还有李晓筠和贺芯!

    她略作沉吟,还是走了过去,语气敬重地对季淑芬喊道,“妈,我回来了。”

    季淑芬冷冷瞪着她,满面怒容,猛然抓起准备好的木棍,朝她肚子狠狠一击。

    凌语芊触不及防,硬生生地吃了一棍,那棍一落,她顿觉一股钻心的痛,整个身体重重一震。

    她本能地抬手,覆上挨打的腹部,见季淑芬又想打来时,连忙往后腿,总算能躲开,同时,悲痛质问,“妈,你怎么了,干嘛打我?”

    “干嘛打你,我就要打你,我要打死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狐狸精,打死你这个背着丈夫出去偷人的贱货!”季淑芬继续手持木棍,追向凌语芊。

    不知廉耻!背着丈夫出去偷人!她是说自己和肖逸凡的见面吗?凌语芊继续往后退,躲到沙发的后面,辩解道,“我没有,我只是和朋友吃顿饭而已!”

    “和朋友吃饭?吃饭用得着十指相扣摸来摸去吗?我看你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季淑芬也绕着沙发跑,抡起木棍,再一次朝凌语芊挥打。

    凌语芊躲避不及,背部挨了一棍,剧痛让她即刻哀叫出来,同时,跑得更卖力了。

    “我们没有摸来摸去,肖逸凡他握住我的手,只是为了祝福和祈祷,那是他家乡的一个习俗。”她边跑,边解释,刚跑一圈,顿时又遭了一棍,这次,在她的手臂,同样是痛得她直掉眼泪。

    她看向贺芯,跟贺芯求助,“贺芯,请你告诉妈,我和肖逸凡并没有做出任何越轨的事,我们是好朋友,真的是好朋友。”

    可惜,贺芯根本不理她,鄙夷的眼神高傲地睨视着她,似乎在嘲讽她活该!

    而那个总是莫名其妙地多管闲事的李晓筠,则又是脏言秽语地做出污蔑,“呵呵,习俗?如果你们脱光衣服交缠在一起,是否也说成是习俗?告诉你,你那些下贱的证据,我们已经收集好,所以,你还是乖乖承认,乖乖受罚吧!”

    凌语芊自是更加羞愤,恨恨地瞪向李晓筠,直到脚上传来一阵剧痛,她才收回视线,集中精神,继续躲避季淑芬的追打。

    沙发已被她绕过几圈,加上时刻要防备躲避,她渐渐感到了一股晕眩,只好离开沙发,寻求其他退路。

    季淑芬也气喘吁吁,追得越来越慢,可恶,当时只想着狠打这贱人,棍子要越粗越好,根本没考虑到,那对自己也是一种累赘和负担。

    “妈,求你别再这样了,我们有话好好说,请听我解释,给机会我解释,事情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请你别听她们胡说好吗,好吗?”凌语芊做着最后的恳求。

    她心里面,已无比悲愤和痛恨,为那莫名其妙的诬陷气恼至极;而身体不同地方传来的痛,更是时刻提醒着她刚才所受的非人的棍打。

    这样的酷刑,她以为只有古代才存在,想不到……会出现自己的身上。

    这到底是谁的主意,季淑芬自己吗?还是李晓筠“借刀杀人”?她们,怎么可以这样!一个是过了大半世的豪门贵妇,一个是市长千金,却如此狠绝地虐待人。

    还有贺芯,本以为她只是不屑和自己有交集而已,想不到,她也是冷血的!这些所谓的豪门名媛,实则都是一群可恶,歹毒和无情的恶人!

    越想,凌语芊越是感到愤恨,她猛地回头,一把抓住了木棍。

    季淑芬想不到她会这么一着,面色陡然一变,整个身子由于惯性往前冲,幸好及时稳住,总算停下了脚步,与凌语芊,只有一步之远。

    “妈,不管你信不信,我没做过,我不是你刚才说的那样,请你们别再污蔑我,别再诽谤我!”凌语芊再做控诉,义愤填膺,声色俱厉,使劲地抓着木棍的一端。

    季淑芬也赶忙加大力气,准备把木棍抢回去,可惜,她终究人到中年,不及凌语芊,于是恼羞成怒地斥喝出来,“放手,你这贱人,还不快给我放手!”

    凌语芊当然不会听从,把木棍抓得更牢,白皙娇嫩的小手由于太过用力,已经泛白,露出一条条细长的青筋,另外,还有一股淡淡的痛。

    正好这个时候,李晓筠突然冲了过来,协助季淑芬。

    凌语芊身体纤弱娇小,加上刚才挨过几棍,对付季淑芬还勉强能行,如今多个李晓筠,自是敌不过她们的力量总和。

    感受着自己的两只手臂绷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痛,她心惊胆颤,本能地朝四周寻求协助,这也才留意到,季淑芬估计事先已支开或禁止那些保姆,此刻大厅内除了眼前这可恶的两人,便是贺芯,那个高傲冷漠,袖手旁观的贺芯。

    木棍开始在掌心移动,一寸一寸地失守,凌语芊感觉自己好像在一步步地走向死亡,最后,在木棍只剩大约十公分时,她索性放弃,扭头又跑,这次,她往屋外跑,她知道,只有逃离这间屋子,才能重生!

    她使力地、吃力地、亡命地往大门口冲,眼见就要跨过去了,右脚小腿却陡然一麻,伴随着一阵痛,她整个身体往前栽去,胸前的两团软绵,正不偏不倚地压在硬邦邦的门槛上。

    “噢!”

    又是一阵难言的剧痛,让她泪水彻底地涌出,模糊的视线里,蓦然出现一双黑色皮鞋,紧接,是一具熟悉的修长身躯,然后,是那张熟悉的俊颜。眼泪,顷刻更加狂流,然而当她又见他身边的另一个倩影时,内心刚燃起的喜悦和希望立即消失,整个人俨如陷入了更黑暗的深渊。

    他回来了,却是和李晓彤一起回来,还恰恰看到了自己如此狼狈和悲惨的一面,自己为他们,行了一个大礼,自己“五体投地”地“欢迎”他们的归来!

    至于贺煜,满眼的诧异和震惊,同时,心头已不自觉地爬上了一股强烈的心疼和怜惜,他剑眉倏忽蹙起,看向母亲,沉声道,“妈,这到底怎么回事!”话毕,他下意识地蹲下,准备去扶她。

    不过,他的脚才略微弯了一下,便听季淑芬怒吼,“阿煜,你回来正好,替我好好教训和惩罚这个贱人,这贱人竟背着你偷偷去跟别的男人幽会!”

    “煜大哥,凌语芊和肖逸凡在一间高级餐厅共用午餐,他们若无旁人的十指相扣,郎情妾意,被我和芯芯看到了,我们还拍下照片为证据!”李晓筠也跟着控诉道。

    顿时,贺煜略微弯下的脚,像是被使劲拉扯住,迅速恢复了笔直,眸色一阵幽冷,瞪向匍匐在跟前的人。

    她不去上班,他还以为她累着了,便打算早点回来,结果却是出乎意料,她竟然出去约会了别的男人!肖逸凡,那个自己很早就见过一面的男孩,当时芯芯参加选秀比赛时,她正和肖逸凡在一起,如今,她已嫁给自己,却仍与那小子藕断丝连!

    凌语芊目不转睛,与贺煜深深对望,她不做声,而是先用眼神告诉他,她没做过,是她们污蔑自己,然后,等待他的相信和帮助。

    可惜,她等不到!后腰忽然又是传来一阵剧痛,那根碗口粗的木棍,再一次击中自己,在他的眼皮底下!

    美丽的唇角,勾出一抹悲哀绝望的笑,这一棍,不但击中了她的腰,还打在她的胸口上,心房,被击碎了!

    她带泪的眼,环视着屋里的每一个人。从贺煜身上,她看到冷漠无情;当目光转向李晓彤时,看到了幸灾乐祸;贺芯,则是无动于衷;季淑芬,是恶行满贯;李晓筠,则是阴险歹毒。

    这周围的人,都是坏人,都是黑心的,无心的,冷血的!

    求生的意志,自她身上脱离,撑起的手倏然软下,她整个身子趴在地面,再也不去畏惧和躲避那非人的棒打。

    季淑芬见状,和李晓筠暗暗相视一下,继而抡起木棍准备来个彻底了结,幸好,这千钧一发之际,外面传来一阵威严沉怒的叱喝,“住手!给我住手!”

    是爷爷!

    听到这个熟悉的嗓音,凌语芊总算抬起了脸,如期看到了,贺云清高瘦的身影跃入自己的视线。

    刚才,她寻找保姆求助,向季淑芬本人求饶,跟贺芯求救,然后,心里默默地期盼着贺煜的拯救。可惜,没有一个人能帮她。如今,当她绝望放弃时,却是爷爷出面救了她。

    这个和蔼可亲的老人,永远都那么善良、慈悲,令人感动。凌语芊泪水再一次哗哗直流。

    “阿煜,还不将语芊扶起来?”贺云清又道,依然沉怒着。

    贺煜眸光一晃,眸色深深地俯视着凌语芊,片刻后才伸出手。

    凌语芊却不稀罕了,仿佛没见到似的,自个支撑着起来,尽管很艰难很吃力,她还是独自地站起来了。

    贺煜俊颜顿时更沉,薄唇抿得更紧,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你们,都给我进来!”贺云清再次开口,话音一落便迈步,步履沉着地朝里面走。

    与他一起出现的贺一航,对妻子不解地皱了一下眉头,首先随父亲进去。

    凌语芊走在第三个,一拐一拐地,受过伤的身体,显得有点儿单薄和可怜,却又很坚强。

    季淑芬也气咻咻地跟进去,然后是李晓筠和贺芯。

    热闹的大门口,霎时恢复了空旷和沉寂,贺煜高大挺拔的身躯仍巍然伫立着,鹰眸一直牢牢追随那抹娇小的人影,直到,李晓彤做声。

    “煜,咱们也过去吧。”她侧看着他,眼神复杂。

    又是几秒过后,贺煜这才迈步,缓缓走近去。

    整个大厅,死一般的寂静,一会,贺云清开口,打破了沉默,“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淑芬,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

    那张慈祥微笑的面庞,此刻布满了罕见的怒气,他冷冷地瞪着季淑芬。

    由于某个“不齿的秘密”,季淑芬并不畏惧,反而心里暗暗鄙夷着,理直气壮地应答,“这小贱人不守妇道,背着阿煜出去勾搭别的男人,所以,我要清理门户,除了打她,我还要休了她!”

    “胡扯!”贺云清即时一斥。

    “我没有胡扯,这可是有人证和物证的!”季淑芬拿起茶几上的相片,递给贺云清,还不忘侮辱一番,“这小贱人本来就是个不干净的东西,yin荡成性,这有什么出奇!”

    听着这些不像话的脏言秽语,贺云清忍不住怒气再起,但也暂且没教训,先接过相片翻看。

    “怎样,我没有污蔑吧!爸,你维护这小贱人,我是无权阻止和反对,但这次,我希望你别拦住我!这样的贱人,不配当贺家的媳妇,留着她,只会玷污了我们贺家的名声,所以,我要她和阿煜离婚!”季淑芬索性“得理不饶人”,决定趁机把眼中钉给彻底拔掉。

    贺云清继续翻看着相片,一张接一张,反复看了好几遍,而后,抬眸,看向凌语芊,询问道,“语芊,你能告诉爷爷,这些相片怎么回事吗?”

    对着他信任关切的眼光,凌语芊便也详细解释出来,“这个人,是我一个好朋友,我们很久不见,于是约在一起午餐,他握住我的手,并无别的用意,只是用他家乡的一个习俗,为我祝福和祈祷。我们虽然是好朋友,但我们都谨记着该有的礼仪,我们并没做出任何越轨的事。”

    贺云清略微沉重的脸色,顷刻释然。

    季淑芬则迫不及待地驳斥,“祝福?祈祷?荒谬!爸,你别听她胡说,你就算不信我,也该信筠筠和芯芯。是她们亲眼看到,这些相片也是她们所拍。哼,老天爷有眼,才让芯芯她们碰到,把这证据给拍下来!”

    “我没有胡说,信不信由你!”凌语芊也继续辩解,声音猛然拔高起来,悲愤地瞪着季淑芬,“还有,你想想,假如我真的如你所说,我会笨到在大庭广众之下?我要是想偷人,我大可去租酒店,不会让人找到证据!所以,请你别再污蔑我,别再诽谤我!我和逸凡是清白的,我没有对不起贺家!”

    季淑芬一时哑然,但很快,又道,“就算是好朋友也不行!你嫁到豪门,就该守住豪门的规矩,好的女人,不该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共餐!”

    “豪门的规矩?兴许我不懂豪门的规矩具体是怎样,但我知道,现在是21世纪,我和朋友共餐,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社交,所以,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凌语芊也豁出去了,“还有,你跟我说规矩,那贺煜呢?他身为人夫,不也常和李晓彤约会吃饭,不分昼夜地和她在一起?呵呵,我和朋友正常用餐,就说我败坏门声,那他呢?婆婆,你同为女人,要是公公也这样对你,你会怎样,你会怎样?”

    “你……”季淑芬彻底地无言以对,恼羞成怒,涨红了脸。想不到,这小贱会如此牙尖嘴利,想不到,这平时像个哑巴似的小贱,竟敢当众顶嘴反驳!

    “曾经,不管你多恶劣地对我,我都隐忍,都默默承受,我明白,你不满意我,我不是你心仪的儿媳妇!但我依然尊重你,因为,你是我丈夫的母亲!我尊你为婆婆,可你呢,一次又一次地想着如何折磨我,对付我,除去我!”凌语芊继续控诉,同时,脑海随之闪上了曾经的一幕幕画面,各种悲痛辛酸不觉再次袭上了心头,还有刚才的情景,那一幕幕被冤屈和诽谤的画面,特别是贺煜任凭自己被打的一面,更俨如一把无情的尖刀深深刺在她的心窝上,令她差点休克和窒息。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后,闭一闭眼,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视线回到贺云清身上,自暴自弃地道了出来,“爷爷,对不起,她们的污蔑是真的,我确实和逸凡有染,他对我好,很好很好,所以我也喜欢他。你把我逐出贺家吧,我不配当你家的媳妇。”

    瞬时间,众人仿佛皆被雷电击中,无不感到出乎意料和惊诧震撼,就连那季淑芬,也瞪大了眼。

    而贺煜,则仿佛冰雪降临,整个脸都黑了。

    凌语芊视若无睹,已经变得清冷的眸瞳,继续只看着贺云清,带着自嘲地语气,接着说,“贺家显赫富贵,应该找门当户对的媳妇,至于我,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人,自问配不起,所以,你们要离婚,我接受,还有,你们放心,我不会跟你们索取任何赡养费,也不会闹得满城风雨,你们决定好哪一天,通知我,我会配合签字离婚!”

    话毕,她对贺云清深深一鞠躬!

    这一拜,代表着她对这个老人的无限敬重和感谢,也代表着,对他的浓浓的歉意和愧疚。

    当时,他跟自己提过,要嫁给贺煜,必须做好不怕苦不怕痛甚至要接受炼狱般的生活的心理准备,自己也大声肯定地答允了,故如今,自己算是违背了这个许诺。

    其实,苦算什么,痛又算什么?咬咬牙关、流流眼泪甚至痛哭一场便也能熬过去。只是,这视乎值不值得!

    曾经,不管多苦多痛,自己都愿意承受,只为心中那份信念和爱,但现在,再也不用了,那个人,再也不是自己想要的男人!一切,该结束了!

    她站直身子,对贺云清留下最后的一个注视,随即拿起手袋,朝屋外走。悲伤的眼,没有再看过任何人,即便是那个曾经无数日夜萦绕在她心头、令她深深眷恋和痴爱的男人。

    不过,在她经过身边的时候,一只大手猛然伸出,抓住她的手臂。

    凌语芊停下,这才看向他,这张熟悉的面容,依然那么的俊美绝伦,可惜,再也不是曾经的他!

    贺煜,我们就此爱断情绝!天佑,我们正式告别了!

    她清眸一片死寂,对他射出一抹冷光,随即低头,狠狠地咬在他的手上,使劲地咬,直到他不得不松开。

    然后,她重新迈步,空洞而呆滞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前路,看着大门口,看着自己应该走去的地方……

    ------题外话------

    推荐紫觉得挺不错的一本书,文中很多细节都很独特,忍不住和亲们分享一下:

    《痞子大少完美恋人》http:/read.guanhuaju.com/info/218051。html

    讲述三位身份性格阅历迥异的高富帅如何去宠一个女人、争一个女人!

    且看,聪慧淡定的女主如何干脆利落地干掉负心郎!

    又且看帅气多情的痞子大少,如何机关算尽夺得女主的心!

    痞子大少,萌爆了,可爱爆了,别扭爆了,深情爆了!

    这是一个看了会让人笑、让人感动、让人哭的故事!

    紫挺喜欢的,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好文,真的不容错过哦!亲们直接输入文名搜索就可找到本书的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