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85 醋意狂肆

    http://

    池振稍顿,拿出手机,拨打凌语芊的电话,接通了,但没人听,于是再打一次,结果依然后,才无奈地跟贺煜禀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贺煜听罢,俊颜再度沉下,叫池振峯用他的手机打,可惜,对方还是出于没人接听状态。

    贺煜更是铁青了脸,回想刚才发短信给她,也是得不到丝毫回应,不由怒火更甚,恨不得立即冲去她家,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么淡定!

    又或者,这正是她的目的?她故意这样,就是想测试自己按耐不住而去找她?

    不,自己才不会让她得逞。

    瞧着贺煜千万思绪怒满怀的样子,池振峯重新扶住他,轻声道,“Yolanda估计刚走开,或睡着了,我们先回公司吧,等下再打试试看。”

    贺煜先是沉吟了一下,便也不给任何反应。

    池振峯见状,继续扶住他,开始朝车子停靠的方向走,然后驾车带贺煜回公司,回到贺煜的办公室。

    贺煜全身疲软地半躺在长沙发上,闭着眼,整个人已经陷入迷睡状态。

    池振峯注视着他,准备帮他解开衬衣,好让他舒服一点。不料,手刚碰到贺煜的领口时,猛被贺煜抓住,那原本紧闭的黑眸也忽然睁开,出其不意地冷哼出来,“我就说吧,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瞧,到处招惹男人,让那些男人都记住,都念念不忘呢。”

    池振峯一听,下意识地道,“总裁,你是指今晚那群人吗?那不关Yolanda的事,是那些人窥视她,Yolanda算无辜的。”

    贺煜则继续斥责,“是她不安于室,假如她上次不去酒吧胡闹,她就不会被人占便宜。”

    池振峯不由翻了翻白眼,真想提醒他,凌语芊去酒吧,还不是因为他!但最后,还是忍住没再吭声,因为觉得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有可能找到借口反驳,所以,沉默是目前最佳的选择。

    可惜,贺煜却不肯就此放过,醉熏熏地盯着池振峯,神志不清地呢喃,“振峯,我不准你窥视她,她没你想象中那么好,她是个不自爱的女人,一点都不懂得珍惜自己宝贵的东西,你知道她为什么能嫁给我吗,你知道爷爷因何为她做那么多事吗?那是因为……那是因为……因为……”

    带着羞耻恼怒的责骂声突然越来越低,最后,完全消失,贺煜已经重新闭上眼,倒在沙发上。

    池振峯则大大地惊讶,为刚刚听到的话震住。总裁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间扯上贺老先生?对了,他刚才在酒吧的时候,就说过Yolanda不但迷惑少的,还迷惑老的,难道……

    不,不可能的,怎么会呢,Yolanda是那么的纯真,那么的自爱,怎么会与这些事扯上关系!

    “总裁,总裁你刚才想说什么,清你能否把话说清楚,说明白点?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是如何得来的,这其中,是不是有误会?”池振峯气急败坏地询问出来,使劲摇晃着贺煜的手臂,可惜,任他如何努力,贺煜都没有清醒,已被超量酒精侵袭得沉睡了过去。

    池振峯大手依然抓着贺煜的手臂,震愣着,揣测着,冥思苦想着,直到手机的震动声划破这空间里的寂静。

    他松开贺煜,从裤袋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号码,迫不及待地接通,“Yolanda!”

    “振峯,你……刚才打电话给我?”凌语芊温柔的嗓音迟缓地传来,“请问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何事?”

    池振峯先是沉吟一下,毅然道,“Yolanda,你……你和总裁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不在贺家?”

    凌语芊也稍停片刻,才讷讷地应了一声嗯。

    “为什么呢?”池振峯又是问得急促,许久都得不到凌语芊的回应,便自个往下说,告知今晚的情形,除却贺煜说得含糊不清、以致他此刻依然感到纳闷不解的那件事。

    凌语芊听罢,还是默不做声。

    池振峯微微缓了一口气,继续道,“今晚是我头一次看到总裁去那种地方借酒消愁,也是我头一次看到总裁如此理智全无地打人,这一切,都与你有关Yolanda!他是在乎你的,刚才他一直嚷着要见你,他现在喝醉了,在办公室,你方便来一下吗?”

    “……”

    “Yolanda,我不清楚这次你和总裁之间发生了什么,以致你跑回了娘家,可有件事我想提醒你,还记得当初你快要嫁给总裁,我劝你,而你却叫我祝福你,结果,我也照做了,如今你愿望也成真了,总裁他,已经爱上了你,而且爱得……”

    “振峯,你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要挂线了。”凌语芊突然做声,打断。

    池振峯一愣,欲再劝解,“Yolanda……”

    “对不起,振峯,我有点困,真的要睡觉了,你要是还有其他事,明天咱们再谈,你也早点休息,晚安。”凌语芊又是阻止,提出了辞别,整个过程,缄口不提贺煜。

    手中的电话,已经传来了嘟嘟收线声,池振峯仍握着手机,一副呆愣状。

    Yolanda对总裁的爱,无庸置疑,且应该很深很深,他曾不止一次好奇到底是多深刻的爱,使得Yolanda她在各种不利的情形中毅然选择嫁给总裁,毅然融入那个大家庭。

    这些疑惑,他都尚为明白过来,而如今,又被另一个现象给困惑住--总裁和Yolanda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让Yolanda变得如此决然,选择放弃了这段来之不易的机会?

    凌语芊不肯说,看来,只能从总裁这里了解,可是,总裁连喝醉了都不吐真言,还能指望清醒的情况下坦白一切吗?

    一声郁闷的长叹,自池振峯嘴里无奈地吐出,他终于把手机放回裤袋里,目光回到贺煜身上,对着沉沉昏睡的贺煜凝望了片刻,随即走向另一组沙发,和衣躺上去,两眼闪烁炯亮,继续满腹思绪……

    同一时间,凌语芊的卧室,一片静谧柔和当中。

    中等双人床上,凌语薇已经熟睡中,凌语芊则背靠床头而坐,出神地看着手机屏幕,看着刚刚收到的某条短信。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发来短信,刚见到的时候,她顿时愣了一愣,在打开阅读后,心中又立即泛起了苦涩和悲凉,为他这字里行间所显示出来幼稚思想感到可笑,同时也为他这字面的意思感到可气。

    尽管已下定决心离开他、放下他,但她还是不能接受他去和别的女人乱搞!不错,这离婚书一日未签,他这种卑劣可恶的行为就是乱搞,是鬼混!

    不过,悲愤归悲愤,她自是不会做出任何反应,尽管心里异常难受,几乎是痛如刀割,可她宁愿选择默默地悲伤,也不去对此做出任何反应,后来,她甚至去客厅看电视,单靠一个台无法平静心情,便不停地转台,转完又转,直到再次回到卧室时,发现手机在闪着未接来电的信号,她再三踌躇,还是再次拿起手机。

    有两个号码来电,一个是振峯,一个是……贺煜。两人打来的时间,间隔不够一分钟,由此可见,他俩是在一起的。

    不知因何缘故,她的心情当即就舒缓了不少,心不在焉地呆愣了一会后,给振峯拨打回去,然后出乎意料地,听到那样的话。

    不可否认,她的内心是喜悦的,只因为,贺煜并没有如短信所言地鬼混,而对于他和上次那两个要占自己便宜的坏人火拼,她又不由自住地担心和关切。不过,即便如此,但并不代表她可以原谅他,自己和他之间的问题,不仅止他有没有出去鬼混,他有没有找那两个坏人算帐,而是在于,彼此间的各种阻隔:他对自己的忽冷忽热,对自己一次又一次莫名其妙的伤害,还有,季淑芬与自己的势不两立!

    刚才振峯在电话里提到,说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祝福她,着实令她感动的同时,也感到悲怅,只因她突然想到,祝福她的人,远远少于那些想方设法来阻挠她的人,而且,祝福的人都是善良的,是默默支持的;反之,阻挠的人,要么是蛇蝎心肠,要么是心狠手辣,要么是幸灾乐祸,要么是无动于衷,要么是冷言冷语,要么是……冷血无情。

    这样的婚姻注定了不会长久,不会幸福,最主要的,是不值得苦苦坚守下去。

    所以振峯,谢谢你的好意,谢谢你的支持,同时,也很抱歉,让你失望和惆怅。

    再次对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看了一眼,凌语芊纤纤素手在手机按键上点了几下,找到删除键,把这条包含着各种情怀的短信毅然地从记忆里抹掉!同时,也彻底中止沉思。

    不过,就在她准备关机的时候,突然又有一个电话进来,是……贺熠!

    他的嗓音,还是异常好听,令人倍觉亲切和舒适,“语芊,睡了吗,对不起,希望我没有扰到你的清梦。”

    凌语芊唇角不自觉地弯起,温柔地道,“你呢,这么晚了还没睡?”

    “本来睡下了,但突然想起有件事还没做,所以又起来了。”

    凌语芊陡然一怔。

    “语芊,爷爷打电话跟我说,你回娘家了,你还提出要和二哥离婚,为什么呢?”贺熠嗓音略微凝重了起来。

    凌语芊再沉吟数秒,讷讷地道,“爷爷没有跟你说原因吗?”

    这次,轮到贺熠愣然,但很快,又道,“语芊,二伯娘的人,虽然有点孤傲刁蛮,但也不是毫不讲理,她这次心情有落差,只是暂时性的,你不妨看在二哥的份上,原谅她一次?经过这次之后,我想爷爷不会再让她胡来的。”

    看在二哥的份上……是啊,自己曾经因为贺煜而极力隐忍季淑芬,还时刻期盼着能尽快获得她的喜欢,将来婆慈媳孝,和和睦睦。

    可如今,自己连贺煜都不想爱了,又怎么还会“爱屋及乌”。再说,自己可不信季淑芬会就此罢休,毕竟,昨天她还在电话里跟李晓彤讨论着恶毒的计谋呢!真的不明白,这天底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心肠歹毒的人!

    “语芊,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件事,不如告诉二哥吧。”贺熠忽然又道。

    凌语芊从悲愤沉思中出来,先是怔了怔,随即反问,“贺熠,你现在信了吗?”

    见他不语,凌语芊语气转为苦涩,“连你都不信,那我说出来,他就信了吗?”

    “语芊——”

    “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晚安。”凌语芊辞别。

    “可是语芊,你好不容易才嫁给二哥,你就此放弃的话岂不是很惋惜?语芊,我希望你能仔细考虑一下,考虑清楚。”贺熠迫不及待地道。

    凌语芊略作沉吟,语气坚决地应出,“贺熠,谢谢你,真的很感谢。是的,嫁给他是我多年的梦想,是我历尽艰辛才得以实现,但离开他,也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请别再为我们的事操劳,嗯?”

    贺熠也静默了片刻,道,“语芊,那你还来北京吗?”

    “……”

    “我希望你能来,不管你和二哥关系会怎样,这次的北京之旅对你人生当中算是一个宝贵的学识和财富积累,再说,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行程,你不会忍心让我失望的对吧?就算……你将来真的和二哥分开了,我们还是朋友的是吧?”贺熠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一口气说了出来。

    凌语芊再度哑然。每次想和贺煜决裂时,她都考虑过和池振峯也杜绝关系,却从没想过要把贺熠也排出自己的生活。

    “语芊,就这么说定了,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我等着你到来,早就在等待着你的光临!”贺熠又道。

    “贺熠,谢谢你!关于北京的事,再说吧。对不起,时候不早了,我真的要睡了。我们……下次再谈?”凌语芊总算做声,淡淡的语气,带着恳求。

    贺熠便也不再勉强,“那先这样,晚安,好梦!”

    小巧精致的手机,总算是关上了!凌语芊继续一动不动地坐了一会,随即趋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一盒药。

    她早料过,今晚甚至接下来的夜晚都会不平静,会很难熬,故她下午去医院开了这瓶安眠药。

    就算再多的人为他求情,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决心!就算孤独的夜再漫长难熬,自己也会坚持下去!

    她仰头,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打开瓶子,取出一颗药丸,和着开水吞了进去,然后重新躺下,随着药性开始起效,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直到母亲和妹妹叫唤才醒来。

    凌母一脸担忧,手下意识地往凌语芊额头抚摸一下,“芊芊,你没事吧?”

    “姐姐,你千万不能生病哦,我们约好今天要去逛街的。”凌语薇也心急如焚,不仅是关心姐姐,还为今天的出门。

    凌语芊浑沌的脑子逐渐恢复精明,边揉着太阳穴,边翻坐起身,先是安抚母亲,“妈,我没事,昨晚睡晚了而已。”

    继而,转向凌语薇,“薇薇你也别担心哦,姐姐等下就带你去。”

    凌母听罢,便不多想,以为凌语芊只是由于愁思满怀而睡不着,心里还想着让时间去令女儿慢慢习惯和适应,然后淡忘。

    不谙世事的凌语薇则立即笑颜逐开,体贴地扶起凌语芊。

    凌语芊不再多说,若无其事地下床,然后梳洗、吃早餐,带着薇薇辞别母亲,离开了家门。

    其实,迟起床的何止是凌语芊,贺煜照样是睡到了日上三杆。

    睁开眼的他,习惯性地看了看手表,见那指针已经指向10点,他英挺的眉峰不由得皱了皱,黑眸环视到四周的情况后,更是满腹沉郁,思绪渐渐飘远。

    一会,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池振峯走了进来,他的神采飞扬,让宿醉后显得一身颓然的贺煜心头下意识地窜起了一丝沉闷。

    池振峯一时没留意到,扬起李秘书刚叫到的外卖早餐,语调一如既往的轻快和愉悦,“总裁,早餐已为你准备好,你快去洗刷一下,趁热吃掉。和市场部的会议,我帮你推迟到10点半。”

    贺煜依然不语,但已从沙发上起身,缓缓地走向休息室,进入浴室,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他神情怔愣,脑海不受控制,再次回想昨晚的某些情景,后又是池振峯前来提醒,他才回过神来,开始梳洗,重返办公室时,已经恢复了以往又帅又酷的模样。

    他默默吃着早餐,池振峯坐在他的对面,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稍后,迟疑道,“总裁,你……和Yolanda没什么事吧?”

    贺煜抓住餐具的手,倏忽一顿。

    “你昨晚……说了一些诋毁Yolanda的话,你还说,Yolanda和贺老先生的关系匪浅,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贺老先生……叫你娶Yolanda,难道还另有隐情?”池振峯继续道,问出纠结了一整夜的重点。

    贺煜更是浑身僵硬,好一会,严声吩咐出来,“昨晚那伙人,你再去看看,我不希望有任何对我不利的因素或传闻出现。”

    池振峯立时呆然,一是缓不过来。

    贺煜则忽然放下餐具,高大的身躯朝办公桌走去,留下另一句的吩咐,“五分钟后举行会议,你立刻去安排。”

    池振峯持续怔愣中,到了差不多两分钟过去了,才回神,然后快速收拾一下桌面的便当,出去了!

    偌大的办公室,彻底沉寂了下来,贺煜靠在办公椅上,打开手机,看回昨晚发出去的某条短信,冷冽的薄唇突然逸出一抹嗤笑,是对他自己幼稚的行为,感到了自嘲!

    他快速移动着手指,果断地按了删掉键,然后起身,走出气势磅礴的办公桌,走出宏伟豪华的办公室……

    话说回头,G市最繁华的百货商场里,凌语芊和凌语薇分别提着几个袋子,大包小包,满载而归。

    凌语芊不但为薇薇买了心仪的裙子,还替父亲买了两套新衣,而母亲的,是最多的。

    前几年生活拮据,除了新年时在她的执意要求和恳请下,母亲勉强同意添加一套新衣,嫁给贺煜后,虽然经济宽松了,但由于一直没碰上合适的机会,便也没给母亲买过,如今她于是一次性购买好几套,算是弥补。

    “姐姐,谢谢你!”忽然,凌语薇道谢,美丽的小脸眉开眼笑,红粉菲菲。

    凌语芊同样笑意盈盈,瞧着妹妹一副满足快乐的样子,她提议,“薇薇,姐姐带你去吃雪糕?”

    果然,凌语薇顿时又是一阵兴奋激昂,“吃雪糕?真的吗?”

    “嗯!”凌语芊点头,指了指前面,“那里有间雪糕店,听说挺不错,咱们去试试。”

    “好!谢谢姐姐!”

    凌语芊又是抿唇一笑,带着她,准备朝雪糕店迈进,不料,碰上了高峻。

    “高峻哥哥!”凌语薇已经呐喊出来,经过有次和小敏谈及和讨论,她决定改叫眼前这位很帅很好人的叔叔为哥哥。

    “薇薇你好!”高峻也笑着回应了一声,目光重返凌语芊的身上,嗓音温润依旧,“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哦,带薇薇出来逛街,还满载而归哦。”

    凌语芊咬了咬唇,然后,讷讷地笑了笑。

    “方便一起吃午餐吗?”高峻随即提出了邀请,似乎,每次见面他都邀请她吃东西。

    凌语芊犹豫了下,准备拒绝,不料语薇抢先道出一句,“高峻哥哥,姐姐正准备带我去吃雪糕,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高峻稍顿,点头,“好啊!”

    所以,结果,凌语芊就算想婉拒,也没办法了!

    然而,当她们再度迈步前行不久时,又一个高大的人影,出其不意地睹在她们面前。

    “姐……姐夫!姐姐,是姐夫!”又是凌语薇,首先大叫出来,态度比先前对高峻的,更亲切了一些,“姐夫您好!”

    贺煜不拘言笑的俊颜,微微抽了一下,算是,回薇薇一个淡笑。然后,炙热的眸光,锁定凌语芊。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粉嫩色长背心,搭配白色蕾丝长裙,长发用个发夹随意拢在肩后,精致的小脸干干净净,不施脂粉,娇艳欲滴的樱唇搽了她素来采用的水晶唇膏,即便如此,依然倾国倾城,绝美脱俗。

    如此动人的她,却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又一次背着自己和其他男人出来幽会,该死,她为什么总是这么欠教训!

    贺煜已经怒气冲天,大手迅速伸出,一把抓住凌语芊的皓腕,扭头便走。

    凌语芊立起挣扎,娇柔的嗓音充满怒气,“放开我,放开我。”

    高峻也急走两步,睹在跟前。

    凌语薇则直接去掰开贺煜的手,略带恳求道,“姐夫,请你放开姐姐,你这样会抓疼姐姐的。”

    贺煜眸光骤冷,直接瞪向高峻,怒斥,“滚开!”说着,他将凌语芊的手抓得更紧,也对她命令出来,“跟我回家。”

    凌语芊才不管他,继续使劲挣扎,手上传来的痛,让她愈加愤慨,“烂人,大烂人,快放开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家,我会回,但不是跟你一起,也不是回贺家,而是回我自己的家!”

    “贺总裁,你听到了吧,希望你快点放开芊芊,不然我会报警。”高峻也开口了。

    芊芊……他竟然叫她芊芊!

    贺煜鹰眸更是眯成了一条线,利剑般的光芒不断射出,先是瞪着高峻,随即是凌语芊,咬牙切齿,“是吗?那我告诉你,只要这离婚书我一日未签,你就是我的女人,你背着我和其他男人搞在一起,你就是不守妇道,罪该受罚!”

    “贺总裁,你这样说未免太不厚道了?芊芊和我吃饭,是正常的社交。”高峻马上为凌语芊辩驳,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不过呢,说起出轨,我倒是记得,有次夜晚在雅兰会所,见到贺总裁和前女友搂搂抱抱在一起,不知贺总裁对此,又如何解释?”

    凌语芊一听,无比悲愤,想也不想便低头,再一次狠狠地咬在贺煜的手臂上,在他一放手,她马上拉起凌语薇,头也不回地离去。

    高峻继续意味深长地睥睨着贺煜,随即留下一声冷嗤,也阔步自如朝凌语芊追去。

    贺煜俊美绝伦的面容,已经黑得可媲美锅底,额上更是道道青筋毕露,狂怒瞪着那三个不同的人影,然后取出手机,拨通一组电话,“彤彤,我在荟萃百货商场的丁丁雪糕屋,你立刻过来!”

    挂完电话,他继续对着那三个已经进入雪糕屋的人影冷瞥了一眼,随即也迈动长腿,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