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86 精彩时刻

    http://

    凌语芊身体即时僵住了。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她知道,自己应该继续若无其事下去,然而事实上,她再也无法做到冷静和淡定,美目条件反射地转移,她再一次朝贺煜那边看去,而且,这次看得极为仔细。

    那是一个熟悉的人影,那张美丽自信的侧脸,每看一次,都会令她自卑和惆怅一次。

    大烂人,大坏蛋,明知她最在意什么,他却故意这样做!

    他这样的行为,兴许看起来显得很幼稚,但不可否认,他目的达成了。看着他竟然拉住李晓彤的手安排李晓彤坐下,还示威式地朝自己发出一抹无情的冷笑时,她顿觉很刺眼、很悲愤。而周围突然传来的细微说话声,更是令她心胆俱裂和委屈满怀。

    “原来这个才是皇后凉凉。他们很配呢。”

    “嗯,高贵,大方,洒脱,刚毅,皇后就应该是这样的气质!至于绝美脱俗、不染凡尘的小龙女,还是配给温柔绅士的杨过吧!”

    皇后娘娘!

    小龙女!

    原来,她们也把贺煜和古代的帝王联想在了一块!她们还自作主张地为贺煜相好了皇后!

    而自己这个“小龙女”,自是不会与皇帝扯上关系!

    犹记得,当年天佑得知自己家境富裕后,紧握住自己的手,目不转睛地凝望着自己,沉重而真挚地问,“芊芊,你会不会因为你是千金小姐而嫌弃我这个穷光蛋?会不会觉得我配不上你?”

    然后,不待自己回答,他继续说,语气已经转为霸道,“小东西,不管我们的身份有多悬殊,你都不可嫌弃我,不可离开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注定是我的人。我答应你,将来会加倍努力,创造很多很多财富,这样我就能配上你了!”

    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这一生都已经这样了,还怎么指望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

    曾经,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不准自己嫌弃或放弃他。如今,他荣华富贵了,却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觉得只有李晓彤才有资格当他的皇后!

    贺煜,你还真会想呢!

    顷刻间,各种心酸、委屈、悲伤等,纷纷涌上了凌语芊的心头,化成一股炙热的泪,直逼上她的眸眶,不想自己的软弱被看到,她连忙低垂下头,端起雪糕猛吃。

    “姐姐,你别吃得那么快,你和薇薇说过,雪糕太冷,不能吃得太快,不然会影响脾胃的。”凌语薇猛然发出关切,对大人的情感世界不明真相的她,自是体会不到姐姐心里的苦和痛,她只知道,她最敬爱的姐姐身体不能受到伤害。

    凌语芊倏忽一顿,但并没有抬头。

    至于也早已经看到突发情况的高峻,则心疼不已,缓缓伸出手去,按在凌语芊白皙的手背上,“你想过去骂他吗?我可以陪你去,或你自己想到其他的反击,请告诉我,我都会随时配合!”

    凌语芊的手,起了细微的抖动。过去骂他?怎么骂?像个弃妇一样,痛骂他和别的女人举动亲昵?

    而他呢?会否像刚才在外面那样,指责自己背着他出来和别的男人幽会?虽然自己知道这是无中生有的污蔑,可表面事实就是如此!

    那么结果呢?估计会吸引更多的目光,短期内这些人茶余饭后和朋友闲聊的话题便是:某天,在某某雪糕屋,有对夫妇分别带着各自的新欢亮相,然后彼此责骂起来,场面超级精彩和震撼……

    不,自己才不会这样!即便她们不认识自己,即便由于贺家的权势而今天的事不至于会上头版头条,但自己也不愿意这样!每个人都有底线,这样的情形和结果,已经超出了自己的底线。

    想罢,凌语芊抬起另一只手,快速抹去眼泪,还使劲地吸鼻子,将余下的泪水彻底地逼回去,这才抬起头来,美目依然一片氤氲,带着感激对高峻低声道了一句,“我没事,请别担心。”

    高峻怔然,渐渐地,手从她手背上抽了回来,“来,我们都赶紧吃吧,再不吃雪糕都融掉了。”

    继而,他也微笑着招呼凌语薇,“薇薇,你也吃吧。”

    凌语薇仍天真无邪状,哦了一声,又朝凌语芊望去。

    迎着妹妹黑白分明、纯澈无边的眼眸,凌语芊强挤出一抹笑,安抚出来,“薇薇不用担心姐姐,姐姐自有分寸,不会再吃那么快了。你也快吃吧,融掉了味道可差很多了呢。”

    终于,凌语薇放心,注意力重返眼前的美食上,继续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

    凌语芊再冲高峻讷讷地笑了笑,重新低首,拿起羹匙,一匙接一匙,心不在焉地往嘴里送。

    高峻眸色复杂,若有所思,侧目对贺煜投以一个无语的瞥视,也端起雪糕,静静地吃。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周围的人骚动依然,窃窃私语依然,凌语芊等人都没再理会,就连凌语薇,也安静了不少,直到各自的雪糕都解决掉。

    “时候不早了,我要带薇薇回家了。对了,谢谢你!”凌语芊望着高峻,提出辞别。

    高峻颌首,高大的身躯首先站起,绕过桌子走到她的身边,主动提起那些大包小包。

    凌语芊便也不阻止,起身的同时,牵住凌语薇的手,随高峻离去。

    她步履轻盈,走得淡然和自若,没有再看周围的人,更没再瞧过身后的某处,随着她们的身影跨出玻璃门后,彻底地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之外……

    至于仍呆在屋内的某人,面色还是很难看,愈加的难看,狂怒的黑眸死死地盯着空荡荡的大门口。

    坐在他对面的李晓彤,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心中思绪满怀,波涛汹涌。

    上午她刚打完一场官司,官司的结果,自然是她获胜,而他的忽然来电更是令她喜上加喜。

    尽管很纳闷他因何把约见地点定在这间雪糕屋,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驾车赶来,推开门,走进这间人流火爆的屋子,找到在人群中永远都是那么闪耀瞩目的他时,她更是笑容可掬。然而,当目光随着他的视线,看到另外几个熟悉的人影时,她内心霎时明了,那些喜悦和雀跃,也顷刻消失。

    在她心目中永远都是那么霸气强势、倨傲冷静、天下无敌的他,竟然做出这种小学生都不屑的幼稚行为,只因为,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不要脸的女人!

    贺煜,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是放不下?为什么还要苦苦执着?为什么还是不可救药地痴迷于她?

    我呢?你这样叫我出来,把我归在什么地位?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只知道你心里很不爽,你要做出报复,那我呢?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是多么的难受和气愤?

    越想,李晓彤越觉得难堪,再也按耐不住,嗓音略微尖起地抱怨出来,“煜,你十万火急叫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看着你做一些无谓而又幼稚的事?!”

    她话音落下好几秒,贺煜才把视线调了回来,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我从不知道,向来干脆利落的你,竟在感情事上如此拖泥带水!不就是一个女人,你用得着一头栽进去便再也起不来?”李晓彤继续道,训责的语气透着不甘和忿然。

    可惜,贺煜仿佛听不懂她的话,自顾严肃而认真地道,“彤彤,你帮我查看一下,我要怎样才能把她带回家!我应该动用身为丈夫的哪条权利,不准她回娘家住,勒令她只能住在贺家!”

    李晓彤先是一怔,随即更加恼羞成怒,想也不想便拒绝,“我不知道!”

    “你不是大名鼎鼎、熟透中国法律的优秀律师吗?怎会不知道?又或者,你曾经的那些特点都是无中生有的?是虚报的?”贺煜则继续若无其事地道,黑眸半眯起来,睨视着她,那口吻,那态度,就像他平时对公司聘请的其他事务律师。

    李晓彤于是更抓狂,近乎崩溃!天,她爱上的,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行了,你不用回答了,我问别人!”他又接着道。

    “中国法律没有哪条规定当妻子的一定要呆在夫家;也没哪条法律是规定妻子不能回娘家居住,更没有法律规定,女人不能和丈夫以外的男性朋友有正常的社交!”终于,李晓彤吼了出来,是的,她是用吼,再也顾不上这有可能会让旁人听到。

    贺煜,总算静了下来,俊美的容颜乌云密布,更加深沉。

    李晓彤也咬着唇,呼吸粗促,内心的气恼和失望难以平息,她沉闷地往四周环视,接到那一个个相同或有不同的注视,心中更觉悲哀和难堪。

    然而,更令她悲痛欲绝的是,眼前的男人蓦然起身,自顾地朝外面离去!

    心底的悲愤,直线飙升着,李晓彤也一把提起手袋,快速追了出去,留下周围那许许多多的人们,继续交头接耳,兴致昂然地讨论下去。

    出了雪糕屋,她走得更快,三寸高跟鞋在光滑的大理石上蹬蹬作响,不久总算追上那个高大挺拔的人影,直接堵在他的面前,不顾他忽然皱起了眉头,她先是喘了喘气,随即怒吼出来,“煜,我们完了,我们再也不会在一起了!”

    话毕,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等着他给反应,可惜,那张冷峻迷人的脸庞无动于衷,丝毫没有她渴盼的表情呈现,她心底的最后一丝希冀,彻底破碎。

    红艳的唇,勾出了一抹苦涩悲哀的笑,李晓彤给他留下一个充满怨恨的深望后,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悲伤离去。

    贺煜并不回首,一动不动地巍然伫立着,不知所思地怔愣了一会,重新迈起脚步,拿到车子,快速驰骋回公司。

    他俊颜还是阴沉不振,在办公椅坐下之后,取出一张相片,边仔细观看,边回想不久前发生过的那些事。

    上午和市场部开完会后,他离开公司,驾车到处游荡,然后心血来潮地抵达这个百货商场,料不到,真的被他碰到她,更料不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她和那个高峻,是约在一起的呢?又或者,像自己这样,是巧合?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发展到了哪种程度?

    父亲曾经怀疑过,她可能是高峻的一枚棋子,由于一直没有确切的证据,自己便选择忽视。

    假如……假如她真的是高峻的一枚棋子,那就代表,她和高峻认识的时间,已经很长很长,而在这段时间里,她是否已经……她的第一次,其实是给了……她对**那么敏感和熟悉,其实是因为……

    不,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她和高峻没有任何关系,绝无关系!她的身子,没有被高峻指染,她的第一次,也非给了高峻,她对**的敏感和熟悉,也与高峻无关。

    然而,那到底和谁有关?爷爷吗?肖逸凡吗?又或者,还有别的男人?

    砰——

    一声巨响,顿时响彻整个办公室,同时,将他脑海那些几乎要令他崩溃的思绪给中断。

    紧接着,玻璃门被推开,李秘书神色匆忙地走了进来,先是被满地的玻璃碎片给震到,再看贺煜那赤红着眼、恐怖骇人的模样时,更是惊慌不已,两步拼着一步走,边走边叫,“总裁,您怎么了?您没事吧?”

    贺煜依然寒森着脸,手里也紧紧揪住相片,半声不吭。

    李秘书略作思忖,蹲下收拾碎片,期间,不忘悄悄瞄向贺煜,直到她收拾完毕后,贺煜的脸色,丝毫没有消退。

    “总裁,发生什么事了吗?”她再次怯怯地呼唤着。

    好一会,贺煜总算做声,冷冷发出两个字,“出去!”

    李秘书又是一顿,领命,“好,那我先出去了,总裁……如有吩咐,尽管叫我!”

    说罢,李秘书再瞧了他一眼,这才满怀揣测和不解地走了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顷刻又寂静下来,静得,只有贺煜急促的呼吸声。

    他重新举起相片来看,看着画面上两个人,耳边又忽然回响起雪糕屋那些花痴女孩所说的某句话:杨过应该配小龙女,简直是天造地设!

    天造地设!

    哼,休想!他们休想!

    小东西,你既然惹了我,那就休想再从我手中逃离,这辈子,你只能乖乖地呆在我身边!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要让你回到我的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