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92 灵肉结合(上)

092 灵肉结合(上)

    http://

    贺熠果然说到做到,带大家吃了一顿既丰富又美味独特的午餐,大家吃得欢乐、意犹未尽,故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结束。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当贺熠送凌语芊回酒店时,凌语芊不禁再次和他提及潘景阳的事。

    “我们今晚真的要去潘景阳家里吃饭吗?”她望着他,迟缓地道。她还是觉得,今晚这顿饭有点怪异,也隐约感觉到,贺熠对潘景阳有点想法,尽管他已极力表现得轻松自然,可她敏感地捕捉到他的凝重。

    对她突然提起的事,贺熠先是怔愣了下,瞧她眉宇间的担忧,他于是又笑了,“怎么了,你不会想临时爽约吧,我可是答应了人家的哦!”

    “没,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心中有点不踏实的感觉。”凌语芊如实解释,接着继续问,“对了,你要不要去买礼物?你打算送什么礼物给他?”

    “买两斤水果!”

    “买两斤……水果?”凌语芊美目一瞠。

    “呵呵,你以为他真的要厚礼?”

    “他不是要厚礼?那他为什么邀请我们吃饭?”凌语芊可记得潘景阳当时那嚣张倨傲样!

    贺熠稍作沉吟,伸手在她肩上轻轻一压,“别担心,也别想太多,一切交给我,嗯?下午没什么事,你不如休息一下,昨晚你喝醉了,睡眠质量必定不好,等下趁机好好补眠吧。”

    凌语芊也静默数秒,颌首,想起另一件事,露出歉意,“你爸妈那边,要说对不起了!”

    “没事,我会跟他们说,他们会谅解的。再说,我们推迟一天而已,明天我们去完长城,晚上再直接去我家吃饭。”

    凌语芊又是轻柔地点了点头,不再念叨,送他到门口。

    “路上小心!”她对他叮嘱。

    “嗯!”贺熠抿唇一笑,继续给她一个温柔的注视,终于离去。

    他边走,边掏出手机,拨打贺煜的手机,可惜对方转到了秘书台,他于是作罢,走进刚好打开的电梯大门。

    送走贺熠的凌语芊,先回到沙发静坐发呆了一会,随即去洗个脸,上床躺下,再次陷入潘景阳的邀请当中,奈何凭她如何思忖揣摩,依然找不到想知的答案,结果实在支撑不住,带着疲惫沉沉睡去,直到下午五点钟,在她预先调好的闹钟中醒来。

    贺熠说过无需隆重赴约,故她还是以淡雅着装,刚弄妥不久,贺熠也来了,还带来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良叔,竟临时不去了,理由是,身体不舒服!

    凌语芊愕然之余,心中莫名地涌上一丝不安,迫不及待地道,“良叔怎这个时候病倒了?他身体不是一向挺好的吗?莫非……他看出潘景阳有啥意图,所以不去了?”

    “噢,别慌,语芊你冷静!我刚才去看过良叔,还为他叫了医生服务,医生说他估计是吃坏了肚子,加上水土不服,显得浑身无力。”贺熠边说,边再次伸手抚着她略微颤抖的细肩,继续安抚,“我不是说过吗,别胡思乱想,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而且,我们根本不会有事,潘景阳是个局长,是国家委任的公务员,他不会乱来的!”

    迎着他的熙和笑脸,凌语芊心中那股不安便渐渐放下,开始正式关心良叔的情况,“对了,良叔病得严重不严重?医生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会痊愈?我们时间还够吧?我想先去看看他?”

    贺熠摇了摇头,“不用了,良叔没什么大碍,毕竟身体不适,状态难免不好,他担心去到潘景阳那引起扫兴,才想到索性不去的。等今晚回来,我们再去看看他的情况。”

    听及此,凌语芊总算彻底淡定了下来。良叔想的确实不错,他虽然在公司职位很高,这次代表贺煜出席交流会,但毕竟不是姓贺的,他不去的话,还有贺熠和自己这个“贺家媳妇”,潘景阳应该不至于生气或不悦。

    “来,我们出发吧。”贺熠又开口。

    凌语芊回神,拿起东西,随他出门。

    中午的时候,贺熠说只买两斤水果去,她还以为他开玩笑,结果想不到他真的这样做!他竟然真的只买了一个水果篮和一瓶酒到潘家!

    看着贺熠两手单薄的样子,凌语芊忍不住边走边提议道,“贺熠,你确定这样真的可以吗?这小区应该有超市的,不如我们去看看还有什么可以买点?”

    相较于她的惴惴不安,贺熠一派淡然,冲她摇头,当然,还有微笑,再一次示意她不用多想。

    凌语芊只好作罢,不久,来到潘家。

    刚才在路上,凌语芊已从贺熠口中了解到潘景阳的一些消息,潘景阳今年五十五岁,是国土局局长,妻子在财政局上班,唯一的儿子潘龙,今年二十五岁,在亲戚开的一家地产集团担任财务总监一职。

    潘龙年纪轻轻就能坐此高位,这间地产公司还是规模不小的,一看就知道要么是靠老爸这个局长名号,要么就是靠裙带亲戚关系。

    贺熠还提到,潘景阳妻子的外家,大部分都是当官的,有些职位还很高,这大概也解释到潘景阳上午那不屑的态度吧。

    当然了,对于他邀请吃饭,凌语芊还是不甚了解,直到进入潘家,见到潘景阳的儿子——潘龙,她隐约明白了过来!

    是昨晚在酒店小花园轻薄自己的那个年轻男子!竟然是潘景阳的儿子!

    刹那间,凌语芊也总算明白潘龙当时所说的那句话!这样的家庭背景,难怪如此放肆和轻狂!

    尽管如此,凌语芊还是怒不可遏,打一见到潘龙这个败类,就杏眼圆瞪对他。

    贺熠留意到了凌语芊的反应,不觉心生纳闷,可又碍于潘家的人在场,不便询问,只能继续关切困惑地注视着她,又瞧瞧被她怒瞪的潘龙,不断飞转的脑子,渐渐有了一点头绪!

    正好,潘景阳开口,肯定了他的猜想。

    “凌小姐应该见过犬子吧?本局请你们吃饭,其实主要是想让犬子跟你们赔个不是。”潘景阳淡淡微笑着,那笑容,耐人寻味。

    潘龙也马上跟凌语芊道歉出来,“凌小姐对不起,本少有眼不识泰山,昨晚喝多冒犯了你,望你有颗宽容的心,原谅我的鲁莽和无知。”

    潘景阳已得知凌语芊和贺煜的关系,照理说他们父子怎么也得喊凌语芊为贺太太,这凌小姐凌小姐的叫,居心何在!

    还有潘龙,本少本少的自称,这哪是道歉,完全让人感觉不到道歉的意味呢!

    贺熠已经全部明了,先发制人,言语讽刺又沉怒,“二嫂昨晚跟我说遭到一个无赖之徒的轻薄,那无赖还口出狂言,我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竟是潘局长的公子呀!”

    “让贺老弟见笑了,不过犬子本性非如此,他昨晚只是一时喝醉才冒犯了贺太太,请贺太太大人有大量,别再追究?”潘景阳忽然就把对贺熠的称呼从贺检察官转成了贺老弟,对凌语芊也叫成了贺太太。

    贺熠在乎凌语芊,对他们的道歉自是不接受,依然一脸怒容。

    这时,潘景阳的妻子走了过来,“是我教育无方,贺太太你就原谅他一次吧,我跟你保证,他以后不会再犯!”

    他们一家三口的轮番道歉,着实让凌语芊不知所措,潘景阳的态度,模棱两可;对潘龙,她依然打心里厌恶和敌视;至于潘景阳的妻子,大概是同为女人的关系,还大概由于其年龄和自己的母亲差不多的关系,凌语芊心中怒气不自觉地减少些许。当然了,她并没立即做出表示,而是看向贺熠,等待他的决定。

    就在这气氛无比凝重的时刻,潘家的保姆出现,恭敬有加地跟潘景阳夫妇汇报饭菜已经准备好。

    潘景阳于是借机再道,“贺老弟,我们过去吧,我们边吃,边聊一下你们贺氏进军北京地产市场的事!对了,那个刘经理呢?他怎么不来?”

    贺熠定了定神,如实解释,“刘经理临时身体不适,无法来,他叫我代他跟潘局长说声抱歉。”

    潘景阳听罢,眸光快速晃闪一下,但又迅速恢复正常,“原来如此,那确实有点可惜,他是个不错的人才呢。对了,他没什么大碍吧?”

    贺熠稍顿,淡淡地道,“没什么,吃坏了肚子而已,小事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虽然刘经理不来,不过贺太太身为贺总裁的贤内助,又是贺氏集团的策划总监,对公司的发展应该也了解不少的吧。再说,其实我们这顿饭,并非一定只拘泥于公事,难得与贺老弟相聚,咱不如好好聊聊!”潘景阳继续一脸陪笑着,他像是拥有变脸的功能,那表情变化真快,而且,真多!

    贺熠侧目,对凌语芊凝望了一眼,这才对潘景阳点了点头。

    潘景阳大喜,率先往饭厅走,贺熠在他的指示下,便也带着凌语芊跟上,而后,是潘景阳的妻子和潘龙。

    饭厅的布置,和客厅差不多格调,都是华丽高雅为主,这也让凌语芊再一次起疑惑。中国官场沿袭几千年,又是个大国,难免存在贪官污吏,但他们一般都很隐晦,可这个潘景阳,似乎毫不惧怕,他平时显摆也就罢了,如今接待的可是贺熠,曾经让多少贪官闻风丧胆的睿智检察官,他不该隐秘一下的吗?莫不是,他看准贺家需要他的帮忙,料到贺熠不会对他怎样?想罢,凌语芊目光从周围环境收回,转到潘景阳的身上。

    只见潘景阳已为大家倒好酒,先行端起一杯,对贺熠和凌语芊做了一个敬酒的手势,“今天难得与两位大人物相聚,本局敬你们一杯,本局先喝为敬!”

    一直暗暗打量着潘景阳的贺熠,缓缓端起酒杯,回了潘景阳一下,仰头喝光。

    凌语芊则只举杯到唇间,浅尝一口,那火辣辣的味道,令她即时皱起眉头。

    “贺太太是不是觉得有点不习惯?实不相瞒,这酒是陈年好酒,若非两位来,本局可舍不得拿出来!”潘景阳再次端起酒瓶,往自己的空杯注满,敬向凌语芊,“贺太太,这杯本局敬你,算是代犬子请罪!”

    “我也敬你!”潘龙突然也举杯过来。

    凌语芊下意识地咬了咬唇,来回看着他们,最后,看向贺熠,得到他眼神的鼓励,她便也再次端起酒杯,但还是只喝一口。

    紧接着,潘景阳叫大家起筷,期间还是继续敬酒,目标都是贺熠。潘龙和潘景阳的妻子则不断地叫凌语芊添菜。

    对潘景阳的妻子,凌语芊没有多大的想法;但对潘龙,她不忘他的好色,对他终究有着防备之心,而且,仇视愤慨不减,当然,该吃的,她还是吃,应付式地吃了一些。

    然后,潘龙把话题聊到房产上,一开始凌语芊不很热衷,直到潘景阳也加入了,还谈及贺氏即将进军北京的事宜,她便勉强给以回应,渐渐地,念在他这个国土局局长的份上,顺势为贺氏说了不少好话。

    整个气氛于是不再那么僵硬,潘景阳口若悬河,什么都说,不久,开始出现了微微醉意,一张脸特红的。

    他歪头瞧着酒瓶,笑道,“这酒果然厉害,我平时纵横酒场,如今也感觉有点晕晕的,贺老弟你呢,醉了没?”

    经潘景阳这一说,贺熠也才感觉到有点头昏脑胀,刚才他一直在暗自打量着潘景阳,边分心思考,便不知自己喝了多少,不过让他纳闷的是,自己平时酒量尚可,不可能就这样醉了的,莫非,这酒真的这么厉害。

    潘景阳忽然再倒了一杯,仰头干掉,然后又继续自言自语,“好酒,果然是好酒,我的头好晕,贺老弟,我怎么看到两个你,三个你,四个……”

    咚!

    潘景阳话还没说完,就倒在饭桌上。

    贺熠眉峰一蹙,但渐渐地,内心更加诧异,本能地看向凌语芊,来不及担忧,也控制不住地,昏了过去。

    凌语芊见状,大惊,下意识地站起,准备过去看看贺熠怎么回事,不料她还没开始迈步,只觉眼前一黑,身体一个摇晃,往地面栽。

    有只手及时伸来,扶住她,是蟠龙,她看到他那明明是布满关切却让她感觉不怀好意的面庞,在她视线里渐转模糊,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

    “贺太太,贺太太你怎么了?你也醉了吗?”潘龙轻拍着凌语芊的脸,装模作样地呐喊着,语气透着关切。

    潘景阳的妻子也走了过来,先是跟着朝凌语芊轻轻叫唤一下,而后抬脸对潘龙道,“贺太太没喝多少呢,想不到这么快就醉了,看来她酒量很低很低!小龙,来,妈和你带她去休息一下。”

    潘龙嗯了一声,原本拥住凌语芊的手,改为扶住凌语芊的一只胳膊,潘景阳的妻子则负责搀扶另一边胳膊,母子两人一起扶着昏迷的凌语芊,进入客房。

    “小龙,你真的要叫醒她?”看着被放在床上的凌语芊,潘景阳的妻子忧心忡忡地低声道。

    “当然!我们的计划是这样!”

    “可是……”

    “哎呀,妈,你怎么又罗嗦了,不弄醒她,将来怎么污蔑她主动勾引我?再说,我可不喜欢上一个死人呢!”潘龙不耐烦地斥了一句,某些用词还异常直接和露骨,丝毫不在意,他说话的对象是母亲!

    而潘景阳的妻子,也是个奇葩,没任何责备之意,只是依然略微带着担心,在儿子和凌语芊身上来回瞧了几眼,而后,静静退了出去。

    门,并没有关,当然,也不会有人进来!

    潘龙彻底呈现出色迷迷的本性,先是对着凌语芊那张绝色倾城的面容抚摸一边,且用眼神对凌语芊完美至极的身子猥亵一遍,然后看了看时间,拿起早准备在桌面的药丸,喂进凌语芊的嘴里,伸手,在她红彤彤的小脸轻拍。

    不一会,凌语芊悠悠醒来,一看放大在自己眼前的这张可恶的嘴脸,她美目一瞪,下意识地伸手,准备推开他。

    潘龙有所防备,整个身子顺势压在她的身上,沉沉地压住她!

    突如其来的痛,让凌语芊眉儿一皱,不过更令她难受的是,压在身上的这具身躯,她大声怒斥,“潘龙,你想做什么,还不给我滚开!”

    “我想做什么?应该是我问贺太太想做什么才对,贺太太你刚才跟我说,我很帅很酷,年轻有活力,你很喜欢,问我有没有兴趣陪你玩个成人游戏呢!难道贺太太忘了吗?”潘龙抬起脸,但修长的身体依然压在凌语芊的身上。

    他帅他酷?他年轻有活力?自己喜欢他?想和他玩成人游戏?看着他那邪恶淫秽的嘴脸,凌语芊顿觉一阵反胃,我呸,贺煜不知比你帅和酷多少倍呢,本姑娘都没主动说过要和他玩成人游戏,就凭你?

    “给我滚开!”凌语芊冷冷地,一字一字地命令出来。

    “我要是不滚呢?你会对我怎样?像昨晚那样对我?不过这次你别指望再得逞,本大少不会让你得逞的!”潘龙依然嬉皮笑脸的恶心状,色迷迷地看着她,“今天,可是你主动送上门的,我岂会再让你飞走?你乖乖地,就从了本大少,不然,本大少有的是办法让你就范!”

    听到此,凌语芊混沌的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迅速在脑海追忆,刚才的片段一点一点地拾回,贺熠……贺熠……

    “贺熠,救我,贺熠——”她于是大喊出声。

    “呵呵,别喊了,他喝醉了,听不到你叫喊的!”

    喝醉了,贺熠喝醉了?凌语芊又是一怔,继续追忆,对,贺熠是喝醉了,潘景阳先倒在桌上,紧接着是贺熠,然后,自己……自己也跟着昏了过去。

    那酒,有问题!

    潘景阳请吃饭,不是为了和贺家套关系,也非为了替潘龙道歉,而是……给机会潘龙凌辱自己!

    天!

    这是什么人!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法治社会啊!

    他潘景阳竟然这样!

    一股极强的愤怒,夹杂着一股寒意,自凌语芊心底窜起。

    “对了,听过**没?最近很流行的,我跟你说,我的功夫不比贺煜的差,多少女人事后对本大少赞口不绝呢,说不准,你也会如此,看在你这么棒的份上,你离开贺煜,本大少收你为情人!”潘龙猛然又道,样子更加猥琐。

    凌语芊则浑身僵硬,更加花容失色!

    “你知道吗,本大少见过不少漂亮的女人,但都没有一个像你这么迷人,像你这么勾起本大少的占有欲的,你放心,只要你乖,本大少会让你快乐,绝不让你痛苦,本大少可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呢。”潘龙伸出咸猪手,抚上凌语芊迷人的脸庞。

    凌语芊本能地伸手打掉,怒瞪他,“我再次警告你,别乱来!”

    “呵呵,你嗓音在颤抖哦,你在害怕吗?别怕,本大少不会伤害你!”潘龙再度伸手。

    凌语芊下意识地往床里退,眸瞳被恐慌布满,继续想法子警告,“潘龙,这是个有法制的社会,你如果现在放了我,我还能酌情原谅你,否则,你和你爸,你们全家人,都别想再有好日子过!”

    可惜,还是没有效!

    看着这牲畜越来越趋近,凌语芊心焦如焚,怎么办,怎么办?

    天佑,天佑……她不禁在心里呼唤天佑,紧接着,甚至喊出贺煜。对了,贺煜!他曾经教训过那次在酒吧调戏自己的两个混混。

    “潘龙,你知道贺煜吧,他很厉害的,一旦让他知道你轻薄我,他定不会放过你,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凌语芊又急促地道,任何能阻止潘龙的办法,她都得试试。

    “呵呵,当我傻子啊?贺煜要是真的在乎你,会放着你一个人来北京?”

    潘龙一句不甘示弱的话,却深深刺痛了凌语芊的心,把她那尚未痊愈的心,再一次揭开了伤疤。

    潘龙见状,得意一笑,“呵呵,被我猜中了?不过你别难过,贺煜那老男人不疼你,本大少疼你,只要你将本大少服侍得爽,别说策划总监,总经理甚至总裁的位,本大少都可以给……哎哟……啊……”

    潘龙话还没说完,话锋一转,发出一声极其痛苦的哀叫。

    紧跟着,是一声低沉冰冷,冷得足以冻结了整个房间的嗓音自他背后传来,“我不来北京,不代表我就不在乎她,不代表我不疼她!”

    是贺煜,是贺煜,是贺煜的声音!

    绝望悲痛的凌语芊,全身瞬时一震,紧接着,晶莹的眼泪夺眶而出!

    绝望悲痛的凌语芊,全身瞬时一震,紧接着,晶莹的眼泪夺眶而出!当她看清楚突然出现在潘龙身后、永远都是那么引人注目、赫赫突出且霸气尽显的高大身躯,那张即便她很想忘记,很努力地逼迫自己去忘记却根本忘记不了的的熟悉俊颜,泪水更是扑簌扑簌地,如洪潮狂涌,很快便沾湿了整个脸庞。

    “爱哭鬼!”

    紧张凝重的房间,倏忽又响起了一声轻呵,还是那道低沉的嗓音,但语气已经全然不同,听起来似是责备的话,却隐隐透着宠溺、喜悦和自信,因为她的依赖与渴盼。

    凌语芊于是泪洒得更多更猛。

    这时,被袭击过的潘龙站直身子,扭头看向背后的人,先是对贺煜的出现感到诧异,再是对贺煜那强势完美的外表感到嫉妒,即时恼怒质问,“你……你是谁?”

    “你说呢?”贺煜鹰眸重返潘龙身上,先前那柔和的表情也随之消失,恢复阴鸷和深沉。

    潘龙内心本能地起了一阵慌乱,沉吟了片刻,想起刚才听到的那句话,于是迟疑地道,“你……你就是贺煜?”

    贺煜不再接话,直接揪住潘龙的领口,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地在潘龙肚子上狠狠捶打几拳,然后用力一推,正好将潘龙甩进旁边的大椅上。

    他暗沉的眸,仍蓄着浓浓的怒气,一道道寒芒直射向面容扭曲的潘龙,嗓音依旧幽冷如冰,“龟孙子,你在北京大概不知道,我贺煜的东西,只能我拥有,我贺煜的老婆,更是只能由我来碰,任何敢打她主意的人,我都绝不放过!”

    似曾熟悉的话语,宛若一颗石子在凌语芊心驰荡起了一圈涟漪,一幕久远却深刻的画面,顷刻间,跃上她的脑海。

    当年,学校有个男生追自己,还不顾自己的婉拒继续死缠烂打,自己很气恼郁闷,却又无奈无措,有想过告诉天佑,跟天佑求助,但又担心根据天佑冲动火爆的个性,必会找那男生算账,那男生受伤事小,万一天佑被人告,引至任何负面影响,不是自己想见到的,所以便忍住了,谁知后来还是被细心的天佑给发现,他首先又爱又恼地生气自己遭到欺负还隐瞒他,而后,刻不容缓地找到那个男生,先是不由分说地对那男生拳头伺候,然后做出警告。

    “我楚天佑的女人,永远都只专属于我,任何敢打她主意的人,下场都会很惨、很惨!”

    天佑当时的表情,和现在一模一样,自己尽管很气恼他用武力解决此事,但心里其实对他的呵护和占有欲还是感到甜蜜蜜的。

    当时,那个男生只是出自小康家庭,家里是普通的生意人,加上没有证据证实天佑打他,便没有对天佑怎样,可如今,这在潘家,这是来头不小的蟠龙,贺煜打他,能相干无事的吗?

    果然,只见那挨了打的蟠龙,一番挣扎后已从椅上支撑起身,回到贺煜面前,尽管他比贺煜矮半个头,但还是不甘示弱地仰着脸,恼羞成怒地吼,“贺煜,你知道我是谁不?你私闯民宅,还对我动粗,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贺煜无半点惧怕,高大的身躯往前一步,和潘龙只有咫尺之远,俯视着潘龙,冷笑,“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不就是潘景阳的儿子嘛!风流成性,轻薄欺凌过不少女子,不管对方愿不愿意!龟孙子,你平时动多少女人,不关我贺煜的事,但你如今不知死活,敢在本太岁头上动土,所以,应该是你死定了!”

    “是你老婆勾引我,为了让我爸答应你们贺氏进军北京的房产市场,她不惜用美色引诱我……哎哟,救命啊……啊……”潘龙本欲根据计划来污蔑凌语芊,孰料结果换来的是更严重的痛。他隐约听到了一阵骨折的声音,感觉下巴似乎要断了,他忍住痛,继续大嚷,“贺煜,快放手,放开我,你还想进军北京的话,立刻放开我!”

    “我不但要收拾你,贺氏也会成功地进军北京!”贺煜结实有力的大手,继续稳稳扼住潘龙的下巴,看着这龟孙子痛得无法再言语,他目光转向凌语芊,由幽冷转为柔和,对凌语芊神色复杂地瞄了几秒,没好气地道,“还愣着做什么,敢情很留恋这张破床?”

    家里的床比这不知舒服多少倍,就没见过你有多贪恋!他在心里暗暗补充上这句,不觉更加烦恼和沉闷。

    凌语芊回神,为他的话嘟起小嘴,不错,这张床是很大很柔软,但床的主人是个龌龊好色之徒,我怎么会留恋,人家留恋的,是你呢!人家在回味以前的美好画面呢!

    想罢,凌语芊忍不住再给他一记怨恨的瞪视,见他已经押着潘龙出去,她定一定神,便也赶忙爬下床,跟着走出去。

    偌大的厅堂,一片寂静,只见潘景阳的妻子忽然跑来,见到贺煜,两眼即时瞪大,又见被贺煜劫持着、神情痛苦异常的潘龙,更是面色大变,心疼呼叫,“小龙,你怎么了?小龙你没事吧?”

    “妈,救我,爸呢?快叫他出来,贺煜这王八蛋竟敢私闯我们家,你叫舅父马上派人来把他抓去坐牢,还有,要他坐一辈子!”见到母亲,潘龙恢复神气,再度口出狂言。

    他口中的舅父,正是现任北京市公安局长。

    不过,这根本吓唬不到贺煜,别说公安局长,就算是天皇老子,贺煜也不怕,他不吭一声,再度扼住潘龙的下巴,又是用力一扭。

    潘龙则又是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潘景阳的妻子心胆俱裂,焦急又愤慨地瞪着贺煜,“你……你就是贺煜,你怎么进来的?快放开我儿子!”

    这时,潘景阳也出来了,他已无醉意,和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也先是为贺煜的突然出现感到震惊,然后恼怒斥喝,“贺煜,你这胆大包天的臭小子,竟然破解我家大门的密码,闯到我家欺负我儿子,你识趣的,就立刻先给本局磕几个响头!”

    贺煜仍面不改色,诡异炯亮的眼盯着潘景阳,哼道,“我看要磕头认错的,是潘局长你吧。昨晚,你儿子在逸都酒店的小花园里企图轻薄我妻子,你非但不教训,还怂容儿子,和儿子一起密谋想再欺凌我妻子,这罪名,不但会让你乌纱帽不保,还够你坐几年牢的!”

    想不到事情出乎自己的意料,更想不到自己的计划竟然被贺煜给识破,潘景阳不禁怔了怔,精明的眼珠子飞速闪了几下。

    这时,不知死活的潘龙又开口,“爸,别跟他多废话,快叫舅父过来,抓他坐牢!”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随即响起,打断了潘龙的话,出手人,是潘景阳,挨打人,是潘龙!

    “臭小子,爸早就教训过你,酒会乱事,没什么事尽量别沾,你就是不肯听话,还糊涂到冒犯了贺太太,还不赶紧跟贺总裁道歉?”潘景阳气咻咻地责骂一顿,而后转向贺煜,赔笑着,“贺总裁,对不起,犬子年轻不懂事,昨晚喝醉了,导致冒犯了贺太太,我也已经跟贺太太解释过的,至于刚才,也是喝醉了,我跟你保证,以后绝不让这小子再沾半滴酒!”

    哼!

    贺煜薄唇一扯,勾出一抹嗤笑。

    “贺总裁,你先放了小龙吧,我看他也受了贺总裁的不少教训,不如先让他缓一下,其他的事,咱们再慢慢谈?”潘景阳的妻子也忽然道。

    正好这时,贺熠出来了,他歪着头,皱着眉头,走得颠颠颤颤,步履轻浮,看到贺煜,混沌的眼眸倏然一亮,“二哥?”

    “贺老弟你醒了?”潘景阳马上上前,扶住他,一副友好的样子,“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想不到这酒会如此猛烈,我酒量比你稍微好点,才醒来不久。”

    酒……贺熠继续皱眉,渐渐地,想起了一些片段。

    “贺熠,你没什么事吧?你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凌语芊也打算过去表示关心。

    不过,被贺煜及时拉住,贺煜终于放开了潘龙,改为拉住凌语芊的手。

    凌语芊稍顿,便也停止脚步,继续用关切的眼神看着贺熠。

    贺熠则自个走了过来,疑惑又惊喜地看着贺煜,“二哥,你怎么来了?你什么时候到北京的?”

    贺煜不语,回他一个若有所思的注视,鹰眸重返潘家的人身上。

    得到自由的潘龙,已随母亲逃离到远处的沙发那,避免再受到贺煜的袭击。

    潘景阳则继续假惺惺地笑着,“对了,贺总裁订到酒店没有?要不要本局帮忙?需要的话,尽管开口,本局义不容辞。”

    贺煜沉静如旧,眼中凌厉的光芒毫不停歇,暗自思忖了一会,问贺熠,“身体感觉如何,能走不?”

    贺熠点头,还检查了一下随身物品。

    贺煜于是握紧凌语芊的手,转身准备朝外面走。

    潘景阳见状,赶忙跟上,边客气地道,“贺总裁,你要走了?不多坐一会?”

    贺煜侧目看着他,再次扯出一抹冷笑,稍停的脚步,继续。

    潘景阳也眸光一闪,快走几步,亲自打开房门,“那贺总裁先走,关于贺氏入驻北京地产界的事,咱们再约时间详谈。”

    贺煜依然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在潘景阳面前阔步走过。

    潘景阳咬了咬牙,但还是跟了出去,一直送他们到电梯口,看着他们进入电梯,三个身影随着缓缓闭上的电梯门一点一点地消失,他那假惺惺的笑脸,这才转向阴沉和森冷,盯着紧闭的电梯门,大手渐渐地,撺成了拳头……

    电梯里面的三人,贺煜的大手,仍毫不松懈地握着凌语芊的皓腕,略微仰头,若有所思地盯着不断跳动的楼层数字。

    凌语芊也满腹思忖,时而看他,时而看贺熠,却见贺熠,精神不振地靠在电梯壁上,看来,他尚未完全从醉意中恢复。

    “贺熠,你还好吧?”她忍不住再展现出关切的问候。

    “嗯,没事,你别担心。”贺熠强挤出一抹笑。

    凌语芊也抿一抿唇,欲开口再接话,不料,手腕忽然传来一阵痛,是贺煜突然收紧了手。

    霸道!

    凌语芊不禁嘟了嘟嘴,但也不再做声,正好,电梯门打开,一楼到了。

    贺煜依然拉着她,往大厦外走。贺熠则步履轻浮地紧跟其后。

    出了大厦,忽见良叔!

    “总裁,你们可出来了,都没什么事吧?Yolanda你呢?”良叔中气十足地询问,一点也不像是生病中的人。

    凌语芊心中纳闷加深,这也才想起别的疑惑,想起贺煜怎么会来北京,怎么会突然赶到潘家,如何晓得破解了潘家的大门密码,及时搭救了自己。

    她满是困惑的美眸,看向贺煜,却见他淡淡地吩咐良叔,“你负责送熠少回家,必要时,叫四叔四婶给他检查一下身体状况。”

    良叔点头,领命,“那总裁您呢?”

    “我没事,快去吧!”

    “哦,好,那你们小心!”良叔作罢,搀扶住昏昏欲睡的贺熠,走到路旁,乘坐计程车而去。

    整个周围,安静了下来,凌语芊仰望着贺煜那冷峻淡漠的侧脸,忽然想到他的无情,便甩开他的手。

    贺煜愣了愣,迟疑地道,“你身上有没有事?那龟孙子没对你怎样吧?”

    其实,他赶到的时候,看到她身上衣服是整整齐齐的,这也是当时为什么只对潘龙捶打几拳的缘故。

    凌语芊俏脸也一怔,不回答。

    贺煜注视着她,伸出手,准备重新拉住她,却被她及时甩开。他俊颜一囧,压抑地道,“我以为你会受宠若惊!”

    凌语芊听罢,身体一僵,受宠若惊,因为他的到来吗?因为他的搭救吗?不错,当时自己的确感到欣喜若狂,感到激动万分,可并不代表,自己就此原谅他,他和李晓彤庆祝纪念日给她带来的痛,她可清楚记得,此时再想起来,心尖依然如针刺般的痛呢!

    瞧着她那倔强的小脸,贺煜更是没好气地摇了摇头,紧接着,目光下意识地转到她的身上去,见她一身及膝短裙,洁白完美的腿裸露在外、勾人心魄的样子,他又忍不住吃味,不由自主地教训出来,“穿成这样,难怪会引起那些臭小子起色心!”

    凌语芊一听,霎时又是一阵羞恼,低头往身上快速扫了下,气急败坏地反驳出来,“我穿成怎样了!我这不很正常吗?真是莫名其妙!”

    “……”

    “还有,照你这么说,你是不是应该在你这张俊脸上划两刀,以免再祸害无数女人对你痴迷?!”凌语芊又是补充了一句,杏眼圆瞪,瞪着他。

    “哈哈——”

    顷刻间,一阵爆笑声划破了黑夜的宁静,是发自贺煜,他睨视着她,毫不客气地爆笑了出来。

    凌语芊一愕,怒嗔,“笑什么!我有说错吗,你就是典型的只准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你要是敢在脸上划两刀,那我以后不再穿裙子,我会像阿拉伯那些女人,把全身都包得密密实实!”

    “咔咔——”

    贺煜继续爆笑着,他很久没试过这么笑,老实说,此刻的情形并不是那种真能引起人爆笑的,可他就忍不住笑,只因她那鼓起小嘴,委屈羞恼的模样。

    他长臂猛地一伸,迅速把她搂到胸前,低声道,“你舍得?”

    凌语芊猝不及防,顿时怔住,还有那忽然吹来的热气,让她全身僵硬和酥麻。

    贺煜于是又笑,不过笑着笑着,剑眉渐渐蹙起,原本由于笑而呈半眯状态的眼睛,也倏忽瞪大,恢复以往的锐利之光,迅速扭头,果然看到,一伙人在前面大摇大摆地走来,带起一股凶神恶煞之气。

    凌语芊也觉察到了,顺着他的视线,看到那浩浩荡荡而来的人马,特别是那在路灯下闪闪发光的长刀,顿时吓得小脸刷白,赶忙从贺煜怀中出来,躲在他的身后,同时颤着声音问,“他们是谁?是冲着我们来的吗?难道是潘景阳不甘心,叫人来对付我们?”

    “别怕!”贺煜重新握住她的皓腕,鹰眸继续盯着迎面而来的人群,接着又快速朝马路环视一下,发现空荡荡的路面并没有的士出现,便抓紧她,喊出一声“跟我跑”,刻不容缓地朝另一个方向奔跑起来。

    凌语芊也使劲挥动着两腿,随他死命奔跑,边跑,边往后看,见那群人也跟着跑起来了,不觉更加心惊胆战,手脚冰凉。

    “别怕,有我在,别慌!”感受着她的颤抖,贺煜不断安抚着她。他不但边跑边回头看,还往马路上瞧,可惜该死的,竟然还是碰不上一辆空车。

    而且,由于顾及她的步速,那伙人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最后,他不得不停了下来,准备迎战。

    凌语芊俏脸更加惨白着,嗓音也继续哆嗦不断,“对了,你要不要我先走?不如我先逃?”

    她逃,并非怕死,而是,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她在电影电视里看过不少打拼的场面,都是由于男主角要顾及女主角而负伤累累,故她不想让他分心,没有后顾之忧,他能发挥得更好。

    不过,贺煜却不这样想,他更加搂紧她,坚定果断地发出两个字,“不准!”

    这小东西想什么,他当然知道,不错,凭自己的身手,应该可以应付得了这伙人,但他不能让她走。他无法确定,身后这条安静无人的路是否真的很安全,她在自己身边,即便会加重艰难,可至少,自己能尽力去保护她,倘若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万一遇上什么危险,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那伙人已经靠近,他们果然是冲着他俩而来!那一把把金晃晃的刀,更加银光闪烁,引人发慌。

    凌语芊更加浑身哆嗦,小手紧紧揪住贺煜的衣袖。不过,贺煜并无任何惧怕惊慌的迹象,俊美绝伦的脸镇定异常,冷静的眸子,如鹰般盯着敌人。

    “你就是贺煜吧,识相的给老子滚回你的G市,这北京城,不是你可以呆的!”其中一人,忽然发话,看样子,是这伙人的头目。

    贺煜没有接话,继续不着痕迹地仔细端详每一个人,心里暗中有数。

    “不过呢,这个妞得留下。”那人又道。

    贺煜勾唇,冷笑,做声,“你们是谁?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先是微微一怔,道,“听说你要进军北京的地产界?那你问过我们没有?”

    凌语芊听罢,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低声说,“原来不是潘景阳派来的人!”

    “那可不一定!”贺煜接了一句,轻轻揉了一下她娇嫩细小的手,锐利的眸,继续盯着头目,“他们给你多少钱?我可以给加倍!”

    对方又是一愣,坚持守口如瓶,“呵呵,把我们当什么?我们要的,不是钱,而是你滚出北京城!兄弟们,给我上,好好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至于他身边这个小妞,记住别伤她!”

    “是,老大!”众人异口同声地应,声音整齐洪亮,也分外吓人。话毕,他们唰唰举起了长刀。

    那一道道光芒,更加闪亮,更令人心惊肉跳,凌语芊声带哭意地喊了出来,“贺煜!”

    “别怕,没事的,一定没事的!”贺煜继续安抚她,虽然对方声明不会伤她,但他还是紧紧抓住她,单手应付冲过来的敌人。

    刹那间,刀光剑影,人影跳动,让这寂静的夜,卷入一场血腥的打斗当中。

    凌语芊面色越发惨白,贺煜则越来越淡定,经过几次交手后,他渐渐确定这伙人并没想象中那么厉害,故放心不少,当然,也不会因此就轻敌,身边有她,故他倾尽全力,希望能尽快解决掉他们。

    但是,对手虽然不强,但终究人多势众,单凭贺煜一个人的力量,而且还要顾及着凌语芊,渐渐地难免感到吃力。

    凌语芊也看出一些情况,不由提议道,“贺煜,你放开我吧,他们说过不会伤我,所以你不用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