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94 幸福 & 性福 (上)努力造人!

094 幸福 & 性福 (上)努力造人!

    http://

    在两无限满足的尖叫声中,……如飞流直下的瀑布,迅猛注入了温暖的河床。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凌语芊身体急剧收缩,全身力气彻底耗尽,维持着背朝上的姿势,如团棉花,瘫软在床上,吐气如兰,香汗淋淋。

    贺煜也整个身躯趴着她的身上,同样浑身是汗,他不急着离开她,而是闭眼,静静地享受和体会那消hun蚀骨的余味,大手,不时地在她光滑凝脂的背部摩挲着,偶尔还伸出舌尖,轻轻地舔。

    “小东西,满足了吗?”他低哑着嗓子,呢喃着。

    凌语芊双眸紧闭,昏昏欲睡,累得只剩呼吸,自然没有回答到他的话。

    贺煜也不管,继续自个低喃,“我说得没错吧,我没骗你吧,痛只是一阵子而已,然后就是快乐,很多很多快乐,难以言表的快慰和刺激。小东西,喜欢这样被我爱吗?我很喜欢这样爱你,你果然是个能勾魂的小妖精,把我的魂魄都吸走了,所以,你以后不准再动不动就跑了知道吗,这辈子,你要乖乖地呆在我身边,乖乖听话,我会疼你的,会爱你的,像今晚这样爱你。”

    好霸道的话,这是情话吗,这是诺言吗,可是,哪有情话和诺言是这样的!

    凌语芊娇艳欲滴的小嘴不自觉地往上弯起,她依然没有翻动身子,也不给予任何回话,沉重的眼皮,完全阖上。

    贺煜继续在自言自语,自娱自乐,自个体会和回味,许久过后,才想起手上的伤口。

    他又是贪恋不舍地温存了下,终不情不愿地离开她柔软完美的身子,下床,先去拿湿毛巾来抹干净她身上的血迹,随即顺便帮她抹了一下细汗……动作格外小心和谨慎,前所未有的温柔和轻缓。

    他边擦着周围的爱的证据,边不由自主地回想自己刚才是如何恣意狂猛地爱她,彼此是何等的快活和性福,便忍不住流连忘返。等他再次从中消停时,时间又是过去了十几分钟。

    他唇一扯,发出自嘲的笑。一场欢爱而已,自己竟像个初偿**的小伙子,这小东西,果然是个磨人的小妖精,这辈子,生来克自己的!

    想罢,他又是勾唇浅笑一个,甩一甩头,毅然离开这个温柔窝,取出药箱,重新包扎伤口。

    伤口果然爆开了,还是幸好伤口不深,他很快便止住了血,涂上药膏,再次包扎。

    这次,他先在伤口上加个厚厚的棉花垫,然后包扎的纱布也比原先多了许多层,完毕后,他整个左手掌心,俨如一个巨大的粽子。

    这下,伤口不会再被压到了吧!

    他端详着自己用心良苦的杰作,就那样留着药箱摊在沙发上,他迅速起身,奔回床上。

    小东西睡得很香甜,浑身依然散发着诱惑人心的魅力,贺煜瞳孔再度一缩,把她翻了过来,自己则侧躺在她身旁,低声呼唤,“小东西,醒一醒,我又饿了,快起来喂饱我。”

    正在睡梦中的凌语芊,自是没那么轻易被叫醒,直到他动手轻拍她的脸儿,她这才幽幽转醒,娥眉微蹙,迷迷糊糊地道,“你饿了就自己去找东西吃呗,干嘛叫醒我,我好累,唔唔,别再吵人家了。”

    “我要你喂我!”

    “喂你?你又不是婴儿,自己有手有脚,就算你左手伤了,不是还有右手嘛,所以,别吵我别吵我别吵我!是你害我成这样的,你活该!”凌语芊继续无意识地呢喃。

    贺煜额头再度冒黑线,然而,身下的欲火更是刻不容缓,他正欲再哄她,却见,她竟又睡了过去,还任凭他如何叫喊甚至摇晃也没再醒来。

    可恶,他就知道,她是生来折磨他的!

    贺煜满面懊恼,来回看着身下的人儿,越看那红粉菲菲、宛若水蜜桃般诱人的娇躯,他全身血液愈发沸腾和狂奔,再也克制不住,朝她扑了下去。

    “噢——”

    一声尖叫当中,凌语芊再次醒了过来。

    看着身上……的人,凌语芊再次皱紧了眉头,且美目迷离,表情惘然。

    自己,在做梦吗?可是,这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而且,美妙得令她几乎要发出吟叫。莫非,刚才那场欢爱还没结束?但她明明记得,自己在他的带领下,已经攀上**的高峰,宛若冲上云霄!

    又或者……这已经是另一次?

    对了,他说过,要整夜!

    还以为他说说而已,想不到是真的,毕竟,他有伤在身呀!

    想罢,她下意识地朝他左手看去,奈何,他的手此刻正放在她的身下,故她根本看不到!

    见到凌语芊醒来,贺煜露出了得意的笑,薄唇邪魅地勾起,不由更迅猛,然后,听到了一声动听的嘤咛!发自她之口。

    贺煜更加兴奋高亢,诱导着,“小东西,是不是很好?”

    凌语芊已被撩得失了魂丢了魄,想也不想便照做,本就疲惫的身子经此一折腾,更是乏累连连,渐渐地,招架不住,再次对他喊停。

    贺煜却像刚才那场欢爱一样,对她的求饶恳求视若无睹,自顾迸发着他内心的熊熊烈火,直到她睡过去了。

    果然是一整夜,直到窗外亮起了浊白的晨光,这恩爱缠绵,才彻底停止。

    贺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着身下再度昏睡过去的人儿,他**未退的眼眸柔情密布,大手轻轻摩挲着她经爱欲洗礼后更显娇媚绝美的小脸,眸色更沉,更深,更缠绵……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回神,找到手表看了看时间。

    还可以睡两个小时!

    于是乎,他从她身上离开,在她身侧躺下,搂住她,又是满眼宠爱地对她凝视了一会,缓缓闭眼,一脸餍足地进入梦乡……

    甜蜜美好的夜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过去,天空已经全部转亮,凌语芊悠悠转醒,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般地眨动着,视线刚好触及到沙发上那个熟悉的人影,混沌的脑子顷刻精明不少,昨晚的情景回归脑海,惺忪睡眼随之瞪大。

    自己,没看错的吧?这男人,怎么精力如此旺盛?彻夜不眠的缠绵,纵欲的后果本是浑身疲惫,蒙头大睡的。自己之所以醒,是因为尿急,而他,此刻上身着一件衬衣,下身一件西裤,穿戴整齐,很明显已梳洗过,他正盘着腿,悠然端坐在沙发上,俯首认真看着文件,整个人精神抖擞,没半点倦意!

    觉察到她的醒来,正在办公的男人目光暂且离开公文,扭转向她,面带笑意。

    炙热而熟悉的眼神,让凌语芊忽觉娇羞和窘迫,先是下意识地拉起被子遮住自己的春光,而后,美眸扫来扫去。

    男人已从沙发上起身,迈动几步便走了过来,在床沿坐下。

    凌语芊下意识地往后退,白皙的小手,紧紧揪着被单。

    “呵呵——”

    男人发出一声轻笑,“小东西,我昨晚已被你炸得弹尽粮绝,没那么快恢复的!”

    凌语芊俏脸倏忽更红,轻咬樱唇,眉儿忽高忽低,不断往他身上扫视,看到他手上的纱布,找话题道,“你的手,没什么事了吧?”

    “有事!”男人极具磁性的嗓音,模棱两可地应着。

    凌语芊听罢,迅速抬头,这也才看清楚,他手上的包扎和昨天已不一样,整只手,俨如一个大粽子,于是更觉焦虑,关切出声,“你的手……伤口是不是又流血了?流血不止?”

    贺煜这也举起手,今天起床忘了换药,以致这包扎,还是昨晚的状况。他锐利的深眸轻轻一晃动,撒谎道,“昨晚爱你的过程中,不小心弄破了伤口,我包扎功夫不专业,结果只能这样喽,不过你放心,现在已没事了。”

    凌语芊放下心的同时,忍不住给他一记活该的眼神,当她又无意间瞄到浴室门口的垃圾桶内的东西时,美目再次瞪大,断断续续地道,“我……我的衣服呢?你把……我的衣服扔了?”

    “我见都湿了,便把它们都放在垃圾桶里。”贺煜答得理所当然。

    湿了,所以扔掉?这是什么逻辑,衣服湿了,应该是洗干净,然后晾干,而非……

    凌语芊嗓音拔高,“那我等下穿什么?”

    贺煜仍一副悠然自得样,指向放在床尾的衬衣,“你今天暂时先穿我的。”

    “内衣内裤呢?”凌语芊又问,带着微微无奈和懊恼的美眸再度回到垃圾桶上,他不但把她的裙子扔了,还连同内衣内裤也扔了!

    “不用穿啊,傻瓜,你身上那个地方我没看过的,假如不是怕你不习惯,怕你着凉,我还想着你什么都别穿呢!”贺煜已经搂住她,顺势在她身上偷香,不规矩的手探入床单里。

    凌语芊仿佛触电一般,即时弹开他的手,嘟起小嘴嗔道,“昨晚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你敢又来,还有,你不是说没……没……没精力了吗!”

    “傻瓜,那个地方暂时需要休息而已,手和嘴都不用啊,它们随时候命的!”他说着,索性在她娇艳的樱唇啄了一下,嗓音和神情除了暧昧,还温柔无比,“肚子饿了吗?想继续睡呢?还是先吃早餐?”

    凌语芊这一听,便也感觉有点饿,昨晚在潘家,碍于礼仪和拘束,并没吃多少东西,加上昨晚消耗了一整夜,此时胃里剩下的恐怕只有胃水了!

    “早餐喜欢吃什么?”他的温柔,足以溺死人。

    凌语芊稍顿,如实道,“我想去洗个澡,然后吃早餐,至于吃什么,随便……啊……”

    凌语芊尚未说完,发出了尖叫,只因贺煜忽然把她抱起身。

    她下意识地挣扎,但也只是一下下便作罢,经过床尾时,伸手拿起他的衬衣。

    贺煜一直抱着她,进入浴室,将她放在浴缸里,顺便打开水龙头,然后对她注视了片刻,道,“你慢慢泡,有事,叫我。”

    凌语芊呆呆看着他,看到他对自己魅笑,高大挺拔的身子缓缓转过去,一点一点地消失于她的视线之外。

    她这也才掀开被单,开始审视自己的身体。爱的痕迹,一个又一个,遍布在她的身上,清晰可见,让人只需看到这些痕迹,便能想象得到,当时是何等的疯狂。

    昨天晚上之前,自己对他,还是满怀怨恨,短短一夜之间,自己又恢复了从前,恢复了对他深深的爱。

    其实,对他的爱,根本就没有停过;其实,那么深刻的爱,深到像是烙在她的灵魂,又怎能轻易放下呢?

    凌语芊知道,这辈子,自己恐怕再也无法放得下他,所以,她暗暗希望,他别再伤自己心,别再辜负自己!看着这些“爱”的痕迹,她由衷祈祷,他会记住昨晚的承诺,这次,别再忘记这些承诺。他说过,以后会疼自己,会爱自己,这辈子,只要自己!

    天佑,贺煜,这是你说的话,记住你说过的这些话,别再辜负我了知道吗,我不准你再辜负我了,知道吗!否则,我会悲痛欲绝,我会生不如死!

    她小嘴微微地嘟着,继续出神地看着这些印记,满脑,都是贺煜那张冷漠刚毅却又俊美绝伦的容颜,特别是那双深不见底、但柔情满盈的眼眸!

    好一阵子后,她慢慢从中出来,抬起修长白皙的脚,跨进浴缸内,身体缓缓往下,没入温度适中的清水当中……

    突如其来的舒服,让她禁不住地发出了轻轻的申吟,于是背靠在浴缸壁上,闭起眼,静静泡浸,让那温度适中的水继续按摩沁透她疲惫的肌肤,还有那又酸又痛的幽地。

    直到水转冷,身上开始传来凉意,她才睁开眼,开花洒重新冲洗一遍,离开浴缸,抹干身子,拿起他的衬衣。

    她举着衬衣,呆看,许久,迟缓地套在身上。

    根据他的身高,他的衬衣正好到她膝盖上面,和平时的短裙长度差不多,但由于里面不穿内裤,她还是感到特别不自在。她下意识地不断拉扯着衬衣的下摆,可惜拉来扯去,长度还是无所变化。

    留下一声无奈的叹息后,她打开浴室的门。

    偌大的卧室,已无贺煜的身影,只剩他刚在查阅的公文静静躺在沙发上。

    他刚才为自己叫早餐,难道,侍应把早餐带来了,故他在外面接应?

    凌语芊边绕着卧室走了一遍,边暗忖着,人已来到卧室门口,依偎在门后,把门打开一个小缝,眼睛贴在上面,朝外面查看,继而还竖起耳边静静聆听。

    不过,外面一片宁静,并无任何预期中的对话声,她于是将房门拉开一些,探头出去,接着,整个人走了出去。

    偌大的客厅,空无一人,桌面茶几上,也无任何早餐点心之类。凌语芊不自觉地嘟起小嘴,美目继续四处环扫着,边走,边轻声呼唤贺煜的名字,可惜,仍不见他的踪影!

    只剩下书房没找!

    凌语芊歪头,蹙眉,手指放在嘴里轻咬着,而后继续迈动双脚,来到书房前,推开半掩的房门。

    “贺煜,贺煜……”她继续轻声呼喊,脚步跟着进内,看到里面的人影时,顿时震住了。

    贺煜果然在书房,而且,除了他,还有贺熠和良叔。

    良叔非礼勿视,见到她这样装扮,早已经自觉地别开脸,倒是贺熠,星眸瞪得倏大,一瞬不瞬地盯着凌语芊。

    这可把贺煜的醋意给挑起来了!

    只见他迅速起身,箭一般地冲到凌语芊的跟前,高大的身躯,挡住了贺熠那发光发亮的视线,他还搂住凌语芊,往外面推。

    凌语芊回神,抵抗,“贺煜,你干嘛了,我想跟贺熠说说话,我要问他有没有事。”

    贺煜更是醋意狂肆,更加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出了门外,见她继续挣扎着,他略微低首,在她耳畔沉声道,“你想让人看光光,那就尽管进去!不过呢,你会受到惩罚,今晚,你别想睡!”

    凌语芊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装扮,反抗的动作,即时停止了。

    “先回房等我,我会尽快搞定。”贺煜又道,也松开了她。

    凌语芊不语,咬唇,眼巴巴地望着他,似乎还是有点不甘心。

    “快去!”贺煜又道了一句。他必须看到她答允,才放心重返书房。

    凌语芊继续沉吟了下,朝他呶呶嘴,便也转身,刚走几步,忽然又折回头,“对了,贺熠身体没什么事吧?”

    “回卧室去!”贺煜的脸,已经沉下。

    凌语芊小嘴撅得更高,不满地瞟着他,少顷,再一次转身,慢吞吞地走了起来,转进客厅,走出他的视线后,她加快脚步,跑回卧室,直奔垃圾桶前,把裙子和内衣裤给捡起。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审视它们,便觉一股刺激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然后,又赶忙把衣服放回到垃圾桶上,到床前,坐下。

    她两只娇嫩的手,搁在光裸的**上,低垂着脸,看着由于坐下而更多春光外泄的下半身,满腹苦恼。

    怎么办,自己真的很想知道贺熠的情况,还有昨天的那些事和接下来的计划。他们三人坐在一起,必定是讨论如何应对潘景阳吧。

    哎,都怪贺煜,他要自己帮忙洗澡也就罢了,干嘛还弄湿自己的衣服,弄湿自己的衣服也就罢了,干嘛还自作主张地把它们扔掉!

    现在没衣服穿,根本就出不去,根本就无法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嘛!

    凌语芊越想,内心越是焦急和气恼,两手不断揪着衬衣角,渐渐地,让她想到一个办法,暗淡的脸儿瞬息变亮,她快速站起,找到贺煜的行李箱,从整齐的衣服堆里翻到了一件运动型的休闲裤。

    她记得,这件裤子是他在家当睡裤或者居家服穿的!

    她拿着裤子,兴冲冲地跑到镜子前,穿上。

    他太高,裤子很长,穿在她的身上需要折起两截裤管,由于衬衣也很长,故整体看来,就像是小女孩偷了爸爸的衣服来穿,甚是滑稽!

    而且,那薄薄的衬衣,根本挡不住她傲人突出的身材!

    刚亮起不久的眸瞳,顿时又暗了下来,凌语芊懊恼地发出一声长叹,重返床前,恢复了先前的愁眉苦脸。

    无神的水眸,无意间地四处扫视着,看到沙发上的文件,她脑海又是灵光乍现,赶忙拿起,抱在胸前,终于,可以遮住春光了!

    心情再一次转向雀跃,她事不宜迟,抱着文件冲出卧室,重返书房。

    见她又出现,贺煜下意识地起身,不过,看到她已经换了装束,又瞧她胸前那堆文件,原本紧蹙的眉峰舒缓不少,高大的身躯,重新回到大椅上。

    贺熠则已经对凌语芊打出招呼,英俊的脸庞,一如既往地挂着温柔的笑。

    凌语芊下意识地朝他靠近,停在他的跟前,问出了关切的话,“贺熠,你身体怎样了?还有没有事?”

    “没有,你呢?一切情况安好?”贺熠反问着,上下打量着她。

    其实,他可以猜到,她没事,而且,她昨晚应该还很幸福。他理应感到欣慰的,应该替她感到高兴,可是,他心底却泛起了一股酸涩的味道。

    贺煜则开始满怀不悦,见凌语芊启齿准备继续发话,他猛然轻咳一声,快她一步,把她喊了过来。

    接到他那让人莫名慌乱的眼神,凌语芊便也乖乖地朝他走近,最后,毫无预警地,被他搂在大腿上。

    “噢——”她惊呼,羞红了脸,本能地想站起。

    他却不允,大手霸道地圈在她小蛮腰上,宣示他的占有欲和所有权。

    凌语芊继续挣扎了一会,然后,作罢,先回头给他一记不满的瞪视,忽闻一声呵笑自从左边传来,于是回头,看过去,只见良叔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她俏脸陡然更红,又下意识地瞧了瞧贺熠,幸好,他没笑,但也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看呢。

    感受着腰间的大手力度有加不减,凌语芊浑身窘迫和不自在,少顷,赶忙看向良叔,借用问话来打破局面的窘迫,“对了良叔,你是如何知道潘景阳对我们不利?知道他请我们吃饭,是别有用心?”

    良叔面上的笑容,顷刻凝固,下意识地看向贺煜。

    贺煜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视。

    良叔会意,视线重返凌语芊的身上,解释出来,“前天晚上你和熠少说的话,我听见了!”

    自己和贺熠所说的话?良叔是指,自己被潘龙轻薄的那件事吗?可是,当时自己已经尽量压低嗓音,加上宴会现场噪杂喧闹,良叔和自己有一定的距离,竟能听清楚了?!而且,良叔为什么无端端留意自己的举动?

    迎着凌语芊狐疑不解的眼神,良叔早有准备,继续淡定自若地往下述说,“本来,这事我也不怎么放在心上,直到第二天,潘景阳提出邀请大家吃饭,我汇报给总裁,便连同你那事一起说了,总裁听后,吩咐我再去一趟举行宴会的酒店,经询问之下,获释企图轻薄你的人正是潘龙,潘景阳的独生子!”

    “所以,你们马上猜到潘景阳的邀请是居心不良?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不阻止我和贺熠?”凌语芊忍不住疑问。

    贺熠也用略显纳闷的眼神,一并看着良叔。

    良叔则稍顿,又朝贺煜这边看了看。

    凌语芊见状,索性扭头回来,直接问贺煜,“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昨天是什么时候赶来北京的,你又如何懂得破解潘家大门的密码?当时你进去后,怎么知道我被潘龙带到那间房子,潘景阳的妻子和保姆没阻止你的吗?”

    对她一连窜的问话,贺煜薄唇微微抿着,而后,蓦然抬手,在她红艳艳的小嘴轻轻一按!

    凌语芊粉嫩的唇顺势撅起,摇晃他,“干嘛不说话了,这个时候还耍酷!”

    “二哥,你这次临时不来北京,其实陪李晓彤纪念拍拖只是次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你在做着与潘景阳有关的事?这次进军北京的事,你已经有了一个全盘的计划?”贺熠也开始发话,猜测道。

    一直沉吟静默的贺煜,蹙起了眉头,对贺熠其他的话皆忽略,只留意他说的那句拍拖纪念日,于是给贺熠一个不悦的瞪视,你这小子,这个时候提及什么拍拖纪念日,居心何在!

    见贺煜一个劲地默着,凌语芊耐不住了,忽然凑脸到他耳侧,学他刚刚警告她的语气,嚷道,“快说啦,不然今晚休想我听你的话!”

    呵呵……

    小东西,可有慧根了,还不错嘛!特别是最后那句。

    贺煜冷峻的面容,瞬时柔缓不少,只因那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笑。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尽快说出计划,你今晚会任我处置和摆布?”他不禁逗她,故意把处置和摆布几字说得极其暧昧。

    凌语芊即时羞红了脸,媚眼眯成一条线,懊恼赧然地瞪着他。

    耐不住焦虑的人,还有贺熠,他猛然又道,“二哥,你昨晚那样对潘景阳,他一定不会就此罢休,至于公司进军北京的事,恐怕也会有阻滞,故你心里面,是不是已经另有对策?”

    今天清醒后,他一直集中精力于昨晚的事,渐渐便也悟出一些情况。他知道,贺煜是个做事谨慎的人,这次一定有后着,不然不会和潘景阳决裂。

    炯亮的星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贺煜看,得不到贺煜的回应,他不禁略微移动一下视线,落在贺煜那裹着纱布的手上,语重心长,“二哥,我相信你的能力,我也相信,你必定已有整个安排和计划,可是,我要提醒你,潘景阳的势力,真的不容忽视,对于他的背景和关系网,我想你也早有查探和了解,这次的事,更是给了我们一个大警钟。对某些恶势力或为非作歹的行为,虽然国家号召严惩,但中国官场上的某些风气,毕竟流传了几千年,不是说想处决就能处决,一些暗中存在的潜规则,必须靠大家去举报,会缉拿,直至彻底铲除!”

    不错,潘景阳的背景,自己早就查得,而且也想到对策,不管这潘景阳有多厉害和老谋深算,最终都会败在自己手下!贺煜仍然一声不吭,表情泰然自若,自信依旧。

    贺熠唯有继续分析危机,“潘龙调戏语芊,潘景阳明知语芊的身份,但依然肆无忌惮,还使计给他儿子提供机会再次侮辱语芊,根本不把咱们贺家放在眼中。所以,公司想进军北京的事,他必定也不肯了。当然,这些是其次,我最担心语芊有危险,在北京,你们始终人生地不熟,潘景阳要是有心加害,语芊随时有危险,所以,希望二哥看在语芊的份上,告诉我关于你的打算。在商场上我或许帮不了你,但北京我呆了这么多年,人脉关系也不小,我想定能给点意见二哥!”

    说到最后,贺熠甚至对贺煜恳求起来,昨晚,由于粗心大意,他差点害了语芊,心有余悸的他,无法再承受语芊又有同等的意外。

    这样的话,也正好说到了点上,宛若一块巨石,打入贺煜冷静而钢硬的心。

    贺煜略微低首,望见胸前同样忧心忡忡、期盼恳切且有点害怕的人儿,他思忖片刻,总算将想法和计划说了出来,包括昨晚的遭到袭击的事,整整说了十来分钟。

    果然是,昨晚那顿饭不寻常!

    潘景阳的儿子潘龙就职的那个地产集团,并非亲戚所开,真正的幕后老板,是潘景阳!潘龙表面上任职财务总监,其实只是个幌子,他在暗中打理和经营公司的业务!

    这些年来,潘景阳利用他的职权,想尽办法招揽北京很多地皮给这间地产公司,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赚得盘满钵满,如今,显赫有名的贺氏集团准备进军北京,对他来说肯定会是个大阻拦,故他准备利用这次机会,将贺氏赶出北京城,彻底断了贺氏这条路,好让他继续中饱私囊。

    昨晚的晚餐,他故意拿出高浓度的陈酒招待,故意装做酒量不胜,其实真正原因是他事先在酒中加了mi幻药,他是假醉,贺熠则是被迷昏,自己也不例外,自己后来醒了,可能是被喂了解药。

    因为,潘龙想在自己清醒的情况下强占了自己,然后诬陷自己是为了贺氏集团进军北京而献身于他,这样,贺家的人一定被激怒,身为自己的丈夫的贺煜,更会怒发冲冠,找他算帐,潘景阳于是借此把事情闹大,让全北京的地产界都知道,贺氏竟然使出如此不堪的手段!

    届时,贺氏会收到业界的仇视,而自己,不但失了清白,还因此名誉扫地!

    潘景阳你个卑鄙小人,你这没人性的老狐狸,果然够狠,够恶心!

    凌语芊越想,越觉心寒,俏脸也越发惨白,义愤填膺着,咬牙切齿着。

    贺煜搂紧她,轻轻抚顺着她的脊背,温柔的眸光底下,闪烁着噬血的凶光。潘景阳,你这只老狐狸,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贺熠同样是无限愤怒,被这真相给深深震惊,头一次发出狂言,“这次,我势必抄他全家,诛他九族,让他看清楚,冒犯我们贺家是怎样的下场!”

    至于良叔,毕竟不是贺家的人,虽然也为潘景阳深深不齿,但终究保持着冷静,指出担忧和顾虑,“总裁,接下来你的行踪一定要谨慎,我担心昨晚的意外,还会出现。”

    “良叔说的没错,昨晚潘景阳安排人袭击二哥,一来可能是想给二哥一个下马威,故没派那么多人。二来,也有可能是想不到二哥如此能打。假如是第二个原因,我担心他会进一步出击,所以,二哥你最好安排人随时保护。”贺熠也附和着。

    贺煜却抬了抬手,不以为然,“他暂时还不会有大动作,他还没想到我会把他扳倒,没想到我能将他扳倒,故他最多也就只是派几个小混混出来搞事,毕竟,事情闹大了,对他没有好处。我已安排了保镖从G市过来,他们今天中午会抵达,因而,这方面不用担心。”

    “那华浩呢,你确定他真的能帮到你?确定他真的会与你合作?”贺熠转到公事上。

    华浩,是北京市国土局的副局长,一直以来都被潘景阳欺压着,无时无刻不想着推翻潘景阳,好让他扬眉吐气!

    “这合作里面,有他最想要的东西,他当然会竭尽全力。”贺煜还是胸有成竹状。

    贺熠见状,便也略微放心,又道,“那二哥打算什么时候出手?”

    “下个星期三,有块地皮投标,潘景阳已经布局好,准备又给他自己的公司做,届时,华浩会当面揭发他的计谋,包括,以往那些罪状!”贺煜说罢,鹰眸倏然眯起,唇角勾出一抹笑,“三弟,你这个检察官,可有得忙了!”

    “这个忙,我求之不得!”贺熠马上应了一句,温文俊雅的脸露出了罕见的深沉,少顷,定睛看着贺煜,由衷感叹,“二哥,你果然厉害!”

    良叔也加入赞扬,“其实最厉害的人,是贺老先生,他把家业交给总裁,明智之举!”

    贺熠点头,忽然开起玩笑,“二哥,你这头脑,当检察官一定也不赖,那些贪官污吏,估计又会多个天敌!”

    “是吗?那这次,不妨让我试试?”贺煜唇角继续扬着,也幽默了一把。

    “呵呵,总裁和熠少长得这么像,说不定可以交换下身份,顶替熠少来处理这次潘景阳的事?”良叔也陪着调侃。【亲们记住这句话啊,这样将来某个时候,就不会纠结了!O(n_n)O哈哈~】

    “我赞成!”一直静默不语的凌语芊,蓦然大呼一声,她仰头,看着贺煜,“贺煜,这次你一定要整死这个二货潘景阳,要整死潘龙,最好,把他阉了!”

    贺煜在她鼓起的两腮轻轻抚了下,语气坚定,“放心,他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他们一定都会生不如死!”

    “不错,我也绝不放过他们!”贺熠立即跟着保证。

    凌语芊嘟着小嘴,依然满腹愤慨。

    一会,贺煜结束话题,“这事,先到此为止,良叔你回酒店帮芊芊把行李拿来,贺熠你则帮我弄部车子,我明天要去一躺长城。”

    “去长城,二哥你……”贺熠愕然。

    贺煜不语,低下头,目光落在凌语芊身上,嗓音极尽温柔,“除了长城,你还想去哪?”

    凌语芊也目瞪口呆,他……去长城,他打算带自己去长城,除了长城,他还打算带自己去别的景点……他……

    “我想去坐摩天轮!”凌语芊声音哽咽,想也不想便道出来。天佑曾经说过,等将来他有能力,会带自己到各个城市坐摩天轮,将各个城市的整体面貌收在眼里!

    “摩天轮?”贺煜剑眉一挑,他以为,她会说什么故宫、颐和园或者**广场甚至王府井购物商场呢!

    “你答应过我的!”凌语芊点头,又是不假思索,见他一副迷惑狐疑状,她终清醒过来,马上解释道,“你……你昨晚答应我的!”

    昨晚答应过她?有吗?先别说自己不会答应这种幼稚的玩意,再说,昨晚自己清醒的时候可是比她多很多,竟然有她记得的东西,自己反而不记得了?

    凌语芊见他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担心睿智如他继续探究下去会把自己的秘密给挖出来,脑筋于是飞快打转,故作可怜地道,“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吧?骗人!小狗!你说过……只要我乖乖听你的话,你会答应我任何要求!坐摩天轮而已,多简单的一件小事,你竟然反悔,我……我以后再也不听你的话了!”

    哦?哦?

    贺煜眸光又是一晃,稍后,收起狐疑,搂住她,“好了好了,我记得,当然记得!刚才作弄你而已!但是呢,你今晚,还得乖乖听话哦!”

    凌语芊总算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因他最后一句话而红了脸,不应答,只是在他胸前磨蹭着。

    贺煜则继续魅笑,收紧手臂,将她搂得更贴。

    他们若无旁人的甜蜜恩爱状,把良叔看得眉开眼笑,满腹欣然,等下,要马上打个电话给贺老先生,跟他分享这个特大喜讯!

    至于贺熠,则满怀失落和惆怅。长城、故宫、**广场……本是自己陪她去的,如今看来,恐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对着浑然忘我的一双情人,再深深一瞥后,贺熠收回怅然若失的目光,转身,在良叔的陪同下,黯然离去。

    尊贵气派的书房,于是只剩贺煜和凌语芊,两人继续卿卿我我,爱语绵绵,直到一道咕咕声自凌语芊的下腹传来。

    尽管明知这是自然现象,但凌语芊还是感到尴尬不已,小脸儿红晕持续,越来越绯。

    贺煜则继续勾唇魅笑着,先是陶醉一下她那迷人的样子,而后起身,牵着她的手,带她步出书房,来到大厅。

    那儿,已摆着一份精致美味的餐点,有香甜可口的百合薏米粥,卖相极好的荷包蛋和各类点心、包子,还有她最爱喝的芒果西米露!

    贺煜打开电视机,安排她坐在椅子上,将食物都推到她的跟前,“快吃吧,饿坏了我可不负责。”

    凌语芊抬头,回他一个娇嗔,看着他在旁边坐下,只端起咖啡喝,她不禁疑问,“你……别告诉我,你就吃这个吧?”

    他不语,耸了耸肩,继续抿了一口咖啡,还非常满足状。

    凌语芊见状,赶忙拉了一下椅子,坐到他的身边,端起粥道,“我和你分!”

    分?呵呵,这傻妞,自己想吃的话,不会叫多一份吗?这总统套房的房价,可是包括随意点餐的呢!

    凌语芊已自行拿起一只包子,递给他,“你先吃这个。”

    贺煜剑眉微蹙,拒绝。

    凌语芊坚持不懈,换其他的,最后甚至连自己的最爱也给他,还边跟他讲解早餐的重要性,劝他一定要吃,奈何他都不接受,继续悠悠然地喝着他的咖啡。

    凌语芊无奈,明眸快速转了转,忽然起身,赌气道,“我不吃了!”

    贺煜淡然的脸,总算有了反应,按住她。

    凌语芊继续鼓着两腮,不理睬状。

    贺煜瞧着,渐渐扯出笑容来,拿起一块糕点,放到嘴里,咀嚼期间,拉她坐回椅子上。

    不料,这次轮到凌语芊折磨他,她还是不肯坐下,于是他又自动吃了好几样食物,最后,不得不用武力把她按回椅子上,端起粥,亲自喂她。

    凌语芊等的,就是这一刻!媚眼闪过一丝狡黠和甜蜜,她张开小嘴,接住他喂来的粥。

    贺煜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但眼里,却是笑意盈盈,继续盛了一羹匙,再一次喂给她。

    凌语芊则又是迅速接住,目不转精地注视着他,这张俊美如斯,令她神魂颠倒,日夜萦绕心房的面容。渐渐地,美眸水汽氤氲起来,继续凝望了他几秒,不由自主地问,“贺煜,你会一直对我这么好吗?”

    贺煜俊颜倏忽一怔,喂食的动作,也赫然停止了,深邃的黑眸若有所思地瞧着她,约有十来秒,扯唇,笑道,“你要是一直乖乖听话,我也会一直疼你!”

    凌语芊听罢,心情更加激动,想也不想答允,“嗯,好,只要你一直疼我,我都听你的话!”

    “真的?”贺煜依然笑得意味深长。

    “真的!”凌语芊则认真无比,眼泪哗啦哗啦地,竟然流出来了。

    贺煜顿时又是一愣,拿起餐巾,亲自给她拭擦泪水,还随口说了一句“爱哭的傻妞”,随即继续喂她吃粥。

    凌语芊含着泪,但心中是满满的幸福,不再做声,静静享受着他赋予的疼爱,吃着吃着,忽被电视上正播出的一个广告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个关于孕妇奶粉的广告,刚出场的画面,是一对恋人,深情相拥,渐渐地,女主角怀孕,然后一直喝着牛奶,高高隆起的腹部,也一直用透析镜播放出婴儿成长的情景,特别是配上那柔和的音乐,更是让人感动温馨满怀。

    顺着她的视线,贺煜也早已经侧目看去,心中某跟弦,也被触动了。

    广告已经播完很久,他们却依然锁定着电视画面,许久,才双双回神,彼此凝视。

    贺煜突然瞄向她的小腹,道,“想不想和她一样?”

    凌语芊怔然,和她一样?他意思是,自己想不想怀孕?凌语芊沉吟片刻,反问出来,“你呢?你想吗?”

    “我要是不想,那么卖力干嘛!”贺煜没好气地哼了一句,渐渐地神情呈现懊恼,“你说,我们做的次数也不少吧,你肚子怎么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该不会是,我有问题?”

    “不,你没有问题!”凌语芊赶忙打断他。

    贺煜眉头挑了挑,“难道是,你有问题?”

    “呃……我……我也没问题!”凌语芊语气转为讷讷的。

    “那就是,我还不够努力喽。”贺煜似笑非笑地揶揄,饱含深意地瞧着她。

    凌语芊被他那炙热狂野的眼神盯着浑身不自在,霎时羞红了脸,继而仿佛想起什么,道,“贺煜,你……你今天不是要给你妈打电话吗?”

    “怎么了?你想和她说话?”

    “呃……”看着他古怪地笑,凌语芊哑然,数秒后,又道了一句“没事了”,随即端起芒果西米露,吸喝起来。

    贺煜便也不再做声,静静看着她,眸色依然很深,很黑,直到早晨结束。

    良叔也正好出现,他听命把凌语芊的行李袋拿来了。

    凌语芊接过行李袋,跟良叔道谢,先行回房,把空间让给良叔与贺煜,当她换上自己的衣服,从浴室出来时,发现贺煜也已经回到卧室。

    凌语芊惊讶一下,问,“良叔走了?”

    “他不走我们怎么生孩子?”贺煜却答得暧昧,眼神比方才更炙热,她换回自己的衣服,恢复了撩人的媚态,让他休息了将近半天的欲火,再次被勾起。

    他不再多说,高大的身躯猛地冲到她的眼前,把她压在旁边的大床上。

    “噢……”凌语芊惊呼,正欲再往下说,却被他突然压来的温热的嘴唇深深压住,她要说的话,也被压回到肚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