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98 宠到无极限!!

098 宠到无极限!!

    http://

    凌语芊两眼睁得越来越大,继续难以相信地看着贺煜,只见他依然十分认真和慎重,坚持不懈地托着她的腿,豆大的汗珠自他完美的面颊淌过,他却丝毫不理会。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终于,她彻底信了,信他想她为他生宝宝,同时,也为此感到非常兴奋和激动。

    被凝固的血液,开始苏醒,而且,不断膨胀。她感觉自己忽然飞至天空,在蓝天碧云底下幸福翱翔,曾经的郁结和悲愁顿消,身心舒畅得让她直想尖叫,让她,喜极而泣。

    她终于等到了,真真正正地等到了他的爱!等到了他身份是贺煜时的爱!

    以后,她不用只靠回忆来重温“天佑”对自己的爱。因为,贺煜会给自己,他会像以前那样,无极限地宠溺与疼爱自己,她坚信,他一定会!

    凌语芊在感动流泪,贺煜则慌乱了心,见她好端端地突然哭了,看着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又是自她眼里滚出,他心如刀割,肝肠寸断,暂且再也顾不上怀孕的事,连忙放下她的**,改为趴在她身边,神色关切又心疼,“小东西,你怎么了,怎么了呢?”

    凌语芊还是继续哗哗落泪,眼睛不眨地望着他,在他更加急切和紧张追问之下,她这才停止眼泪,撒谎道,“我……我身体痛,忍不住哭了。”

    身体痛?是指自己刚才弄疼了她吗,可是,之前几次都没见她流泪呀!贺煜高高悬起的心,渐渐放了下来,转为困惑,但很快,明白过来。

    “小宝贝,你撒谎,其实,你是因为感动而哭了吧?”他注视着她,语气迟疑。

    凌语芊怔然,他,总能看出她的心思。

    “呵呵,吓死我了。以后可不准动不动就哭,虽然你这样我很高兴,但也很心疼呢!”他彻底放心,躺正身体,同时把她抱到他的身上,让她,压住他。

    凌语芊激昂的心情逐渐平复,芊芊玉指不禁在他胸前擢了一下,嗔道,“你没听过女人是水做的吗,泪眼是女人的专利!我爱怎么用就怎么用。”

    贺煜却邪魅一笑,手往下一放,到她敏感的地带,“我当然知道女人是水做的,特别是这里,俨如一弘水源丰富的幽泉,让我深埋其中,不可自拔!”

    凌语芊即时红了脸,小手立即转为握拳状,在他胸前重重一锤。

    她这点力,对健硕的他来说简直就是隔靴扰痒,他继续在她身上讨着权利,接着还不时亲吻她的额头,一会,猛然郑重问道,“小宝贝,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凌语芊忆起四婶钟**的话,不由这样应答,“男孩!一个长得像极了你的男孩!你呢?”

    “也是男孩!一个长得既像我、又像你的男孩!”贺煜也毫不犹豫地接话。

    “重男轻女!”凌语芊啐了一句。

    贺煜剑眉一挑,重男轻女?呵呵,这小东西,她不也说是男孩的吗,是她先说喜欢男孩的呢!他宠溺地在她鼻尖轻轻一刮,“第一胎先生个儿子,因为他将来不但要继承我的家业,还要保护下面的弟弟妹妹。”

    他简简单单地解释,她却从中听出了他的辛酸。其实,对像他这类的亿万富豪,人们往往只直观地看到其光鲜的一面,却没深层去体会他们的艰难和苦处。被提升为贺氏集团的总裁,不仅是对他的肯定和器重,同时,也是给他的考验和辛苦,掌管一个拥有将近10万员工的大机构,那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凌语芊想着想着,心疼即起,侧脸伏在他的胸前,道,“嗯,依你,我们先生男孩,然后再生一个女孩,刚好凑成一个好字!”

    “不行,我要的不止是一个好字,我要很多很多的好字!宝贝,我算过了,我们贺家的家业如此庞大,接下来的二十年,必定还会不断扩充,届时,更是需要一支庞大的队伍来经营管理和发扬光大,所以……”贺煜说着,稍顿。

    凌语芊刚伏下的脸,迅速抬起,美目睁了一睁。一支庞大的队伍,他该不会……

    贺煜薄唇轻抿,眸色仍很深很深,突然手一举,食指、中指、无名指全都收起,只剩拇指和尾指,愉悦地道出,“六个!”

    六个?半打?

    “小东西,我知道生宝宝很辛苦,我也舍不得你太辛苦,所以暂时先决定这么多。”贺煜手放回到她身上,在她光滑如脂的背上轻轻摩挲起来。

    暂时先这么多!拜托,现在他说的是六个,可不是一两个呢!还说舍不得自己辛苦,既然真的舍不得,那就应该只生一个或者最多两个嘛!凌语芊下意识地嘟起小嘴。

    贺煜睿智敏锐,自是感受到她的苦恼,不禁把她搂得更紧,低首不断轻吻在她的脖颈上,“乖,别这样,我答应你,以后会加倍疼你、宠你,把你宠上天。”

    把你宠上天!

    这句话,以前可谓是天佑的口头禅,而结果,他的确把自己宠上天。

    如今,尽管他失忆了,但还是记住这句话!

    “贺煜,我爱你,很爱很爱,永远都爱!”凌语芊心情再起澎湃,爱语又一次情不自禁地发出,小手缓缓插入他的脖颈,主动搂住他,身体也随之往他身上更加贴近。

    贺煜即时笑了,笑得心花怒放,笑得自豪欣喜,笑得……有点点得意。那个什么鬼天佑是吧,我就知道我会打败你,瞧,我正一步步地将你从她心中剔除呢!

    他性感的唇形,更深地抿起,而身上的人儿那无意间表露爱意的举动,已经不自觉中勾起了他刚熄灭不久的欲火,于是乎,又一场水ru交融席卷而来,狂肆猛烈,缠绵之火,继续燎燃。

    夜渐深,情正浓,两具光裸炽烈温烫的身躯火热地交缠着,爱得天昏地暗,爱得浑然忘我,后来,娇弱的人儿累得沉沉睡去,彪悍的男人还在为他的未来儿子孜孜不倦地努力着……

    翌日,凌语芊在温柔细吻中醒来,惺忪睡眼间,映出一张俊美绝伦、帅得一塌糊涂的男性面孔,那幽邃透亮的鹰眸,宛若一泓深潭,然而,装的并非冰凉的潭水,而是……满满的柔情,让人心动、快乐和幸福的柔情。

    “美丽可爱的小小妈咪,早安!”如酒般醇厚的嗓音,夹杂着早晨的沙哑,发自贺煜之口,缓缓飘到凌语芊的耳际,他深情宠溺的鹰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凌语芊顷刻像是喝了一杯香醇甜蜜的顶级红酒,身心舒适,欣悦满怀,可数秒后,又怔住了。

    小小妈咪?他不是一直唤叫自己为小东西或者小宝贝的吗,怎么一夜之间就改了称呼?

    迎着她迷惑惘然的水眸,贺煜继续勾着唇,开始转首到她的腹部,在她平坦光滑的小腹轻吻了几下,又道,“儿子,早安!”

    凌语芊恍然大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嗔道,“你怎么知道宝宝已经在肚子里了。”

    “我当然知道,我的精子的穿透力那么强,质量又那么好,这次肯定着床。”

    噢噢!哈哈……

    凌语芊又是咯咯一笑,“那你怎么知道宝宝就一定是男孩!那是我们想而已,有可能是女娃呢!”

    “男孩!我推算过昨晚的姿势和时间配合,这胎,必是男孩!”贺煜继续信心满怀地自编自导着,压根忘了,过去几个月他也一直都在卖力耕耘播种,几乎什么办法都用尽,但结果,却是因心愿迟迟不能实现而感到苦恼懊丧无比!

    凌语芊听到此,则彻底无言以对,还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噢噢!

    这男人啊!

    当然了,她心里还是甜滋滋的,小手也不由自主地来到自己的小腹上,柔缓摩挲,摸着摸着,忽然想起某件事,笑容瞬时收起,望着贺煜,尽量佯装若无其事地问,“贺煜,你说,在那个大庄园,有多少人期待我们宝宝的到来?”

    “很多很多!”贺煜想也不想便回答。

    凌语芊略咬一下樱唇,再问,“你妈妈呢?”

    “我妈?最期待的人,就是她!”贺煜依然不假思索,“以前她就常催我和……我……我和……”

    “怎样?你和谁?你和李晓彤吗?你妈经常催你和李晓彤结婚生子?”凌语芊替他说下去,心头无法控制地泛起了一丝酸酸涩涩的味道,“贺煜,你说,你妈会不会不喜欢我们的宝宝?会不会不喜欢我为你生的宝宝?”

    贺煜浓眉一蹙,搂住她,“宝贝,怎么会呢,别胡思乱想!我知道,我妈之前对你是有点过分,但那是因为……因为……”

    贺煜这才忆起某件曾经令他抓狂愤怒的事,某件他几乎要忘了的事,其实是他刻意去忽略的事!一股浓浓的羞愤,赫然在心中升起,全身肌肉,也即时转成僵硬。

    凌语芊注意到了,整个人也突然显得急切起来,“贺煜,你怎么了?怎么停止不说了?你知道你妈为什么那样对我?那是什么原因?告诉我,快告诉我,请你告诉我好吗?”

    贺煜回过神来,瞧着她迫切期待的样子,他眼中即时闪过一丝迷惑的光芒,几乎想对她质问出来,但结果,却是使劲甩一甩头,忍住冲动,继续将这愤怒的情绪压下,恢复温柔,“没……我……我也不知道,不过呢,我能保证,她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回去后,我会跟她说清楚的!”

    得不到答案,凌语芊激荡的心,慢慢沉下,俏脸也跟着黯然。

    贺煜继续神色复杂地凝望着她,突然捧住她的脸,面上表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真,低喃道,“小宝贝,不管……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我对你的爱,不会改变,这辈子,你注定是我的妻子,是我妈的儿媳妇,是她孙子的母亲。她要是知道你怀孕了,必定欣喜若狂,对你的偏见也会消失,会慢慢接受你、喜欢你,小东西,你是那么的温柔可人,那么的善解人意,所以,我妈会喜欢上你的,大家都会的!”

    是吗?会这样吗?自己一旦怀孕,季淑芬真的会对自己好起来?而不是……气得浑身发抖,气得,继续想方设法地除掉宝宝?

    曾经被季淑芬虐打的那一幕,蓦然涌上凌语芊的脑海,她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迎着贺煜真挚深情的眼神,她很想告诉他这个真相,可她又考虑到,自己说出来的话,会不会令他觉得是她小气,觉得她在胡思乱想?毕竟,他对他母亲还是很敬爱、很重视的。

    “怎么了?还是不信?那我现在打电话给我妈,让她跟你说话。对了,你们上次不欢而散,正好趁此机会和好……”贺煜又道,说着突然支起身体,准备去拿手机。

    凌语芊赶忙阻止,紧紧地按住他,继续咬着唇。

    “宝贝……”

    “先……先别打,我到底有没有怀孕,还不确定呢!”凌语芊找了个借口。贺煜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她一会,随即点了点头。但还是下床,略略弯腰,准备将她抱起来,“我带你去洗澡,等下吃完早餐我们去长城。”

    “不,你先去,我……我想再躺一会。”凌语芊即时婉拒。

    贺煜又是一阵沉吟,眸色深深的,在床前蹲下,厚实的手轻抚着她白皙的小脸,再次认真地道,“芊芊,小东西,你要记住,现在和我结婚的人,是你,为我生宝宝的人,也是你。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无比幸福地在一起的!”

    瞬时间,凌语芊猛觉一股热气,冲上眸眶。

    贺煜挺直腰杆,又在她光洁的额头落下一吻,正式起身,朝浴室走去。

    凌语芊水汽氤氲的眼眸,一直追随着他,目送他高大挺拔的身影慢慢隐没于浴室大门内,这才彻底表现出自己的忧愁和惆怅。

    贺煜,但愿你说的,都会成事实,但愿,我们的宝宝,真的会受到贺家所有成员的欢迎和疼爱!特别是……你的母亲!

    搁在肚皮上的小手,再次缓缓摩挲起来,渐渐地,凌语芊绝色的容颜像是笼罩上一抹淡淡的光圈,那是,母爱的光芒!一想到这里面有可能已经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她分外感动,而且,分外欣慰,内心深处的某个缺口,仿佛被填补起来了,曾经的撕心裂肺,也似乎在慢慢的消失……

    少顷,手机的来电震动声将凌语芊从美好沉醉中唤醒,她看向床头柜那,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在轻轻震动,不由伸手,拿了过来。

    是采蓝!

    凌语芊快速收拾一下激荡的心情,接通电话柔声道,“采蓝。”

    “语芊,对不起啊,昨天一直忙,没有给你电话,你还好吧?现在什么情况了?”冯采蓝一开口,便道歉。

    “没关系,我理解的,工作要紧嘛!”凌语芊也马上接话,昨天她曾趁着空挡打电话给采蓝,不过无法接通状态,她便想到,采蓝可能又带客人出游了,于是作罢。

    冯采蓝也不再纠结,进入正题,歉意转为关切,“那你和贺煜现在怎样了?关于天佑的事,后来他还有没有追究?”

    凌语芊先是往浴室门口瞧了一下,听见里面的水声依然哗哗作响着,便直接披着被单,下床,走到距离浴室最远的那个窗台前,开始简单扼要地告知昨天的情况。

    冯采蓝听后,十分高兴和欣慰,还夸张地哼了一句“这个世界真奇妙,真奇妙”歌词,然后,语气雀跃地道,“语芊,看,老天爷对你还是不错的,以后我们更要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了。接下来不管还会遇见什么难题,我们都不用慌,所有的难题和困扰,都一定会过去的!”

    凌语芊也重重嗯了一声,接着道,“采蓝,我想过了,关于贺煜和华语涵之间的关系,我不打算再追问和纠结,其实认真想一想,是我在钻牛角尖。不错,他虽然对我许过承诺,但算起来,他并没有违背到诺言,因为,与华语涵共同制作鲜花裙子的人,不是‘天佑’,而是‘贺煜’;与李晓彤做过那趟事的人,同样是‘贺煜’,而非‘天佑’。贺煜答应过我,以后再也不会和李晓彤有任何私下的亲密往来,至于华语涵,尽管他没有提及,但我想也会如此的。反正她在北京,我们一旦回去G市了,相隔两地,一切更不可能了,再说,我想他们不会有很特殊的关系的。”

    听完好友的一番话,冯采蓝先是静默了片刻,而后,欢天喜地地给予回应,“语芊,太棒了,你好棒!不错,你说的对,过去的事,无需再介怀和纠结了,未来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华语涵和贺煜的过往,你可以先放下,迟点再问,记住不是追究,而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还有别的事,一步一步来,譬如贺煜出车祸后隐瞒的真实情况,你也可以等将来你们感情更深厚了,再问,我想,他会对你坦诚相告,毕竟,你是他很宠爱很迷恋的小女人!所以语芊,你这算是可以放心了哦,磨难已经正式离你而去,接下来迎接你的,是幸福和甜蜜,无止无尽的幸福和甜蜜!然后,你还可以带他去你们当年拍拖时去过的地方,用熟悉的景物和事情来刺激他的大脑,慢慢让他恢复记忆……”

    凌语芊不再做声,笑脸如花般绽放开来,她举着手机,欣然微笑着,直到,腰间突然多出一只手来。

    是贺煜!

    他已穿戴整齐,从浴室出来了!

    凌语芊神色陡然一慌,举着手机,全身僵住了。

    “怎么了?好像……很惊慌的样子,和谁通电话,说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的吗?”贺煜饶有兴味地问,眸光,闪闪发亮,闪着一种异样的光芒。

    凌语芊不做声,在暗忖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有没有听到自己说的那些话。刚才,自己说完后,好像停了很久,他应该没听到什么吧?!

    “来,去洗漱,洗完好吃早餐,别饿着宝宝!”贺煜又道,若无其事地样子,话题再次转到宝宝上。

    凌语芊依然心里七上八下的,继续呆望了他片刻,便也暂且收起思绪,和采蓝迅速道别,放下手机,走向浴室。

    贺煜跟着进内,为她解开身上的床单,还开水让她泡了一个澡,待她洗涮后,又是亲自为她更衣,一切弄妥才与她步出卧室,来到客厅。

    早餐还是很丰富,很可口,他也仍旧亲自喂她吃,话题围绕在宝宝上,凌语芊内心的忐忑随之不自不觉中消除……

    上午十点钟,他们离开酒店,启程出发。

    凌语芊突然发现,贺熠并不在车内,而贺煜的解答是:贺熠临时接到任务,今天无法当他们的导游!

    尽管这个理由很合理,但凌语芊总觉得有点古怪,对着贺煜淡定如常的面容,她带着探究的眼神,斜视打量着。

    “怎么了?该不会是觉得,没有贺熠在,今天的旅程会很无趣?”贺煜又说道,半玩笑半认真的样子。

    凌语芊先是怔了怔,随即戏弄出来,“咦,我怎么闻到一股醋味,是谁打翻了醋呢?而且,似乎好大一坛哦!”

    遭此戏弄,贺煜俊颜出现罕见的窘迫,立即在她小巧秀气的鼻子轻拧了一把,见她还是淘气地笑着,他脑海灵光乍现,伸手到她腰侧,挠她痒痒。

    凌语芊顿时由微笑变成咯咯笑,不断躲闪着,可惜,这车厢就算再大,空间毕竟有限,结果,她只能被他禁锢在他两腿间,继续“惩罚”,把她弄得娇喘连连,俏脸红粉菲菲,最后实在受不住,只能求饶,跟他保证以后再也不敢这样取笑,还不得不,答应他这个大色狼一个特别的要求!

    事后,凌语芊窝在贺煜胸前,微微吐着气,漫不经心地问,“贺煜,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回G市。”

    “怎么了?这么急着回去,难得我们二人世界,逍遥自在,我还以为你想多留几天呢!”贺煜先是揶揄两句,见她嘟起小嘴,于是伸手,在她樱唇轻轻一按,继而顺势在她光滑娇嫩的脸蛋轻轻摩挲,戏谑神色渐渐收起,郑重地道,“我打算,后天参加完那个投标会就走。”

    虽然他不喜欢贺熠太过关心她,但还是赞同贺熠的担心,多事之秋,人生地不熟,他的确不能让她继续呆在这儿,尽管这趟甜蜜快乐的旅途令他觉得意犹未尽,令他觉得彼此间的享受和快乐还远远不够。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

    非常感谢已经为本文投上宝贵月票的读者亲们,紫真的很感动,很感激,感激不尽。

    《蚀骨沉沦》依然很需要大家的鼓励和大力支持,还有月票的亲们请继续投过来哦,万谢!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