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99 贺煜,你怎么老是喜欢 SM !

099 贺煜,你怎么老是喜欢 SM !

    http://

    “来,你们也拍吧!”凌语芊忽然走到保镖们的面前,笑盈盈地道。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四名保镖,赶忙回神,怔然,面面相觑。

    “怎么了?难得来一趟长城,你们必须留影,机会难得哦!”凌语芊继续笑容可掬,亲切温柔。

    保镖们则继续不知所措,齐齐看向阔步走近的贺煜,贺煜虽然没有任何言语,但看表情,似乎并无任何反对,而且,他们又想到贺煜对凌语芊的宠溺,便都衷心地对凌语芊说声谢谢,陆续前行,站在几米远处。

    凌语芊也转过身,举起相机追随他们的身影,还很认真地提议指挥他们怎么站,待一切弄妥好,她开始按下相机快门。

    他们四个人,是贺煜最贴身的保镖,是贺家的保镖中的精英,身高差不多,都有180以上,体魄魁梧,五官端正,穿着统一的黑色西装,看起来非常威武和帅气,让凌语芊忍不住想起了在电视电影里看到的那些保镖,猛然道,“不如你们以后就叫B4吧!”

    B4?

    拍完照,保镖们回到凌语芊和贺煜身边,一听这个古怪的名词,再度怔愣住了。

    “保镖二字,拼音的第一个字母都是B,本来呢,我想叫你们BB4的,但是BB哦,与你们这么威武的外形不相称,所以,只留一个B字母,你们四个人,就是B4了!”凌语芊条条是道地解释,不忘献宝似地问贺煜,“怎样,这个名字还可以吧?”

    贺煜但笑,不语,完美的唇形微微勾着,霸气墨镜下的心灵之窗,由于被遮掩住,无法看透。

    凌语芊于是略略撅起小嘴,冲他嗔了一句“耍酷!”,注意力重返保镖身上,道,“就这么定了哦!”

    话毕,她自个往前小跑起来,步伐轻快,整个人也更是飘逸似仙。

    贺煜迈动长腿跟上,走几步便又牵住她的手,重新与她十指相扣。

    凌语芊侧目,回他甜甜一笑。

    他们正走着,有个人影出其不意地冲过来,停在贺煜面前,满眼崇拜,直截了当地对贺煜发出邀请,“先……先生,请问……请问你能和我拍个合照吗?”

    看到突然闯出来挡路的不明物体,贺煜眉头即时皱起,墨镜后的鹰眸,迸发出一道凌厉的光。

    凌语芊也停止了脚步,打量来人,那是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长相不凡,娇俏可爱,样子看起来比自己小很多,大概是刚从学校毕业出来,那股学生专属的淳朴气息,仍未完全消失。

    “先……先生……”女孩继续仰望着贺煜,乞怜神色中,带着丝丝怯意。

    “滚——开——”贺煜总算做声,却嗓音冰冷,冷若寒霜。

    冷得,那个女孩身体似乎哆嗦了一下!

    善良的凌语芊见状,不由起了恻隐之心。

    见女孩依然一副花痴状地呆着,贺煜剑眉皱得更紧,隐隐透着厌恶,他本可以从旁边绕过去,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朝身后的保镖喊出一声。

    他话音一落,只见两个高大魁梧的身影马上闪了过来,盛气凌人地虎视着女孩。

    女孩更是一慌,但……仍固执地杵在那不动。

    凌语芊于心不忍,开口了,和颜悦色地问女孩,“请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女孩的目光,这才转到凌语芊身上,慌乱的眼眸,涌上一丝羡慕之情。近距离看,她长得更美,那精致的五官,绝色无双;那水嫩嫩的肌肤,晶莹剔透,没半点瑕疵,如初生婴儿般的光滑和细腻;那气质,出尘脱俗;还有,她很友善很温柔地对自己,并没有因为自己提出想和她老公拍照而有任何不悦或发怒。

    “阿东!”贺煜又发话,语气更加的不耐烦。

    凌语芊则又出面阻止,继续耐心地对女孩道,“对不起,因为我们和你素昧相识,假如你不说明原因,我们是不会答应你这个唐突的请求的。”

    女孩再沉吟了下,终讷讷地解释出来,“我和两个大学死党来游长城,见到……见到这位先生长得很帅很帅,而你又貌若天仙,便深深被你们吸引住眼球,我们……其实注意了你们很久,看到你们恩爱有加,这位先生更是对你疼爱无比,于是大家打赌,由我过来,想测试一下这位先生是否真的很爱你,想不到……想不到他真的……真的眼中只有你。”

    凌语芊恍然大悟,先是下意识地给贺煜一个含情脉脉的注视,视线重返女孩身上时,沉吟数秒,给女孩一个下台阶,“你不嫌弃的话,我和你合照一张?”

    女孩怔了怔,黯然的小脸马上亮了起来,兴奋地道,“好,好!谢谢你!”

    “不用客气!”凌语芊从女孩手中接过手机,递给保镖。本来,她想递给贺煜的,但是她又心知,根据贺煜冷酷的个性,一定不会接手,于是只好让保镖代劳。

    拍了照,女孩走了,临走前,频频对凌语芊道谢,还由衷地留下“祝你和你先生白头偕老,永远幸福”。

    凌语芊目送着她,然后,还顺便对站在远处的她的两个大学同学颌首示好,注意力彻底收回后,马上朝贺煜娇嗔了一句,“你呀,爱耍酷的家伙!就算不想答应别人的要求,你直接和和气气地拒绝不就行了,竟然叫她滚开,你可知道吓坏她了呢!”

    贺煜则浓眉高高挑起,回以睨视,这丫头,什么话!自己这般爱护她,她却还在说风凉话,哼,早知道刚才应该搂住那个不知名物体拍照,让她吃吃醋!

    贺煜正在这般想着,谁知接下来,是他醋意横飞!

    刚才的小插曲结束不久,另一个小风波接着袭来,突然有个陌生人跑近他们,这次,是个黄发碧眼的外国男人,年轻,帅气,优雅!

    外国男人一米八五的高大身躯,俨如一座大山,巍巍伫立在凌语芊面前,脸上挂着温柔而礼貌的微笑,操着纯正标准的美式英语,发出请求,“嗨,美丽可爱的中国女孩,我有没有荣幸和你拍张照片?”

    凌语芊一下子呆然。

    贺煜则立即感到一股危机感,长臂一出,迅速将凌语芊搂入怀中,锐利的鹰眸透过墨镜阴鸷地射向外国男人,用英语回了一句,“滚开!”

    这外国男人却无半点惧意,只对贺煜淡淡一瞥,继续看着凌语芊,“我是活跃于好莱坞的最具影响力导演之一,你长得非常漂亮和独特,你清新和纯真的气质,很适合我们即将要开拍的一部电影的女主角,你方便的话,我们不如详谈一下?除了电影,你的形象还符合很多广告,我保证,你一定会红遍整个美洲,甚至全世界!”

    他看过一些进军奥斯卡的中国女明星,也知道奥斯卡几乎是所有中国女星的梦幻地,而眼前这个女孩,他从没见过,故他认为,这个女孩应该还没涉足过奥斯卡,所以,他要挖掘她!

    凌语芊听及此,大概有点明白怎么回事,看来,自己刚才一时好心提议和那个女孩拍照,被眼前这个外国人误会成明星了!

    贺煜手臂猛地又收紧一些,再次对外国男人咆哮道,“这是我老婆,并非什么破明星,至于什么奥斯卡,她不稀罕,所以,你滚开!”

    “你老婆?你确定?”外国男人视线正式落在贺煜身上,磁性的嗓音略微拔高些许,表情显得有点难以接受。

    “废话!”贺煜给他一记冷瞪,带着凌语芊,从他身边绕过。

    “哎,等等!”那外国人不甘休,急忙追了上去,这次,堵在贺煜的面前。

    贺煜及时“刹车”,更加满腔怒火,连带声音,也似乎凝聚着巨大的火力,“我说,滚开,立刻给我滚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外国男人坚持不懈,高大修长的身躯动也不动,紧盯着贺煜。他和贺煜长得差不多高,不过,贺煜比他更精壮健硕。他浑身散发的是优雅的、艺术家的气质,贺煜则王者风范浑然天成,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慑人的气息,让人自觉低等两级。

    于是乎,外国男人气势放低了不少,拔高的嗓音,也恢复平稳,“这位先生,好,我相信她是你的妻子,不过,请你让她跟我合作,我定能将她打造成一代巨星的!请你,相信我!”

    纯正的美式英语,说得多么好听,然而贺煜听着,却感到格外的刺耳,怒火持续膨胀,他已经懒得再跟这个苍蝇似的生番浪费口舌,直接对保镖示意了一下。

    这次,依然是凌语芊出面调解,她及时阻止保镖,美目流盼,望着外国人,客气地解释出来,“对不起先生,我并非什么明星,我对……奥斯卡也无任何兴趣,谢谢你的好意。”

    一抹惋惜之色,即时染上了外国人碧蓝如水的星眸,他仍一瞬不瞬地盯着凌语芊,多么美丽的外表,多么清纯的气质,特别是,多么傲人妙曼的身材!

    外国男人在这厢惋惜叹息,贺煜则彻底踢翻了醋坛子,醋意横飞,直觉想挖掉这个外国鬼色迷迷的眼睛。但又突然顾虑到这儿是游人众多的景点,且不知这色鬼周围会不会潜伏着其他同伴,最主要的是,自己身边的小女人必定又会出面劝阻,于是决定不予追究,拥住她,再一次往前走了起来。

    这次,外国男人没再去追,目光继续追随着凌语芊,惋惜之情依然布满整个眼眶,怅然若失……

    那厢,凌语芊柔情媚眼瞅着贺煜依然深沉得比锅底还黑的俊脸,忍不住咯咯轻笑。

    贺煜回她的,则是没好气地白眼。

    于是,她淘气地吐了吐小舌头,继续呵笑了一会,轻轻摇晃他的手臂,道,“好了,别气了,经常生气,会老得很快哦,你已经比我老很多了,难道你还想我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来?”

    “胡扯,谁说我比你老很多!”贺煜总算应了一句,明明是不悦的样子,但语气里,还是宠溺四溢。

    凌语芊又是暗暗笑了一下,继续安抚道,“其实,他刚才看中我,说明我很不错,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

    “你的迷人,我本来就知道,谁要他来提醒!”贺煜又是一哼。

    凌语芊心里甜滋滋的,继续笑开花,被他牵住的手,忽然改为挽住他的手臂,软软的身子,整个依偎在他阳刚十足的身躯上,娇声道,“好了好了,你最棒,你说的都对!那这事,能放下了吗?你平时不是最有自信的吗?又何必为此生气?”

    贺煜回望着她,对她这话,又气又爱。

    凌语芊继续仰着脸,目光焦点停在他刚毅完美的下巴上,继续粲齿笑着,“乖,听话了,别气了,笑一个,最多……今晚我奖赏你,怎样奖赏,你懂的!”

    说着,她还俏皮地对他眨了眨眼,当然,难掩娇羞。

    呵呵,这小东西!贺煜听到最后一句话,总算心花怒放,表情立马变得邪魅起来,紧绷的面部线条,也不知不觉中舒展开来。

    “累了吗?”他突然问。

    凌语芊怔了怔,点了点头。

    只见贺煜迅速转了一下身,弯腰,背起她。

    凌语芊又惊又喜,先是本能地紧紧拽住他的肩膀,惊慌的心逐渐放下,两只白皙水嫩的手缓缓圈住他的脖颈,紧接着,整个身子趴在他宽阔的后背上。

    轻如燕的身子,对贺煜来说,丝毫没有重量似的,他背着她,虎腰依然挺得很直,健步如飞,气淡神闲地往前走着,若无旁人。

    紧跟在后的保镖们顿时诧异咂舌,难以置信地看着前方的一幕,若非担心挨批,他们恨不得拍下这么经典的、惊世的画面。

    而周围的游人,同样是看傻了眼。本来,他们绝顶的俊男美女的组合,早就引起人们的注目,如今又表现地这么温馨有爱,更是让人深深着迷和感叹。丈夫背妻子,本不出奇,可奇就奇在,这个男人不是普通的男人,冷酷、淡漠、霸气、强势、怎么看,也不像是甘愿低首弯腰被女人压住的男人啊!

    霎时间,惊讶、诧异、赞叹、震撼、羡慕、妒忌等,各种各样的目光刷刷刷地朝贺煜和凌语芊射过来。

    贺煜视若无睹,保持着他“淡定帝”的形象;凌语芊则羞红了脸,但也并不因为害羞而要求下来,反而更加贴紧他,头越过他的肩膀,小嘴凑到他的耳际,甜蜜蜜地问,“贺煜,你能这辈子都背着我吗?”

    “你说呢?”贺煜不答,反问,依然气不喘,脸不红,这傻瓜,真不会问话!

    “我说……我说呀……我希望,等到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再来一趟长城,届时,你还要背着我,走完整个长城!”

    “呵呵——”他发出一声轻笑,放在她腿上的双手,更收紧了许多……

    他就这样背着她,步履平稳地一路往前,到了中午的时候,才将她放下。

    由于凌语芊提议想一整天都游长城,他们便随意找了一块地,简单吃了三明治和蛋糕充饥午餐,吃完休息一会,又继续旅程。

    起初,他像上午那样,牵着她走,随着路走得越多,人也就越疲惫,于是他又背她,即便最后他也累了,还是舍不得将她放下。

    最后,夕阳满天!

    美丽的夕阳,不但给恢弘大气的长城蒙上一抹淡黄,也映红了依然在上面游逛的人们。

    凌语芊和贺煜并肩站在城墙上,凌语芊头微歪,依偎在贺煜的肩上,纯澈水灵的美眸一瞬不瞬地凝望着西边天际上红彤彤的圆盘,整个身心,被无尽的幸福给深深包围着。

    “贺煜,要是我们不用回去,那该多好!”她突然低声叹出一句。

    贺煜大手揽住她的蛮腰,轻轻摩挲着,不做声,低首吻在她柔软的发丝上。

    “我们回去后,应该还会看到这么美的落日吧?”凌语芊又道,语气抑不住的伤感。

    “当然!”贺煜接话,抬起她的脸,“到时的落日,会更美,小东西,相信我!”

    他已经将墨镜摘下,此刻眼中深情一览无遗。

    凌语芊回望着他,也突然抬起双手,圈住他的腰腹,低脸,埋在他的颈窝上。到时的落日,会更美!嗯,是的,一定的!

    接下来,他们不再做声,只是静静地相拥着,淡淡的夕阳之光继续普照大地,继续环绕着他们,给他们带来更多恬淡和安宁。

    一阵子过后,他们正式结束行程,离开长城,踏上回酒店的路。

    夜晚,凌语芊忽然变得伤感起来,洗完澡后,她趴在床上,拿出白天拍的相片观看,越看,却越觉惆怅,胸口闷闷的,似乎堵着一样东西,但具体是什么感觉,又说不出。

    贺煜忙完公事,从书房回到卧室,见状,先是怔了怔,随即也上床,搂住她亲吻几下,而后,再次坚定地道出,“小东西,我不是说过吗,回去后,我们还是可以像这几天这么快乐甜蜜的。”

    凌语芊视线从相机画面抽离,转为仰望他,看着他完美迷人的俊颜,看着他柔情满布的眼眸,她不由得又想到心中那不知名的忧愁,喉咙猛地一阵紧致,泪水哗啦哗啦地,毫无预警地滚落出来。

    贺煜心疼又无奈,叹了叹气,抽出几张纸巾,小心翼翼地拭掉那一滴滴晶莹的泪珠,然后,将她抱到他的身上,先是沉吟了一下,随即道,“小东西,你到底怎样才肯相信我?才肯相信回去后,我们还是会很恩爱,很快乐。”

    “我……”凌语芊虽然停止了眼泪,但眸眶泪痕未干,依然水灵水灵的,煞是可怜。

    贺煜又稍停片刻,黑眸蓦然涌上歉意,再长叹一声,“对不起小东西,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我不该那样对你,让你心有余悸。不过你放心,那些日子都过去了,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心难过,再也不会让你落泪痛哭,相信我,请相信我!”

    凌语芊抿唇,颌首,继而,又道,“贺煜,你觉得,你妈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我?仅仅是因为我……我出其不意地嫁给你,令她失去李晓彤这个认定的媳妇呢?又或者,还有别的原因?”

    贺煜一听,大脑仿佛被雷电劈中,劈开一道缺口,某个难堪的画面即时冲涌出来,面色陡然变了变。

    凌语芊留意到了,更加相信还有其他原因,于是又做追问。

    贺煜还是不吭声,忽然捧住她的脸,迅雷般地堵住她的双唇,疯狂地吻她。

    凌语芊心有记挂,下意识地反抗。

    贺煜不允,牢牢地将她稳住,离开她的唇,准备转攻她其他敏感点,彻底决定借此甩开那个几乎令人崩溃的事件。

    他事不宜迟地脱去她身上的衣服,连同自己的也脱掉,然后,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对她的攻略。

    但这次,凌语芊也意志坚定,极力忍住被他引起的熟悉的酥麻感觉,毅然抗拒着,她不但挥手乱舞反抗,还抬腿朝他猛踢,其中一脚,踢在他的腿跟上,距离他的重要部位,只有一寸之远!

    贺煜一咬牙,鹰眸眯起,发出一道冷光。

    凌语芊不甘示弱,同样是恼羞成怒地回瞪着他,稍后,赌气地低吼出声,“你干嘛总是这样!今晚别碰我了,以后也休想再碰我!”

    话毕,她起身,准备下床。

    眼见她就要离开,贺煜长臂一挥,及时拽住她,把她拽回到他的胸前,将她白嫩的身子不由分说地压在柔软的床褥上。

    “放开我,别碰我,我讨厌你,我讨厌你!”凌语芊继续奋起挣扎。

    奈何,这次她无法再成功,贺煜庞大的身躯把她紧紧压在身下,同时,拿起床单将她两只手绑在一起。

    凌语芊美目倏忽瞪大,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见他又拿起另一条床单,绑住自己的脚,更加明白他接下来要做什么,脑海于是闪过曾经类似的一幕,那种撕心裂肺的痛,随即席卷而来,她愈加羞愤,怒骂出来,“贺煜,你要干嘛,你住手,你要是真的敢那样对我,我恨你,我会恨死你,再也不会原谅你的!”

    我恨你,我会恨死你,再也不会原谅你的!

    撕心裂肺的呐喊,宛若一枚空弹轰炸过来,炸醒全身的细胞,那混乱迷失的理智,也跟着拾回。

    贺煜全身僵硬,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呆呆地望着她。

    “贺煜,你混蛋,你是个大烂人,我再也不爱你了,我要离开你!”凌语芊继续羞愤痛骂,悲伤委屈的泪,就此扑簌扑簌地淌流了出来。

    滴滴泪珠,晶莹,剔透,耀眼,却深深刺痛着贺煜的眼睛,仿佛穿透他的眼球,直射入大脑深处,让他全然清醒。

    放下手里的被单,他扑到她的跟前,万般心疼,“对不起宝贝,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别哭,乖,别哭!”

    凌语芊再也不听他的话,泪水继续迅猛狂流,同时,也继续恨恨地瞪着她。

    贺煜于是伸手,抚上她的脸庞,为她拭擦眼泪,继续忏悔哄求,“宝贝,别哭,老公错了,老公不该那样对你,老公甘愿接受你的惩罚,你想怎么惩罚都行,只要你别哭,你哭得老公心都就揪起来了。”

    心都揪起来了!会吗?哼哼,自己再也不要信他的鬼话了!他要是真的疼自己,根本不会那样对自己的!是她天真,还以为经过这几天的幸福快乐,和他真的达到了彼此相爱,谁知道,他根本就是死性不改,根本就没有爱上自己,他还是那个自以为是、自私变态的恶魔!他对自己,根本就不是爱!

    见凌语芊依然泪流不止,那眼泪是怎么擦也擦不完,贺煜心疼之际,也极尽苦恼和无措,方寸大乱的他,只能一个劲地哄她,求她,用尽了各种承诺。

    可惜,悲伤欲绝的凌语芊再也不信他的“鬼话”,挣脱开脚上的束缚后,猛然举起还被绑在一块的手臂,朝他用力地推去。

    贺煜猝不及防,身体就那样往后一倒,见她忽然跳下床,他心一慌,又赶忙翻起来,把她整个抱在怀中,“小东西,你去哪,别走,别离开我。”

    “放开我,别碰我,不要你碰我!”凌语芊奋力挣扎,全身都在扭动,在抵抗,然后,她还哭了出来。

    贺煜不觉又是一阵难以言表的心疼,下意识地松手。

    得到自由的凌语芊,趁机冲到沙发那儿,低头,准备用牙齿咬开绑在手上的被单。

    贺煜见状,恍然大悟,再次朝她靠近。

    凌语芊抬首,怒斥,“不准过来!滚开,你给我滚开!”

    贺煜仿佛没听到似的,坚持走近她,亲自为她解开手上是束缚。

    凌语芊猛地怔了怔,但很快,想起他刚才的卑劣行径,怒气回归,毅然将他推开,奔回床前,捡起散落满地的衣物穿好,往门口走。

    “你要去哪?”贺煜及时拉住她,见她不断地奋力挣扎,他无奈妥协,“好了,我出去,你留下。”

    说罢,依然有丝不死心,直到见她欲再起抗拒,他才懊恼地回到床前,也快速穿好衣服,彻底走了出去!

    激烈的室内,恢复平静,凌语芊呆看着门口,一会,转身到床头柜那,拿起相机,来到窗台边。

    她两腿伸直,交叠在一起,背靠墙而坐,静静翻看着相机里的一张张相片,看着他深情地拥住自己,看着他那俊美绝伦的面庞,她还仿佛看到了,墨镜后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是何等的深情!

    于是乎,她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今天在长城,他一路对自己的呵护和疼爱,自己是何等的感动和幸福。想起这几天,自己和他之间的温馨、缠绵、恩爱,多么的美好,多么令人回味和沉沦。内心里的怒气,就此不知不觉中变淡,变浅,最后,全然消失。

    痴迷灵动的水眸,一瞬不瞬地盯着相片上的男人,直到她困得无法再支撑,两扇睫毛缓缓闭上,沉沉睡了过去……

    另一厢,出了卧室的贺煜,来到阳台上,闷闷地抽着烟,地面上已经积累了四、五根烟头。

    不堪回首的丑闻,他一直都在极力去忽略,特别是这几天,更是彻底地将它压在心底,还准备,以后永远地深埋它!

    然而,他终究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低估了,自己对她的占有欲。那脆弱的一角,是如此轻易地被挑起,然后,怒火一发不可收拾,导致差点……差点又伤害了她,让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恩爱关系瞬时破裂。不过,其实已经破裂了不是吗?看她刚才的样子,估计恨死自己了吧。

    性感的唇,忽然微微一扯,勾出一抹苦笑,贺煜含住烟头,几乎用尽力气,深吸到白纸燃尽,然后,长长地呼出,让自己笼罩在白雾当中。

    一会,他又拿出另一根烟,继续点燃,冷峻刚毅的脸庞,依然满是苦恼和沉郁。看着外面霓虹灯火璀璨生辉,他思绪不由自主地转向白天的情景,还有这几天的,想起她的娇,她的俏,她的媚,给自己带来数不尽的快乐和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内心非但没有因此而舒畅,反而变得,更加万千愁思欲理还乱!

    他就这样静静地呆立着,俨如黑夜里的一只豹,灵敏,锐利,却又是孤独的、无助的。

    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消逝着,夜渐深,深得周围都变得一片冷寂,地面车辆稀少,只剩各种颜色的路灯和招牌在尽责闪烁。

    贺煜将最后一根烟头熄灭,往地面一扔,离开阳台,回到客厅,直走入卧室。

    卧室也鸦雀无声,她睡着了,不是在床上,而是在窗台那。

    他不禁想起,她以前在家的时候,也很喜欢到阳台上睡,每当自己对她做出伤害,她都会这样,看来,尽管自己刚才及时清醒,但还是又伤到她了!

    怜惜之情,再一次涌上心头,贺煜微微叹了一口气,缓缓走过去,看清楚她像只小猫咪似的楚楚可怜地蜷缩成一块,他更是疼爱无比,同时也更加后悔。

    高大挺拔的身躯,一寸一寸地往地面沉,他蹲在窗台前,伸手抚上她的脸庞。

    结实的手指,先是撩开凌乱散落于她额前的一缕发丝,夹到她的耳后去,接着顺势在她小巧柔软的耳垂轻轻摩娑,一会回到脸上,静静地对她传送着自己的疼惜和怜爱。

    “小东西,对不起,我不是有心伤害你的,我只是……只是,被妒忌蒙蔽了心,我太过在乎你,希望你的每一处美好都仅属于我,所以……所以……宝贝,为什么不早点让我看到你,为什么不等我遇见你,为什么……你要……你要……”贺煜边小心翼翼地游动着手指,边在内心默默地呐喊着,他痛恨,他惋惜,他抱怨,他抓狂,他崩溃!

    但结果,都因为他的极力压抑而没有爆发出来,他手上的动作,依然温柔无比,深深的眸色,情意浓浓。

    一会,当他目光自她身上抽离,无意间扫到静静躺在她腰侧的相机,他顿了顿,拿起,按下恢复键,见到上面停留的画面时,烦躁苦恼、混乱不安的心,总算淡定了不少。

    看来,这小东西还是很爱自己的,她还在看自己的相片呢,谢天谢地,谢谢自己,白天在长城破天慌地拍了很多照片。

    拍照这东西,果然不错,以后,自己应该大大方方地拍,越多越好,当自己惹怒她时,可以让她慢慢看,借此消除心中怒火和哀伤,从而继续爱自己。

    紧蹙的剑眉,重新自信地扬起,贺煜放下相机,开始抱起她,离开窗台,回到床上。从窗台到大床,不到十米远,他却迫不及待地亲吻她,在她额上印下自己专属

    的爱意。

    回到床上后,他更是深深地把她搂在怀中,让自己先感觉一下她的存在,感觉她依然在自己的身边,少顷,轻轻推开她一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再一次为她绝美的容颜深深倾倒。

    那头发,乌黑亮丽,柔软如丝;那脸蛋,倾国倾城,绝色无双;那肌肤,吹弹可破,如水般光滑,如般细嫩;而身段,更是玲珑有致,性感媚人。如此亦纯亦媚的尤物,天生是男人的宠物,就连自己,也忍不住被勾魂夺魄,深深沉沦得不可自拔,更何况是那些普通的男人!

    他不禁想起白天在长城碰到的那个男人,虽然自己很讨厌那个不知死活突然冒出来的外国生番,但不得不承认,那美国佬说的都是事实,她要是真的入娱乐圈,绝对比任何女明星都红!

    当然,他是不会让她去的,他才没有那么大的气度让全世界人都有机会欣赏到她的美,她是自己的,她的一切,只能自己看到,只能自己欣赏,只能自己来拥有。

    “宝贝,记住,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永远都是!”

    他重新把她纳入怀中,将她搂得越来越紧,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体内。而当他发现她突然也主动回抱着他时,他更是激动兴奋到极点。

    她依然熟睡着,这是她潜意识里的一种行为,是发作内心的。她的内心,对自己还是依恋的!

    呵呵,他就知道自己不会太惨,他就知道她不会真的狠心让他难过!真是个乖巧体贴、善解人意、蕙质兰心的可人儿呀!不旺他疼她宠她,不旺他对她深深迷恋和沉沦。

    他心花怒放,面露微笑,一直搂着她,不久也进入了梦乡……

    安宁静谧的夜,在温馨甜蜜中度过,生机勃勃的早上,凌语芊悠悠醒来,峨眉下意识地微蹙着,惺忪睡眼也一片茫然,然而看到放大眼前的那张熟悉俊颜,那双深如大海的黑眸正若火炬般地盯着自己时,她猛地怔了怔,本能地推开他。

    贺煜眼疾手快,继续稳稳地将她圈在怀中,闪电般地在她樱唇落下一个啄吻之际,真诚的道歉,“小宝贝,对不起!”

    “我不是你的宝贝,你滚开!”凌语芊气恼重燃,继续挣扎着。

    “你当然是我的宝贝,你不是我的宝贝,那谁才是?小东西,只有你才有资格当我的宝贝的!”贺煜也继续牢牢稳住,再做忏悔和道歉,“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请你原谅我一次好吗?”

    请你原谅我一次好吗!

    似乎,她已经听过很多次这句话,都是发自他之口,这也说明,他做了很多很多令她伤心的事!

    “昨天是我罪该万死,不过呢,其实我后来已经主动醒悟了,我并没有继续,所以,求你别放在心上,别生气了好吗?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贺煜又道,见她还是瞪着眼睛、鼓着腮子的气咻咻模样,他举起两根手指,发誓,“假如我以后还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我会天打雷……”

    “你住口了!谁要你发这样的毒誓!”凌语芊赶忙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往下说,见他眸间突然染上一丝雀跃之情,她又不甘心地解释,“我可不是关心你,我只是不想你真的被雷……真的有任何意外,而我就变成了间接的杀人凶手,我是为我自己好!”

    贺煜稍顿,笑了,“嗯,我知道,你不是关心我,你是不想为自己背上枷锁,我知道的宝贝。”

    凌语芊咬唇,嘟嘴,再度给他气恼的瞪视。

    “我爱你,宝贝,永远爱你!”贺煜抓起她白皙细嫩的柔荑,放到唇间亲吻,深情款款地注视着他,一会,道,“来,我们起床,等下去看好戏。”

    看好戏?凌语芊先是一怔,随即恍然大悟,今天正好是潘景阳下台的日子!

    贺煜依然面带笑容,扶她起床,然后,抱她走进浴室。他陪她一起洗漱,为她梳理头发,回到卧室后,帮她更衣,一切动作比以往都温柔,都小心。

    其实,凌语芊昨晚就已气消,如今经他这般表现,更是什么气也没了。对他,她还是无法生气,无法真的就此舍弃,何况正如他所说,他昨晚及时主动刹车,说明他其实已有进步。

    早餐上,贺煜更是将她当成女王般服侍,无微不至,温柔体贴,凌语芊彻底恢复了以往的柔情,恢复了对他的眷恋和深爱。

    ------题外话------

    甜蜜幸福的北京之旅,终于要结束了,贺煜和芊芊下章就要回去G市了,接下来,故事发展会转向另一个精彩,精彩会陆续捧上,在下一个精彩来临之前,紫需要亲们给动力,请多多给紫投月票!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