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00都是舔冰淇淋惹的“火”(幸福回家)

100都是舔冰淇淋惹的“火”(幸福回家)

    http://

    早餐上,贺煜更是将她当成女王般服侍,无微不至,温柔体贴,凌语芊彻底恢复了以往的柔情,恢复了对他的眷恋和深爱。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贺煜则彻底放下心来,还跟她说出一个决定。

    当凌语芊听到他准备多留两天时,即时又惊又喜,兴奋之余,又不敢相信地求证,“真的吗?你确定?那我们接下来的两天行程是怎么安排的?”

    瞧着她小脸发亮的高兴模样,贺煜也满腹欣然,面上渐渐露出笑意,“暂时还没作具体安排,你有没有想去哪?故宫一定的吧?另外,你还要不要再去探望一下四叔四婶?”

    “好啊,明天晚上去,我们顺便和他们辞别。”凌语芊马上颌首赞同,头歪着,一副思忖状,又道,“除了故宫,我们还可以去颐和园与**广场。”

    “行,都依你。今天参加完投标会,我们下午去王府井逛逛!”贺煜继续微笑着。

    “嗯!”凌语芊又是愉悦一应,加快速度吃完剩下的早餐,然后稍做休息,开始出发去投标会。

    两人依然由保镖驾车护送,宽大的座椅,柔软舒适依旧,凌语芊躺在贺煜的腿间,手中正举着一根冰淇淋,津津有味地吃着。

    刚才车子驶出酒店后,经过一间雪糕屋,凌语芊便说想吃冰淇淋,贺煜二话不说,亲自跑去买给她,然而此刻,他后悔极了!

    看着她那粉嫩的小舌津津有味地吮舔着白色雪糕,他喉咙在一阵一阵地缩紧,浑身肌肉更是无法克制地绷着,下面某个地方,逐渐胀大。

    凌语芊尚未觉察某人的异样,继续自个陶醉着,还边吃,边含糊地道,“早知道刚才叫你买两根,这个味道的实在太棒了!”

    实在太棒了!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语,贺煜却猛觉浑身灼热如火,整个人变得更加欲火焚身,他低沉的嗓音,透着极力压制的**,几乎是恳求地道,“小东西,可不可以别吃了?扔掉好吗?”

    凌语芊一听,美目睁大,“为什么?我刚才不还嫌少了吗,你竟然还想叫我扔掉!”

    说罢,她又是用力吸吮了一口,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声音发出。

    “小东西!”贺煜更是差点要崩溃,他使劲咽了咽口水,努力缓和一下气息,痛苦地道,“你这样,让我想起你曾经为我取悦的情景,小东西,我现在浑身欲火难耐,你再淘气,我恐怕又要叫司机去买饮料了!”

    凌语芊这才明白怎么回事,见他俊颜憋得通红,由于极力忍耐而呈现出非常痛苦的神色,她先是愣了愣,随即道,“贺煜,你好色!”

    贺煜面色一囧,接着翻了翻白眼,这小东西!

    凌语芊淘气的基因分子窜起,纯澈的眸倏忽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再次伸出小舌尖,在冰淇淋上继续舔,她还眯上眼,佯装一副陶醉样,整个画面,异常煽情和暧昧。

    可恶!

    “芊芊!”贺煜不得已,沉声喊出,见她无动于衷,正式警告了出来,“小东西,你再不听话,等下有你好看的!”

    “等下好看的不是潘景阳吗?”凌语芊咯咯一笑,仍然俏皮得很。想她平时总是被他欺负,如今难得碰上让他抓狂的事,她岂能放过,想罢,她更摆出一股沉醉状,整个人也显得愈发妩媚和勾魂。

    不过,她还没高兴得意多久,本是吸吮着冰淇淋的小嘴,猛地发出一声尖叫。

    忍耐力达到极限的贺煜,迅速拉下西裤的拉链,同时将她抱到他的腿上,撩高她的裙子,扯下她的小内内,就那样……

    一切动作,一气呵成,快——准——狠!

    由于没做任何前奏,凌语芊痛得泪水都流出来了,她本能地挣扎反抗,嘴里发出呜呜叫声,冰淇淋已被扔到了地上去。

    “别哭,乖,很快就不痛了。”贺煜明白她的状况,因为,他自己也痛苦着,被夹得太紧,他根本动不了。

    “你出来,赶紧给我出来,呜呜……”凌语芊继续低声呜咽,继续扭动着身子。

    她这样,正好起了细微的摩擦,缓解了彼此的痛,贺煜于是也跟着……,不久,干涩转成润滑。

    贺煜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吻了吻她脸上的泪珠,怜爱地道,“好了,这下可以了,别哭了哦,想想上次的极乐感觉,这次,还会有的!”

    说着,不待她反应,他继续。

    凌语芊依然想着挣扎,不过渐渐地,如他所说,那美妙的快慰开始来袭,把她魂儿都勾走了,理智也没了,剩下的,只有**和蚀骨。

    突发的一场欢爱,同样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彻底停下来时,两人都气喘吁吁,贺煜还身心舒畅,整个人说不出的自豪得意。

    凌语芊仍维持着欢爱中的姿势,趴在他健壮的胸膛前,吐气如兰,一会,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惊呼,“啊!今天忘了叫司机下去!”

    她说着,迅速转首往前面驾驶座看,却见,驾驶座上已经看不到保镖的身影!

    原来,刚才贺煜进入她的那会,趁空吩咐司机下去了,理由,又是买东西,保镖心知肚明,把车子停在一边,避开了!

    “呜呜,这次他一定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了吧,等下我怎么有脸见他?万一他告诉其他几个保镖呢?以后我怎么好意思面对他们几个人,呜呜……”羞愧的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贺煜却淡定如常,边替她拭擦着泪水,边戏谑道,“我刚才有警告过你的,是你不肯听,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调皮!”

    “什么吗!人家吃雪糕关你什么事!我爱怎么吃就怎么吃,你自己控制不住而已!”凌语芊于是迁怒到他身上,“我恨死你了,贺煜,我讨厌你!”

    她今天说的讨厌和恨,和昨晚的不同,因此,贺煜不再像昨晚那样方寸大乱,继续揶揄,“是吗?那要不要我现在再下去买根冰淇淋给你?”

    “你……可恶!”凌语芊抡起拳头,在他肩上重重一锤,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吃冰淇淋了,至少,不会在他面前吃!

    “好了,别哭了,刚才作弄你的了,他们不会知道的。”贺煜看了看表,收起玩味,哄她,继续为她拭擦眼泪,还温柔地问及某事,“下面,还疼吗?”

    “要你管!”凌语芊还是无地自容,又是骂他,又是打他。

    贺煜没任何不悦,也不阻止,依然满心舒畅,唇角一直勾着一抹轻笑,小心轻柔地帮她整理好衣服,然后才取出手机,打给司机。

    一会,司机回来了,凌语芊唯有平复下来,但仍对贺煜又是瞪眼,又是白眼,直到抵达投标会的现场,她依然满腹委屈和羞恼。

    贺煜一直紧牵着她的手,自信优雅地走进会场大厅,马上受到不少同行的问候和寒暄,由于投标会尚未正式开始,贺煜便也决定对他们应酬几句,暂且将凌语芊交给保镖看管。

    凌语芊站在一旁,漫不经心地环视打量着整个大厅,看着看着,忽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朝自己走来,是……高峻!

    “好久不见!”高峻走到她的面前,依然面带微笑,但笑容底下,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

    “高峻!”凌语芊也启齿,回他浅浅一笑。

    “方便到那边聊几句吗?”高峻指了一下旁边的窗口。

    凌语芊稍顿,凝望着他眉宇间隐约显露出来的忧愁,于是颌首。

    不料,保镖欲阻止,“Yolanda,你不能去,有什么事等总裁回来再说吧?”

    “不用了,我就到那边一会而已,还有,你们站在这里行了,不用跟过去!”凌语芊说罢,给他们一个不容反抗的眼神,随即再对高峻点点头,与高峻一起走到大约十米远的窗户那儿。

    “这几天,过得还好吧?”高峻首先做声,语气淡淡的。

    “嗯!”凌语芊先是回答,礼尚往来地问,“你呢?”

    高峻沉吟一下,道,“前天我心情很不好,本想打电话给你,可又怕打扰到你和贺总裁,所以忍住了!”

    他的语气已经略转为忧伤和惆怅,面上的笑,也渐渐消失。

    这是凌语芊头一次见到他这样,关切之情不禁油然而生,同时,还略略内疚,“没事的!你怎么不打给我,兴许我无法和你单独见面,但我可以陪你聊电话,下次,记得下次还有什么烦恼事想找人倾诉,你找我!”

    高峻侧目,望着她,由衷感激,“好,先谢谢!”

    “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嘛,朋友之间应该相互帮助的。”凌语芊由衷地说,天真无邪的小脸,因为这真诚和温暖的表情,显得更加绝美和动人。

    高峻即时被迷住了!蓝眸闪烁,呆呆地望着她。

    “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凌语芊忽然又道。

    高峻回神,稍顿,应答,“今天。你……你们呢?”

    “我们是后天!”凌语芊想也不想便如实相告,甜蜜之情即显,“本来我们也是今天回去的,贺煜知道我有点不舍,便决定多留两天,继续四处游逛一下。”

    高峻抿了抿唇,眸光微微荡漾着,继续深望着她。

    凌语芊也不再做声,樱唇微翘,眼里盈满幸福,思绪无法克制地回到今天早上的情景。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稳健沉着的脚步声赫然响起,是贺煜,贺煜过来了!

    只见他目光凌厉,冷冷地盯着高峻。

    “贺总裁,别来无恙吧!”高峻已经回神,若无其事地打出招呼。

    贺煜并不回应,继续眸色复杂地注视着他,似乎,想探究着什么。稍后,大手搭在凌语芊的细肩上,格外温柔地道,“不是叫你乖乖跟保镖等我吗,怎么跑到这儿来,还不让保镖跟着。”

    凌语芊下意识地皱起娥眉,“这里又没有危险,我又不是犯人。”

    贺煜扯一扯唇,又是冷瞥了高峻一眼,目光回到她身上,漫不经心地问,“你和他认识?你们……都聊了什么?”

    凌语芊本来还为刚才在车上的事略觉羞恼着,可考虑到高峻在,便也如实应答,“突然在这里碰到,我们便随便聊了几句,都是彼此问候的话。”

    贺煜不语,但眸色更深,显然,不是很相信。

    正好,广播忽然响起,通知大家投标会即将开始,叫大家各就各位。

    “贺总裁,后会有期!”高峻首先提出辞别,对贺煜,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睨视。

    贺煜还是酷酷的,静静目送着他,幽邃的鹰眸同样遍布复杂的神色。一会,直到高峻渐渐走远了,他也收回视线,牵起凌语芊的手,到特定的位子坐下。

    凌语芊并无任何细想,注意力转到投标会上。这次的投标会,和她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或从公司视频看到的那些投标会记录并没很大的不同,直到……如贺煜所料的,最后由潘景阳私下开的公司竞投获得时,情况猛然起了大大的变化。

    只见投标会的大门忽被推开,在会场保安的边走边阻拦下,几名身着深蓝色高官制服的人阔步走进,他们皆面无表情,气势非凡,其中一个,是贺熠!

    凌语芊立即清楚,贺煜所谓的“好戏”,要正式上场了!

    检察官们直接走到第一排座位,停在潘景阳的面前,严肃而郑重地道,“潘局长,我们收到举报,你涉及多宗贪污受贿,兼且暗箱操作北京市的地皮投标,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潘景阳顿时傻了眼,全身僵硬。在场的人,更是目瞪口呆,所有的视线全集中在潘景阳的身上。

    “潘局长!”贺熠再喊一次,俊颜深沉,嗓音冰冷。

    “我爸怎么可能贪污受贿,还有,这些投标会都是公平公正的,根本不存在什么暗箱操作,你们是不是听错了消息?”这时,潘景阳的儿子,潘龙开口了。

    “呵呵,你这样说什么意思?我们检察院抓人,是如此草率的吗?”贺熠回以冷哼,视线随即重返潘景阳那,“潘局长,请别浪费大家的时间,要是自觉清白,又何惧跟我们去?”

    这是凌语芊初次见到贺熠这样威武的一面,原来,他在工作上,是如此的铁面无私,如此的威风凛凛,她不禁在心中暗暗为他喝彩和欢呼!

    而贺熠,碰巧朝她这边看来,四目相对,贺熠冰冷的眼,即时恢复了柔情。

    “贺熠,你好棒!”凌语芊在心里默默赞了一把,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很快被坐在她身边的贺煜给拉了下来。

    贺熠也已经调开视线,回到正事上。

    凌语芊于是也跟着看向潘景阳,想起他和儿子曾经阴毒陷害自己,不禁怒火冲天,潘景阳,你这个老狐狸,还不起来认罪!

    终于,潘景阳站起身来,走出座位,跟随贺熠等人走。他步履轻缓,神色泰然,经过贺煜跟前时,忽然停了一下,给贺煜一个若有所思的注视。

    贺煜从容淡定,若无其事地回望。

    潘景阳重新迈步,继续跟随贺熠等人朝会场大门口走,最后,彻底离去。

    这场投标会,当即停止,潘景阳私下的公司原本竞投获得的机会也由此搁置!

    大家一哄而散。

    贺煜紧牵着凌语芊的手,在众人陆续散去后,才离开会场,于附近找间酒楼午餐,完后根据行程,前往王府井。

    坐上隐秘的轿车,凌语芊才敢开口提及潘景阳的事。

    她既兴奋,又浅浅不安,“贺煜,你说贺熠他们真的可以定潘景阳的罪吗?那个王八蛋潘龙,以后再也不能仗势作威作福了吧!”

    贺煜轻抚一下她的小脸,笑了笑,点头。

    “噢耶,太棒了。恶有恶报,他们受到惩罚的时辰算是到了!老天爷万岁,贺熠V587!”凌语芊心中隐忧消除,欢呼了起来。

    贺煜瞧着她,不由得问了一句,“V587……是什么意思?”

    “V587是最近流行的一个网络用语,V5是指威武,87是指霸气,主要表示某个人或事物非常有气势,让人感觉非常震撼!贺熠刚才简直帅呆了!”凌语芊解释,眼里随之露出崇拜之情。

    让贺煜看得更不是滋味,忽然把她纳入怀中,下意识地问,“那我呢?”

    凌语芊怔然。

    贺煜于是更觉郁闷,“怎么不回答了?难道贺熠比我还厉害?”

    “呃,那倒不是!”凌语芊马上解释,“我之所以不回答,是因为思绪还转不过来。我们现在说的是贺熠啊,至于你……你和他工作性质不同,没有可比性,对,无法做比较的!”

    工作不同,的确,自己和贺熠,根本是不同的工种,但这次潘景阳下台,绝对是自己的功劳。当然,贺煜并没有说出来,在这小东西的心里,她已认定了某件事,自己就别扫她的兴了。贺熠,上次不让你跟去长城,如今算是给你一个极大的补偿了!

    “对了,潘景阳下台的话,应该是华浩上台的吧?华浩到时亲自指证潘景阳,可信度大不大?”凌语芊回到正事上。

    “嗯,华浩会顶替潘景阳的工作。”贺煜略略沉吟,轻描淡述,官场上的某些事,他不想让她知道太多,他希望,她能当个让他宠溺,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小女人。

    正好这时,他手机有来电。

    凌语芊便也不打扰,静静坐在一旁,再次陶醉迷恋地看着他认真严肃、施发号令的王者模样,到他结束通话时,王府井也刚好到了。

    贺煜带着她下车,几名保镖控制在一定距离的位置紧紧跟随,凌语芊不由提议,“贺煜,反正这里是闹市,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不如让保镖自由活动吧,让他们也去买点礼物回去送给亲人或朋友?”

    “不用!”贺煜淡淡否决,紧握住她,眼神异常锐利,警惕性十足。

    凌语芊见状,便也作罢,这才开始打量起四周来。

    王府井是北京最有名的商业区,只见牌匾高悬,店铺林立,人头攒动,各种日用百货、五金电料、服装鞋帽、珠宝钻石、金银首饰等,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虽然G市的现代化商业街也不少,但一场来到,凌语芊还是兴高采烈,逛得不奕乐乎,期间买了很多礼物。

    贺煜一直陪在左右,见她兴致昂然的样子,也不由得露出了会心的笑,锐利的眼神,不知不觉中柔和了下来,但不久,又恢复凌厉。

    当他们逛到这条商业大街的尾部时,猛见一伙人气势浩荡、凶神恶煞地走来,整个情景,和上次的差不多。

    随时候命的保镖们也看到了,迅速跑近贺煜,凝重地喊,“总裁!”

    凌语芊这也才发觉,俏脸陡然大变,即时抓住贺煜的手,“贺煜,他们……他们是谁?是冲着我们来的吗?该不会是潘景阳的人吧?可他不是被抓了吗,怎么还能动我们?”

    贺煜顺势搂住她,先是说了声“别怕”,随即吩咐保镖撤退。

    于是,大家纷纷扭头往回走,回到原先热闹的地带,然后先由负责开车的保镖去拿车,其余的人,继续疾步穿梭于闹街中。

    “贺煜,贺煜!”凌语芊依然花容失色,紧紧揪住贺煜的手。

    贺煜又将她搂紧一些,不断安抚,“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尽管如此,凌语芊还是惊慌惧怕不已,她想回头往后看是什么情况,但又担心节外生枝,便只好使劲挥动着脚追随贺煜的步伐,幸得,结果大伙都安全回到车上。

    车子速度比平时快了许多,一路直奔回到酒店。

    贺煜吩咐大家收拾东西,准备离京。

    “贺煜,我们真的要走吗?我们还没和四婶他们道别呢!”看着贺煜忙碌着收拾东西,凌语芊在旁边走来走去,疑问道。

    “等下我会电话跟他们解释,贺熠也会跟他们说,他们会理解的。”贺煜应了一句,继续忙碌。

    其实,在投标会场潘景阳被捕时的眼神,就让他觉得不妥,但想不到,他们的动作这么快。虽说自己可以报警,可潘景阳幕后的势力还是不容忽视,目前潘景阳只是被问话而已,罪状一日未定,其势力会继续维持,因此,安全起见,还是尽早离开好,自己不想有任何意外发生在她身上。

    一会,凌语芊想到另一个问题,“对了,我们还没订机票!”

    “这个没问题!”贺煜又是轻声一应,拥住她,“乖,别说那么多了,等下你还有任何问题,上了飞机再问,你自己看看还漏什么没有。”

    原来,他也已经为她收拾好了行李。

    凌语芊总算彻底回神,到衣柜和浴室等地方都查看一遍,发现并没任何东西落下。

    贺煜于是叫保镖进来,吩咐他们带东西,他则牵着凌语芊,一行七人,包括保镖和良叔,正式离开了酒店。

    路途上,贺煜仍格外警惕,一双锐利灵敏的鹰眸,透过车窗四处审视查看着,凌语芊便也不好打扰他,静坐着,偶尔,面朝窗外,看着路边景物飞速闪过,她忐忑的心,多了一丝惆怅。

    稍会,贺煜忽然伸手过来,握住她的小手,柔声道,“我们下次再来,到时想呆多久就多久。”

    凌语芊回头,微微一笑。

    贺煜继续握着她,同时也继续警惕防备,大约二十分钟过后,抵达机场。

    凌语芊依然由贺煜带着,不过,她发现他们并非走向大众登机大道,而是从另一条少人的路,登上飞机,又看飞机内的情景,凌语芊更是惊诧和震憾到极点。

    机舱内,豪华气派,地方宽敞,但只有二十几个位置,且还可以看到驾驶员!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备受亿万富豪们追捧的私人飞机?

    记得有报道说,一架私人飞机价值是5300美金,折回人民币三亿三千万,而每年的维护费是人民币1200万。

    天——

    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贺煜笑了笑,“怎样,担心你老公我负担不起?放心,这是家族基金负担的,当然,你喜欢的话,老公也可以买一架给你,不过呢,你必须乖乖听话。”

    你喜欢的话,老公也可以买一架给你!

    他……他怎么可以说得这么轻松,这可不是买一部车呀,而是飞机呀!

    “我才不要这么浪费!”凌语芊嗔了一句,但心里甜蜜蜜的。

    贺煜又是呵呵一笑,安排她做好,他自己也坐在她的身边。

    其他的人也都准备好后,事不宜迟,飞机起飞,正式离开北京。

    窗外的景物,凌语芊并不陌生,但对驾驶机舱的情景,她可谓头一遭看。

    看着前面飞机师在认真专业地操控着,凌语芊几乎是目不转睛,越发兴奋。

    “怎样,是否觉得他们很V587?想不想看老公的展示?”贺煜忽然道,还竟然很快就运用了凌语芊教给他的词语。

    凌语芊则马上睁大了眼,他说什么?他展示?他不会是指,他也懂得开飞机吧?

    “下次吧,下次咱们去G市郊外试试,到时让你大饱眼福!”贺煜又道,自豪地笑着。

    “好,好!”凌语芊总算做声,对他,简直崇拜到了极点!虽然这是一件很令人震惊的事,但她清楚,根据他的个性,这次他不是在开玩笑!

    “怎样,是否觉得你嫁了一个很厉害的老公?”贺煜伸手,在她水嫩水嫩的小脸轻捏了一把。

    厉害?当然厉害了!何止是厉害,简直就是V587嘛!

    “呵呵——”贺煜又是轻轻一笑,把她的头放回椅背上,“来,睡一会。”

    “不,我不睡,这是我第一次坐私人飞机,我要全程都醒着!”凌语芊却拒绝,整个人依然兴奋不已,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保镖会有些想法似的。

    当然了,这些保镖对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想法,有的,也只是喜爱,为她的真性情和不做作吸引着,还为她绝美动人给吸引着,于是都纷纷朝着她,而平时负责当他们司机的,更是眼神暧昧。

    贺煜可不高兴了,即便是自己的手下,即便知道他们不敢有非分之想,但他还是喜欢自己的女人受到这样的眼神,而且,他还特别用眼神警告了一下平时那个司机!似乎在说,那两次的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要是还有第三个人知道,有你好看!

    “总裁,收到!你放心了,我一定不会说出来!不过容我提醒一下总裁,你以后要是自己被总裁夫人套出来,可不关我的事哦!”司机也用眼神回了一句,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对贺煜,似乎没以往那么怕了!

    呵呵,臭小子,懂得开玩笑了呢!贺煜回他一记瞪视,但也没有任何不悦,目光转移,回到凌语芊的身上,伸出手,穿过她的后颈,拥住她。

    凌语芊侧目,回他甜甜一笑,随即继续四处张望着,偶尔,还会看向窗外,透过薄薄的云层,俯视地面的情景。

    从北京到G市,大约三个小时的飞行路程,尽管凌语芊刚才说过要全程醒着,可到了中途时,她还是抵不住瞌睡虫的侵袭,依偎在贺煜肩上,睡过去了。

    贺煜倒是真的全程清醒,时而沉思,时而看着她,沉思时,眼神严肃锐利;看向她时,眼神又转成温柔似水,就此反反复复,直到飞机抵达G市的上空。

    “小东西,醒一醒,我们回到G市了。”贺煜朝凌语芊轻声呼唤着,见她似乎仍沉睡不醒,不由轻拍她的脸庞。

    终于,凌语芊缓缓睁开了眼眸,下意识地往窗外看,一看外面的情景,原本混沌的脑子即时被震得全然清醒!

    傍晚了,夕阳西下,金黄色的光辉洒满地面,洒在整个G市上,为这个极具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增添了一份说不出的美!

    更令她惊奇和激动的是,贺煜还吩咐驾驶员开着飞机在G市上空环绕,让她看得更仔细,更详尽!特别是经过某一块是,看着地面某些熟悉的景物,她生起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

    三年前,天佑带她去坐摩天轮,看到的,正是G市的这部分!想不到今天,她再一次体会到。

    由于城市过大,坐摩天轮也只能看到城市的一部分面貌,而如今,她能看到全部,而且,看得更仔细,更真切。

    不仅是伤心可以催泪,喜悦和兴奋也同样能让人无法克制地落泪,晶莹的泪,毫无预警地冲上凌语芊的眸眶,然后夺眶而出。

    不过,这可把贺煜给吓到了,本是想让她高兴一下,却料不到结果是这样!

    “小东西,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呢?哪儿不舒服吗?”他急切地问着。

    凌语芊摇头,眼泪持续涌流,“我……我没事,我只是……只是太感动了,太激动了!谢谢你,天……贺煜,谢谢你,谢谢你!”

    你又实现了一个诺言,虽然是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可我依然无比高兴,无比欣慰!

    贺煜放下心来,但心中略觉纳闷,不过也没问她,只默默看着她,且抽出纸巾,为她拭泪。

    一会,凌语芊高亢的心情总算渐渐平复了下来,她视线已由外面收回,努力吸着鼻子,注视着他,纯澈晶亮的眼眸,爱意绵绵。

    贺煜薄唇微微往上轻抿着,结实的手指在她小脸上摩挲一下,而后,吩咐驾驶员降落。

    大概二十分钟过去后,飞机彻底停止,保镖们先出去,最后,贺煜带着凌语芊走出机舱。

    凌语芊这也才看到自己身处的地方,飞机直接飞回了贺家的大庄园!

    她先是怔了怔,下意识地挣脱着被贺煜握住的手。

    贺煜却紧紧握着,道,“怎么了?我们这不是回家了!”

    “我……我……”

    “傻瓜,你别告诉我还想回娘家住?难道你就不怕人家笑你?再说,丑媳妇终究要见家翁,我可是见到你都为大家买了礼物呢!”

    “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凌语芊这才做声,如实地道。是的,与他和好,她自然知道要回来贺家,而今天中午虽然也在王府井为众人买了礼物,但她没想过是现在就回来的。

    “呵呵,你要怎样的心理准备?好了,别多想了,俗话说,捡日不如撞日好,就现在吧,放心,有老公在呢!”贺煜说罢,继续抓紧她的手,开始迈步起来。

    “不要!贺煜,不!”凌语芊仍挣扎着。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而又令凌语芊不想面对的嗓音倏忽传来,“阿煜,你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