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01真相大白(上) 【重要,必看

101真相大白(上) 【重要,必看

    http://

    这个声音,曾经很优雅,是自己渴望听到的,然而现在,凌语芊只想立刻离开!

    贺煜及时抓住凌语芊刚挣脱开的手,带着她一起迎向来人,“嗯,妈,我回来了,把老婆也带回来了!”

    “老婆”二字,他刻意加重了语气。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凌语芊不得不正面对上了季淑芬,满心复杂,不知如何是好,且在暗忖着,要不要对季淑芬喊出一声“妈”。

    季淑芬则依然满眼敌视,给她狠狠一瞪,冷嘲热讽出来,“不是说离婚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不会再踏入我们贺家呢!”

    委屈和难堪之情,即时冲上凌语芊的心头,她下意识地再起挣扎。

    贺煜仍牢牢裹住她的手,稍作沉吟,意有所指地又对母亲道,“我舍不得她走,把她追回来了,妈,我这可是绞尽脑汁,你要帮我一起留着她哦!”

    季淑芬听罢,内心一阵抓狂,但也不再直接对付凌语芊,目光迎上贺煜的,佯装若无其事地道,“这几天我都有和彤彤通电话,那孩子挺想念你的,但又不想打扰你工作,便一直忍着,你等下赶紧给她打个电话吧,或者,我叫她过来吃饭?”

    顷刻间,凌语芊又是一阵悲愤,刚才犹豫着想喊声“妈”的念头,彻底消失。这……这是什么婆婆!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婆婆!竟然在媳妇的面前,公认教唆儿子去和另一个女人好!

    贺煜继续握紧着凌语芊的手,淡淡地应着,“不用了,等有空,我再给她个电话吧。妈,我们回屋,芊芊买了礼物给你呢!”

    季淑芬轻轻一哼,便也转身,朝家里走。

    贺煜趁机在凌语芊额上快速吻了一下,揉了揉她细嫩的手指,继而握着她的皓腕,带她也迈起步来。

    凌语芊心中郁结仍旧未退,然而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暖暖热源,便也忍着,随他前行。

    奈何,这季淑芬根本就不是人,一路上滔滔不绝,说的话题都是围绕着李晓彤,称赞表扬李晓彤是怎样的大方得体和乖巧懂事,怎样地令她欢心喜爱,接着还又顺势叫贺煜多与李晓彤联系,根本就是当凌语芊透明,丝毫不顾凌语芊的感受。

    贺煜一直默不作声,不答允,也不拒绝。

    凌语芊则越发地难受,好几次想掉头走,但手都被贺煜箍得牢牢的,他还不时看着她,眼神里,发出安抚和请求,让凌语芊即便满腔羞愤,结果却只能继续随他走,直至回到屋内。

    季淑芬大摇大摆,悠悠然地走到沙发那坐下。

    贺家拿来保镖事先已经送回的行李箱,打开,取出两样东西,递到季淑芬面前,“妈,这是芊芊买给你和爸的,你看看喜不喜欢,为了你和爸的礼物,她可花了不少时间呢。”

    季淑芬用不屑的眼神睨视之际,凌语芊也立即傻了眼,这……这是自己买的东西吗?自己买给他们的礼物,根本不是这样的包装呀,莫非,贺煜换了包装,换成这两只更华美的锦盒?

    不过,当季淑芬不情不愿地接过,打开取出里面的东西时,凌语芊彻底确定,这不是自己买的礼物,她还马上猜到,这应该是贺煜亲自买的,然后说成是她买。

    对他这个举动,她理应感动,然而,那礼物,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有点儿怨他的自作主张!

    她原本买的是手镯,贺煜买的,则是刺绣图。季淑芬喜欢刺绣,她是知道的,她第一个想法,也本是打算买与刺绣有关,但当她想起李晓彤总是时不时地买这类礼物借机来贺家,而季淑芬每次都表现得爱不释手,恨不得李晓彤就是好儿媳时,她便打消这个念头,转为买了两条美丽独特的手镯,分别给季淑芬和自己的母亲一人一件。想不到,贺煜竟然自作主张!

    贺煜不清楚她的内心想法,自以为她必定感动了,沾沾自喜,献宝似地对她眨了眨眼。

    凌语芊咬唇,嗔怒着。

    贺煜见状,挑了挑眉头。

    就在夫妻两人“眉来眼去”之际,另一道声音蓦然自背后传来。

    “大哥,大嫂,你们回来了!”

    是贺燿!贺燿下班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贺一航。

    凌语芊怔了怔,略微调整好心情,在贺一航和贺燿走近时,郑重地道,“爸!贺燿!”

    贺一航若有所思,注视了她片刻,点了点头。

    贺燿则发挥其幽默个性,赞美出声,“大嫂,几日不见,你更漂亮了哦!”

    凌语芊俏脸微红,忽然也走到专门装礼物的那个行李箱前,取出一个盒子,递给贺燿,“这是给你的礼物,小小意思,希望你能喜欢!”

    “呵呵,大嫂爱上大哥,一看就知目光特好,这精心挑选的礼物,我岂会不折服!”贺燿又是卖了一下口乖,接过礼物,当场打开,然后,哗然。

    瞧着贺燿惊叹兴奋的样子,凌语芊不由也心生雀跃,先前的郁结暂且消退。

    贺一航也跟着打开礼物,贺煜给他买的,是一幅字画,出自唐代著名书画家之手。

    贺一航先是认真欣赏,而后,对凌语芊由衷感谢。

    凌语芊讷讷地笑着,美目禁不住地回到贺煜身上,只见他依然薄唇微扬,俊颜一派欣然和自豪之色。

    稍会,在贺一航的提醒下,贺煜先带凌语芊回房。

    看着布置依旧的卧室,凌语芊有点恍然隔世的感觉,莲步轻移,抚摸着一件件物品。

    贺煜望着她,忽然把她抱起,放到床上,自己也跟着压过去。

    凌语芊定了定神,急忙伸手抵在他的胸前,为他的自作主张算账,“你干嘛帮我买礼物给你爸妈,难道是嫌我买的不够好不够贵吗?”

    贺煜略略一怔,没立即接话。

    “你和李晓彤品味挺相同嘛,她爱买刺绣图,你也是!”凌语芊不禁又哼了一句,极力压抑着,不让自己表现出任何吃醋的意味。

    贺煜再沉吟了下,扯唇,笑了,“爱吃醋的小东西!”

    “我才不是吃醋!我有我的品味和想法,才不想你代劳,才不想做东施效颦的事!”凌语芊继续嘟嘴,嗔道。

    贺煜在她唇上轻轻一点,“傻瓜,谁说这是东施效颦,这是投其所好!再说,你不是东施,你比西施还美!”

    凌语芊不买账,内心的气依然不顺,继续鼓着两腮瞪着他。

    贺煜又是抿一抿唇,一副知错的样子,“好了,这次是我不该自作主张,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犯,或就算真的要帮你,也会先问问你的意见。”

    凌语芊不语,但怒气未退。

    “宝贝,别生气了好吗,你就看在我这样做是为了你的份上,别跟我计较,嗯?”贺煜继续哄着求着,一会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从她身上起来,直接走到衣柜那,取出一件粉蓝色的及膝短裙,重返床上,兴致盎然地道,“来,试试这件裙子,看合不合身。”

    凌语芊终于有了反应,视线下意识地移到裙子上,顿时被那独特美丽的款式给吸引住。

    贺煜已经亲自为她脱下衣服,然后换上新裙子,裙子穿着上的设计并不复杂,故他很快便能为她穿好,然后抱起她,来到镜子前。

    清晰剔透的全身镜里,立即现出一个娇俏动人的美人儿。粉蓝色的色调,把她肌肤衬托得更加白里透红,玲珑剔透;低领子的款式,让她美丽的脖颈和和锁骨展露得一览无遗;那双修长均匀的美腿,更是完美无瑕,勾人心魄。

    贺煜不禁看呆了,他就知道,这件裙子穿在她的身上必定超好看,但还是想不到,真正的呈现超乎想象的完美!这么美的一个小尤物,他既想向世人炫耀,但又不愿让世人看到她的美!怪只怪,她太动人!

    凌语芊同样是呆呆地望着镜里面,目不转睛。打从家道中落后,她的穿着也跟着心情起了变化,买的衣服都偏向安静、文雅,今天这件,不论色调或款式,都趋向活泼和鲜艳,让自己整个人变得富有生机与活力。

    “前个礼拜,商场一个大租户为他们新上架的产品做推广宣传,邀请了我担任嘉宾,我当时见模特儿穿这件衣服,立即想到假如穿在你的身上,效果会更好,所以跟他们要了这件衣服,据说是出自一名意大利设计师之手,他设计的产品,都是只有一件的!”贺煜开始做声,边解释,边继续欣赏着。

    凌语芊回头,与他四目相对,樱唇微微颤抖。前个礼拜,那就是,还没有去北京之前,在他答应与李晓彤一起度过纪念日之前!

    贺煜薄唇又是一勾,朝她走近两步,嗓音愉悦地道,“是不是觉得很感动、很幸福?怎样,老公疼你吧!”

    凌语芊哽咽着嗓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贺煜于是把她拥入怀中,亲吻,先是吻她的头发,接着额头,眉目,鼻子,最后,停在唇上,唇舌火热交缠。

    凌语芊也本能地回应,手渐渐攀上他的脖子,整个身子,朝他贴近。

    贺煜于是变得更加热切,大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起来,把刚套在她身上的裙子,缓缓褪去,同时,带着她回到床上。

    本是闭眼沉醉的凌语芊,忽被背后的柔软舒适感觉触得立即睁开了眼眸,见自己衣衫半裸,霎时间便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本能地提醒道,“贺煜,还是别了,我们还没吃饭呢。”

    贺煜抬首,深邃的黑眸,布满惊人的**,低声应道,“宝贝,我的确是饿了,你快喂饱我。”

    晕!

    他精力怎么如此旺盛,他对这趟事,怎么如此孜孜不倦!自己要是哪天无法满足他,那他岂不是……

    凌语芊娥眉一紧,打算继续劝阻,孰料他已经埋首她的胸前,那恣意狂肆的掠夺,顿时给她带来一股熟悉又**的酥麻感觉,让她脑海有了瞬间的短路,本是抗拒的动作,就此停下来了。

    贺煜于是更加肆意,已将裙子从她身上彻底褪去,先是着迷地对她那美丽的胴ti端详注视一会,而后,高大的身躯再次覆上去,准备正式开始爱的缠绵。

    碰巧,就在这打得火热之际,敲门声赫然响起,伴随着一声恭敬的呼唤,“煜少,航叔叫你们下去吃饭了。”

    突如其来的呼唤,让凌语芊顿觉一股轻松,迅速推开贺煜,翻坐起身。

    贺煜则满心不悦,欲求不满地咕哝着。

    “我刚才就提醒过你的,是你硬要来,瞧,自食其果了吧!”凌语芊边捡起内衣内裤穿上,边忍不住揶揄他。

    贺煜定定斜视着她,**未退的鹰眸,宛若在盯着猎物似的。

    凌语芊被看他得头皮发麻,想起他平时的坏行为,担心他会不顾一切地继续把自己压在床上,不禁安抚了出来,“好了,最多……今晚我们再继续喽!”

    “我要现在!”

    果然,他色性不改!

    凌语芊于是不再做声,连忙跳下床,拿起她今天白天穿的裙子,快速冲进浴室里,且将门关上,下了反锁。

    她先是微微喘了一下气,这才继续迈步,走到镜子前,穿好衣服,还顺便梳洗一番,然后,开门步出浴室。

    只见贺煜依然光着上身,呆坐在床上。

    凌语芊略作停顿,走近过去,拿起他的衬衣,亲自为他穿上。

    贺煜稍微抬脸,睨视着她,便也静静任她操劳,完毕后,他站起,霸道地提醒,“记住你刚才的话,今晚任我为所欲为!”

    凌语芊即时瞪大了眼,辩驳,“我……我说过今晚再做,可没说过任你为所欲为!”

    贺煜但笑,不语,携她离开卧室,下楼。

    贺一航、季淑芬和贺燿都已在大厅等候,见到贺煜和凌语芊下来,季淑芬马上给凌语芊一记瞪视,似乎在说:下来这么迟,肯定又是你这小妖精在媚惑我儿子了!

    凌语芊咬了咬唇,回季淑芬淡淡一瞥,不再理她。

    “走吧!”贺一航轻说一声,先行动身。

    季淑芬和贺燿陆续跟上,凌语芊便也吩咐保姆帮自己带上装满礼物的行李箱,由贺煜继续拥着,朝爷爷居住的屋子走去。

    饭厅里,一如既往的热闹,大家有说有笑着,见到贺煜回来,纷纷停止交谈,而对凌语芊的出现,更是重重震住。

    凌语芊闹离婚回娘家住的事件,经过有人有意或无意的传播,大家都已经知晓!

    满桌的人,二十几个,大家各种眼神各种心理,而贺云清,无庸置疑是最高兴欢喜的。

    当孙子提出要私人飞机前往北京,他就知道,事情发展总算没令他失望,之后又从良叔口中了解一些情况,更是满怀欣慰,直到此刻,彻底放心,暗暗对孙子竖起了大拇指。

    得知孙子和语芊丫头已经和好,他便猜到语芊丫头会回来,但想不到,是这么快!

    看来,自己这个孙子,是个“全能冠军”,不但事业上能干骁勇,就连爱情上,也无比胜任。当然了,这也与语芊丫头对孙子的死心塌地有着极大的关系!

    贺云清想罢,瞧着凌语芊的眼神不觉更加疼爱和怜惜了,正准备开口说话,不料被人抢先了一步。

    只见贺一然的妻子肖婉仪,突然嘲讽了一句,对象,是凌语芊。

    “还以为你会成为我们贺家这代人最早一个离婚的呢,看来你还没那个‘能力’。”

    “嫁进贺家,是G市多少女人梦寐以求,她又怎么舍得。”媳妇李妮娜也马上跟着接话,冷哼中,带着一股浓浓的酸味。

    整个饭桌陡然寂静,陷入一片沉重的气氛当中。

    贺燿,及时出来反击,态度也很不客气,冷嘲热讽道,“大伯娘,堂嫂,你们恨嫁我们贺家,我们早就知道,不用一再强调的!至于我大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是我哥极力追求和挽留,不同你们,为了傍住大伯和堂哥,可谓使尽了浑身数解!”

    肖婉仪和李妮娜顿时被气得脸都绿了,肖婉仪恼羞成怒地训斥出来,“没大没小,有晚辈像你这样说话的吗?”

    “也没长辈像你这样的吧?大伯娘!”贺燿不甘示弱,继续回击。

    肖婉仪更是怒发冲冠,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干瞪着一双火眸,恨恨地看着贺燿。

    由于出身好,打自她嫁来贺家,一直备受好的对待,后来老爷子把庄园的大小事务交给她掌管后,大家更是对她恭敬有加,甚至巴结谄媚,就连季淑芬,尽管彼此有不妥和摩擦,也是暗里斗,唯独这个死小子,像根顶心柱似的,每次都毫不给面子,把自己顶得无话可说,气得浑身发抖!

    周围的气氛很凝重、很紧张,火药味暗暗弥漫,但大伙只是面面相觑,没人出面劝解,似乎对此见惯不惯。

    贺云清这个大家长,更是一副悠然淡定的样子,实则,心里乐开花。

    一物克一物,这个素来口无遮拦、尖酸刻薄、喜欢兴风做浪惟恐天下不乱的大儿媳妇,是该有个人来克制,这个人,正是贺燿!

    这样的局面,维持了约有一两分钟,贺家老三贺一翔首先出面打破窘局。

    只见他俊朗儒雅的面庞洋溢着分外欣赏的微笑,语气也难掩赞许,谈起贺煜这次去北京的话题,“听说外人曾经给阿煜冠上‘深藏不露’的称号,看来他们说的没错,我还跟四弟商量着怎么找关系协助这次的项目,想不到,你早有所安排,那个潘景阳,碰上你,算是倒大霉,大限已到了!”

    “那是当然,否则爷爷也不会把公司交给二哥管理的!”贺芯也无比崇拜地附和了一句。

    “对二哥此行,我可是一点也不担心!”大姑妈的儿子忽然也插口,马后炮的说。

    这时,贺云清开始表态了,笑吟吟的他,深眸尽显欣赏和骄傲之色,“阿煜藏得的确稳,连我都不说呢!不过呢,我倒是没什么担心,因为我知道,无论他做什么,结果都不会令我失望,这次亦然。”

    “由于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便想着等事情进行得差不多了再跟爷爷汇报。”贺煜谦逊应出,俊颜仍旧平静得很,并没因为得到如此表扬而露出半点欢喜之色,王者即是王者,不骄不躁,不爱显摆,不张扬。

    倒是有人,沉不住气了

    只见骚动了很久的贺炜,满眼嫉妒地盯着贺煜,迫不及待地冷哼出来,“动用了这么多花费,要是没给点成绩,恐怕自己都难辞其咎吧!贺煜,听妮娜说北京那边的机场发了一张200万的停机费过来呢!”

    贺煜一如既往的淡然自若,自信薄凉的唇微勾着,鹰眸迎向贺炜,语气转为漫不经心,“应该还有20万,由于我们提前回来,临时占用了起飞道,故得额外多交20万,大嫂你到时记得跟财务部的同事知会一下。”

    贺炜夫妇一怔,即时瞪大了眼。

    贺燿则再次出马,帮完大嫂凌语芊,继续帮自家大哥贺煜,狂傲地道,“区区220万算什么,大哥成功进军北京,代表以后会财源滚滚进,届时的利润会是一百个甚至上千上万个220万呢!”

    贺炜更是气得额暴青筋,咬牙切齿,下意识地看向父亲。

    其实,最泰然最淡定的人,应该是贺家老大贺一然!

    整个过程,他都冷眼旁观,一言不发,即便妻子、儿媳妇、儿子相继都被气得无所抗击,他仍无动于衷。

    是因为他也觉得他的家人活该吗?是因为他词穷、无话可说吗?非也!他自有打算,看着眼前的景气,他一直暗暗克制调整着情绪,脑海不停闪显着他的座佑铭:现在笑的,未必就是赢者,谁笑到最后,谁才是最厉害的,才是真正的强者和赢者!

    公事上的较量,就此暂告一段落,六姑姑贺婉突然把话题转到凌语芊的身上,半玩笑半认真地道,“语芊和阿煜的这趟北京之旅,算是补度蜜月,北京地灵人杰,这次语芊要是能怀上一儿半女,说不准咱们贺家又多出一个好官呢!”

    贺婉这一提,贺一翔的妻子也发出关心,“对了,语芊有喜了吗?”

    所有的目光,于是一下子全都转到了凌语芊那,她即时羞红了脸,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贺煜握住她的手,边轻轻摩挲,边笑着注视了她片刻,随即转向众人,毫无忌讳地道,“关于这事,你们应该问我,这孩子的事,主要是靠男人的努力。”

    “呵呵,那阿煜你快说,到底你有没有努力了!”贺一翔也来了兴致。

    “爸想曾孙可久了,阿煜你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啊。”六姑姑又道。

    贺煜分别回贺一翔和贺婉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高深莫测的眼眸,往贺一然一家淡淡扫了下,最后,视线锁定贺云清,出其不意地问,“爷爷,我和芊芊的宝宝要是面世了,您老人家准备给什么奖励?”

    他话一出,众人马上屏息,几十对眼睛,又是不约而同地转移向贺云清,等待回答。

    贺云清也面带笑意,回来望着凌语芊和贺煜,许出承诺,“我的第一个曾孙,当然是矜贵无比,奖励嘛,一亿元!”

    一亿元!

    众人立即哗然!

    一亿元,对于千亿身价的贺家来说,并不算得了什么,可是……这生个儿子就一亿元,如何不让人羡慕妒忌恨呢!

    特别是贺炜的妻子李妮娜,已经忍不住抱怨出来,“爷爷,你好偏心!”

    “就是,爸您这样的话,怎么不见对我们家贺炜和妮娜说呢!”肖婉仪也忿忿不平。

    贺云清看向她们,先是若有所思地瞧了一会,饶有兴味地道,“哦?爷爷哪里偏心了?我说妮娜,要是你生,爷爷也会这样的呢!明明是你握有先机,却一直搁置,这可不能怨别人啊!”

    “妮娜嫁进来有一年多了吧,怎么还不见有动静,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我想应该是大哥还不够努力!”贺煜猛地插了一句,撒旦般的面容,挂着一抹诡异的笑。突然凑热闹,不像他的作风。

    贺燿也又是附和,“堂哥,你要是身体不行,如实跟爷爷说,爷爷会放你长假,让你好好休养的。反正你在公司的职位也不是那么重要,你没空的话,工作上肯定会找到人帮你跟进。所以你还是好好努力吧,一亿元,可比你在公司一年的工资花红还多呢!”

    贺炜一家,又一次“战败”!

    贺煜见目的已经达到,静默下来,开始认真吃饭。

    众人也纷纷回归宁静,今晚这顿饭,可谓是最近两个月以来,最有火药味的了!

    贺炜一家,离席最早,看在贺云清的份上,他们勉强熬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然后刻不容缓地离去,连凌语芊的礼物,也来不及接收。

    凌语芊满腹思绪,但也没有任何多想,反正她早就清楚,为他们这家子买礼物,只是形式上的一种表现,要他们像其他人那样欣然且道谢地接受她的礼物,恐怕是不可能。

    所以,晚饭后,她如常拿出礼物,笑容可掬地一一为大家呈上,完后随贺煜回家去。

    再说回贺一然的一家子,她们回到自家的屋子后,总算可以无所顾忌地发泄出来。

    肖婉仪先是捞起周围的摆设乱扔一场,而后,迁怒到李妮娜的身上,只见她满面怒容,气咻咻地指着李妮娜,破口大骂,“都是你,早点给我生个孙子,我今天就不用受这个气,人家娶媳妇,孙子生了一个又一个,我肖婉仪却娶了一个不会生蛋的鸡,真是造孽!”

    “妈,我不是什么不会生蛋的鸡,我……”

    “我什么我?总之,我没孙子,你就是不会下蛋的鸡!我知道,你怕怀孕期间阿炜出去鬼混嘛,所以迟迟不肯生孩子嘛!可我告诉你,阿炜要是想出去鬼混,就算你不怀孕,他也照样甩了你!再说,这豪门的男人,哪个不会逢场作戏,你用得着时刻盯着吗,别说我不警告你,哪天阿炜要是从外面抱回来一个儿子,你就等着收拾行李滚人得了!”肖婉仪被气得真不轻,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李妮娜听罢,更觉委屈和羞愤,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丈夫,企图寻求帮助。

    奈何,贺炜有他自己的怨气,已经拉着父亲,抱怨出声了,“爸,您刚才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在这家里,论辈分,除了爷爷,便是你,你要是出一言半句,他们不至于这么嚣张的!”

    贺一然还是一副冷静镇定状,只轻轻吐出几个字,“爸自小教你,做人要沉得住气!”

    “如今都被他们欺负到头上来了,怎能还沉得住气!”贺炜不以为然,依旧抓狂不已,“都怪老天爷,当年既然让他被拐了,为什么不顺便把他给灭了呢!若不是他,我们也不至于这样!”

    本来,贺煜还没回归之前,是他们这家人在作威作福,哪次饭桌上不是他们出尽风头的!可自从贺煜回来后,风水轮流转,他们可谓大势已去,最近更是每每都被气得几乎吐血,他看得出,贺煜刚才问那个奖励,根本就是故意的,是想气他们这家子的!

    的确,当初应该把他灭了!做人,果然不能有恻隐之心,半丝心软或亲情也不能有!贺一然看似平静的眼眸,飞速闪过一丝阴毒的光芒。他没有再看那三个家人,突然抬步,离开大厅,进入书房。

    他先是坐在大椅上沉思了片刻,随即取出手机,拨通一组电话,不慢不急地道,“潘景阳被举报的事,知道具体是谁干的吗?”

    “应该是华浩。”电话里传来的,是一道温润醇厚的男嗓音。

    贺一然沉吟几秒,幽叹,“华浩……那就是与贺煜有关了!”

    “嗯!潘景阳估计也已经猜出,派了人马对付他,可惜最后还是被他逃掉了。”

    “在北京都奈何不了他,如今回到G市,恐怕更不可能了吧!”贺一然点起了一根烟。

    “潘景阳一旦定罪,先前的势力也会随着减弱或消失,世态炎凉,没人会再为一个已被判了‘死刑’的监犯卖命!所以,这次的事,算是定局了,贺煜完胜!”

    贺一然把烟举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来,再道,“你那边呢?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对方也停顿了一会,才答,“不是说了他们自有安排,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中嘛,你急什么!做大事,要沉得住气!”

    沉得住气!

    确实!

    贺一然连续吸了几口,把一根烟全部吸掉,结束通话,“那先这样,再见!”

    “再见!”对方也没有任何留恋,挂了。

    书房里,寂静下来,贺一然先是盯着桌面闪闪发亮的台灯看了一会,随即整个身体靠在大椅内,仰起头,后脖颈搁着椅背定端,缓缓闭眼,陷入了沉思当中……

    另一厢,贺煜回到家后,和父亲到书房谈公事去了,凌语芊见自己和季淑芬没话说,便自个回房,先是打电话和母亲、薇薇聊一会,采蓝的则暂时无法接通,然后见贺煜还没回来,她于是先洗澡,完后又取出相机看相片,直到贺煜出现。

    不过,他刚踏入房门,又接到一通电话,是贺熠打来的,关于潘景阳的事,谈了将近二十分钟,结束后,又轮到华语菡,这次倒只有几分钟,估计是针对贺煜的不辞而别。

    凌语芊一直竖起耳朵留心聆听,待他彻底放下手机,来到她的身边时,她事不宜迟地问,“潘景阳的情况怎样了?贺熠有没有说能定他的罪?”

    贺煜勾唇,往她鼻子轻轻一刮,“你似乎比我还急呢!”

    “当然,我可是恨不得潘景阳这只禽兽赶快受到报应,还有他的畜牲儿子,父子两人一起受到惩罚!”

    “呵呵……”贺煜又轻轻一笑,数秒后,宣布出来,“结果如你所愿!经过检察院的犀利盘问,潘景阳终于认罪,估计会判二十年!”

    “才二十年?”嫉恶如仇的凌语芊立即大呼少了。

    “呵呵,难道你还想他坐到死?二十年其实是最好的,届时,他就算没死,也已60多岁,国家可不能白白浪费米饭在他这种人渣身上呢!”

    凌语芊这才恍然大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贺煜继续凝视着她,手移到她的头上,宠溺地揉着她如云的发丝。

    一会,凌语芊又道,“那华浩是不是会接替他的职位?”

    “如无意外,应该是!”

    凌语芊稍顿,想到刚才华语菡的来电,语气略微转了转,“那你进军北京地产界,是轻而易举、板上盯盯的事喽?”

    贺煜先不回答,学她上次那样,突然道,“哟,好大一阵酸味啊,谁打破醋坛子了呢!”

    凌语芊一呆,随即嘟了嘟小嘴。

    贺煜继续饶有兴味地望着她,又一次将她搂入怀中,语气平静地,娓娓道出,“去年当我决定进军北京房产界时,对潘景阳的底细查探一番,也了解过华浩和他的关系,于是决定与华浩合作。有次去华家拜访,看到正在花园劳作的菡菡,不知因何缘故,我突被她的作品给震动了下,莫名奇妙地产生一种熟悉感,脑海还突然萌发一些念头,于是不由自主地对着作品给她指出一些建议,她也很虚心受教,然后我们就此认识了。菡菡不仅是个才情四溢的女孩,还是个活泼可爱,单纯善良、有爱心的女孩,我便忍不住把她当成妹妹看。小东西,记住,她在我心目中,只是一个妹妹!”

    听后这番话,凌语芊怔住了。对华语菡的事,她老早就想知道,后来经过一番思想,决定作罢。想不到,贺煜主动说了,而且,结果让她很满意,很欣然,他和华语菡,果然没有特别的关系!

    只是……只是……

    “那华语菡呢?她也当你是哥哥吗?”

    “你没见到她喊你嫂子嘛!”贺煜不直接回答。

    凌语芊咬了咬唇,望着他那俊美绝伦的脸,还是不怎么敢肯定,毕竟,他是如此的迷人,如此的能干,浑身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只要是女人,都会喜欢的!

    见她这个情况,贺煜忍不住逗她,“现在才知道你嫁了一个极品好老公吧,那以后可要抓紧了,最好呢,使出各种办法来把我迷住,心永远停在你的身上!”

    “假如我没有浑身数解,你是不是就不会把心放在我身上?”凌语芊再次鼓起腮,想起了刚才在饭桌上,贺燿对肖婉仪和李妮娜的戏谑,虽然那只是贺燿一时回击,但说的应该也是事实吧。

    贺煜怔了怔,忽然抱起她,下床。

    凌语芊先是一愣,立起挣扎,“你干嘛了,要带我去哪,还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

    贺煜不语,牢牢抱稳她,朝浴室走。

    凌语芊见状,挥手捶打在他胸膛上,“放开我,我已经洗完澡了!”

    “小宝贝,洗了可以再洗的!而且,我还没洗呢!”贺煜暧昧地回了一句,已经抱着她跨进浴室内,将她放到浴缸前,去开水。

    凌语芊则趁机推开他,准备朝外面走,贺煜眼疾手快,把她抱住,“宝贝,你说过,今晚要补偿我的!你难道想食言?”

    凌语芊即时一顿,贺煜重新把她带回到浴缸前,这次,直接抱着她进入浴缸,然后,他自己先解开自个的衣物。

    凌语芊羞恼交加,但又不知如何抗拒,只能无奈地看着他。

    贺煜也一瞬不瞬地望着她,薄唇微扬,眼中尽是暧昧的笑意,同时优雅地脱着衣服,先是衬衣,接着是裤子,最后,是内裤。

    凌语芊更是即时羞红了脸,脸上仿佛被火烧着似的,异常火热,热得她脖子甚至全身都烫了起来,见他一步步地逼近,她则一步步地往后退,退着退着,抵达浴缸的边缘,后脚跟被堵了一下,整个人朝后面倒去,她花容失色,本能地发出尖叫。

    幸好,贺煜及时伸出长臂,把她给搂住,搂入他结实健壮的胸前!

    感受着他滚烫的肌肤,凌语芊心跳愈发加快,下意识地微微挣扎,挣扎着挣扎着,脑海忽然一激灵,想起他刚才谈及和华语菡的结识,这也才晓得自己有正事还没问,于是迫不及待地道,“对了,你刚才说看到华语菡在用花做长裙,你就莫名奇妙地产生一种熟悉感,脑海还突然萌发一些念头,给她指出一些建议,该不会,你以前曾经做过?你学过服装设计吗?”

    贺煜笔直的背,赫然一僵。

    凌语芊美目晃了一晃,略作沉吟,接着说,“刚才我看你小时候的相片,但只看到3岁以前的,之后的都没有,其他的,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