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03 男人,终于悔恨交加了!

103 男人,终于悔恨交加了!

    http://

    “姐姐,姐姐——”李晓筠轻声呼唤了一句,依然一副关切伤悲的模样。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李晓彤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按,做了一个深呼吸,而后,继续迈步,再也没回头,再也没看身后的男人一眼。因为她知道,看了,只会更添伤痛!看了,她有可能无法坚强地走出去!

    她如履薄冰,一步比一步沉重,一步比一步难走,不知费了多大的劲力,总算离开这个令她几乎要窒息的办公室!

    她扶着冰凉的墙壁,明明是初秋,她却感觉像是冬天来了,四周围,都很冷,极冷,冰冷的空气迅猛地朝她席卷过来,刺痛了她的脸,刺痛了她的手脚和全身,刺到她的内心深处去。

    李晓筠继续姐妹情深地搀扶着她,先是对她沉浸在悲痛中的样子暗暗痛快享受片刻,而后,假惺惺地发出忏悔,“姐姐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煜大哥说的没错,这次的谣言确实是我弄的。凌语芊那不要脸的狐狸精,她利用美色抢走了煜大哥,使得姐姐悲伤痛苦,我便一直心存不忿,一直暗中留意着她,有天见到贺爷爷和她一起吃饭,于是偷偷跟去察看,然后还将他们的对话录下来。得知这个贱人竟然跟贺爷爷提出想嫁给煜大哥,而贺爷爷竟然还真的答应了,我义愤填膺,心想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贱人奸计得逞,思来想去后,找人在录音中动了手脚,兼干扰了那儿的闭路电视,然后散播谣言,目的就是为了让煜大哥误会那个贱人,然后拒绝这场婚事!”

    随着李晓筠的述说,李晓彤略微从悲痛中出来,看着眼前这个唯一的妹妹,她心中好比打翻了五味瓶,更加百感交集,复杂难理。她才这么小,却懂得这样做,而这样做,是为了替自己讨回公道!

    李晓筠则继续虚情假意地悲诉,“谁知道,煜大哥结果还是娶了那个贱人,毫不介意,还渐渐对那贱人动了真情,然后一直追查此事,为那贱人讨回公道。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李晓筠说着,也开始泪如潮涌,低啜哽咽出来。

    李晓彤连忙搂住她,不断安抚。筠筠这样做,的确是错了,但也正因此,让她看到了贺煜更加冷血无情的一面,让她心存的最后一丝幻想和希冀,彻底地粉碎。所以,不管怎样,她还是应该感激筠筠的。

    “我之所以一直蒙着这事,是因为我清楚一旦让姐姐知道的话,善良的姐姐你肯定不会让我做下去,而我刚才死不承认,是抱着侥幸的心里,希望能混蒙过去,只可惜,煜大哥太厉害了,而且,还……那么的狠心!”李晓筠脸色再次大变,忽然心急担忧起来,“姐姐,煜大哥刚才说格杀勿论,说杀无赦,该不会是真的吧?我好怕,万一煜大哥真的把我送进监狱,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坐牢,不想不洗澡,不想被蟑螂老鼠咬,姐姐,怎么办,救我,你一定要救我!”

    瞧着妹妹几乎哭了的样子,李晓彤不禁又是深感心疼,将李晓筠搂得更紧,保证着,“筠筠,别害怕,姐姐不会让你受这样的苦难的,你放心,姐姐一定会帮你,一定会。”

    “真的吗,姐姐真的可以帮我化险为夷?可是,煜大哥他变了,完全成了另一个人,变得很让人心寒和心痛!”李晓筠依然不怎么相信,将李晓彤的手越抓越紧,“姐姐,你打算怎么帮我,办法真的可行吗?你不如先说给我听听?”

    “嗯,可行,一定可行!”李晓彤再三保证。拍拖纪念日那天,贺煜正式提出结束关系,曾经说过无论将来自己有什么困难和麻烦,他都会帮自己,如今,她要他实现承诺!

    李晓筠一直目不转睛,见李晓彤信心十足,不禁好奇地再做追问,“姐姐,你有什么妙计,快跟我说,跟我说说吧,求你!”

    李晓彤继续沉吟了片刻,终于将缘由道出。

    李晓筠总算明了,放下心之际,依然忍不住暗生妒忌,好一会,才调整好心情,再度摆出忿忿不平状,“姐姐你看,煜大哥也知道你对他有多好,曾经给他的帮助有多大!都怪那不要脸的贱人,仅凭美色就把煜大哥抢走,你陪伴煜大哥三年,结果却败在她的手下,真是气死人,老天爷真是瞎了眼,竟然让这样的贱人不劳而获,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筠筠……”见妹妹捶胸顿足,李晓彤赶忙阻止,同时,也禁不住满腔悲愤和不甘。

    李晓筠偷瞄着她,继续惋惜不已,“姐姐,我是替你感到可惜和不甘,虽然煜大哥被迷惑了,但他始终是煜大哥,是这世上最优秀最完美最迷人的男人,唯独姐姐你才有资格拥有的男人,所以姐姐,我们不能就此便宜了那个贱人,不能就这样让那贱人白白霸占了煜大哥!”

    李晓筠说到最激动处,表露的神情已经不同寻常,可惜李晓彤没有留意到,她又是被李晓筠的话给牵动和影响,继续陷入浓浓的愤慨和悲伤当中。

    是的,她根本无法放下贺煜,由始至终都放不下,即便到了今天,这个男人把她的心彻底伤透了,把她仅存的一丝希望也抽走毁灭了,她还是无法停止不爱他。

    曾经太过投入,太过沉沦,导致不可自拔!即便被摔得粉身碎骨,被伤得体无完肤。

    “对了姐姐,我们去找伯母。”李晓筠猛然又道。

    李晓彤回神,困惑,“找伯母,你说季伯母?”

    “不错,就是煜大哥的妈妈!”李晓筠快速点了点头,接着献计,“煜大哥既然已为那贱人平反,那么他一定会解释给伯母听,伯母听后,说不定会看在煜大哥的份上,不再追究,然后煜大哥要是继续修补她和那贱人的关系,她必定会慢慢对凌语芊好起来,而这是我们最不能接受的!那狐狸睛媚惑住煜大哥也就罢了,我们不能让伯母也遭到迷惑。”

    听及此,李晓彤娇颜也陡然刷白,整个人宛如五雷轰顶,重重地呆住。

    李晓筠则继续滔滔不绝,“姐姐你刚才也说了,凌语芊之所以被人怀疑,是因为她本身行为不正,那个谣言就算被破解,但我觉得贺爷爷和狐狸睛还是有问题,他们之间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贺爷爷不会无端端安排她嫁给煜大哥,毕竟,只要思维正常的人,都知道你比那狐狸精好一百倍,你比她远远配得上煜大哥。所以,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先去跟伯母哭诉,让伯母心有间隙,继续认定狐狸精是那种人,届时,就算煜大哥解释,也不一定能消除伯母对狐狸精的偏见和敌视!”

    “这样,始终不好。”李晓彤渐渐恢复过来,下意识地否决。

    “怎么会不好?!”李晓筠略微拔高一下嗓音,一副恨铁不成钢不成钢的模样,“姐姐,你怎么又来了!不错,人可以善良,但要看对象的。想当初,你救了那狐狸精,结果她却恩将仇报,抢走了煜大哥,弄得煜大哥彻底与你断了关系,所以这样的贱人,根本不值得我们善良以对。我们不能白白便宜了她,就算将来煜大哥无法和你回到从前,但也不能便宜那个狐狸精,因为,她不配,她一点都不配!”

    她不配!

    确实,凌语芊不配!

    姑且不论她是否真的水性杨花,龌龊肮脏,但凭恩将仇报、横刀夺爱的第三者这条,就足够判她的刑:不配拥有如此优秀完美的男人!

    见李晓彤开始动容了,李晓筠趁机挽住她,事不宜迟地朝贺家奔去……

    办公室内,贺煜受着另一种煎熬,悔恨之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打自李晓彤姐妹出去后,他便来到这个窗口前,边吸烟边呆看着外面,耳边,在反复回响着李晓彤刚才说过的某些话,脑海里随之无法克制地闪现出一些相关的画面。

    李晓彤那张嘴固然可恶,但不可否认,说中了自己的痛处,否则,自己不会这么恼怒。

    那小东西长得太美,连自己也无法自控地被吸引,于是认为,她生来是迷惑男人的,不仅把自己迷住,别的男人也会被她迷住。以至那个谣言一出,自己马上中计,误会了她。

    然后……

    凭自己的喜怒,对她做出一连串的伤害,做出一连窜非人的折磨。

    多少次,她满脸泪水,痛苦无助地承受着自己兽性的占有和蹂躏,且又困惑不解自己为什么这样对她。而自己呢,一言不发,满脑都是那个谣言,甚至还幻想勾勒出她承欢于别的男人身下的娇媚模样,认为她在做戏,于是嫉妒愤恨,更加无情嗜血地伤害她。

    整整三个月,自己抓狂崩溃,喜怒无常,她则跟着饱受痛苦,陷入水深火热当中,她何其无辜与委屈,而自己,何其残忍及恶劣!

    要是让她知道这当中的真相,她会怎样呢?必定感到震惊,感到羞愤,还有……痛恨,是对自己的痛恨,恨自己竟然怀疑她,误会她,借此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

    开会的时候,她打了电话过来,李秘书也禀告她找过自己,自己却迟迟没有给她回电,只因为,自己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自己担心,万一控制不住,会把这事告诉她,结果会……

    “叩--叩--”

    忽然间,一阵敲门声响,把贺煜从痛苦思绪中扰醒。

    他没回应,继续一动不动地伫立着。

    再过几秒后,办公室的玻璃门被缓缓推开,走进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是池振峯。

    见到贺煜静静伫立窗口前,整个人似乎被浓浓的忧愁和痛苦所包围,池振峯狭长的桃花眼立刻闪过一丝错愕,脚步顿了顿,稍后再慢慢走近时,与贺煜并排而站,先是定定注视了贺煜一会,瞄了瞄窗台上的烟灰缸,迟疑地道,“总裁有事困扰?”

    贺煜不语,目光也落在眼前的烟灰缸上,那里,已经躺着五个烟头,都是他刚吸过的。

    “听李秘书说你把二十楼的女职员都召集在一块,叫她们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最后解雇了其中两名同事,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池振峯又道。

    贺煜则继续不吭声,仅眸光轻轻晃动着。

    池振峯抿一抿唇,沉吟片刻,语气变得更殷切,“听说似乎与Yolanda有关,总裁,你能跟我说说吗?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对了,你和Yolanda这次的北京之旅没什么吧,Yolanda今天怎么不回公司……”

    “你似乎曾经也喜欢过她,你是被她哪方面吸引,外表吗?”贺煜总算开口,却是出奇不意地转到了另一件事。

    池振峯立马愣然,瞧贺煜似乎没有任何不悦或愤怒的迹象,便也如实回答,“嗯,她美丽的外表是一个因素,但最吸引我的是她的气质。她长得很干净,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一尘不染,俨如这世上最纯澈的泉水,却又好像承载着一些秘密,既令人心疼,又引人沦陷,直想深埋进去,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她的外表很年轻,可她的内心,似乎很沧桑;她有着与年纪不相符合的阅历,有着与年纪不相符合的坚强,这股坚强,是在那些阅历中练就的。”

    池振峯发自内心、一股作气地述说出来,贺煜全部听进了耳里。

    她果然是与众不同的,自己看出来了,振峯也看出来了,还有别的男人呢,高峻,肖逸凡,贺熠,他们也都看出来了吗?而爷爷,也因此才答应她的心愿,安排她嫁给自己?

    她的心愿!

    她为什么要嫁给自己?因为爱?可是天佑呢?天佑让她念念不忘,自己在她心中又算是什么?

    看到贺煜一个劲地沉默思忖状,池振峯不禁语重心长地提出一个建议,“总裁,Yolanda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既然你有幸拥有她,希望你能够好好珍惜,让她永远幸福快乐下去。”

    贺煜再度回神,侧目,盯着池振峰,突然道,“记得上次你跟我说她不可能和爷爷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为什么?难道你有证据证明她不是那种人?”

    “不,我没有证据,我靠的是直觉,直觉告诉我她不是那种人,绝对不是!”池振峯又是答得毫不犹豫。

    贺煜则深深震颤,而后,悲哀地笑了!

    直觉!

    振峯直觉认为她是个好女孩,而自己身为她的丈夫,则直觉认为她是个利用美色来达成的目的的女人!

    自己果然是个混蛋!李晓彤骂得真对,自己这几个月受折磨,根本就是自找的,自己比李晓筠这个始作俑者还可恶!

    “总裁,难道今天的事,正是与这事有关?那两名被解雇的女职员,曾经对Yolanda做出这样的污蔑?”聪明的池振峯隐约明白怎么回事,迫不及待地问。

    贺煜又是不语,转身离开窗台,回到办公桌后。

    池振峯也疾步跟过去,继续追问着。

    终于,贺煜说了出来,轻描淡述,简单扼要。

    池振峯听罢,目瞪口呆!是李晓筠?李晓筠不甘心Yolanda嫁给贺煜,所以含血喷人,污蔑Yolanda和贺老先生有染!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李晓筠才多大,竟有这样的坏心肠,不,那不是坏,那简直是恶毒!而Michelle呢?是否早就知道此事?甚至,也参与此事?毕竟,李晓筠是她妹妹,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她!

    Michelle!为什么呢!你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怎样,是否你也难以置信?也感到很震惊?且很愤怒?”贺煜继续开口,整个脸庞骤时沉了下来,怒火再现。

    池振峯略作沉吟,不答,反问道,“总裁,那你决定怎么做?李晓筠不承认,你还能找到证据证明是她做的吗?其实,你不该这么快就打草惊蛇,你应该继续追查,找到证据再追究。”

    打草惊蛇!今天这一招,的确有点打草惊蛇。

    一切事情,发生得太巧合。贺炜那畜生突然激怒自己,紧接着志鹏禀告真相已经出来,自己怒火攻心之下,便无法再冷静,立即对此事做出了处理!

    不过,不急!既然能查出真相,这幕后黑手一定也会揪出来,届时,不容她狡辩和否认,无论如何都务必要她付出惨重的代价!至于其他人,但凡伤害芊芊的,也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一样会格杀勿论!

    池振峯的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暂且跟贺煜辞别,退了出去。

    贺煜继续陷在自己的沉思世界,一会,他突然拿起手机,翻到来电记录那,呆呆地看着她的名字,而后,视线转向拍照那栏,打开在北京拍下的相片来看,再一次为小精灵似的她深深着迷。

    就在此时,手机有来电,又是她打来的!

    贺煜被震醒,但一直没有去接,只一瞬不瞬地看着那跳个不停的人名。

    一会,手机停止震动,手机屏幕恢复到相片画面上,贺煜依然满腹懊恼和悔恨。

    他放下手机,又拿出一根香烟,不过刚点着的那刻,脑海蓦然闪出一句话:“可不可以别吸烟了,吸烟太多对身体不好,会危害健康的。”

    这句话,是她有次被自己狠狠蹂躏过后,亲口对自己说的。

    这傻瓜,自己那样对她,她却还关心自己,到底是她真的傻呢,又或者,是别的原因,那到底,是什么原因?振峯说的没错,她看似天真无邪,却隐藏着很多秘密,让人无法克制地想去探究的秘密,而结果,却只能无奈和抓狂,什么也查不出来!

    头,似乎又有点痛了!贺煜剑眉一蹙,放下打火机和香烟,起身,从办公桌里出来,拿起车匙,离开办公室……

    贺家。

    季淑芬正在豪华气派的客厅里剪着盆栽,忽然肖婉仪怒气腾腾地冲了进来,

    伴随着气咻咻的怒骂,“季淑芬,你生的好儿子,竟然把我家阿炜打得全身是伤,你说,这笔账怎么算!”

    季淑芬举着剪刀的手,猛地一顿,抬头,看向已经走近的肖婉仪,数秒后,冷冷地道出,“那也是因为你儿子欠打!”

    欠打?肖婉仪听罢,更加怒火中烧,手指着季淑芬大吼,“不,才不是我儿子欠打,是你儿子暴力成性,简直是个嗜血的魔鬼!他根本就是个祸害,如果不是他,这贺家的家业已由我阿炜继承!”

    季淑芬已经重新低垂下头,唇角逸出一抹冷笑,停下的手也继续,悠悠然地修剪着盆栽的叶子。

    肖婉仪憋了很长时间的怨气顺势爆发出来,也不管季淑芬有没有听,不管季淑芬本是她的死对头,就那样忿忿不平地自顾控诉而出,“G市张家的家业,是由嫡孙继承;林家也是;而陈家,由大儿子继承;只有我们贺家,打破传统,让你儿子捡个便宜!”

    “张家林家让嫡孙继承,那是因为嫡孙最聪明,最能干,其他的孙子庸碌无能;陈家让大儿子继承,那是因为二儿子风流成性,到处拈花惹草。庸碌无为和沾花惹草这两样,似乎你儿子都有,所以,我们贺家的家业分配很正常,与别家没啥分别!”季淑芬便也应了一句,继续不屑地笑着。

    肖婉仪顿时又是一阵气愤,气得脸都绿了,大声反驳,“荒谬!真正的原因,我儿子老实,娶了一个普通的女人,而非利用美色去迷惑大家长的**!”

    季淑芬听到此,笑容即时凝固。

    肖婉仪见状,心中生起一股得意,暂且收起抱怨,恢复其尖酸刻薄的个性,这次,轮到她冷笑了,“你大概不知道,你那美丽的儿媳妇,今天早上又去找爸了呢,听说她还在爸的书房呆了大半个小时,还帮爸爸画了一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