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04 二人世界,蚀骨缠綿!

104 二人世界,蚀骨缠綿!

    http://

    搬出去住?小东西怎么突然间想要搬出去?贺煜两眼瞬间眯了一下,睨视着眼前的小佳人。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凌语芊也目不转睛,再问道,语气更显委屈,且有小小的哀怨,“对了,我今天打了很多次电话给你,但你都没有接,我还发了短信给你,你都没有回复,你好坏,贺煜你好坏,我很难过的你知道吗?”

    电话!自己的确看到她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但自己都没接,只呆呆地看着手机响,看着它主动停下。至于短信,他似乎没收到呢,她什么时候发的?她在短信里说了什么?

    “我今天和你妈妈吵架了,她侮辱我,我出言顶撞了她,把她气得不轻,贺煜,你说会努力修补我和她的关系,看来是不可能了。对不起,我和她彻底决裂了。她以后恐怕会更刁难我,所以,我不想再和她碰面,我们搬出去吧,算是为了我,好吗?”凌语芊继续诉说着,忽然拽住贺煜的手臂,眼神更显哀求和恳切。

    贺煜则深深震颤,她和妈吵架了?素来温柔乖巧的她,真的作出了反击和顶撞?她发的短信,就是关于这件事?

    “你妈妈真的很恶毒,她根本容不下我,为了刁难我,她使出各种手段,你知道她上次为什么棒打我吗?因为她不想让我怀孕。你想方设法希望我尽快怀上宝宝,可她机关算尽要我无法怀孕,你看,我怎么能和这样的婆婆在一起。所以,我们搬离这儿吧,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宝宝,我们出去住,我们不用太大的房子,够住就行。饮食方面,你大可放心,我会每天都为你煮饭烧菜,为你洗衣服,为你提供一个温暖而舒适的家,属于我们,还有我们的宝宝的美好之家。”凌语芊说着说着,由控诉渐渐变成了憧憬,眼神也跟着趋向迷离,以致没有觉察,床上的男人经受大量酒精的侵袭后,已经抵抗不住,沉沉睡去。

    待她从美好的未来蓝图中清醒,看到这幕时,禁不住地气恼。

    自己好不容易说出来,他却睡着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给,一个答复也不回,他真是坏蛋!

    不过,气恼归气恼,一会儿后,凌语芊还是去拿来热毛巾,为他抹脸,除去他身上的衣服,把他全身上下都抹一遍,然后躺着在他的身侧,静静地看着他,越看越入神,越看越痴迷,最后,主动拉起他的手臂圈在她的腰枝上,脸紧紧依偎在他胸前,在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的陪伴下,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黑夜被光明驱散,又一个黎明降临了人间。

    贺煜首先醒来,胸前的柔软让他还没张开眼就扬起了唇角,待睁眼见到怀中的小人儿俨如一只娇小可爱的小猫咪蜷缩着,他更是满心欢喜,笑意四溢,情不自禁地抬手,在她柔顺的黑发上轻揉了一下。

    凌语芊则立刻发出一声嘀咕,身子略微蠕动,更亲密地朝贺煜怀里贴近,以至贺煜,喉结一紧。

    不过,更急需释放的,还有另一样东西,昨晚喝太多酒,他几乎憋得即将爆炸,必须先去一趟厕所。

    他怀着惋惜,对怀中的人儿啄吻一下,小心翼翼地推开她,然后下床,就那样全身只着一件底裤,阔步走进了浴室。

    小解完后,他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出神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些片段,重拾回脑海。

    昨天下午离开公司后,他开车到处游荡,夜了去到酒吧,借酒消愁,直到酩酊大醉。

    昨晚,她好像跟自己说,她和母亲吵架了,她还说,想搬出去住,说母亲上次打她,是因为不想让她怀孕。她的表情很委屈,很伤心,自己本来想问清楚怎么回事,想劝慰安抚她,奈何体力不支,来不及开口就睡过去了。

    她,一定更难过吧!会不会,又哭了一整夜?

    想到此,贺煜不再停留,立刻转身冲出浴室,回到床前,却正好,外面忽然响起敲门声,是保姆,说母亲找他!

    他稍顿了顿,过去门后跟保姆应一声“知道了”,随即重返浴室,简单快速地梳洗一番,穿好衣服后,再到床前凝望了她片刻,且为她盖好被子,这才步出卧室。

    他走得极快,不久便来到母亲的房间,见到母亲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于是彻底明白保姆为何叫他直接来这里。

    母亲,病了!

    “阿煜,你没什么事了吧?”父亲贺一航首先询问他的状况。

    贺煜微微荡漾的心情恢复了平静,轻声应道,“嗯,没事了。妈怎么了?”

    贺一航稍顿,随即解答,“头晕脑胀,心口作闷,茶饭不思,医生看过了,说是心病。”

    心病?母亲深得父亲疼爱,家庭幸福美满,素来快乐愉悦,会有什么心病?怎么突然间有心病?贺煜眸光眼神一晃,走近过去,停在床前,鹰眸变得更深更黑,“妈,你还好吧?”

    季淑芬并不回答,而是像往常那样,露出慈母的样子,关切地问,“阿煜,听说你昨晚又喝醉了,你没什么吧?”

    贺煜略微沉吟,抿唇淡笑,“我没事,妈请放心,男人喝醉是很正常的事,倒是妈你,平时尽量放松心情,有些事,别想太多,这样就不会有郁结。”

    季淑芬听罢,内心更加翻滚,怒火开始再起,那小贱,果然跟儿子告状了!

    “妈,能不能答应我件事?”贺煜突然又道,定定看着母亲,“答应我,以后别在为难芊芊……”

    “我哪里为难她了,我哪有为难这小贱?是她跟你告状,说我的坏话吧?”季淑芬马上怒斥,中气十足,与刚才病恹恹的样子已经判若两人。

    贺煜即时又扯唇一笑,维护凌语芊,“她没有说你的坏话,就算说,也是事实!还有,妈你以后可否别再这样叫她,这样的字眼,我不希望落在她的头上。”

    季淑芬怒气膨胀,继续辱骂,“为什么不能这样骂她,她本来就是个贱人,我就喜欢这样叫,谁让她不知廉耻,勾引你爷爷……”

    “妈!”贺煜顿时拔高嗓音,俊颜刷地沉了下来。

    季淑芬被吓到,先是愣了愣,随即不甘示弱地继续,“我有说错吗,她本来就是个小妖精,是你爷爷的小情……”

    “她不是,她不是!”贺煜也大吼,恼怒起来,“她和爷爷是清白的,并非那种关系,绝非那种龌龊的关系!那是一个谣言,一个别有用心的谣言,有人蓄意污蔑她,中伤她!”

    “我知道,你想说筠筠蓄意污蔑嘛,你还想对筠筠杀无赦,对所有想伤害她的人杀无赦嘛!”季淑芬也索性抖出来,表情愈加痛心,“阿煜,你太不争气了,太令妈失望了,为了一个那样的女人,你不惜混淆是非,冤枉好人,你真是被蛊惑得不轻!”

    贺煜听到此,倏然一震,继而,怒火中烧。这杀千刀的李晓筠!自己怎么忘了这个,怎么忘了她会先跑来和母亲恶人先告状,看来,自己还是太小看了她!而自己的母亲,竟然相信一个外人,不信自己!

    “我跟你说,这贱人,我是抗拒到底,你还当我是你母亲,就立刻给我清醒过来,立刻和她离婚,只有彤彤才配当我的儿媳妇!”季淑芬继续气咻咻地道。

    贺煜顿时明了,李晓彤!是啊,自己怎么把她给忘了,母亲最信任器重的就是她,一定是她事先跟母亲颠倒是非!彤彤,你怎么变成这样,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嫉妒和愤恨,真的把你的正义之心都蒙蔽了吗!

    收起心中的冷笑,贺煜鹰眸锐利地瞧了瞧一直不吭声的父亲,接着是母亲,而后,发出声明,“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再说一次,芊芊不是你们想像的那种女人,她和爷爷没有任何暧昧的关系。另外,我不会和她离婚,这辈子,她都是我贺煜的妻子,唯一的妻子!”

    说罢,再给父母一个坚定而淡漠的瞥视,拂袖离去!

    季淑芬见状,立刻翻坐起身,气急败坏地大嚷,“阿煜,你别走,不准走,你怎么可以这样大逆不道,怎么可以这样跟我们说话,我病了,你竟然还这样惹我生气。”

    病了?呵呵……

    贺煜在心中悲哀一笑,更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彻底走出这间充满欺骗且令他无比烦躁的房间。

    季淑芬跳下床,准备追出去,贺一航眼疾手快,及时拉住她。

    “放开我,我要找阿煜,我要问清楚他为什么这样对我,我还要找凌语芊那贱人,我要灭了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蛊惑阿煜,这该死的小贱……”

    “拜托你别再这样叫了好不好,儿子刚才不已声明了吗,那是他老婆,你口口声声这样叫她,换成我,也会掉头走的。”贺一航无奈地连连叹气,拥住季淑芬,带她回到床前。

    季淑芬怒气难忍,把怒气转移到丈夫身上,擢着他的胸膛,责怪道,“掉头走,你敢这样对我?还有,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老公,刚才我费解心思教导儿子,你却一个劲地愣着,你……都不知道你们父子俩是不是约在一起气我的!”

    “我和阿煜约在一起气你?真爱胡说八道!”贺一航不禁翻了翻白眼,若不是疼她爱她,他会配合她的装病吗?刚才之所以不发表意见,无非是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他又是微微叹息一声,安抚道,“好了,别再为这事纠结了,既然阿煜已经那样说了,兴许那真的是个误会……”

    “什么误会!难道彤彤会骗我?是阿煜被那小贱迷惑了,导致是非不分,黑白颠倒!你知道这事让我多蒙羞,多气恼嘛!虽然贺炜那家伙欠揍,但我真的无法忍受是这样的情况下!我不想再看到肖婉仪冷嘲热讽,我不想啊你知不知道!所以,只有那小贱离开,我们才能彻底安宁,才能彻底安宁!”季淑芬索性在贺一航胸前捶打,发泄心中的忿恨。

    贺一航也不阻止,静静任她打,内心里,已经暗忖开来。身为男人,他相信儿子;可他又无法否定老婆,除非是……彤彤说假话,但彤彤根本不是这种人呀!难道,人的嫉妒心真的那么可怕,足以湮灭一个人的良心?

    季淑芬打了一会,打累了,于是停手,在床畔坐下,依然怒气满怀,久久不退……

    话说回头,贺煜离开父母的房间后,重返自己的卧室,正好,凌语芊醒了。

    她睁着惺忪睡眼,看着贺煜衣衫整齐地从外面进来,不觉纳闷地皱起了娥眉,待他走到她的跟前,冲她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脸时,她即时又感到一阵眩目,脑子一片空白。

    “肚子饿了吧,今天想吃什么早餐,我吩咐保姆整。”贺煜在她身边坐下,温柔地问着。

    熟悉的情景,让凌语芊又是一愣,想起了北京的日子。

    “你今天有没有事忙,没有的话,我们去郊外秋游?翡翠山庄泡温泉,很舒服的。”贺煜自顾说着,伸臂,把她搂入怀中。

    凌语芊更加迷惑,抬起脸,仰望着他。

    贺煜性感的薄唇又往上一抿,在她粉嫩的小脸轻捏了一把,继续说出安排,“这个周末我打算带你去酒店住两天,到时只有我和你,我们好好享受二人世界。”

    去酒店住两天?享受二人世界?凌语芊立刻揉了揉双眼,媚眼半眯,疑惑脱口而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贺煜先是一怔,随即轻笑出声,在她鼻尖上轻轻一刮,深意地道,“你是我老婆,我当然对你好!”

    说罢,他手臂一收,将她搂得更紧,贪婪地汲取着她独特的味道。

    凌语芊则挣扎,从他怀中出来,继续满面沉思地望着他,然后,一故作气地道了出来,“我昨天发给你的短信有看到了吗?昨晚和你说的那些话都记得不?我……和你妈吵架了,我们已经彻底决裂了,我不想再面对她,我想搬出去住,你陪我出去住!”

    贺煜听后,先是静默了下,继而,摇头。

    凌语芊见状,俏脸陡然一黯,下意识地推开他。

    贺煜铁臂毫不动弹,牢牢地将她稳在怀中,解释,“我有时候应酬,你一个人在家,会很闷的。”

    凌语芊恍然大悟,停止挣扎,辩解,“不会闷,我在这里住一样是自己一个人在卧室啊。”

    “而且,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那你有应酬的时候,我回我妈家。”凌语芊又道。

    “傻瓜,嫁出去的女儿怎能经常回去过夜,再说,你回家了我下半夜岂不是要一个人睡,我可是习惯了每天早上醒了都看到你,我要每天睡醒时都看到你在我怀中。”他霸道的个性,自然流露。

    “但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妈妈,我不想再像昨天那样和她吵!”凌语芊也不甘示弱,嘟起小嘴,见他不再有话可说,她打算继续恳求,“贺煜……”

    “她病了,医生说妈患了心病,头晕脑胀,心口作闷,茶饭不思,思虑过多,且受到了大大的刺激和打击!”贺煜做声,不但把父亲转告的话说了出来,还自己添加一些,脸不红,气不喘。

    凌语芊则立刻呆然。

    贺煜低首,在她额上轻轻一吻,嗓音越发低沉,“宝贝,别为难我了好吗,别再坚持搬出去住,至少,不是现在!我不想你被人说任何不是,何况,善良如你,也不想伤害我妈的对不?”

    凌语芊仍然不语,小嘴却撅得更甚了。

    “你的委屈,老公懂,所以,老公在补偿你了呢,我们今天出去玩,周末去过二人世界,以后只要你想,我们还可以继续这样的!”

    “可是……你妈上次打我呀!她为了不让我怀孕,狠心打我!”凌语芊依然忍不住控诉。

    “以后不会了,绝对不会了!知道我刚才去哪了吗?我去找她了,我跟她说,你是我老婆,这辈子,都是我老婆,她要是爱我,就必须也爱你!另外,我们尽早生个宝宝,我们的宝宝,必是世上最可爱,最俊俏、最惹人喜欢的,妈更会疼得不得了,届时,她注意力会转到宝宝身上,也就没时间刁难你,久而久之,还会爱屋及乌,慢慢喜欢上你。宝贝,你老公和儿子都是她的心肝宝贝,她又怎么会不爱你呢,迟早的问题而已!”贺煜捧起她的脸,温热的唇,轻而狂地亲吻着那一寸寸光滑细嫩的肌肤,“再说,还有老公一直站在你这边,一直支持你,帮着你呢!”

    凌语芊的心,不由自主地被融化,抗拒的力量也渐渐减弱。她是那么的爱他,又怎么舍得为难他,何况,他还表现得这么好!

    “真乖,不枉老公疼你!”贺煜心头大悦,柔情更加四射,“对了,早餐想吃什么?”

    凌语芊歪着头,手指放进口中轻轻咬着,稍后,答道,“我想吃通心粉,双皮奶,还有芒果汁!”

    “好,收到!老公马上去办!”贺煜暂且放开她,过去拿起对讲机,跟保姆做出交代,再回到床前时,抱起她,进入浴室。

    他把她放在洗手台前,然后伫立一旁,高大的身躯斜靠在墙壁上,右脚蹬直,左脚踮起脚尖交叠过去,很悠然的样子,透着一丝野性的诱惑。

    凌语芊开始洗涮,边忙碌,边情不自禁地通过镜子瞄向他,心里像是吃了蜜糖,无限甜蜜和幸福,昨晚所受的委屈和郁结,在一点一点地消失中。

    她梳洗完毕后,想小解,于是叫他先出去。

    贺煜非但不照做,还忽然又抱起她,把她放到马桶上。

    “不要,我自己来就行了!”凌语芊俏脸一热,抗拒着。

    贺煜抿唇,注视着她,想起了那次的情景,不由蹲下,抬起她的脚,轻轻摩挲着她白嫩的玉足。

    凌语芊也触景生情,痛定思痛,美丽的小脸不自觉地暗了下来。

    大约过了半分钟,贺煜首先从中醒来,边站起身,边道,“我在外面等你。”

    凌语芊也抬起脸,默不吭声,静静目送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缓缓地离去,在门口那彻底消失时,她回神,又是沉吟了一会,这才起身,脱下裤子。

    小解完毕后,她便也不多呆,重返卧室,惊见床上躺着一套衣服。

    他已为她挑选准备好了今天外出的衣服,见到她出来,那俊美绝伦的面容微笑再现,拉住她,脱去她的睡衣,为她换上新衣服,一切动作,分外温柔。

    玲珑有致的娇躯,上半身是一件浅蓝色的低领T—恤,下半身是一件碎花长裙,非常休闲的打扮,三千乌丝随意散开着,绝美精致的小脸不施脂粉,只轻轻抹了一层防晒露,却足以倾国倾城,俨如一个误闯人间的小精灵,但又因为那股不经意间流露的、经由他锻炼出来的少妇妩媚,让她更加醉人心魄。

    这小东西,果然天生丽质,而这么美丽迷人的小尤物,是自己的,仅属于自己的!

    迎着贺煜如火般炽热的眼神,凌语芊渐渐不自在起来,赶忙道,“我们下去吧!我肚子饿了!”

    贺煜心头即时涌上一股怅然若失,但只是一会,马上恢复了心花怒放,拉起她,彻底离开了卧室。

    洁净的餐桌上,已摆好了凌语芊想吃的东西,还有一份,是贺煜的。

    贺煜拉开椅子,安排凌语芊坐下,自己坐在她的身边,事不宜迟地端起通心粉,亲自喂给她。

    凌语芊先是一愣,便也缓缓张嘴接住,通心粉里光滑香甜的味道,让她更是甜蜜到极点。

    候在一旁的小保姆见状,顿时傻了眼,这样的画面,可是她头一次见到呢!

    这真的是那素来在餐桌上冷漠寡言的煜少吗?现在的他,冷峻刚毅的面部线条,异常柔缓,眼神也分外温柔,特别是……那低沉醇厚的嗓音,竟然不停地甜言蜜语,哄着语芊姐姐。

    语芊姐姐,好幸福啊!

    似乎感应到小保姆的惊叹和羡慕,凌语芊顿觉窘迫,不由得,阻止贺煜。

    贺煜却丝毫不介意,坚持柔情蜜意地服侍着她,还表现得更加温柔深情,羡煞旁人。

    凌语芊即时又是一阵脸红,忽然也拿起他的三文治,叫他吃。

    “喂我!”他坏坏地,鹰眸一眯,张开了嘴。

    凌语芊咬一咬唇,但还是缓缓伸手过去,把三文治喂到他的唇边。

    他张大嘴,用力咬了一口,还朝她眨了眨眼,喂她吃通心粉的举动毫不停歇。

    凌语芊也持续喂他吃三文治,两人郎情妾意,整个饭厅情意融融,爱意四射,早餐结束后,转到另一种甜蜜。

    贺煜说到做到,亲自驾车带凌语芊离开贺家大庄园,出发前往翡翠山庄。

    路上,他单手操控方向盘,另一只手,一直握着凌语芊的小手,不时地抚摸摩挲,偶尔,还会举到唇边轻吻。

    凌语芊被浓浓的幸福包围着,起初还会因为担心意外而抗拒,后来经他安慰和解释,且证明给她看他会很安全驾驶,她便也放下心来。整个路程,她默不做声,但水灵灵的美目一直停在他那俊美迷人的脸上,眼神一步步地转向眷恋和沉迷。

    不久,车子驶进一片树林,那是枫树!大片大片的枫树,高大挺拔,长在道路的两旁,此时长正逢秋天,枫叶红了,色彩艳丽,到处一片酡红,让人感觉仿佛进入了一个多彩缤纷,如梦如幻的世界。

    车子缓缓停下,头顶的车盖随之慢慢敞开,更多的火红,映入人的视野。

    凌语芊抬脸,美目四处环视,惊叹之情一点一点地出现在美丽的小脸上。

    好美!好美的枫树林!凌语芊深深赞叹着,一会视线回到贺煜身上,激动难掩。

    贺煜冲她邪魅一笑,注视着她,突然把她抱到他的腿上。

    凌语芊惊呼,下意识地道,“你……你要做什么。”

    贺煜继续魅笑一下,眸色更加暗沉,暧昧无比,“你说呢?”

    噢……噢……

    瞧着他眼中蓦然窜起的**,感受着他腿上源源而来的炙热,特别是……自己身下那……天,他该不会又要做那趟事了吧?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凌语芊正想着,忽见驾驶座的椅子慢慢往后放下,贺煜的身躯跟着往后,而自己,更是紧密地扑倒过去。

    “不要,不要在这里,会被人看到。”凌语芊连忙抗拒,两手按在他的胸膛上,准备起身。

    贺煜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牢牢箍住她的腰身,哄道,“别怕,不会有人的,不会有人见到的!”

    “可是……”

    “信我,嗯?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欢爱,在这里,会是另一番滋味,所以小东西,别紧张,别怕,让老公带你领略更多的美妙,体会更消魂的感觉。”贺煜黑眸更加幽暗,**持续爆涨,说罢已凑脸过去,迅猛吻住了她。

    凌语芊情迷意乱,既害怕,又期待,不知所措期间,他灵活的龙舌已侵入了她的檀口,那极具魔力的大手,也刻不容缓地在她身上游走抚摸起来,令她浑身禁不住的酥麻和战粟。

    随着他的动作,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选了这套略显宽松的衣服给她,原来,是为了方便他在野外行欢。她又羞,又恼,在心中暗骂了他一声坏蛋。

    贺煜则依然沉埋在他的掠夺和攻势当中,陶醉尽情地品尝着她檀口内的一寸寸芳香和蜜津,听着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嘤咛,他更觉自豪和喜悦,体内的欲火也更加燎然,蔓延各处脉络。

    一会,他离开她的小嘴,改为埋在她的胸前,大手也往下,在那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流连忘返,而后,扯下她的小内内。

    “唔……”

    凌语芊又是尖叫出声,本能地收紧两腿。然而这样的姿势,即便她再用力也无效,只会引起男人更狂野的兽性掠夺。

    他恣意地欺负着她,边看着她的无助,他邪魅地笑了,而又当她被自己弄得无法克制地娇喘连连申吟不断时,他又倍觉享受,**彻底爆发,也马上除去自己的裤子,狠狠地……

    “呜呜——”凌语芊更加浑身抽搐,本是随意放在他肩上的小手一个用力,指甲在上面使劲一掐。

    微微的疼痛,令贺煜皱起了眉头,不过,他没多加理会,大手牢牢稳住她柳条似的水蛇腰,集中全力,开始了正式的攻击。

    “呜呜——呜呜——”

    痛并快乐着的鸣叫,继续自凌语芊的小嘴传送出来,她浑身瘫软,酥麻成一块。他说得没错,这样的体会别有一番滋味,她感觉自己好似被带上了云端,四肢百骸都在消魂、都在蚀骨,她毫不间断地发出了呜呜喵叫,小手更加用力地掐在他的肩膀上。

    贺煜则屏息凝神,全神贯注,一下又一下地填满她,尽情享受这妙不可言的消魂。

    这小东西,不愧是他喜爱的小宝贝,令他尝到了人间极乐!宝贝,我会好好爱你,会好好疼你,永远都会的!

    身心舒畅的他,在心里暗暗做出了承诺。由于激烈的运动,加上车子开了蓬,不再有冷气,豆大的汗珠,已经在他额上沁出,滚滚滑落。

    他黑眸依然遍布激**火,继续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越过她看向那漫天火红的枫叶,不禁神思陶醉,而后又转回到她那可媲美枫叶的绝色容颜,更是深深地沉沦……

    突然,一阵风吹来,吹落了一片片枫叶,伴随着沙沙声响,叶子轻轻地打在蚀骨交缠的一双人身上,正好为这人类最动听、最醉人的交响曲添加了一份悦耳的和音,添加了一份迷人的美。

    ------题外话------

    亲,今天先更到这里,下章继续“二人世界,蚀骨缠绵”,到时来个升华版的哦,是不是很期待?那就赏个月票鼓励一下吧!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