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05温泉池里,极尽缠綿(升华版 )

105温泉池里,极尽缠綿(升华版 )

    http://

    凌语芊也即时惊醒,迷惘无助的美目看到打落在他身上的枫叶,这也才记起,自己这是在郊外。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自己竟然真的和他在郊外欢爱起来了!她俏脸陡然染上一片仓皇,下意识地想从他身上起来。

    关键时刻,贺煜岂会让她抽身,给她一记又疼又气的眼神,继续稳住她。

    “贺煜,不要,会被人看到的!”凌语芊急说出声。

    与她一脸焦急和羞愧的模样相比,贺煜却异常悠然,深邃的黑眸,是越发强烈的**,低沉的近乎沙哑的嗓音也马上回应道,“乖,别怕,不会有人看到的,没人会来这里。”

    “你怎就这么肯定,这又不是属于你的地方,万一有人可怎么办?”凌语芊还是不够勇气。

    “傻瓜,就算真的有人也不怕,他们不会看到的,你上面穿着衣服呢,下面有车身挡住。放心吧小东西,我才不会准许你的美好被我之外的人看到……”

    听他这么说,凌语芊下意识地低首,而这一看,更让她面如火烧,狂热无比,全身发烫。由于裙子被撩得高高的,她正好……正好能看到,自己和他是如此的亲密,正亲密而放纵……

    “宝贝,是不是很喜欢?瞧,你正紧紧地……着我呢。”

    而贺煜忽然发出的煽情话语,更是让她羞涩到极点,迅速别开脸,看着即便毫无人影但依然让她忐忑不安的四周,不禁又开口,“贺煜,你把车篷放下来吧,快,快点了!”

    “宝贝……”

    “你要是不肯,那我就不让你继续了,我,说到做到的!”凌语芊虽是威胁,却几乎要哭了出来。

    终于,贺煜暂停,深吸一口气,看着楚楚可怜、羞愧无助的她,他终究不忍心,伸出手去,找到开关,把车篷缓缓放下。

    柔和的阳光,在一点一点地隐去,最后,完全消失,小小的车厢顿时凉爽了不少。

    凌语芊却感觉无比的安全和踏实,惊慌失措的心总算放下,看着贺煜,对他发出一个感激的眼神。

    贺煜没半点喜悦,带着一丝惩罚的意味,在她极富弹性的翘捏了一把,伴随着一声不满的哀怨,“真是个不懂享受的胆小鬼!”

    凌语芊小嘴一噘,回他娇嗔。

    “你要补偿我!”贺煜冷不丁地说出,重新稳住她的腰枝……

    凌语芊粉嫩的小嘴即时转成了o形,依然禁不住地颤抖了下,随着他再起奋战,她失控地申吟出来,且娇喘不断。

    贺煜自是愈加的骁勇,这小东西,虽然中途有点小小的扫兴,但最终还是没有遗憾,正如他刚才逗她的那样,她宛若一个深深的旋涡,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紧紧地把他吸进去,再也不愿抽离……

    时间,在欲火狂烧中消逝,不知过了多久,这美妙的旋律总算缓缓停下。

    尽管已经恢复了冷气,可贺煜运动过多,还是难免满身是汗。

    凌语芊也香汗淋淋,身体黏湿湿的,分不清是他的汗水或她自己的。她疲惫不堪地趴在他精壮伟岸的身躯上,无意识地道出一句话,“贺煜,你真是个大色狼,总想着做那趟事,根本一点节制也没有呢!”

    贺煜语气轻快,应得理所当然,“小宝贝,我是在为儿子努力!”

    凌语芊稍顿,哼着反驳,“说不定宝宝已经在我肚里了。”

    贺煜也即时一怔,继续魅笑地答,“那我更要努力,届时你要是真的怀孕了,我们就无法再做得如此尽情和舒畅了!”

    胡说八道!凌语芊羞恼地翻了翻白眼。

    贺煜重新搂紧她,下巴抵在她光裸的香肩上,快速摩娑,“宝贝,我们继续吧,趁你还没怀孕,你预先补偿我,届时你有了,我可得禁欲了,怎样一个惨字了得!”

    听着他略显孩子气的语调,凌语芊继续又羞又嗔,下意识地挣扎着,欲从他身上起来。

    贺煜则又是稳稳地箍住她,结果,把她弄得动弹不得。不过,他并没有真的继续,而是再静静地感受一下她的温软在怀,稍后把椅子竖起来,恢复正常状态。

    他帮她拉好胸罩和T恤,为她穿好内裤,又拉好裙子,然后将她放回旁边的副驾驶座,一切动作,分外温柔,小心仔细。

    紧接着,是他自己的衣衫整理,他竟然毫无窘迫或尴尬之情,当着她的面,用纸巾小心翼翼地拭擦着他的……把刚才欢爱过程中她留下的味道,还有他自己留下的,一并擦掉。

    凌语芊倒是羞红了脸,脸颊又是一阵阵发热,赶忙扭头,朝车外看。

    贺煜见状,突然想逗她,“小东西,帮我?”

    一股抽气声,即时从凌语芊口中发出,她视线更加地贴紧车窗,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才不要,你……你休想!”

    “哈哈……”他坏坏地笑了。

    凌语芊愈加不自在,瞄着外面的美景,顺势道,“我……我想下去走走。”

    “你确定你能走?”贺煜马上提醒了一句。

    凌语芊一愣,这才重新感应到身体的酸痛,特别是下面。

    “来,我们去泡温泉!”贺煜话音刚落,车子突然往前驰骋起来。

    凌语芊于是看回他那,只见他早已穿好衣服,状态恢复如常,她便又转向窗外,瞧着那一排排美丽的枫树一闪而过,心里不禁涌上了依依不舍。

    “傻瓜,以后我们还可以来的啊,到时我们再下去逛。”贺煜似乎看懂她的心思。

    凌语芊再次回头,望着他,喉咙一阵哽咽。

    贺煜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像先前来的时候,裹住她娇小的手儿,情意绵绵地摩挲着。

    凌语芊心驰继续荡漾,继续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那极为好看的侧脸,浓浓的幸福感,在胸间扩散开来……

    车子大约行驶五分钟后,再度停下,凌语芊下车,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古色古香的庄园前。

    ——翡翠山庄——

    这就是贺煜所说的泡温泉的地方?

    凌语芊略略惊讶和好奇,美目流盼,四处打量着。

    片刻,贺煜拥住她,温柔地道,“来,我们进去。”

    他带着她,走了十几步便到大门口。

    “欢迎光临。”守在门口的两位迎宾小姐,人美声甜,马上发出礼貌客气的招待。

    贺煜面无表情,递给她们一张烫金的卡,上面极为突出的显示着顶级VIP标志。

    迎宾小姐于是更加客气,白皙细嫩的手一起伸出,毕恭毕敬地接过卡,仔细认真地做好登记,又是两手捧还金卡,而后恭迎贺煜和凌语芊进去。

    贺煜仍旧神情冷漠,凌语芊则本能地对两位迎宾小姐俨然一笑,继续由贺煜搂着,进入山庄内。

    相比市区的豪华气派的现代化高级会所,这里别有一番滋味。一切格局采取了大自然化,亭楼阁榭,绿树成荫,花香鸟语,既古典雅致,又处处显示着一种华贵的气息。

    凌语芊终于明白,这个翡翠山庄,其实就是在郊外的一个富人俱乐部。

    紧接着,当贺煜带她踏进一所竹屋时,更是惊奇无比。

    照样不同于市区俱乐部的豪华装潢,这里别致幽雅,由于是竹制成,整个屋子非常清爽,即便不开冷气也能感觉一股透心凉,贺煜还对她说,这不是普通的竹子,而是一种特别的具有东暖夏凉的竹。屋里的家具也应有尽有,样样俱全,看来,山庄老板这样布置,不仅可以当一时半会的消遣,还可供客人短期度假呢。

    “来,我们到后面去。”进屋大约五分钟后,贺煜重新拉起凌语芊的手,带她穿过竹屋,来到后院,映入凌语芊眼帘的又是另一番光景。

    后院是露天的,用高高的屏风围起来,与外面隔绝。地上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而且,她还看到温泉!

    贺煜已经事不宜迟地自个脱去衬衣长裤,继而帮她脱去T恤和裙子,抱着她,走进温泉池内。

    凌语芊本是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愣到,如今进入温泉池,感受到那股舒适席卷而来时,便又立刻回过神。

    贺煜开始为她洗涤,大手在她光滑细腻的肌肤上轻轻揉捻着,把她身上的汗迹洗去,同时,还有刚才那场激烈欢爱后残留的气味。

    坏坏的他,为她劳碌之际,不忘讨点“报偿”,大手按摩着按摩着,便又不安分起来,惹得凌语芊娇喘连连,特别是当他把她的底裤扯掉时,她更是花容失色地惊呼出声。

    天,他该不会又想做了吧。

    似乎对她的吃惊感到不悦了,贺煜给她一记邪气十足的瞟视,出其不意地抓住她的小手,直接放到他的身上,霸道地说,“宝贝,现在轮到你服侍我啦。”

    滚烫的感觉,让凌语芊仿佛触电一般,赶忙收回手,贺煜不允,稳住,她一时无措,手一紧,只见他眉峰皱起,发出一声轻微的哀叫。

    凌语芊见状,五根手指急忙摊开,关切地问,“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你说呢!”贺煜没好气地哼了一句,这小东西,都和自己欢爱过无数次了,怎还是这么害羞。

    凌语芊则傻傻地,自责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除非你想自个断送往后的性福加幸福!”贺煜继续佯装恼怒,“我要你补偿我!”

    “啊?补偿?怎么补偿?”凌语芊小嘴微睁着,瞧见他一脸暧昧状,渐渐明白过来,立马拒绝,“不要,我不要做这么丢人的事!”

    丢人!

    那是多消魂有爱的举动呀!

    这小家伙竟然说丢人!看来,自己还要多加“调教”她才行!

    而现在,还是先享受另一个权利吧!

    贺煜想罢,松开她的手,改为捧起她的脸,迅雷般地吻住了她。

    凌语芊先是一阵晕眩,渐渐也放松刚绷起的神经,给出回应,期间,两只藕臂主动攀上了他的脖子,妖娆性感的身子,紧紧依附在他的身上。

    贺煜欲火彻底被点燃,不需片刻就欲火焚身,畜势待发。

    他呼吸加促,抱起她,修长有力的双脚在水中疾步跨越着,不久来到池中央的一块平台上,把她放上去。

    凌语芊这也才发现,此情此景,是多么的暧昧和煽情,多么的令人脸红心跳,她不由自住地问了出来,“贺煜,这块石头,是不是你叫人额外加的?”

    贺煜再次露出没好气的表情,二话不说先低首在她胸前小惩罚一下,稍后抬起头时,哼道,“在你心目中我是这种好色之徒吗?这是山庄专门为情侣欢娱设置的,每一间屋子的温泉池都有。”

    凌语芊听后,淘气地吐了吐小舌头,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贺煜则是又觉一阵心神荡漾,再次埋脸在她的胸前,正式起了攻略。

    经由他高超的技术,凌语芊只有招架不住的份,结果自然是,水乳共融彻底上演,**噬骨。

    这块巨石果然是专门为**设立,因为它,他和她更紧密地结合。

    凌语芊酥到了骨子里,酥到全身各个角落,她本能地尖叫,不过,叫出一声后又马上停止,伸手自个捂住嘴巴,不再让那丢人的申吟声发出。

    贺煜见状,邪笑,哄她,“乖,别紧张,大胆叫出来,不会有人听到的。”

    凌语芊却更加紧捂,摇头拒绝。在密密实实的房间都有很好的隔音设备,但这里,虽然屏风很高,且围得紧密严实,可终究是露天,只需轻轻一叫,声音便会从头顶传出去的!

    “这屏风的外面,还空出一定的地方,没人可以踏足,所以,你真的不用怕。”贺煜解释,嗓音更具诱惑,“宝贝,别憋着,舒服就叫出来,你叫了,老公会很高兴,很兴奋的,然后会把你爱得更消魂的。”

    “真的?”凌语芊总算放开手,狐疑地问,问罢又马上把手放回去。

    贺煜被她这举动弄得哭笑不得,而身体的急需释放,让他又不能再往下说,于是屏息凝神,先继续狠狠地狂肆一番,而后,再做诱哄,“乖,把手放下,叫出来,叫给老公听。”

    “唔——”凌语芊摇头。

    “怎么老是不相信老公?真的没人听到的,不止是你,老公更不想你那美好动听的叫声被别的男人听到呢。”贺煜坚持不懈,软的不行,加上硬的,“好了,你再不听话,那休怪老公不客气了,我保证一发力,照样会让你叫出来,老公的能耐,你应该清楚!”

    听到此,凌语芊更加矛盾极了,再三思忖和犹豫后,小手终于乖乖地垂了下来。

    贺煜抓住时机,又是一番奋力狂肆,结果,凌语芊无法克制之下,声声蚀骨的娇吟脱口而出,即时在温泉池间飘溢蔓延开来……

    连续两次的剧烈运动,把凌语芊的体力全部耗尽,就连贺煜,也疲惫不已。

    此时,他躺在方形大石面上,凌语芊趴在他的身上,彼此微微喘气休息期间,又情不自禁地体会着刚才的余味。

    凌语芊侧脸贴着他一边胸膛,小手围绕着他另一边的凸点画着圆圈,忽然问道,“贺煜,你确定真的能清心寡欲吗?”

    贺煜粗糙的手指也在她光滑的脊背轻轻摩挲着,眯着眼,发出一声不解的嗯?

    “我怀孕的话,你就得禁欲了,但你**这么强,你确定能忍耐得住?”凌语芊继续说,小手猛地一个用力,在他胸膛擢了一下,嘟嘴嗔道,“我可不准你出去外面找女人的!”

    贺煜恍然大悟,睫毛顿时睁开,露出幽深似海的眸瞳,深邃又沉着。他迟缓地抬起了她的脸儿,与她四目相,哼出声来,“在你看来,你老公我的自制力就这么不堪一击?”

    凌语芊咬唇,不语,依然一副不放心和不敢相信的样子。

    贺煜无奈懊恼地轻叹,收起玩味,认真而恳切地解说,“傻瓜,虽然我很享受**,但你要是不能配合,我也会忍得住的。再说,并非整个怀孕过程都不能行房的,只要小心谨慎一点,我们照样可以体会这种美好。”

    凌语芊听罢,终于放心不少。

    “别胡思乱想了知道吗,以后再敢怀疑老公,小心老公不疼你了!”贺煜略微提高一下嗓音,作状教训她。

    凌语芊眼神依然一瞬不瞬,继续轻咬着粉嫩的唇瓣,颌首。

    贺煜立刻在她额前啄吻一下,将她的脸按回他的胸前,心情重新趋向平静。

    凌语芊也再次贪恋享受着他的呵护和宠爱,稍会,又问,“贺煜,这里是不是很贵?”

    “应该吧。”贺煜轻轻地应了一句。

    “什么叫做应该?这里的会费,大概多少钱?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入会的,你之前还来过多少次,都……一个人来的呢,还是……还是……”凌语芊再问,说到最后,支支吾吾起来。

    “前阵子受一客户邀请,到这里来消遣,在他的提议下,我便也办了会籍,一次性付了50万吧,为期一年,今天是我第二次过来。”贺煜继续漫不经心地解答,其实,当时办这个会籍,主要是想到她,想到平时可以带她来这里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凌语芊则马上为他的回答感到咂舌。50万一年!这……这也太贵了吧!还有,他才来过两次!

    “贺煜,你好浪费!”她忍不住抱怨出声。

    “傻瓜,才50万就说浪费?看来以后我不能告诉你关于别的消遣!”贺煜呵笑,语调还是悠悠然的,“宝贝,花钱不能用浪费与否来衡量,而是,值得与否!今天我们在这里过得如此快乐,别说50万,500万都值得!还有,你放心,你老公我付得起!”

    瞧着他那臭屁样,凌语芊回了一个鬼脸,但也没说什么,的确,钱财对有钱人,特别是像他这种首富之家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游戏,区区50万,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不能用自己这种平民百姓的标准去衡量和要求的!他们每天赚那么多,这点钱,根本不值一提呢!

    “肚子饿了吗?”贺煜又做声,重新抬起她的脸。

    凌语芊定神,点了点头。

    “那我们去吃饭,吃完后再到别处逛逛,除了温泉池,山庄里还有很多地方值得一去。”贺煜说罢,翻坐起身,抱她放到水里,然后自己跟着下去。

    他再一次用温泉消除彼此的倦意,特别是她身体的酸痛和不适感,待她慢慢恢复后,才一起上岸,回屋为她换上一袭干净的衣服,是她平时最爱穿的那件刺绣款式的及膝短裙,整个人更显年轻和灵气逼人。

    贺煜又是深深陶醉了一把,才带她离开竹屋,来到山庄的餐厅。

    这儿的餐食,也偏自然野生化,那些富豪们平时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吃吃清淡的小菜,乐得很呢。

    吃完午饭,凌语芊正品尝着饭后甜点——这里出名的山泉水豆腐花,那香醇爽滑的美妙味道,令她赞口不绝,边吃边含糊地道,“贺煜,这个山庄的老板真的很会经营哦,这里的生意应该很好吧。”

    贺煜点头,还猛然发问,“对了,想不想当这儿的老板娘?”

    “啊?”凌语芊停止了手中的羹匙。

    “上次那个客户,正好和这山庄的老板是旧识,我们一起坐过,山庄老板问我有没有兴趣融资,把山庄周围的地皮都买下来,然后扩大经营。这里的房间,其实都已经满座了。我正考虑当中,怎样,你觉得值得投资不?”贺煜望着她,征求她的意见。

    凌语芊则继续目瞪口呆。融资……扩大经营。刚才她一路走来,发现这座山庄本来就很大,如今已经满座,那就代表很多人喜欢这儿。也是,这市区的高级会所大家都玩过了,自然想着换换口味也不错,如今趁其他类似的山庄还没出现,这要是抓住先机,那不失是个很好的尝试呢!

    “到时,这座山庄就是你的了哦!”贺煜又道,薄唇勾起。

    凌语芊更是深深震颤,结巴地道,“你……你打算私人投资?”

    “嗯!”贺煜略作思忖,下定决心,“好了,那咱们融资吧,届时扩建,我要吩咐他们专门设计一间房,以后我们一有空就过来度度假,加上宝宝,房间必须做大点,还要安装一个bb床……”

    听着他滔滔不绝说出美好的打算,凌语芊顿时感动欣喜得满腹翻滚,眼眶发热,喉咙紧致。

    贺煜抿唇微笑着,眼神更加荡漾,继续对她送出绵绵爱意和柔情。

    午饭结束后,两人在餐厅稍做休息,出发去庄内其他地方逛。

    贺煜说得没错,这里还有很多值得光顾的景点,偌大的庄园,配套了很多娱乐设施,有适合男人玩的,也有适合女性的,两人手牵着手,几乎走遍了整个庄园,去过喂鸽子,摘草莓,钓鱼,抓虾,荡秋千等,每一处都令凌语芊兴奋不已,激动连连。

    “贺煜,我爱你,很爱很爱你!”凌语芊边走,边大胆地表白着。

    贺煜俊颜笑意即露,也学着她的语气,回道,“我知道,宝贝我知道!”

    “那你爱我吗?也很爱很爱我吗?”凌语芊问罢,突然停了下来,“贺煜,能否答应我,别再伤我的心,别再令我难过,以后带给我的,除了快乐还是快乐,除了幸福还是幸福。让我每天都在笑,吃饭也笑,走路也笑,连睡觉中都在笑,好吗?好不好?”

    她的表情,是那么的认真;她的眼神,是那么的热切。她不是在撒娇,不是在随意而谈,更不是在无理取闹!

    贺煜也倏然停止了脚步,定定地望着她,而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凌语芊即时哭了出来,喜悦幸福地泪水滑过她兴奋的小脸儿,紧接着,她扑进他的怀中,紧紧地,牢牢地将他抱住。

    天佑,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一定会回来的!谢天谢地,谢谢你,谢谢你让我重新拥有你!

    感受着她不寻常的激动和欣喜,贺煜虽然无法理解,但也被深深地渲染了,也深深地回抱住她,恨不得,将她娇小柔软的身子全部融入他的身体内,彼此再也不分离。

    极其幸福的一对人儿,在山庄逗留到了黄昏时分,回到贺家后,正好赶上吃晚饭。

    大家并不知道他们出去玩了一天,倒是贺云清,语气凝重地问起了贺煜,为什么打贺炜。

    原来,肖婉仪告到他那儿去了!

    凌语芊这也才知道这事,心里暗暗震惊之余,也带着询问的眼神望着贺煜,等待他的解答。

    贺煜面无表情,并不承认!只说了一句“我没打过他”,然后便再也没开口。会议室的闭路电视监控,他已命人动过手脚,结果便是,那段时间由于机器坏了,处于空白状况。

    肖婉仪顿时又被气得暴跳如雷,冲着贺煜,怒斥他的撒谎,见贺煜不理不睬,于是又求助于贺云清,要贺云清务必为她一家讨回公道。

    ------题外话------

    如无意外,还有大约2—3章应该写到芊芊怀孕了!贺煜千等万盼,终于迎来了芊芊怀孕,他会欣喜若狂呢?又或者……请随紫走向故事的另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