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07 被他这样宠着爱着,真幸福

107 被他这样宠着爱着,真幸福

    http://

    他皱着眉头,眼神是那种刚从昏迷中醒来的迷惘,环视着四周,马上就先看到了守在他跟前的凌语芊。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小东西面色苍白,神情焦虑,那目不转睛的眼眶中,猛然就扑簌扑簌地流出眼泪来,势头还非常汹涌,一下子就湿濡了整个小脸庞。

    泪水,模糊了视线,凌语芊却仍毫不眨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明知他不久会醒来,明知他不会有什么大碍,可她还是无法自控地感到很担心,很彷徨,很煎熬,在数着一分一秒,等待他的清醒,如今,他终于醒来了,她像是从一个窒息的空间释放出来,所有的紧紧压抑和克制的东西,全都得以放松,就连眼泪也一样,宛如滔滔溪水,川流不息。

    池振峰欣喜不已,先是快速按了一下安置病床床头的呼叫器,刻不容缓地询问贺煜的情况,“总裁你感觉如何,头还疼吗?”

    “对了贺煜,医生说你大脑可能被人装了晶片。”凌语芊这也才做声,她已努力

    止住了眼泪,但嗓音仍很哽噎,带着浓浓的鼻音。

    贺煜一听,仿佛当头挨了一棒,重重地震住。

    正好,医生闻讯赶到。他先是给贺煜检查一番,喜悦地汇报,“恢复很好,没什么问题。”

    “我脑中被植入了晶片?”贺煜立即追问,鹰眸无比暗黑,一瞬不瞬地望着医生。

    医生愣了愣,便把刚才对池振峰和凌语芊说的话重复一遍,依然是否决的态度,叫贺煜不用慌。

    贺煜立马陷入了静思。这间医院是全省最好的,医生也是同行中的佼佼者,三年前,自己车祸醒来,顺便在这间医院照了X光,检查了其他地方也都没事,便没特别去关注,只除了每年固定两次脑部检查,预防有什么后遗症,几年过去,一切正常,工作上也丝毫没有受过影响,久而久之更是没有多加理会。

    可如今,忽然间就昏倒了!仅仅是车祸的后遗症引起呢,又或者,真的被值入了什么晶片,可是,谁值入的,什么时候值入的?有何目的?

    “贺先生,贺先生……”医生见贺煜面色似乎很严重,不禁把他唤回神,继续安慰式地解说,“其实刚才趁着你没醒前,我又去查了一下相关资料和文献,记载暂时还没显示你这样的情况,故你要是真的被植入晶片,我们的仪器应该测得出来的,这方面的原因,算是可以彻底排除。前阵子我去美国参加了一个脑科交流会,他们研制出一种仪器,专门应对脑部受创的,我们中国准备引进这种仪器,试点正好在我们医院,要是真能成功,我会给你做个精密的脑扫描,看能否顺便找出你失忆的原因。”

    贺煜听罢,虽然不再做声,但心情已没先前那么复杂。

    凌语芊思想单纯,一听医生再三肯定与晶片无关,更是彻底放心,不过,也为医生说的最后一句心潮澎湃。曾经,她很希望贺煜能早日恢复记忆,可现在,她开始矛盾了,在重新体会和感受到他的爱、决定不再强求他是否会恢复以前的记忆的情况下,她反而犹豫了,她无法预估得到贺煜一旦恢复记忆,迎接自己的会是怎样的情况,自己和他之间,是更恩爱呢?又或者……

    池振峯听了医生的话,也没多想,反正晶片的事本就匪夷所思,现实当中,应该也不可能的。所以,得知贺煜随时可以出院后,他马上去办理手续,一会医生也暂且离开,病房里便只剩凌语芊和贺煜。

    贺煜已经坐起身,将凌语芊抱在腿上。

    凌语芊阻止,“别,你才醒呢!”

    “傻瓜,我头有问题而已,身体没什么,再说你这点重量,根本压不到我。”贺煜按住她,伸手在她泪痕未干的脸上轻轻摩挲着的,心疼地低吟道,“我才这样你就哭了,要是将来碰上更大的意外,你可怎么办?”

    凌语芊马上抬起手,把他整个嘴巴给捂住,“不准你胡说,你不会有意外的,一定不会!”

    贺煜眼中情意满布,少顷轻轻拿开她的手,握着它,承诺道,“嗯!再也不会有了!”

    其实,身在尔虞我诈的大家族,要防备的人,除了内部的,还有外面的,自己的未来根本就无法预测和掌控。不过,为了她,他会更加谨慎和小心,务必不让自己出任何意外,至少,别让她伤心太久。

    想罢,他把她的手抓到唇边亲吻一下,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更加认真起来,“你也答应我,将来不管我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太难过,要好好照顾自己……”他带着她的手,又一起转到她依然平坦、依然没有动静的肚皮上,“照顾好宝宝,知道吗?”

    “我答应你!”凌语芊毫不犹豫,更加激动地频频点头,不过忽然间想到什么似的,又马上转口怨道,“你刚刚才答应我不会有事,现在怎么又这样说,你……骗人!”

    呵呵——

    贺煜在她嘟起的小嘴轻轻一点,“行,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

    凌语芊粉嫩粉嫩的小嘴儿继续撅得高高的,给他一记抗议的瞟视。

    贺煜也不再做声,唇一直往上扬着,手继续在她小腹上,隔着薄薄的裙纱温柔贪恋地摩挲。

    不久,池振峯回来了,知道贺煜和凌语芊都没吃饭,提议先用餐。贺煜没异议,牵着凌语芊的手,在池振峯的陪同下,离开医院,进入附近一间酒楼。

    由于贺煜的情况不宜在外面的公众场合提及,因而席间,大家不再谈及贺煜这次的昏迷,反正,该知道的,大家都已经知道,话题于是转到工作上,大部分时间都是贺煜和池振峯谈,凌语芊只负责听,当然,贺煜不忘偶尔为她夹菜,叮嘱她多吃,那小心温柔的举动,让凌语芊倍觉甜蜜和幸福,也让池振峯,略觉诧异之余,依然禁不住感到点点失落和惆怅,不过,他都掩饰着,故这顿饭,整体来说非常愉快。

    吃完后,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贺煜叫池振峯自个回公司,自己则带着凌语芊,由刚从家里出来接他们的司机载着,在一间珠宝店前停下。

    原来,今天是季淑芬的新历生日,通常她都会新历这天在自家里一家四口庆祝,到农历生日那天才在贺云清那边聚餐。

    凌语芊刚听到,马上对着贺煜大嚷了,“你……你妈妈生日,为什么不预先跟我说?我什么都没准备,礼物也没了。”

    贺煜却分外淡定,“就我们一家子吃吨饭而已,饭菜和蛋糕都有保姆准备,至于礼物,我已经帮你准备了。”

    “你帮我准备,你是指,和我一起送?用咱俩的名字?”

    “聪明!”贺煜给她一记赞赏的眼神。

    凌语芊也渐渐放下心来,继续问道,“那你打算送什么给她?”

    这次,贺煜不再吭声,牵着她的手,一起踏入金碧辉煌的珠宝店。

    店面经理立马上前恭迎,态度非常礼貌和客气,看样子,是认识贺煜。

    贺煜则一如既往的淡漠,二话不说,随店面经理走向VIP席那块,宽大的手,一直紧紧牵着凌语芊温软的小手。

    坐下之后,经理呈上一个锦盒,打开,是一条珍珠颈链。

    珍珠圣洁高雅,象征权势和富贵,在现代珠宝行业中也有“宝石皇后”的美称。众多珠宝中,季淑芬偏爱珍珠,这是众所周知,凌语芊嫁进贺家后,也自是听闻过。

    看着那一颗颗美丽璀璨、圆润小巧的珍珠,凌语芊忍不住赞叹出声,“好美哦!”

    “贺先生定做的这条珍珠颈链,55颗珠子都是纯天然产品,色泽和外形都是上上乘,加上出自意大利设计名师之手,无论款式、镶嵌,抛光工艺等都是最好的,使得这件珍珠项链更独特、更完美!”店面经理马上解释,尽情发挥其超然的销售口才,言行举止同样分外友好和恭敬,他看得出,这位长相绝美、被贺煜牵着手带进来的年轻女子,应该是贺煜的妻子。

    凌语芊听后,则更加惊叹,继续用非常欣赏的目光看着,这么美、这么独特的礼物,价值必定不菲,说不定有7位数呢,最主要的是,出自儿子之手,季淑芬应该很高兴。

    贺煜对这些东西见惯不惯,只稍微看了下,对经理投以一个满意的眼神,随即吩咐经理呈上另一个锦盒。

    这次,是一条钻石项链!

    那效果,丝毫不逊于刚才的珍珠项链带给的,凌语芊瞧见,不禁又是一阵咂舌和惊叹,下意识地看向贺煜,为他对季淑芬的孝心感到钦佩,不料,贺煜却拿起项链,戴在她的脖颈上。

    “贺煜……”她嗓音略微颤抖。

    贺煜不语,薄唇微扬着,继续扣好扣子,小心仔细地摆弄一下,而后,和她一起转向眼前的镜子里。

    只见透明的镜面,顿时闪耀夺目起来,只因为,她颈间那条绚丽璀璨的钻石项链。项链长度不长不短,既突出了她颈部曲线的美,也突出了她胸部的魅力。

    “这条钻石项链,同样是贺先生特别定做,无论材质、做工、款式等,也是非常完美的,它与刚才那条珍珠项链的最大区别在,这里每一颗钻石,都刻有永恒的印记,代表着贺先生对贺太太浓浓的爱意,象征着你们永恒不变的爱情。当初我们公司的职员见到这条项链,无不深感震撼,因为实在太美了,还不禁幻想着,当它的主人戴上之后,会是怎样一个令人屏息的情景,如今看来,效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好,好一百倍!”珠宝店的经理又发挥其三寸不烂之舌,但从他眼神不难看出,这番话,除了为销售目的,同样有着真挚的赞美。

    凌语芊继续呆呆地望着镜子,看着项链,又看看自己的脸,然后整体观看,渐渐地,眼眶发热,泪水即时涌上眸眶,耳边,蓦然响起了一句话。

    “芊芊,等我有钱了,我一定送一条钻石项链给你,送一条世上独一无二的给你!请相信我,相信我一定能做到!”

    曾经,天佑对自己许过这样的承诺。

    如今,他的诺言实现了,他把最永恒最珍贵的爱,给予自己!

    钻石的光芒很耀眼,然而比钻石更耀眼更晶莹的是眼中激动兴奋的泪光,凌语芊视线暂离自己的身上,略微转了一下角度,看着镜子里面的他,接着又索性离开镜面,侧目直接看他的真容。

    贺煜的眼神,依然很深邃,很漆黑,依然像是一个非常深广的大海,而那两只暗沉的瞳孔此刻如两个极具磁性的漩涡,把她,深深地卷了进去。

    从她的表情,贺煜已经知道她的激动和喜爱,心里很是欣慰,也激荡连连。结婚这么久,他甚少送礼物给她,所以,趁着这次为母亲准备生日礼物时,他决定补偿给她,也为她定做一条,他想到钻石,正是因为钻石代表永恒。

    彼此相爱的夫妻俩,就这样若无旁人的深情对望,四目缠绵,羡煞旁人,除了那个经理,店里其他一些职员的目光也被这边吸引过来,她们皆带着羡慕、赞美、惊叹的眼神,定定地望着他们。

    结果,这温馨大爱的一幕,被手机震音给打破。是贺煜的电话,季淑芬打来的,问他什么时候到家。

    贺煜简短应了两句便挂机,然后吩咐经理给他把母亲那件包装起来,凌语芊本打算解下自己的,不料,被贺煜阻止,他仍旧满眼情意,语气却是霸道的,“从现在起,我要你戴着它,一直戴着它,等哪天我换了新的给你,你再除下来。”

    凌语芊心中更加甜蜜,便也乖乖听话,待一切都准备好后,两人正式离开珠宝店,回到车上,出发回家。

    凌语芊依偎着贺煜而坐,手一直放在项链上,眷恋地摩挲着那一颗颗美丽的钻石,尽管现在面前没有镜子,可她脑海牢牢记住了刚才的那一幕,所以,她的内心的激昂和甜蜜丝毫不减,再一次对贺煜由衷道谢,“贺煜,谢谢你!”

    贺煜则直接再看一次,眉目间还是非常欣喜满意的神态,忽然道,“对了小东西,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生日……

    凌语芊一听,脑海立马闪过一幕让人悲痛欲绝的画面,俏脸猛地刷白,身体,也倏忽僵住。

    贺煜见状,关切又好奇,“怎么了?宝贝,你怎么了?”

    “我……没什么,我生日是……”凌语芊回神,报出自己的新历生日,不管他会不会记起,她暂时都不想报出旧历的,为了转开他的注意力,她还反问他,“你的呢?”

    “11月6日!”贺煜于是也不多想。

    “那不远了哦!你想我送什么礼物给你?像钻石珍珠这些昂贵的礼物,我可能买不起哦,对了,到时候我想去学整蛋糕,我要亲自弄个生日蛋糕给你。”

    亲手弄的生日蛋糕,那……不错呢!贺煜不语,若有所思着。

    “怎么不说话,该不会不满意吧,不错,爱心蛋糕的成本可能远远不及钻石和珍珠,可是……意义并不比钻石和珍珠小哦!”凌语芊接着说,暂且压住伤悲,努力让自己心情转向愉快。

    贺煜听罢,笑了,“行!一个爱心蛋糕,外加……一夜缠绵!”

    凌语芊俏脸即时一热,娇嗔,“你……好色鬼!”

    “男人不色,女人不爱,小东西,这也是老公的优点之一呢,当然,你放心,老公只对你一个人色!”贺煜把她抱在他的大腿上,神情和言语更加暧昧了,他还用膝盖微微叉开的腿,煽情摩挲着。

    凌语芊更是脸红耳赤,同时,也心猿意马。曾经,她对他抱怨过,似乎每次两人独处,他都想和自己做那趟事,其实,自己何尝不是每次都被他挑逗拨弄得毫无招架之力,然后也暗暗地期待和渴望。

    不过,今天情况不同,尽管她心里还是对季淑芬有间隙,但她也不想因为耽搁而惹季淑芬不高兴,故她还是忍住被挑起的滚滚情潮,同时,毅然阻止他。

    贺煜看了看路途的熟悉景物,又瞧瞧车内的环境不是很保密,便也清楚这次不宜进行欢爱,于是不再继续,只让她静静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偶尔再言语逗逗她,不久,回到家园。

    凌语芊心情彻底好转,美丽的小脸洋溢着甜蜜的笑,不过,当她进入家门,看到客厅里意外出现的另一个人影时,笑容即时凝固,被贺煜握住的小手,也瞬间冰凉。

    李晓彤!

    李晓彤怎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

    如她所猜,季淑芬已经冲贺煜说了出来,“阿煜,今晚我想邀请彤彤参加我的生日庆祝,你没问题的吧?”

    其实,对李晓彤的出现,贺煜同样是孰料不及和大感愕然,然而,母亲这么说,他当然无法拒绝,故只讷讷地道,“今天是妈的生日,妈想邀请什么,就算爸也无权干涉吧,更何况是我。”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会反对,毕竟,你和彤彤关系曾经那么好,你曾经那么爱彤彤……”

    “妈,这是我和芊芊送给你的礼物,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贺煜马上打断,呈上珍珠链。

    季淑芬稍顿,便也暂时接过锦盒,打开,也马上被那独特美丽的珍珠链震撼住,在贺煜的催促下,她还拿起来,戴上。

    李晓彤已经很体贴地拿着镜子走了过来,给季淑芬看的同时,赞口不绝。

    季淑芬心情愉悦地自我欣赏着,又见珠子的数量正好是自己的岁数,不觉更满意儿子的孝心,一会抬脸后,对贺煜道谢,还下意识地朝凌语芊瞧了一下,但这一瞧,却又引起了她的怒气!

    她终于看到了凌语芊颈上的钻石项链,她自小出自有钱人家,对这些珠宝又颇有研究,自是明白,凌语芊戴的这条项链是何等贵重!

    其实,钱是其次,毕竟,她娘家夫家有的是钱,她介意的是,儿子对凌语芊的好!她依然不接受,儿子对凌语芊越来越好!

    所以,她本是带着笑意的双眼,立刻变冷,给凌语芊一个恶狠狠的瞪视。

    凌语芊也隐约看得出她是因为什么,心中一阵委屈,忽然有股冲动想把项链扯下来,但又想起贺煜刚才说的话,便忍住了。

    片刻后,季淑芬忽然走开,在沙发上拿起一个漂亮的包包,神态恢复了自然,递给贺煜,笑容再现,“阿煜你瞧,这是彤彤专门托人在米兰给我买的手袋,限量版的,全球只有10个哦!这孩子真是太有心了,我没白疼她,她就值得人疼呢!”

    贺煜并没有接过,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继而,淡淡一笑。

    突然,李晓彤也走到贺煜的跟前,注视着他,轻声道,“现在有没有空?关于瀚景公司的项目,我想和你谈谈,我明天有事,估计无法去公司找你,所以……你现在方便的话,抽半个小时给我?”

    贺煜略微思忖,便也点头,先安排凌语芊回房,声音异常温柔,“你刚才不是说热,想换件衣服么?暂时还没开饭,你先上去换衣服,我忙完公事,再回房找你。”

    凌语芊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独自面对季淑芬,心头一暖,含情脉脉地回望着他,而后,无法克制地也瞧了瞧李晓彤,这才低首,转过身子,先行离去。

    她刚踏上楼梯,听到背后响起贺煜叫李晓彤,“我们去书房吧。”

    故她本能地停止了脚步,但很快,又继续。不想让自己的反应被他们看到,她使劲挥动两腿,踩过一层层阶梯,急速直回卧室,关上房门。

    她整个背部靠在门后面,重重喘着气。

    凌语芊,别想,别管,季淑芬对李晓彤的好,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她故意在你面前说贺煜和李晓彤的过往,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你根本没必要去在意,根本没必要!那只是过去,那都过去了呢!

    至于贺煜,他和李晓彤去书房,也就谈公事而已,不管他曾经对李晓彤是怎样的情愫,如今,他爱的人是你,想想最近,他对你多好,还有今天,他刚送了独特定做的礼物给你,象征着永恒的钻石呢!

    这些话,在凌语芊心中响起,且反复不断,她的手,也已经移到颈子上,轻轻抚摸着钻石,感受着他的爱,然而,内心的愁苦,还是无法释然!

    ------题外话------

    强推朋友古默刚刚完结的现代豪门婚恋文《豪门绝恋—豪门小老婆》,非常经典好看哦:

    幽暗的房间,高大的男子傲慢地像个帝王,而她,则是进贡的女奴!

    摊开身子,任他予取予求着,灵魂一次次被熨烫。

    她的生涩,只能激起他野蛮的占有,一次又一次……

    一周,七天七夜,她像廉价的货物一样卖给了他,

    等出来,恍如隔世,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